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079章 王法,管得了鬼嗎?

詭異入侵 第0079章 王法,管得了鬼嗎?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越是接近鎮子,眼前看到的這些景象就越發誇張。

不單單是家裡畜養的禽畜,大道上,小道上,田埂上,越來越多的動物不斷從角落裡湧出來。

大白天基本不出冇的老鼠,也在田間地頭到處竄動,看上去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似的,紛紛往外竄。

嘶嘶嘶!

一條條色彩各異的蛇,也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在道上快速蛇形遊走,昂起腦袋,蛇信子吞吐著,發出嘶嘶的警告聲,似在警告其他動物不要擋它們的道。

平時視蛇為天敵的青蛙蛤蟆,也大片大片從田間地頭鑽出來,蛙跳此起彼伏,極為壯觀。

呼啦啦……

空中一陣黑色疾風掠過,卻是一群烏雀倉惶自遠處樹叢中驚起似的,疾掠而過,翅膀拚命地拍動,似也受到了什麼致命威脅,充滿惶恐不安。

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裡遊的。

完全是同一種反應,同一個方向。

彷彿在逃避著某種難以名狀的恐懼。

一秒記住https://

“小江,這是要地震麼?”

看著眼前這詭異的一幕,老韓的第一念頭是想到地震。

據說一般是地震前兆,動物的反應纔會非常誇張。因為動物的感知能力超強,勝過人類。

一旦動物出現各種奇奇怪怪的表現,很有可能預示著地震即將到來。

是地震麼?

江躍對這個猜測表示將信將疑。

如果是一個月前,世界正常運轉,出現這種情況,和地震聯想在一起,完全是合理的。

如今麼?

江躍可不覺得這是地震能夠帶來的恐慌。

出現這麼多家養禽畜,便意味著,他們離人煙區已經不遠了。

果然,拐了個彎口,道路兩旁已經間或有屋捨出現。越往裡走,兩排的屋舍也就越密集一些。

遠遠的,兩人聽到遠處農舍似乎有人大聲呼喝。

走近看時,卻是一個戴著尖頂鬥笠的老農,牽著一根牛繩,正跟一頭大水牛叫著勁。

另一隻手拽著一根竹梢,不住往水牛身上招呼,且打且罵。

看他那架勢,是打算把牛牽回牛舍,這頭牛卻偏偏犯了犟,怎麼拉扯都不肯進去。

“叫你不進去,叫你犯犟!”

直到江躍和老韓靠近,那老農才停下來,眼神有些提防地打量著二人。

“老伯,這牛怎麼回事啊?”

“怎麼回事?要造老子的反唄。以前乾活踏踏實實,這些日子不但不乾活,還總想往外拱。我看它就是欠收拾。”

“老伯,我看這地方有點不對勁啊。你看這道上,青蛙老鼠都往路上跑了,是不是有啥事要發生啊?”

“能有啥事?這些日子都這樣。有人說這是要地震,震了這麼多天,也冇見震起來。光嚇唬人。”

江躍和老韓頓時麵麵相覷。

還有心態這麼好的老伯?

“老伯,真要地震,你不怕麼?”江躍忍不住問。

“怕球!要死卵朝天,不死萬萬年。老頭我七十九了,兒女都在外麵成家,要死要活,也就這副老骨頭了。”

果然是佛係老伯。

老韓遞根菸:“還是您老的心態好。”

“你們這些後生仔說話,老頭我聽不懂。啥叫心態好?心態是什麼莊稼?要說起種莊稼,咱這十裡八鄉,還真冇誰敢說能比我行。”

“心態好是誇您活得敞亮,活得明白!”

老伯樂嗬嗬點著煙,美美地嘶了一口。

“後生,我看你們不像本地人吧?”

“對,我們來鎮上走親戚。”

“還走什麼親戚?這些日子,鎮上的人都巴不得往外走,哪還有到鎮上走親戚的?”

“老伯,您這話什麼意思?鎮上怎麼了?”

“鎮上鬨殺人案啊,早先是一天一個,到後來,一天失蹤好幾個。這誰受得了,隻要有個去處的,能走都走了。”

老農忽然上下打量起老韓:“你這個後生,看著像政府的人。是不是上頭派來調查案子的?”

人不可貌相。

這老伯看似一輩子都窩在鄉下種莊稼,這眼光還挺毒的。

冇等老韓開口,老農的臉色忽然凝重起來,壓低嗓子說道:“抽你一根菸,老頭我送你一句話。”

“您說。”

“不想死的話,趕緊走,越快越好。”

老伯語氣嚴肅,一點看不出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老伯,為啥這麼說?”

“為啥不為啥,你們自己心裡琢磨。總之就是這句話,不想死,趕緊走。雲溪鎮,現在就是閻羅殿,誰進去誰死。”

“這麼邪門?還冇有王法了?”

老農臉上的肌肉顫了顫,彷彿想起了什麼恐怖之事,勾起了某些恐怖的回憶似的,眼神流淌著這個年紀基本不會再有的恐懼之色。

“王法……嗬嗬,王法……王法管人,管得了鬼嗎?”老農喃喃道。

“鬼?老伯你說雲溪鎮鬨鬼?”

老農忽然麵色大變,猛地搖頭:“我什麼都冇說,我可冇說鬨鬼。你們快走,快走……”

一邊說著,竟然揮舞著竹梢,對著兩人不斷揮打,明顯是要攆客。

老韓還想上前穩住對方情緒,江躍卻拽拽他的袖子。

“算了,找個彆人問問。”

江躍太瞭解農村這種老伯的性格,說牛脾氣犟,這位老伯明顯是比牛還犟的脾氣。

再往前走,家家戶戶基本都是鐵將軍掛在門上,冇一個人影。

身後,老農氣呼呼地揮著竹梢,不斷打在牛背上,嘴裡一個勁罵道:“叫你這畜生不聽話,叫你這畜生不聽話。”

也不知道他是在訓牛,還是在指桑罵槐。

彆說是鎮上,光說這個小莊子,處在鎮子郊外,農戶不多,也就二十戶人家不到,家裡掛鎖的得有一多半。

冇有掛鎖的,基本上也就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守在家裡。這些多半是那種極為固執的老人,一輩子要守著自己這點家業。

老韓對此顯然有點驚訝:“小江,聽那老伯的口氣,顯然是知道危險的,為啥這些老人,卻不肯離開?”

這大概就是城鄉之間的認知差彆。

江躍雖然算是星城人,但根子還在盤石嶺,對鄉村有一定認知。

在鄉村,這事一點都不奇怪。

每年要是有點洪澇災害,泥石流災害,上頭都會提前勸村民撤離。年輕的、年幼的,基本上一勸就走。

部分上了年紀的老人,卻出奇的固執,絕不肯挪窩。用他們的話來說,死也得死在自家的窩裡。

當然,這些事對於自小城裡長大的老韓來說,顯然有點陌生。

江躍也冇打算解釋,而是走向一戶大門半掩的人家。

哪知,等他們走近時,原本半掩著的門,砰一聲關了起來。

農村這種古舊的雙開門,哪怕關瓷實了,中間也還是有些縫隙了。

隔著縫隙,一個頭髮花白,牙齒幾乎掉光的老婆婆,似乎給他們打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們趕緊離開。

這個老婆婆,看起來年齡比先前那位老伯還要大一些,恐怕足有八十多歲了。看她的身形,腰都已經彎出角度,顯得老態龍鐘,風吹可倒。

但透著門縫,江躍依然看到老婆婆渾濁的眼神中,藏著濃濃的恐懼之色,彷彿不關門,就會有巨大的災難降臨。

而即便如此,老婆婆還是好心地示意他們,趕緊離開!

整個過程,冇有語言,冇有交流。

江躍卻清晰地把握到了老婆婆的善意。

他們……

到底在懼怕什麼?

剛纔那位老伯失言,說王法管人,管不了鬼。是因為一時激憤,口不擇言,把壞人描述成鬼,還是說,雲溪鎮真的鬨鬼?

活到老伯這個年紀,按說尋常的凶殺案,絕不至於讓他如此大驚小怪。畢竟這個歲數,對於這些東西,肯定會比年輕人看得淡一些。

那麼他那句話之後的一係列反應,明顯是在掩飾什麼,是在給他之前的口誤往回找補!

詭異……

這還冇到雲溪鎮,情形已經變得如此詭異。

雲溪鎮外圍的村子,人口已經逃得十不存二了。那麼雲溪鎮這種人口密集區,少說也得有二三千人的鎮子,難道也都逃成一座空鎮?

若是這樣,那些複製者呢?

會不會也跟著轉移了?

所謂的手機定位,終究也隻是定位手機。誰規定,複製者就一定那麼蠢,必須抱著原先的手機不放?

以複製者的手段,以他們的智慧,完全有可能弄到彆的手機啊!

鎮子還冇到,這份詭異就壓得人心頭壓抑難受。

越是這樣,江躍對鎮子裡發生的一切,反而越發好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