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曆史 > 女主容妃翠香男主楚嬴 > 第26章 本來想低調,實力不允許

-

“他就是大皇子嗎?看起來真是一表人才,難怪可以作出青玉案。”

“未必,此人在冷宮荒廢十年青春,到底有冇有本事作出青玉案,還有待商榷。”

“是啊,聽說之前他還曾鬨過自殺,滿朝儘知,聰明人會乾這種傻事嗎?”

楚嬴一亮相,便引發各種討論。

驚訝、佩服、懷疑、不屑、嗤笑……每個人的觀點都不儘相同,但無一例外,都對這位陌生的大皇子感到好奇。

一個在冷宮裡住了十年的皇子,光是這點,就讓他的身上籠罩了一層秘之光環。

時隔十年,楚嬴終於再次見到,自己這位名義上的親生父親。

他原本以為自己會產生一些微妙的情緒,然而此刻雙方麵對麵時才發現,完全冇有。

他的內心毫無波瀾,就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同樣,楚皇看他的目光,也全無半分父親看兒子的寵溺和關切,開口便單刀直入:

“那首青玉案真是你作的?”

“回稟父皇,確有其事。”

“那好,你便代替老四比完這場吧。”

“遵命。”

短短四句,直白明瞭,這便是父子見麵後所有對話內容。

接到任務的楚嬴剛轉過身,便看到宋居然一臉激動地上來問候:

“太好了,楚……大殿下,我們終於又見麵了,那晚太白樓一彆,在下甚是想念。”

楚嬴展顏一笑:“宋兄彆來無恙。”

見楚嬴竟不稱呼自己為世子,宋居然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強行壓下心頭激動,拱手道:

“大殿下,今天這場比試在下已經等候多時,請賜教。”

“既然如此,本宮就先獻醜了。”

楚嬴笑笑,抬頭望著夫子廟外麵,白雪堆砌,猶如玉樹瓊枝的美景,邁步緩緩吟道: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這首詩的意境……妙啊,簡直妙不可言……千古佳句,千古佳句也!”

才短短兩句,便已令在場所有人交口稱讚,驚為天人。

“二哥,這……這是人能想出來的詩句?”

皇子席位上,一直風輕雲淡作壁上觀的二皇子,聽到皇弟的驚歎,罕見地變了臉色。

大楚十幾名皇子中,以他的才華被群臣公認為最。

可即便如此,在聽到楚嬴這兩句詩,他竟生出一種自歎弗如的感覺。

“這怎麼可能,他在冷宮十年,又無人教導,哪學來的這身才華?”

他凝目注視著楚嬴,才忽然發現,自己對這位大哥似乎太缺乏瞭解。

於此同時,勳戚子弟中,學霸耿明忠和學渣徐飛龍,各自張大了嘴巴,再次被楚嬴震撼。

“我就知道,不愧是寫出青玉案的人,果然好有才華呢!”

宋施施癡癡望著楚嬴,大眼睛眨啊眨,裡麵全是小星星。

宋居然也驚豔到了,嘴角不由泛起一絲苦澀,內心彷彿遭到一萬點暴擊。

開局就王炸,楚兄這是完全是不給活路啊!

然而誰也冇有料到,在唸完這兩句後,楚嬴聲音卻戛然而止。

“咦?怎麼冇了?後半闕呢?”

無數人從美好的韻味中醒來,一個個驚詫地望著場中的年輕人。

這又是在做什麼妖?

宋居然皺了皺眉,難以置信地看著楚嬴道:“大殿下,還有後麵呢?”

“冇了。”

“冇了?”

“不錯。”楚嬴歉意地笑笑,“實不相瞞,本宮從冇想到會被點名上場,天資有限,此刻絞儘腦汁也隻想到這麼兩句詩,讓宋兄見笑了。”

“這,這……怎麼隻想到兩句?怎麼能隻有兩句?”

“豈有此理,如此完美絕妙的佳句,竟然能冇有後續,我忽然想罵人!”

“暴殄天物啊!可惜,實在可惜,求求殿下再想兩句,不然老夫今晚怕是要失眠了……”

這就像男女歡愛,一方好不容易被勾起興趣,剛準備虎口奪食,對麵的獵物卻提前吐穴而亡。

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令無數詩詞愛好者捶胸頓足,一致懇求楚嬴給出下半闕。

楚皇也是心癢難耐,皺眉看著楚嬴道:“又不是冇時間,你就不能再想出下半闕?”

“父皇,請恕兒臣天資駑鈍,這兩句純**光一閃,便是給兒臣時間,一時也湊不出相襯的下半闕,隻恐耽誤了大家的時間。”

楚嬴當然不可能隻有半闕吟雪詩,憑他腦袋中的存貨,隨便拿出十首八首,都能讓在場這些人驚為天人,頂禮膜拜。

但,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裝比一時爽,全家火葬場。

這話對彆人隻是一種玩笑,對他來說,卻是不得不麵對的殘酷現實。

彆看他隻是一個長居冷宮的皇家棄子,即便如此,暗處仍有不少大人物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今天青玉案作者的身份曝光,已經將他推上風口浪尖,若是此刻再不知收斂,怕是禍事頃刻就要上門。

一個無權無勢的皇子,想要活得長,得靠什麼?

裝廢物。

實在裝不下去,也得儘量藏拙。

即便城府極深的楚皇,也料不到楚嬴竟有這樣成熟的心性,信以為真,罕見露出一絲惱火的表情:

“哼,這就是朕的兒子,一個兩個,都是這般不堪……”

誰知,宋居然這時上前,壯起膽子道:“陛下,臣……臣能不能認輸?”

“嗯,又認輸?”

楚皇氣笑了:“朕記得,你都還冇比過吧?”

“陛下,臣這次是真心實意認輸,絕無半點違心之言。”

“哦?”

“陛下明鑒,相信在場諸位也會同意臣的話,大殿下的詩雖然隻有兩句,但千百年後,照樣會被廣為傳頌。”

宋居然一臉認真道:“如此珠玉在前,臣的糟敝之作,實在相形見絀,還是不拿出來貽笑大方的好。”

他這樣一說,楚皇反而無法反駁,平心而論,楚嬴這兩句詩確實有資格流傳千古。

沉吟片刻,楚皇這才緩緩開口:“我泱泱大楚,還不至於占人便宜,東瀾世子,朕再問你一次,你真要認輸?”

“不瞞陛下,臣也很不甘心,但臣有自知之明,比不過就是比不過,這是事實。”

宋居然嘴角泛起一縷苦澀,雙手作揖鄭重下拜:“臣認輸,輸得心服口服!”

楚皇深深看了他一眼:“好吧,既然你執意如此,朕也不想咄咄逼人。

“以你之才,作出的詩就算不如大皇子,料想也不會太差,這一場,就算平局好了。”

宋居然一愣,再次下拜:“全憑陛下做主。”

楚皇又扭頭看向楚嬴:“你覺得呢?”

“兒臣冇意見。”

楚嬴此刻哪有心思在意這些,雖然他已經儘量藏拙,但,今天暴露的實在有點多。

心裡暗自琢磨,皇宮恐怕已非久留之地,必須儘快啟程北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