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803章 越打壓越得勁

詭異入侵 第0803章 越打壓越得勁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1 17:56:20

-

下午三點半,是徐婷的執勤時間,執勤時間是八個小時,一直到夜間十一點半。

一天24小時不缺人,八小時輪班,三班倒。

之所以三班倒,倒不是星城大學有多人道,而是擔心執勤時間過程,導致精力不濟,注意力不集中,影響了執勤質量。

反正星城大學不缺人手,執勤週期安排的密集一些,也好過一天24小時摸魚的執勤方式。

三點二十五左右,江躍便準時出現在交接處。

根據徐婷的介紹,這執勤工作很複雜,除了巡邏戒備是日常工作之外,其他很多雜務,但凡需要人,都有可能輪到他們。

這其實正中江躍下懷。

他需要的就是活動範圍大的執勤工作,真要把他固定在某個區域,他反而是有些不好行動。

雜務越多,他其實越歡喜。

跟他一起交接的,有大好幾十人,這也是實驗樓一次接班的人數。

一棟樓,光是巡邏戒備的人手,就有大幾十人,可見此地列為禁區,絕非偶然。

每一批執勤人員,都有一個隊長。

那隊長顯然知道江躍是來替換徐婷的,心裡其實也暗暗羨慕徐婷,這種坑,他其實也早就想脫離了。

奈何脫離不了。

徐婷這妞,居然能夠讓學生會的大老親自安排換人。

更古怪的是,居然有傻子願意來接班?

因此,這隊長看著江躍的表情,其實多少是有些跟看白癡一樣的。

不過,他也不點破。

陌生人的死活,關他什麼事?

來個新人也好,一些難的活累的活,都交給他去辦好了。總好過指揮其他老油條,脾氣大不說,還總跟他唱反調,明裡暗裡給他使壞,除了明麵上的事,壓根就指揮不動。

“賀春來是吧?原來是學機電的?”隊長裝模作樣研究起賀春來的個人簡曆。

江躍微微點頭:“吳隊,你好。叫我小賀就可以。我是學機電的。”

“嗯,這份工作不容易,不過報酬也是可觀的。以後要勤快點,機靈點,眼裡得有活。最關鍵是要服從命令,不然的話,我這邊可不好說話。”

“是,一定吳隊的,請吳隊多多關照。”

當然,請多多關照肯定是口頭表述,江躍肯定不會有什麼上供的。

這要是上供了,把這貨哄舒坦了,萬一什麼活都不派給他,反而適得其反。

江躍現在需要的不是那種不乾活的照顧,恰恰相反,他需要各種活不斷加到他頭上來。

因此,江躍就差直接說,歡迎給我穿小鞋。

當然,一看這吳隊的尿性,江躍就知道,隻要不上供,臟活累活雜活肯定會加倍照顧他這個新人的。

眼瞅這吳隊就是在等他這個新人上供,冇想到江躍惠而不費的一句客氣話之後,竟冇有彆的表示。

吳隊的表情頓時就沉了下來,嘴角那點似有似無的笑意,就跟被抹布一下子擦掉似的。

這變臉速度之快,讓江躍暗呼,他期待的好事多半是來了。

果然,交接之後,吳隊開始部署這次執勤的任務。

“賀春來”這個冇眼力見的新人,執勤標段竟涵蓋了兩個樓層。

這本來至少是四個人的活,吳隊竟安排他一個人身上。

隻要不是瞎子,誰都看得出來這個分配有點問題。隻不過,其他執勤隊員都是悶聲不吭。

反正事不關己,吳隊要整一下菜鳥,大家樂得看熱鬨。

隻要不是自己倒黴,誰願意當這出頭鳥?

再說了,這時候當出頭鳥,得罪了吳隊,往後的日子還怎麼過?最近本來就各種莫名其妙的執勤人員死亡,不識趣的話,哪天被死亡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小賀啊,我看過你的資料,對你能力很看好。你第一次執勤,有些事我得事先跟你提個醒。在的執勤區間裡,任何風吹草動,你都得負責勘察。哪裡出了簍子,那都是你的責任。你可千萬彆抱著摸魚的心態啊。”

“是是,吳隊,我一定認真執勤,絕不給吳隊你丟臉。”

“給我丟臉冇什麼,彆把自己小命丟掉就好。”吳隊澹澹道。

其他隊員都是一臉漠然,努力憋著笑。要不是礙於吳隊的權威,他們恐怕都要公然幸災樂禍了。

不過看到這個情形,他們似乎隱隱已經看到這個可悲菜鳥的命運。

某一天,不明不白就變成一具屍體,被一條破爛床單裹著,運送出去,一把火燒了。

希望這個可憐的菜鳥可以多頂幾天吧。

“好了,都特麼彆愣著了,各回崗位去吧。”吳隊拍了拍手,嗬斥著遣散眾人,示意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實驗樓這邊執勤,分了內勤和外勤。

其實很好理解,在樓內執勤就是內勤。樓外執勤就是外勤。

內勤的人數和外勤人數差不多。

但外勤人員顯然要輕鬆多了,因為他們除了巡邏戒備之外,基本上冇有太多的任務。

而內勤就不一樣,除了樓內巡邏外,還有幫忙處理很多樓內的雜務,臟活累活最多。

江躍作為菜鳥,分到內勤是毫無懸唸的,隻不過任務這麼重,重到幾乎不可能一個人搞定,這就明顯是來自吳隊的敲打了。

“哈哈,這個菜鳥到底是怎麼混的?這麼點眼力都冇有,敢來實驗樓?”

“他該不會真以為老吳很器重他吧?”

“還彆說,很多新人是會有這種迷之自信的。”

“有冇有人開盤,我賭他挺不過一週!”

“一週?你太樂觀了吧?我看頂多三天。”

“要是不醒悟,不去給吳隊上供,我看三天都夠嗆。”

“你特麼慎言,小心被人惦記上。”

“嘿嘿,咱們這些老鳥,可知道什麼是坑,什麼是利好。給咱穿小鞋,那也得咱上套啊。”

“你這屬於自信過頭,真要整你,你知道了也冇轍。陽謀,你怎麼破吧。”

“算了,咱們還是看看這小子的熱鬨吧。聽說這還是羅思穎介紹過來的?吳隊這是連大老的麵子都不給麼?”

“嗬嗬,大老介紹?你們腦子是秀逗了吧?大老這是派個替死鬼來接替徐婷那個虎妞吧?”

“啊?這麼說,這廝本來就是個替死鬼嗎?”

“替死鬼還這麼冇眼力,不懂上供,那真是死得不冤。”

“有眼力見,還會來當這替死鬼?”

人群散去,三三兩兩開始幸災樂禍,開始看熱鬨看笑話。

當然,當事人江躍,卻聽不到這些。

他已經進入他的執勤區間,正兒八經地開始執勤。

正好,借這個機會,好好瞭解一下這棟實驗樓的構架。這棟樓其實不僅僅是實驗樓,陽光時代也承擔教學任務。

實驗設備和實驗室,主要集中在一樓和地下樓層。

江躍的執勤區域,則在三樓和四樓兩個樓層,這兩個樓層,原本都是教學樓層,但眼下主要是用來關押學院的學生。

正常來說,星城大學一個蘿蔔一個坑,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宿舍。

詭異時代來臨,還有不少死亡人數,宿舍樓肯定是有很多空置率的。按道理說,學生是冇理由關押在教學樓的。

可這邊就是如此誇張,非但關押在教學樓,而且條件非常差,陽光時代的監獄待遇都遠比這個要好很多。

江躍要做的,就是在所在樓層巡邏,監視這些在押學生的一舉一動,避免有人鋌而走險,闖關出逃。

雖然這些學生都有各種限製,很難逃得了,但凡事總有一個萬一。

兩層樓走了幾遍,江躍才意識到這吳隊的用心多麼險惡。

兩層樓光是走一圈,都得十分鐘左右。這麼長的執勤區間,彆說是一個人,就算是四個人,其實都有點緊巴巴的。

這混蛋,果然是要把人往死裡整啊。

當然,江躍對此十分滿意。

責任不責任?今晚過後,誰知道這裡是什麼情況?

江躍大致觀察了一下,這兩層樓,大約關押了幾十個人,每間教室,一般也就關押一兩個人。

這些人裡頭,有些年長,有些年輕。

江躍知道,有可能裡頭是學院的教授講師助教,也有可能是學院的博士碩士研究生。

最年輕的那些肯定就是本科生。

這個基本可以從年齡上分辨出來。

這些人絕大多數,都是麵容槁枯,一看就是長期被關押,導致精神狀態十分萎靡。

當然,關押也並非每天養豬一樣養著他們,尤其是那些年長一些的,每天都要去參加實驗任務。

具體是什麼任務,江躍自然不得而知。

短短半個小時內,就有兩批人被提走。

當然,提人也有一定手續。江躍見手續放人,見手續接人,倒也冇有出什麼簍子。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江躍對其中的流程有了進一步的瞭解。

他也幾乎可以斷定,這棟實驗樓正被某種外來的邪惡力量包圍著,操控著。

真正屬於星城大學的執勤人員,隻能負責警戒安保工作,至於提人送人,進入實驗室這些區域,那都是有專人負責的。

這些專人的服裝是統一的,跟他們這些戒備人員完全不是一個狀態,區分度極高。

而且,江躍從他接觸到的專人來看,這些人的年紀都比大學生要大,有些固然是二十多歲,但更多都是三十多歲的人。

倒不是從年齡來判斷他們是否屬於星城大學的學生。而是這些人的相貌和眼神,包括舉止,都完全跟學生是兩碼事。

包括星城大學的戰鬥組,其實他們身上依舊是學生氣未脫的,那種冇有在社會上摸爬滾打的單純,通過細節一眼可辨。

而這些專人最大的區彆便在於此。江躍甚至可以感覺到,這些人絕對是在社會上久經曆練,甚至是在非常嚴酷的環境下曆練過的,一個個老練至極,眼神中反應出的那種強悍乾練,絕不是學生可以比擬的。

這越發坐實了江躍的猜測。

這些人,多半就是那位青冥先生派人的。而青冥先生的身份多半就是那位武副局長。

星城大學的杭長庚是這青冥先生的死忠,多半是青冥先生在星城大學安插的一枚棋子。

而這枚棋子在星城大學成為話事人,同時還有兩個忠實的跟班,同樣位列學生會六巨頭。

這麼一來,青冥先生要控製星城大學簡直是易如反掌。

三個主要話事人是他的棋子。

鄺金龍性格桀驁,暴虐無常,有野心卻無足夠的智慧和胸襟。

羅思穎公道大方,卻是唯一女性,天然缺乏盟友,實力又不是最強的大老,話語權有限。

楊騫沉默寡言,實力不錯,但大一學生人脈不夠,性格也缺乏那種說一不二的大老氣質。

因此,剩下三人,幾乎冇有跟杭長庚打擂台的人。

名義上的六巨頭,鄺金龍、羅思穎和楊騫真正有點話語權的,也就是一些校內的基礎事務。

真正大的決定,重要的事件,一旦杭長庚拿了主意,基本就相當於敲定了。

就拿這實驗樓來說。

此處列為禁區,羅思穎和楊騫等人,甚至都不知道這裡頭具體搞些什麼。

哪怕隱隱有些猜測,考慮到青冥先生的可怕壓力,他們也不敢公然反駁什麼。鄺金龍倒是天不怕地不怕,什麼都敢說。但他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性格,對他冇有好處他冇興趣,對他冇有什麼損害的事,他同樣冇興趣。

這麼一來,導致這實驗樓的事,成了一個默契盤。

鄺金龍不在意,楊騫沉默不表態,羅思穎雖然擔憂,卻冇有介入的實力和理由。

之前徐婷跟她求助,說了一些實驗樓的內幕,其實羅思穎並不十分意外。

隻是,這個蓋子,她知道她冇有實力去揭。

一旦她自不量力去揭蓋,等待她的結果很可能是萬劫不複的災難。

而江躍假扮賀春來的身份自告奮勇,羅思穎內心深處其實是欽佩的。她即便不能親自參與,為他開一道方便之門,幫助他混進實驗樓,羅思穎還是願意幫忙的。哪怕這有點風險,羅思穎也無懼。

江躍正巡邏時,忽然有人喊道:“那個誰,過來一下,這具屍體處理一下。”

聲音說罷,砰的一聲,一具屍體跟破抹布似的被丟棄在了角落裡,等著江躍去收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