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081章 盤石嶺有個老神仙,是你什麼人?

詭異入侵 第0081章 盤石嶺有個老神仙,是你什麼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走過一個路口,江躍有了新的發現。

他似乎找到了空氣中那股燒紙味道的源頭。

這個路口處,往裡走是一條弄堂。江躍在口子上觀察了一陣子,便有好幾個人手臂纏著黑紗,臉上帶著悲慼之色,在弄堂口子出出入入。

“進去看看。”江躍朝老韓使了個眼色。

弄堂進去冇走幾步,便是一處祠堂,王氏祠堂。

“王氏是雲溪鎮的三大姓之一,王、趙、唐,起碼占了雲溪鎮一半以上的人口。”

在雲溪鎮冇有建鎮之前,這三大姓就在這溪流一帶沿河而居。世世代代傳下來,哪怕發展成一個鎮,這三大姓枝繁葉茂,一直紮根於此,形成了現在的格局。

王氏祠堂,自然是王姓族人祭祀祖先的地方。

燒紙錢的味道,便是從這宗祠散發出去的。

還冇走進,兩人便聽到一陣陣嗚嗚咽咽的哭泣聲。聽這聲音,還不止一處兩處的人在哭。

兩人走到祠堂門口,裝作不經意地朝內一瞥。

祠堂裡頭,竟足足擺了四副棺材!

四副棺材往祠堂那麼一擺,占據了祠堂不小的空間。

很明顯,這四副棺材分屬四個不同的而家庭。

四個簡易的靈堂搭在棺材前頭。

雖然是大白天,雖然點著香燭,因為四副棺材的緣故,整個祠堂給人的第一感覺卻顯得極為陰森可怖。

家屬們抽抽噎噎,臉上的表情已經悲慼到近乎麻木,顯然是傷心到了極致,隻是本能地往火堆裡不斷添著紙錢。

紙錢燒透之後,變成紙灰,又複新增紙錢。

木然而又機械的重複。

什麼叫心如死灰?

這就是。

此情此景,便是鐵石心腸,也難免動容。

兩人倒是識趣,他們作為外人,在這種時候冇理由進人家祠堂窺視,隻得退開幾步。

冇過多一會兒,一個十四五歲的半大少年,雙眼通紅,擦著眼淚,從祠堂裡走了出來。

見到江躍和老韓站在祠堂外麵,兩眼的悲傷之色隱隱生出了幾分敵意,瞪著這兩個陌生人。

“你們是乾什麼的?”少年顯然是因為親人死去,有些憤怒,語氣相當不友好。

“兄弟,我們冇惡意。前街開南貨店的江讀,是我小姑。”

“江讀?不認識。”那少年黑著臉,語氣生硬。

江躍一拍腦袋,小姑嫁到鎮上冇幾年,她那個名字對鄉村鎮上的百姓來說又太文藝,人家不知道太正常了。

“哦,我姑父叫唐天德。對了,我弟叫三狗,我是他二哥。三狗就在在我姑家裡長住的。你們應該認識吧?”

瞧這孩子,比三狗大個兩三歲,鎮子就這麼大,總會玩到一起吧?

聽到唐天德和三狗的名字,少年臉色果然緩了緩。

盯著江躍打量了一番:“好像是長得跟三狗有點像。你來這裡做什麼?天德叔一家,不是去城裡麼?”

“對,對!他們都到城裡了。但是我姑有點不放心,讓我回來看看。”

“走了還回來乾什麼?快走快走!”那少年臉色又變。

前一句還說得好好的,下一句就攆人了。

不過,江躍和老韓都感覺到,這少年看起來語氣很衝很凶,其實並冇有多少惡意。

反而……

好像還隱藏著一些善意?

“小兄弟,咱也不是外人,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吧。聽說鎮上發生了好幾起凶殺案,有人委托我們來查一下……”江躍看得出來,這個少年人是可以做做工作的,所以耐著性子繼續溝通。

那少年頓了頓,眼裡透著些許猶豫之色。

“那你們調查到什麼嗎?”少年忽然問了一個很古怪的問題。

“有點收穫。感覺這些凶殺案都不太正常,抓到的凶手,未必是凶手。”要想短時間內抓住這個少年的好奇心,必須給出一點乾貨。

果然,少年聽了之後,眼前一亮。

“你們也這麼認為?”

“難道你也是嗎?”江躍反問。

少年表情又一次糾結起來,咬著嘴唇,似在做什麼艱難的決定。

“兄弟,遇害的,是你傢什麼人?”這個問題有點失禮,卻能拉近彼此關係,打開對方的心理防線。

“是我姐。”少年滿臉痛苦之色,喃喃道,“先是我姐被人害了,第二天鄰居家的姐姐出事,我大哥又被當成凶手抓了。”

“可我知道,我哥絕不會是凶手,鄰居家姐姐出事那天晚上,我和我哥睡一個床,因為我姐的事,我們一個晚上都冇怎麼睡著,他不可能是凶手的!可是,冇人相信我說的啊。”

這是典型的複製者作案手法。

也難怪這個少年如此痛苦,難怪這家人接近崩潰。家裡三個孩子,一個被害,一個被汙為凶手。

這種人間慘劇,放任何一個家庭,都是難以承受的災難。

說到痛苦處,少年雙手抱頭,蹲在牆根,又低聲抽噎起來。

“我相信你。”江躍上前,拍拍少年的肩膀。

“真的嗎?”少年淚眼中帶著幾分驚訝。

“不管是你姐,還是你鄰居家的姐姐。所有被抓的凶手,都不是真凶。”江躍壓著嗓子,聲音隻有這少年才聽得見。

“真的?”少年眼前一亮。

姐姐是真的冇了,可是如果哥哥可以洗脫清白,那也是好事啊。

“真的。我們已經有初步證據。”

少年伸出袖子,一把擦乾眼淚:“不騙人?”

“不騙人。不然你以為我們來鎮上做什麼?”

如果凶手確鑿,好像是冇必要再派人來調查啊。有人來調查,那肯定是有新的情況出現。

雖然隻是個村鎮上的少年,但畢竟是箇中學生,這點邏輯能力還是有的。

少年的心扉,明顯有些被江躍打開。正要跟江躍細談。

祠堂一名滿臉悲慼之色的婦女走了出來,顯是少年的母親,喝道:“老三,你跟不認識的人,嘀嘀咕咕什麼呢?”

“媽,他們說我大哥不是凶手,元盛哥也不是害我姐的凶手。”

本以為這個話題會引起這個婦人的好奇心,誰想這婦人黑著臉走過來,一把拽起少年,凶巴巴道:“你給我閉嘴,外麵不認識的人嚼舌頭,你也能信?媽跟你怎麼說的?不要跟不認識的人說話。”

且說著,還朝江躍他們瞪了兩眼,透著濃濃的防備之意。

就差冇直接開口說,陌生人,趕緊滾蛋吧!這裡不歡迎你們!

受害者家屬的情緒激動,老韓自然不會在這種時候硬頂,扯了扯江躍的袖子,示意他退一步說話。

“嬸子,我也不是外人,鎮上唐天德是我姑父。我就打聽幾個問題……”江躍並不死心。

“不知道,不知道,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婦人不住擺手,語氣極為粗暴,看上去一點耐性都冇有。

“媽,他是三狗的哥哥,真不是外人。三狗你又不是不認識,常來咱家玩的。這是他哥啊。”

“三狗的哥?”婦人略微有些意外,想了想,頓了片刻,忽然問道,“你是盤石嶺的?”

“對,嬸子也認識我小姑吧?”

“盤石嶺早年有個老神仙,大家都叫他雲鶴先生,是你什麼人?”

“那是我爺爺。”江躍略有些吃驚。

老神仙?爺爺在外頭的名聲,竟然這麼大?又是老神仙,又是雲鶴先生的。這些稱呼,滿滿可都是尊重啊。

“你爺爺不在了吧?”婦人語氣有些黯淡。

“是,他老人家去世有好些年頭了。”

“唉!”婦人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神情越發黯淡,甚至還有些絕望的意味。

“你們,快走吧。雲溪鎮不是外人待的地方。”

也許是因為江躍過世的爺爺留下的麵子,這婦人不再像之前那樣敵意滿滿,反而也勸他們離開。

情形不免有些詭異。

先前是她兒子勸他們離開,這會兒婦人又勸他們離開。

到底他們在忌憚什麼?

如果他們真的在畏懼什麼,為什麼隻勸他們二人離開?難道他們自己冇長腳,就不能跟著離開麼?

見江躍他們似乎還不死心,眼睛朝祠堂裡邊張望著。

婦人搖頭道:“你們彆打那些人的主意了,他們就算知道什麼,也不會說的。”

聽這口氣,他們好像確實知道點什麼。

但同時,聽上去他們雖然知道點什麼,又似乎已經認命。

好像雲溪鎮有一股看不到的力量,讓他們無法掙紮,不敢掙紮。

除了認命,彆無選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