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 第48章 太子的絕地反擊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第48章 太子的絕地反擊

作者:棄子成皇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6 11:53:03

-

“豈有此理!”

冇人知道楚皇在奏疏裡看到了什麼,隻是見他隨著閱覽,臉色越來越差。

最終‘砰’的一聲,五指重重拍在禦案上,整個人已是怒不可遏。

“陛下息怒。”

突如其來的爆發,讓楚皇看起來像是一頭被激怒的雄獅,渾身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群臣既驚且懼,趕緊出列請求他平息怒火。

見此情形,楚喆想要趁機表達對楚皇的關心,佯裝討巧地道:

“父皇,不知何事讓你如此大發雷霆,還請父皇告知,也好讓兒臣為你分憂。”

“臣等也願意為陛下分憂。”群臣也跟著一起表態。

對於這些‘肺腑之言’,楚皇統統置若罔聞,攥緊奏疏又看了好一會兒,這才緩緩抬頭。

目光複雜且帶著譏諷地看著楚喆:“你說要替朕分憂?”

“父皇,這……有什麼不對嗎?”

楚喆被看得渾身不自在,隱約生出一種不妙的感覺。

隻見向來不苟言笑的楚皇,忽然嗬嗬冷笑起來,眼中充滿譏諷和冰冷:

“對,怎麼會不對,原來太子所謂的替朕分憂,就是瞞著朕消滅朕的子民,嗬嗬,你還真是讓朕大開眼界啊。”

“父皇,什麼瞞著你消滅子民?兒臣……兒臣怎麼聽不懂啊?”楚喆一臉懵逼。

“嗬嗬,你不知道?”楚皇臉上的嘲諷愈盛,顯然並不相信。

“還請父皇明言。”楚喆有些慌。

“好啊,人是你留下的,你卻連他們做了什麼都不知道,居然還有臉在朕的麵前邀功?”

楚皇笑容一斂,神情化作令人畏懼的冷酷:“你說說,朕該說你是吃了豬油蒙了心?還是膽大包天,連朕都敢隨意欺騙?”

轟!

這話彷彿一道雷霆當頭劈落,嚇得楚喆魂飛魄散。

“撲通”一下跪在地上,趕緊為自己辯解:“父皇冤枉啊,兒臣這輩子最尊敬的就是父皇,又怎麼敢做出欺君罔上之事,請父皇明察!”

“你還說你不敢!”

楚皇冷哼一聲,將奏疏交給劉允:“念一下,讓他好生聽聽,丁滿和劉桐那兩個狗東西,到底在淮陰城都乾了些什麼。”

“奴婢遵命。”

劉允接過奏疏,隨後當著群臣的麵,將丁禦史和劉院判在淮陰城的所作所為講述出來。

奏疏的作者正是江南省監察禦史孫籌。

他在信中,不僅嚴厲批判了丁劉二人視人命如草芥,企圖秘密消滅數千病人的罪行。

也將兩人行跡敗露後,故意設局嫁禍楚嬴,以圖替太子掩蓋過失的醜惡行徑揭露出來。

儘管他也在信中提到,楚嬴和方孝純曾設法救治那些病人。

但,以他當時的觀察,並不敢確定楚嬴的方法就一定能成功。

他很擔心,若是救治失敗,而恰好丁劉二人的罪惡行徑又傳了出去。

一旦被有心人利用,極有可能會引起淮陰城數萬百姓的嘩變。

為了防患於未然,於是孫籌便寫了這封三百裡加急。

如此勁爆的內容,立刻在群臣中引發軒然大波。

“天啊,為了防止疫情,竟要秘密處死數千人,喪心病狂,真是喪心病狂!”

“豈有此理,小小的一個禦史和太醫院副院判,誰給他們這麼大的狗膽!”

“還能有誰,此事太子絕對難逃乾係,懇求陛下,務必嚴厲處置丁滿和劉桐……”

一時間,楚皇震怒,群臣激憤。

瞬間從天堂掉到地獄的楚喆,整個人冷汗涔涔,幾乎處於崩潰的邊緣。

他做夢也想不到,丁劉二人信中提到的萬全之策,居然是這種劊子手的血腥行徑。

更可笑的是,他不僅被矇在鼓裏,竟還為此沾沾自喜,拿來楚皇麵前邀功。

這何止是愚蠢,簡直就是廁所裡打燈籠——找死。

念及於此,楚喆殺了兩人的心都有了。

然而內心深處,他依舊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過錯,反手將鍋甩給兩名手下:

“冤枉啊,父皇,兒臣也是受了這兩個狗賊的矇蔽,事先並不知情。

“若是兒臣知道他倆如此肆意妄為,便是給兒臣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將此事交予他們啊。”

“嗬,這麼說,朕和群臣都冤枉你了?”

楚皇冷笑,令得楚喆心頭又是一陣狂跳,不得不暫時以退為進,俯首道:

“當然不是,說起來,兒臣也有用人失當的過失,隻怪兒臣識人不明。”

他飛快跳過自己的過錯,轉而又請求道:“父皇,兒臣深知此事對淮陰百姓造成的傷害,內心萬分愧疚。

“所以懇請父皇,能夠再給兒臣一次機會,讓兒臣重新處理淮陰疫病,戴罪立功。”

“戴罪立功?”

楚皇譏諷道:“朕記得奏疏裡剛纔提到,大皇子已在協助淮陰府處理此事,而且好像有些效果,怎麼,你覺得你能做的比他更好?”

“父皇,請恕兒臣直言,大皇子在冷宮呆了十年,父皇真覺得他有這個能力嗎?”楚喆不答反問。

“你想說什麼?”

“父皇,兒臣隻是覺得蹊蹺,一個自小無人教導的人,能夠作詩寫詞已是不可思議,如今竟又能治療瘟疫,這不是很奇怪嗎?”

“你的意思是,不相信他有這個能力?”楚皇聽明白了他話裡的意思。

“不是不相信,而是合理猜測,相信隻要是正常人,都會有兒臣的疑問。”

楚喆早就懷疑楚嬴的能力,乾脆一口氣打開天窗說亮話:“父皇不妨想想,兒臣的話是否有道理?

“雖然兒臣暫時拿這場疫病冇什麼辦法,但,以兒臣掌握的資源,哪怕再不濟,自問也比大皇子更有用處。

“而且,兒臣很懷疑,無論是那首青玉案,還是那半闕吟雪詩,背後其實都另有作者。”

冇錯,楚喆無論如何也不願相信,一個從十歲之後,就冇再受過任何教育的楚嬴,擁有超過他的能力。

要知道,他一向認為自己的才華,在所有皇子中都是獨占鼇頭。

一個皇家棄子,有什麼資格和自己比?

而且他說這話,並非全是出於對楚嬴的輕視,很大部分是因為怨恨。

在他看來,若不是楚嬴這回多管閒事,剛好撞破丁禦史他們的秘密,自己絕不會如此狼狽。

不過萬幸的是,他很清楚自己和楚嬴,在楚皇心中所占的份量。

如無意外,這個戴罪立功的機會,有很大可能還是會落到他的頭上。

喜歡睚眥必報的他,已經在心中暗暗發誓。

等解決掉這次的麻煩,到時騰出手來,一定要給楚嬴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