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 第28章 風光後的代價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第28章 風光後的代價

作者:棄子成皇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5-16 11:53:03

-

元宵晚會在楚皇憤而離席之後,草草結束。

到了傍晚時分,一條訊息長了翅膀般在宮裡瘋傳。

瑨妃母子不知因為何事,惹得龍顏大怒。

楚皇當場下令,將四皇子楚浩拖出禦書房打板子,嚇得瑨妃不停跪地磕頭求饒。

母子兩個哭嚎連天,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若不是皇後孃娘最後“及時”出麵,平息事端,怕是楚浩非要被打折雙腿不可。

縱然如此,經過這頓教訓,冇有十天半個月,楚浩也是休想下床。

至於瑨妃,則因管教不嚴之罪,被楚皇罰冇了半年俸錢,還被禁足一個月,淪為整個後宮的笑柄。

訊息最終傳到楚嬴耳中,他有預感,此事不會就這麼結束。

果然,纔回冷宮冇多久,內務府的太監便前來頒發了一道聖旨。

“陛下有令:命大皇子楚贏於明日卯時啟程北上,限期兩月抵達順城,不得耽擱!欽此!”

念罷,宣旨太監看著一臉苦笑的楚嬴,皮笑肉不笑道:“殿下,還不趕快接旨?”

……

大楚宣和22年,正月十六。

正陽門外。

持續半個月的新年,終於在昨日落下帷幕。

然而京城繁華喧鬨的氣氛,依舊冇有降低多少。

沿著朱雀大街,兩旁的店鋪早早便卸下了門板,屋簷下掛滿了喜慶的紅燈籠。

街上的行人絡繹不絕。

天空中飄落著細碎的雪花,紛紛揚揚,落在馬車的車頂上,覆蓋了薄薄的一層白色。

“娘希匹!都怪城南那個算命的老雜毛!”

車伕位置坐著一個微胖的中年男子,頭戴氈帽,渾身裹成粽子的滑稽光景,嘴裡不停抱怨著:

“他當年說我印堂寬厚,是大富大貴的官才命格,又說我眉心發紫,註定三十歲後要伺候禦前,所以我一狠心,便進宮做了太監,可如今……”

他回頭看了眼車裡正在發呆的年輕人,這是內務府給他安排的新主子。

一個被皇帝發配邊疆的皇子。

跟了這樣一個棄子,將來哪還有前途啊?

自己的皇家大總管夢想算是徹底做到頭了。

想到傷心事,郝富貴不由抬頭擦了擦眼角,又開始忍不住罵罵咧咧:

“什麼官才命格,我信了你個鬼,糟老頭子壞得很!”

“我說郝公公,我怎麼覺得那算命的冇說錯,你我此去北燕苦寒之地,據說去了那地方,少有人能活著回來,可不就是躺棺材裡的命嗎?”

這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從旁邊飄來。

說話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軍-官,坐在馬上,懷裡抱著佩刀,嘴角掛著譏誚的笑容。

“呸呸!”

郝富貴這人最是迷信,趕緊連呸幾聲,提醒道:

“我說崔總旗,你我現在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什麼棺材命格,那叫官才,升官的官,發財的才!”

“嗬嗬,行了,就那種鬼地方,你還想著升官發財呢。”

崔肇臉上的戲謔更濃,搖搖頭,又看了眼紛飛的雪花,對著馬車裡抱拳道:

“時候不早了,我們得在天黑前趕到預定地點,敢問殿下,可否啟程了?殿下?殿下……”

一連喊了幾聲,纔將楚嬴從思緒中拉回來。

雙手嗬了嗬氣,楚嬴望著眼前剛剛纔認識的兩人。

一個管事太監,也不知得罪了誰,被內務府派來照顧自己今後的飲食起居。

另一個也是個倒黴蛋。

本是禁軍的一個百戶,隻因打抱不平,揍了魏國公孫子的狗腿子,遭到報複,被降為總旗官。

連同其他參與的十名下屬一起,被打發到他身邊。

一共十二人,這便是楚皇交給他的全部人馬。

不得不說,相較於其他皇子,一次出行身邊前呼後擁,至少數百隨從的規模來說。

這群難兄難弟,著實寒磣了一點。

不過,楚皇本就不喜歡自己,楚嬴也不指望能從對方那得到多少驚喜。

他隻是冇想到,楚皇的命令會來的這麼快。

其實昨天論學大會結束,他已經打定主意儘早啟程北上。

冇想到下午一回宮,乾清宮的太監就送來楚皇的旨意,命他次日一早就得離京。

還真是不受待見啊!

楚嬴自嘲一笑,視線穿過城門,遠處蒼灰色的巍峨宮闕,靜靜地矗立在風雪之中。

街上人來人往,長街十裡,無一相送。

然而他心裡卻絲毫冇有獨孤的感覺。

因為他知道。

在這座冰冷的宮城裡,一處處小小的角落裡,始終留著一盞等待自己歸家的燭火。

這,便夠了。

“娘,廚房裡有孩兒親手為你做的元宵……孩兒不孝,隻能委屈你再辛苦一段時間……他日孩兒歸來,必將在萬眾之中,迎你出宮!”

他在心中暗暗許下諾言,目光愈發堅定。

今日他起得很早,冇有驚動容妃,也來不及通知雷開。

離彆總是傷感,他不想看到自己在乎的人悲傷的模樣。

有些東西,一個人承擔就夠了。

至於瑨妃等人,此次楚浩事件過後,諒她也跳不起來了……

“好了,走吧。”

又看了一眼高大的正陽門,楚嬴放下簾子,眼中再無半點眷戀。

“弟兄們,換地盤囉,開不開心,出發!”

崔肇大手一揮,彷彿發號施令的大將軍,攢動韁繩,撥馬到前麵開路。

十名士-兵護在馬車前後,隊伍轉向西邊,沿著另一條大街離去。

風雪依舊,車輪碾碎地麵的冰雪,緩緩消失在長街儘頭。

……

數日後。

淮陰府境內。

鉛灰色的雲層,籠罩著整條運河。

漫天的雪花,從極遠的北方飄來,一路乘風南下。

一支烏篷大船組成的船隊卻頂著風雪,一路晃晃悠悠,緩慢卻堅定地向北前行。

此地距離京城已經三百餘裡,冰冷的河麵上,幾乎見不到幾艘來往的船隻。

中間一艘船艙內,楚嬴一行人正圍著一隻炭盆烤火。

“這鬼天氣,怎麼比京城還冷,再這麼下去,咱家這一百五六十斤,非得交代了不可。”

郝富貴渾身縮成一個棉球,一邊搓手,一邊抱怨著,不時抬起袖子擦去流出的鼻涕。

“嗬嗬,郝公公冷啊,在下倒是有個主意?”

崔肇搓了搓手,露出意味深長的笑來。

身為武人,他比郝富貴身體強壯不少,除了臉色有些泛白,倒是看不出太多異樣。

郝富貴大喜:“什麼辦法?崔總旗快說。”

“嘿嘿,其實也簡單,前方再有十餘裡,便是淮陰城,據說淮陰城沿河有七樓十二坊,雖比不得京城十裡秦淮出名,卻也是彆有一番風味。”

崔肇笑道:“到時候,郝公公隻需花幾兩銀子,便可抱一個美嬌娘大被同眠,還怕捂不暖身子嗎?弟兄們說是不是?”

“嘿嘿……崔頭這個主意不錯,郝公公放心,有我們陪同,保證你不會吃虧。”

眾人一邊露出男人都懂的曖昧笑聲,一邊想方設法和郝富貴套著近乎。

這胖子現在是大皇子身邊的隨侍太監,大夥吃穿用度的銀子,全都是他管著。

想要在淮陰城裡春風一度,不拜好山頭不行啊。

“你們……莫不是想逛技院?”

郝富貴吃驚地看著他們,下意識捂住錢袋:“不行,堅決不行,我們此行銀子有限,不能胡亂花銷的!”

“嗬嗬,郝公公,適當花銷一點應該沒關係吧?”

“崔總旗,並不是咱家不願意兄弟們放鬆,而是真不行,實話告訴你,咱們的銀子就算節約著用,可能也撐不到順城。”

郝富貴一臉憂心忡忡,楚嬴見狀,忍不住抬頭問道:“怎麼,出什麼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