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陸少的隱婚罪妻最新章節 > 第36章 太疼,太痛

陸少的隱婚罪妻最新章節 第36章 太疼,太痛

作者:陸見深南溪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6 10:42:58

-

[]

“而且,既然冇有離婚,那我老公的錢就是我的錢,我花一點兒不是理所應當的嗎?”

“我又不是用的方小姐的錢,方小姐管得是不是太寬了,我老公都冇說什麼呢?”

南溪一連幾乎話簡直讓方清蓮氣得臉紅鼻子歪。

不知為何,聽到這話,陸見深竟然覺得心裡有點兒開心。

“好了,不打擾方小姐了,我要走了。

“等一下,我想和你單獨說幾句話。

”方清蓮提出。

南溪拒絕了:“方小姐有什麼想說的,直接在這裡說吧!”

方清蓮看著她,依然非常堅持:“隻有幾分鐘,我保證不會占用你太久時間,南溪,你是怕了嗎?”

“我隻給你五分鐘時間。

說完,南溪走到了一邊。

方清蓮跟著她的步伐,滑著輪椅過去了。

兩人在一個比較安靜的拐角處,隻有她們,所以說起話來也很方便。

“你剛剛買的戒指,我猜你是直接買的,冇有試戴吧。

”方清蓮先開了口。

“這和方小姐好像冇什麼關係吧?”

“當然有關係。

方清蓮微笑著,她的目光落在南溪的手指:“你手上的戒指,我猜你從來冇有取下來過。

雖然不想承認,但南溪不得不承認,這一次,方清蓮猜得很準確。

這個戒指當時戴的時候,她就覺得有點兒小,所以戴進手指的時候會有些緊。

當時在學校,就有人看見她的戒指,然後問她是不是結婚了。

那個時候,她並不想公開自己結婚的事。

所以隻說是旅遊的時候淘的一個戒指,覺得好看就一直戴著了。

“你就不好奇,我怎麼會知道?”方清蓮看向她。

“我知道你會說,既然你不想說,那就算了。

南溪作勢要走,方清蓮立馬開了口:“你剛剛買的三款戒指和你的婚戒是一模一樣的尺寸,但是你肯定戴不進去,隻有我能。

“方清蓮,你彆想用這種方式挑撥我,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會信。

“是嗎?”方清蓮笑著,卻並不著急。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把剛剛那三個戒指都拿出來,我們兩個人都試試,結果會說明一切,不是嗎?”

南溪知道,她已經掉進方清蓮的陷阱裡去了。

可是怎麼辦?

這個陷阱太深了,她根本就爬不起來。

那一刻,她像是鬼迷心竅了一樣,打開戒指盒,拿出了三款戒指。

然後開始在自己的無名指上試戴。

結果,第一個戒指,小了。

第二個戒指,小了。

第三個戒指,依然小了。

而方清蓮拿起戒指,輕輕鬆鬆地就套入了無名指。

結果已經很明顯了不是嗎?

“南溪,我知道你不願意承認,但是我必須負責任地告訴你,你手上那枚戒指是見深給我定製的,戒指的尺寸也是按照我的手指定的,我的手指比你細,你戴進去當然會覺得小。

“還有,這戒指是見深打算向我求婚用的,可惜被你捷足先登了,後來你們結婚,他不想浪費,所以纔給了你,你以為是他特意給你準備的嗎?不過就是我不要的垃圾而已。

南溪捏著雙手,她不願意相信這個答案。

一點兒也不。

可是她知道,方清蓮說的全都是真的。

南溪突然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小醜,不僅婚姻不是自己的,是一場謊言。

就連從屬於婚姻的婚戒都是假的,全都是謊言。

假的,統統都是假的。

那她和陸見深之間還有什麼是真的呢?

方清蓮把戒指都套進了無名指,然後抬著雙手,一幅炫耀地擺在南溪麵前,得意的笑著。

那笑容,很刺眼。

更刺眼的是,戒指上的鑽石在商場燈光的照耀下璀璨奪目,耀眼極了,狠狠紮著她的眼。

又疼,又痛。

她腦海裡忽然想起關於鑽戒最經典的那句廣告詞,怎麼說來著?

對了,她想起來了。

鑽石恒永久,一顆永流傳。

永流傳?

哈哈,這一切,全都是一場笑話。

可笑她竟然都當了真。

“南溪,我把話都說得這麼清楚了,你還不明白嗎?見深從始至終愛的人都隻有我一個,你,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

“你的爸爸,你的媽媽,你的家庭背景,如果不是爺爺的饋贈和恩澤,根本就沾不上陸家一個手指頭。

見深是你哪怕站在梯子上也摘不到的星,所以南溪,放棄吧。

南溪笑了,她拚命壓製著心裡的痛:“那你呢?方清蓮?”

“兩年的婚姻,你怎麼就知道他對我一點兒感情都冇有,你又怎麼知道他還像當初一樣愛著你。

“方清蓮,你在害怕什麼?”

不得不說,南溪的質問讓方清蓮心口一顫。

她慌了。

她也真的有些害怕了。

但,方清蓮不是輕易服輸的人。

她仰起頭笑著,一臉的自信和篤定:“我怕什麼?見深愛的人是我,他就是我與這個世界對抗的所有勇氣,我為什麼要怕?”

“是嗎?”南溪冷笑:“表麵看起來,你很有道理。

“但是方清蓮你記住,我不欠你的,當初我和他結婚,你們已經和平分手了;而你回來時,還是我和他婚姻存續期間,所以你破壞了我的婚姻,但我南溪從來冇有插足你們的感情。

“不管你愛他也好,還是他愛你也好,我不會祝福你。

南溪轉過身,徑直從樓梯那兒下去了。

如果再不走,她怕自己會哭出來。

以前,她看有人問過,如果很愛很愛一個人,愛入骨髓,愛入膏肓,那麼有一天,當他結婚了,新娘不是你,你會祝福嗎?

她一直以為,自己會笑著祝福的。

祝他幸福,祝他開心,祝他有美滿的婚姻。

可是現在她才知道,要說祝福太難。

原來真正愛過的人,你是冇辦法祝福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因為連看一眼都心痛,又怎麼能親眼看著他對其他女人的種種寵溺和溫柔呢。

她不偉大。

她隻是一個很小氣的女人。

她也會疼。

會痛。

會流淚。

就在快出商場的那一刻,南溪的手被人拉住了。

她一轉身,就看見了陸見深。

“怎麼自己一個人跑了?”他看著她,一臉關心。

極力地隱忍著,南溪搖了搖頭:“逛好了呀,我想回去了。

“我讓林宵送你。

“我不要林宵送我,如果我想讓你送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