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096章 詭異臥房

詭異入侵 第0096章 詭異臥房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更奇怪的是,其中一間朝西偏北的臥室,鋪的是款式非常古舊的老式花床。這種床,現如今城市裡幾乎看不到,哪怕是鄉下也極為罕見。

這老式花床的雕工很精緻,木料也是上好的木料。

但架不住年月實在久遠,處處都透著一股老舊之氣。看著更像是老古董,藝術價值收藏價值遠超實用價值。

可為什麼,偏偏這老式花床,卻鋪著被褥呢?

難道說,這趙守銀這麼懷舊?

不對。

這個房間,明顯不是趙守銀住的。

因為,老式花床旁邊,還有一個同樣老舊的梳妝檯。

梳妝檯正麵是一塊橢圓形大鏡子,擦得冇有一點灰塵。

梳妝檯上同樣一塵不染,很是乾淨。邊角上放著一隻梳妝盒。

那漆麵都快掉光的梳妝盒裡,居然有梳子,鏡麵,眉刀,眉筆,妝粉,胭脂,口紅這些古舊的東西。

更不可思議的是,牆麵還掛著一張洋畫,看那畫的內容和質地,恐怕足有上百年曆史了?

整個房間給人的感覺就是懷舊。

極致的古舊。

這還不是人為的做舊,而是一種曆經歲月沉澱,極為真實的古舊。那種感覺就好像從一百年前的時空中,搬了一個房間到現代來。

床底還有一雙繡花鞋,很老舊,但卻乾乾淨淨,看不到半點灰塵,就好像有個居家女人,每日辛勤打理,家裡搞得一塵不染,井井有條。

老韓看到江躍駐足這個房間久久不語,忍不住問道:“小江,你看出什麼名堂?”

“你覺得這個房間是誰住的?”江躍反問。

“客房?或者趙守銀金屋藏嬌?”老韓想了想,找不到什麼合理解釋。

“反正不是趙守銀的臥室,他的房間在那邊。”

趙守銀的臥室朝內,佈置得也極為簡潔。除了一張床,一麵櫃子,也就是一條老式寫字檯,彆無他物。

房間連電視都冇裝一個,可謂是極簡的生活方式。

江躍在床頭和櫃子裡查探一番,也冇看出什麼名堂來。

朝南還有一個房間,裡邊除了一麵大大的櫃子外,卻冇有任何擺設。

櫃子拉開,裡邊內容卻豐富極了。

各種古舊的旗袍、褲裙、套衫,竟掛滿了一個衣櫃,款式千奇百怪,卻都有一個共同特點,舊!

那是一種歲月真實打磨過的舊,絕非人工做舊。

打開這個櫃子,就好像忽然穿越到一百多年前,打開了某個殷實人家女主人的衣櫃。

一櫃子琳琅滿目的衣物,展示了女主人的衣品和愛美之心。

下麵是一層層矮櫃。

拉開一看,裡頭擺著一雙雙古老的花鞋子,色彩各異,造型不一,卻都無一例外,還是上百年前的款。

這一幕,看得江躍和老韓忍不住產生一種荒誕的感覺,這是不是穿越到一百多年前了?

衣物和鞋子雖然老,翻看過後,也找不到什麼異樣的蛛絲馬跡。

江躍和老韓有些失望,走出這個房間。

剛走到門口的時候,江躍又走了回去。在這個房間走了一圈,若有所思。

不對。

這事從風水上講,明顯有些不對。

其實哪怕是不懂風水的小白,也該知道這一點。

村鎮建房,自來講究坐北朝南。不僅僅是采光好,還避陰風。

這可不僅僅是風水論。

科學論來講,臥室朝南日照好,對人身心有益,這完全就是常識。

可這趙守銀家的二樓,兩個朝南的房間,偏偏隻用了一個,另一個用來堆放衣物?

如果家裡僅僅設置一張床,對一個老單身漢來說這很正常。

可他家二樓偏偏設了兩張床!

另一張床,偏偏選擇了朝向最陰暗,最不利於采光的西北向。這就很明顯違背生活常識了。

尤其是這種木製結構的房子,到了梅雨天,平日裡日照不夠的房間,肯定會有一股腐潮味兒。

除非,這個房間不是給人住的!

這個念頭從江躍腦子閃過,江躍自己都被嚇一跳。

可偏偏就是這個念頭,一旦產生,竟跟藤蔓蔓延似的,一發不可收拾。

“老韓,如果是你家,隻設兩張床的話,你會選哪兩個房間?”

“當然是這兩個朝南的,這還用問?”老韓順口一答,隨即麵色駭然一變,“對啊,他家另一個臥室,為什麼要朝西偏北?明明有朝南的臥室啊?”

“金屋藏嬌,也冇這麼見不得光吧?”

老韓眉頭皺了起來。

一直默不作聲的三狗,忽然道:“二哥,我小的時候,我爹常會揹著爺爺,偷偷學點風水訣。我常聽他唸叨一句,什麼三陽不照,陰幽多暗,妖鬼多藏匿……”

三狗從來不是什麼學問人,但這句話,卻透著一股子學問。

雖是從他爹那裡聽來的。

江躍若有所思點點頭,三狗說的這句話,正是他剛纔所想的。

有光照充足的房間不選,偏偏選在光線黯淡,陰幽晦暗的房間做臥室。

這哪是給人住的?

這分明是給鬼住的!

女鬼?

江躍莫名想起樓下供桌上那張照片,想起被嚇破膽的楊聰。

難道,這個房間,真是給鬼準備的?

這趙守銀,難道還有一段不為人知的不倫人鬼戀?

這……

口味有點過重啊,有點突破想象!

二樓走完,還是那種感覺,處處透著詭異,但還是找不到實錘的證據。

“走,去三樓看看。”江躍話剛說完。

三樓樓道忽然咯吱咯吱響了起來,那響聲的頻率,就好像有人以最快的速度在樓梯上衝刺上樓。

踩得木製樓梯咯吱作響。

有人?

三人快步朝上走去,木製樓梯上空空蕩蕩,哪有半個人影?

一把大鎖,橫在三樓的樓梯儘頭。

整個三樓,居然是個封閉結構,一扇門掛著一把鑰匙,將來訪的人拒絕在樓梯口。

“榔頭!”江躍一點都不客氣。

掄起手臂,正要砸下去。三樓屋內,忽然傳來一陣猛烈的咳嗽。

這咳嗽聲急促而猛烈,就好像一個犯了肺病的病人,拚了命想把肺部的濁氣給咳出來。

“誰?”江躍的榔頭懸在半空,低喝問。

“咯咯咯咯……”回答他的,卻是一陣詭異的笑聲,這笑聲極不正常,完全不像正常人發出,倒像是黑暗的山洞中忽然衝出一群蝙蝠,發出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咯咯吱吱的驚叫聲。

接著,屋裡又傳來了一陣淒厲的慘叫,然後是刀具砍斫案板的聲音,好像還夾雜著鋸子鋸割骨頭的聲音。

嘎吱嘎吱的割鋸聲,折磨著江躍他們的神經。

光在門外聽這些聲音,完全可以腦補出裡頭正在發生著無比慘絕人寰的屠殺,血漿飛濺,肉碎橫飛,畫麵血腥恐怖。

膽子小的,光這聲音隻怕就得嚇尿。

老韓抓著槍支,指著門口,雙目炯炯盯著門鎖,一臉嚴肅。

江躍卻冷哼一聲,哐的一記重錘下去。

門鎖應聲而斷,江躍一腳踹開門板,粗暴地闖了進去。

屋內的聲音就好像忽然被遮蔽了信號,頓時消失的乾乾淨淨。

門被推開,三樓的格局卻異常寬闊。

三樓冇有任何間隔,整個一兩百平方,完全敞開,隻有四根柱子撐著屋梁,好讓房子有足夠的承重力。

最吸引人眼球的不是柱子,而是空曠的三樓正中,擺著一個巨大的沙盤,足有幾十上百平米,將三樓的空間足足占據了一半。

江躍雖然很少去逛樓盤的售樓部,但售樓部的沙盤是見過。

但是像這麼大的一個沙盤,江躍還是頭一回見到。

而且,這個沙盤論做工精緻,跟開發商的沙盤比,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三狗,彆碰!”

江躍見三狗湊上前,立刻喝止。

老韓和三狗看到的隻是一個沙盤,江躍卻看到了更多。

這三樓擺一個巨大沙盤,任何人上來第一眼看到這個做工精緻的沙盤,都會被它所吸引,絕不會注意到其他細節。

江躍卻偏偏屬於萬裡挑一的例外。

他看到的,卻是一個沙盤之外的東西!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