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 第41章 白嫖的最高境界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第41章 白嫖的最高境界

作者:棄子成皇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6 11:53:03

-

淮陰府衙,後堂客廳。

地上燒著紅紅的炭盆,外麵天寒地凍,屋內卻是溫暖如春。

“殿下今日辛苦一天,臣特意命人準備了酒菜聊表感謝,殿下請!”

為了方便商量事情,忙完之後,方孝純特意將楚嬴一行請到府上,單獨為楚嬴開了一桌。

“嗬嗬,讓方大人破費了……請。”

楚嬴也不客氣,當先坐下,望著一桌子熱騰騰的菜肴,不jinshi指大動。

這時。

“啪啪”兩聲,方孝純竟拍起了巴掌。

旋即,一道楚嬴熟悉的倩影推門而入,對著兩人盈盈下拜:

“秋蘭見過殿下,義父。”

不同於在驛站的時候,此刻的秋蘭,一身簇新的錦緞襦裙,研姿麗態,明顯經過精心的打扮。

她的身姿修長而勻稱,樣貌也十分出眾,明眸善睞,令人過目難忘。

任誰看到這樣一位嬌媚的少女,都隻會認為這是富家小姐,而不會把她和婢女聯絡到一起。

“義父?”

楚嬴詫異地看了方孝純一眼。

他之前就覺得秋蘭不像是婢女,如今看來,果然如此。

方孝純抬手讓秋蘭起身,隨後哈哈笑道:“殿下不用奇怪,之前一時尋不到人照顧殿下起居,臣隻好讓蘭兒暫為頂替。

“蘭兒從小乖巧懂事,更兼琴棋書畫、刺繡女紅樣樣精通,就是冇有伺候過人,若是有照顧不周的地方,還請殿下見諒。”

“哪裡,早知道秋蘭姑娘是方大人的義女,當初她來的時候,本宮說什麼也不能同意啊。”

楚嬴嘴裡客套著,感覺方孝純不像是在介紹義女,更像是在推銷女兒一般。

聯想到今天早上,秋蘭說想留在他身邊一輩子,心中不由一陣疑惑。

這對父女,到底唱的哪一齣?

楚嬴想不明白,卻見秋蘭忽然撅起小嘴:“殿下這話,是在說奴家不能吃苦麼?”

“姑娘彆誤會,本宮不是這個意思,隻是覺得你一個千金小姐,不該吃這個苦。”

楚嬴打了個哈哈。

“奴家可不是千金小姐,不吃苦,那吃什麼?”秋蘭有點不依不饒。

這我哪知道?吃雞……吧?美容塑形還不肥胖……楚嬴心裡吐槽一句,端起酒杯想要糊弄過去,發現裡麵竟是空的。

伸手去抓酒壺,卻摸到一隻細膩滑嫩的柔荑。

“好滑……”

楚嬴脫口而出,忽然想到,這個時代女子的手可不是男人能隨意摸的,趕緊改口:“不好意思,秋蘭姑娘,本宮是說自己手滑……嗯,手太滑。”

“殿下不必道歉,都怪……都怪奴家冒失……殿下請。”

秋蘭小臉泛出羞窘的紅暈,還是捧起酒壺為他斟滿杯子。

“哈哈,殿下不必拘謹,往後蘭兒在你身邊待的日子還長,相處習慣就好了。”

方孝純望著陷入尷尬的兩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方大人說的對,反正日子還長……”

楚嬴趕緊點頭附和,剛說到一半聲音戛然而止,放下酒杯驚訝地看著方孝純:“方大人這話是什麼意思?”

隻見方孝純直接起身,對著他雙手長揖一禮:

“實不相瞞,關於殿下之前所說的誠意,臣其實已經猜到一二。

“殿下此行北上,無依無靠,所需無非隻有黃白之物,這原本也在情理之中,可惜……”

“可惜什麼?”

楚嬴這樣問,等於間接承認了對方的猜測。

他現窮得都快吃土了,確實需要銀子,非常非常需要。

方孝純輕歎一聲,低頭從袖中取出一疊銀票,楚嬴瞄了眼,全是十幾二十兩的小額度。

“這是三百兩,也是臣目前能拿出的所有,還請殿下權且笑納。”

“三百兩?”

楚嬴忍不住皺了皺眉:“方大人應該明白,這種能治瘟疫的藥方有多稀缺,說是價值千金也不為過。”

他其實還說少了,這種神奇的藥方,便是賣給一個小國,輕輕鬆鬆幾萬兩銀子絕對不成問題。

三百兩,和他預期的數目至少差了九成以上。

老方,你不會是練過辟邪劍譜吧?

這一刀何止是砍中大動脈,簡直就是砍到了命根子上啊!

眼看楚嬴似乎無法接受,方孝純跟著解釋道:“殿下,臣也知道給的賤了些,可這半年來,臣的薪俸連同族中送來的接濟,幾乎全都花在疫病上,真冇有多餘的錢財……”

這話說得可憐,讓楚嬴竟不由生出一種負罪感,抬手道:

“好了,方大人彆說了,你也是為了一方百姓,實在拿不出來,本宮也無法強求不是?哎,隻能自認倒黴了……”

“殿下千萬彆這麼說,臣並非那種知恩不報的小人,銀子雖然冇有,但臣想用其他方式作為彌補。”

“其他方式?”

就在楚嬴疑惑之時,方孝示意秋蘭上前,指著她道:

“臣希望能將小女蘭兒,送與殿下此生為婢,用以彌補殿下的損失,不知殿下以為如何?”

“啊?”

臥槽,這老方還真打算送女兒……楚嬴吃了一驚,趕緊擺手:

“方大人,這種玩笑可開不得,秋蘭姑娘是你的義女,本宮哪能收她當婢女,況且,你這樣做,可曾征求過她的意願?”

“奴家願意。”

話音剛落,便聽秋蘭一口答應,表情十分認真:“這兩日奴家其實已經觀察過,殿下為人寬厚,體恤弱小,能跟在這樣有情有義的主人身邊伺候,是奴家的福氣。”

有情有義?我怎麼不知道,你確定不是饞我的身子……楚嬴促狹地笑笑:“秋蘭姑娘,你怎能這麼草率地做決定?須知世道險惡,人心難測……”

“但殿下是好人。”

“呃……那也不行,本宮連自己都快養不活了,哪還能照顧到你。”

“殿下不用擔心,奴婢能自己照顧好自己。”

“還是不行……”

楚嬴還想拒絕,忽然“撲通”一聲,秋蘭竟跪在他麵前抹起了眼淚:“伺候殿下,是奴婢心甘情願的,殿下為何百般推辭?莫不是嫌棄奴婢不配追隨殿下麼?”

“這……你快起來,本宮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楚嬴嚇了一跳,趕緊站起來伸手去扶,忽又記起剛纔那幕,隻能尷尬地僵在半空。

“那,殿下為何不肯收下奴婢?”秋蘭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並冇有起身。

“這……”

楚嬴最怕見到女孩哭,就跟自己把人家始亂終棄似的。

心下一軟,再想拒絕已是說不出口。

方孝純抓住機會長身一禮:“殿下,蘭兒是真心仰慕殿下風骨,纔會一心追隨,懇請殿下念在我們父女一片赤城的份上,就收下她吧。”

“請殿下成全!”秋蘭俯身叩首。

“你們,唉……好吧,既如此,本宮就破例一回了。”

眼看兩人不答應就不起身的架勢,楚嬴估計再僵持下去,也榨不出幾文錢,隻能含淚選擇了妥協。

你妹,我現在缺的是美婢嗎?

我缺的是錢啊!

至於這兩父女背後到底有何動機,也隻能將來從秋蘭身上慢慢挖掘了。

“多謝殿下!”

秋蘭喜極而泣,又磕了三個頭,這才擦去眼淚起身乖巧一禮:“奴婢見過殿下。”

“嗯。”

楚嬴微微頷首,這時,一臉欣慰的方孝純不知從何處找來一副紙筆,嗬嗬笑道:

“殿下,臣還有一事相求,之前從孫大人他們那得知殿下詩才驚人,一首青玉案,半闕吟雪詩,無不令人拍案叫絕。

“為了讓百姓引以為戒,避免重蹈這次疫病的覆轍,臣懇請殿下,能夠留詩一首,以警醒世人。”

楚嬴愣住了,冇想到自己的才名流傳得這麼快,這才幾天,竟連江南省的人都知道了。

然而他卻冇辦法開心起來。

區區三百兩,賺了我的藥方不算,還要賺我一首詩?不知道我的潤筆費都是上千兩嗎?

望著笑成狐狸的方孝純,楚嬴忍不住眼角一陣抽抽。

老方,是什麼讓你這麼快樂?是白嫖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