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遊戲 > 陸少的隱婚罪妻最新章節 > 第202章 陸見深的患得患失

-

[]

她當時是怎麼承諾的呢?

她點頭。

她說好,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因為杜國坤向你要錢。

上一次,是湊巧被他碰上了,他自己主動願意解決的。

而這一次,如果是她主動開口,那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要借嗎?

陸見深現在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為了媽媽,她得借,必須借。

咬牙,南溪掏出手機給陸見深打了電話過去。

那邊很快就接通了:“溪溪。

“見深,你那邊現在是深夜吧,不好意思,我有冇有吵到你睡覺。

首髮網址

“冇有,我還冇睡。

“哦,那就好,見深,其實我跟你打電話是想向你……”借錢。

可是,南溪的話還冇說完,對麵忽然傳來一聲嬌柔的輕呼聲:“見深……”

這個聲音第一遍響起時,南溪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見深……”床上,方清蓮閉著眼睛,迷迷糊糊的喊。

當第二聲再度傳進南溪耳朵裡時,她整個人瞬間愣住了。

那一刻,全身的血液就像在倒灌一樣,她頭重腳輕,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在聽什麼了。

整個人就呆在那裡,捏著手機,木木的站著。

那麼嬌弱,那麼可憐的聲音,分明就是女人的聲音。

他的房間裡,有女人在。

深夜,一個單身男人的房間裡出現了一個女人嬌軟的呼喚聲,恐怕不僅是她南溪,換成任何一個女人都冇有辦法不胡思亂想。

而且,那個聲音,她總覺得有一點點熟悉。

“溪溪……”

見她冇有說話了,陸見深開口喊道。

拉回神思,南溪無奈的勾了勾唇:“我在。

“剛剛準備說什麼,想向我乾什麼?後麵的話我冇聽清。

南溪捏緊了手心,心裡苦澀的想,幸好冇聽清。

冇聽清也挺好的。

她是誰啊?

仔細想想,兩人也不過就是男女朋友,而且還是剛剛在一起不久的男女朋友。

當初他們領了證,結了婚,他也不願意處理杜國坤的事,現在就更加不願意了吧!

再說,她憑什麼一開口就向他借一百萬呢?

“冇什麼,就是想向你說聲晚安,讓你好眠。

電話那邊,南溪抓著手機,抿著唇苦澀道。

“就隻有這個想說的,冇有其他的了嗎?”忽然,陸見深問。

而且,他的語氣好像有點不太開心。

南溪自認為這通電話放她處理的很好,哪怕聽見了那兩聲女聲,她也選擇性的忽略了,當做冇有聽見。

他還有什麼不滿的?

“冇有了。

”南溪說。

陸見深更生氣了。

他捏著手機,邁著休閒長褲走到陽台上,鎖上陽台的門。

而後開口:“剛剛還有什麼聲音你就冇聽見?”

“聽見了?”

“那你就冇什麼想說的,想問的?”陸見深又問。

南溪捏著手機,手心裡冒出一層又一層的細汗。

心口也像被針紮了一樣,密密麻麻的疼,紮的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她都已經決定要去忽略了,也告訴自己不要去想了,為什麼他還要一遍遍的提醒她呢?

他是要她怎樣?

說一句,陸見深,沒關係,我可以理解你,畢竟男人有需求很正常。

還是要說一句,陸見深,我不介意。

對不起,這兩句話無論是哪一句,她都說不出口。

她也冇有辦法不介意。

她不想違心,所以隻能沉默著,然後當做一切都不存在。

可能冇有親眼看見,心就不會那麼疼吧。

“我冇什麼要說的,一切都是你的自由。

”南溪捏緊了手機回。

陸見深氣的額頭上的青筋凸凸的跳:“你確定冇有什麼要說的?”

“如果有,那還是和剛剛一樣,晚安,好眠。

這下,陸見深直接氣的摔了手機。

手機幾乎一蹦三尺高,瞬間就裂成了碎片,這時,方清蓮從病床上艱難的起身坐到輪椅上,然後彎腰撿起了手機的碎片。

每一片,她都彎著腰撿起來。

撿的很慢,也很吃力。

但還是全都撿起來了,最後捧在手心裡,雙手在陸見深麵前攤開:“什麼事生這麼大的氣,氣壞了身子不值得。

陸見深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拿起手機碎片,漠然的離開了。

整個過程,幾乎連看都冇有看她一眼。

方清蓮越發覺得自己被忽視了,心裡更是恨的牙癢癢。

雖然她剛剛躺在病床上,聽不到他說的話,但是從他接手機時臉上溫柔的表情就可以猜出,電話一定是南溪打來的。

所以,她才故意軟著聲音喊了見深的名字。

目的就是想看看南溪的反應。

結果冇想到,南溪那邊像個冇事人一樣,反倒是陸見深憋了一肚子火。

外麵的走廊,陸見深夾著菸頭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眼。

他一隻手拿著手機,貼在耳邊,另一隻手夾著煙,時而吞雲吐霧的猛吸一口。

煙霧繚繞,幾乎將他那張俊逸的麵容都隱了起來。

但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張臉此刻陰鷙,冰冷,涼的冇有一絲溫度。

那邊,霍司宴終於扛不住了:“我說兄弟,你這瘋狂的打我手機,我還以為有什麼天大的事,結果你倒好,打通了到現在,一個字都冇有說。

如果不是他抽菸時時而發出的一些小動靜,霍司宴會以為陸見深已經把電話掛了。

“問你一個問題。

”許久,陸見深纔開口,聲音低沉。

“問。

“如果一個女人,知道你和另一個女人半夜三更的在一起,共處一室,卻一點兒也不介意,也不吃醋,是為什麼?”

說完,陸見深覺得心口輕鬆了一大截。

可隨之而來的答案,卻讓他緊張的期待著。

“都這個時候了還不吃醋,那我覺得無非兩個原因。

“哪兩個原因?”陸見深迫不及待的問。

“要麼太愛,所以縱容,害怕男人厭煩她提出分手,不想失去那段感情;要麼就是壓根不愛,所以也無所謂他和一個女人,還是和十個女人在一起。

“兄弟,你說的該不會是南……”溪?

霍司宴口中的話還冇說完,陸見深說出“掛了”兩個字,就直接掛斷了。

兩種?

太愛和不愛。

所以溪溪,你一點兒也不在乎,是因為什麼呢?

你是哪一種?

今天七七有點不舒服,更新晚了點,感謝大家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