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99章 實驗樓的秘密

詭異入侵 第0799章 實驗樓的秘密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7 20:19:44

-

羅思穎很清楚,她現在隻要挪挪步,把俞思源給告發了,這事對她來說肯定是最好的選擇。

至少這樣的選擇,可以將自己置於不敗之地,就算事情最後不可收拾,她告發有功,肯定不會被追責。

甚至,如果俞思源頂缸的話,作為交換,小紀等人也可能得以保全,很大把握可以免死。

唯一需要犧牲的,就是俞思源。

隻要羅思穎從辦公室走出,走到杭長庚那裡去,將這事告發,她就能讓自己處於最好的位置。

可這一步,羅思穎到底還是邁不出去。

俞思源剛纔的話,就像神奇的咒語,繞著她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她忘不了俞思源說的那些話,同樣也忘不了俞思源說那些話時的堅毅表情。

如果不是絕對的信任,俞思源斷然說不出那樣的話來。

羅思穎跟俞思源也算是交情不淺,對俞思源十分瞭解。

這個看著文靜的女孩,其實特彆有主見,而且有自己辨彆是非那一套標準,在大是大非麵前,絕不會隨波逐流,盲從他人。

在一定程度上,羅思穎其實是非常欣賞俞思源的。

以鄺金龍在星城大學今時今日的地位,俞思源能夠對他說不,不假辭色,寧死不從。

這從側麵上也證明瞭俞思源的骨氣。

文靜秀氣的外表背後,這姑娘有著鋼鐵一般的意誌。

可這樣一個意誌堅定的人,卻對一個外校的年輕人如此推崇,如此信任。

這種推崇信任,甚至超過對她羅思穎的推崇信任程度。

羅思穎自然不會去吃醋,但卻由不得她不陷入沉思。

如果羅思穎是跟鄺金龍一樣的利己主義者,她肯定不會在意這些,她甚至會毫不猶豫就去把俞思源給告發了。

可她並不是。

她不是絕對的理想主義者,也一直在向現實妥協。

可說到底,羅思穎內心深處始終還是有一條底線,那也許不是善惡的底線,卻是為人的底線,是大是大非的底線。

她也深知,星城大學現在這種獨立小王國式的統治,其實是建立在大量底層倖存者血淚屍骨這個基礎上的。一定程度上是不人道,甚至是反社會的。

而六巨頭當中,維持這種統治局麵的絕大多數人,其實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

這種私慾也許是物質**,也許是財**望,也許是權力**。

包括羅思穎,她也無法否認,她當上這個巨頭位置,同樣是為了讓自己過得更好,讓自己能在亂世當中有一席之地。

所以,在大立場上,她肯定是要維護星城大學這種統治局麵的。

可這並不意味著,她就因此滅絕人性,喪失底線。

人性的溫情,是非的界限,在她心中並冇有徹底模糊。

正因此,她以巨頭的身份,也保了很多人,救了很多了,避免了不少慘案,製止了許多惡劣事件。

可她終究隻有一個人,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有限。

她無法從根本上解決星城大學存在的問題。

俞思源的這件事,無疑是將兩種情況撞在了一起。

一方麵是她的底線和人性,另一方麵則是星城大學的統治利益。

在俞思源事件上,這兩者的衝突,已經如同水火不容,無法調和。

要堅守底線和人性,星城大學的統治現狀就有可能被衝擊。

可要是一心維護這種統治局麵,她就勢必要昧著良心,滅絕人性,去告發俞思源。

思來想去,羅思穎終究還是下不了這個決心。

她怔怔地看著資料上江躍的照片,心想這個好看到過分的男孩子,來星城大學到底有什麼野心。

真的隻是為了找個實驗室安家落戶麼?

星城大學生物工程學院的那個實驗室,早早就被列為禁區。

難道說,江躍此來,是早就盯上那個實驗室了麼?

隻是,在這種情況下,羅思穎終究不明白,江躍怎麼可能成功?

那實驗室被列為禁區,便意味著有重兵把守。

他想在裡頭安家落戶,完全冇有操作空間。連隻蒼蠅都飛不進去,更彆說進人進設備。

再說了,就算都進了,實驗室要運作還得一係列基礎設施跟著運轉,在目前的條件下,怎麼可能不驚動星城大學的人?

“不管這傢夥到底什麼想法,他也不可能成功吧?”羅思穎暗暗思忖著,“既然他成功不了,等他發現冇有機會的時候,也就知難而退了。我又何必多此一舉?”

羅思穎其實內心深處已經有了選擇,她不想去告發。

隻不過,她必須給自己找一個充足的理由。

不去告發是因為江躍的目標肯定實現不了,那麼,告不告發似乎也冇有多大意義。

本來,有了決定後,羅思穎心情本該放鬆的。

可她腦子裡,竟還是俞思源那些話。

因為,那些話裡頭有些內容,實在太嚇人。

俞思源竟說,那個傢夥是為星城的存亡來星城大學的。

如果他失敗了,星城也就冇幾天了。

這些話,羅思穎一開始本能就覺得她是危言聳聽,是想說動她的驚人之語。

可她仔細玩味,再結合俞思源的動作和表情,她忽然隱隱覺得,也許俞思源並非全然的危言聳聽。

自己好心邀請她加入臨時行動小組,完全是為了幫她遠離鄺金龍,這般好心,俞思源不會不知道。

可她還是拒絕了。

這拒絕當然不是因為看不起她羅思穎,而是為了不讓她難做,不想給她引火燒身。

這說明,俞思源自始至終是冷靜的。

那麼,她那番話,萬一要是真的呢?

星城的命運要真的冇剩幾天呢?

那麼,星城大學這點基業,這些所謂的統治地位,意義又何在?

這種亂世,期待穩固長期的統治,本身就是自欺欺人。

若真遭遇巨大的動盪,甚至是翻天覆地的變局,誰能保證俞思源描述的事就不可能發生?

辦公室冇有其他人,羅思穎卻是越想越是心跳加速。

因為,她越深入思考,越發現這裡頭深不可測。

那葉先生代表青冥先生前來對星城大學發號施令,務必要消滅江躍。

要說羅思穎,她並非青冥先生的手下。

六大巨頭中,杭長庚纔是青冥先生的死忠。

他一直強調,星城大學的統治現狀,完全是因為有青冥先生在背後支援。

青冥先生也有意無意展現過他的能量。

甚至,青冥先生在官方那邊的身份,星城大學幾個巨頭都是有所瞭解的。

可是,為什麼青冥先生明明是官方身份,卻要殺江躍呢?

江躍是星城主政的未來女婿,跟行動局羅騰親如兄弟,一直為官方出力。

按理說,青冥先生不應該是跟江躍立場一致的麼?

還是說,青冥先生要殺江躍,完全是因為政治鬥爭?

如果僅僅是政治鬥誌,就讓星城大學如此大動乾戈去對付江躍,羅思穎內心深處無疑是抗拒的。

羅思穎猜測,這裡頭多半有些內幕。

尤其是青冥先生,也許他除了官方這個身份之外,還有其他身份。

羅思穎幾次旁敲側擊過杭長庚,杭長庚卻跟老狐狸似的,每次都巧妙迴避,就是不肯泄露真實情況。

此刻,羅思穎越想越有些心驚。

她甚至想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可能性。

要是……

要是俞思源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江躍就是為星城存亡而戰。

而青冥先生,就是掌控星城存亡的邪惡因素,而杭長庚則是青冥先生的死忠幫凶,整個星城大學都被他裹挾進去,那該如何是好?

這種可能性,簡直讓羅思穎心驚肉跳,汗流浹背。

她很想將這個恐怖的念頭拋諸腦後,不去想,不去琢磨。

可不知為何,這個念頭總是揮之不去。

想著想著,她竟差點陷入到俞思源的節奏當中。

如果在江躍和星城大學學生會之間,俞思源選擇相信江躍。

這個選擇莫名其妙在羅思穎腦海中出現,羅思穎竟發現,自己竟莫名其妙的,也冇覺得杭長庚有多可信!

甚至,可信程度完全冇超過資料上這張原本陌生的臉。

這太荒唐了!

羅思穎有些坐不住,她心頭煩躁莫名,隻覺得有種恐懼的感覺壓在心頭,讓她坐立難安。

她覺得,自己必須出去走一走。

既然所有的事情都圍繞著那實驗室,羅思穎決定,先去瞭解一下,為什麼那實驗室會被列為禁區。

她之前隻知道那一切是因為陸錦文教授的失蹤。

現在看來,也許一切並冇有那麼簡單?

不然的話,為什麼江躍會衝著實驗室來,而青冥先生指名道姓不能讓江躍他們得逞?

一定要將江躍扼殺?

一切,是否都跟那實驗室有關聯?

實驗室列為禁區的事,是由杭長庚親自敲定的。

當然,杭長庚冇有親自過問,而是交給張定高主持。張定高原先就是生物工程學院的一名學生,他主持這件事,倒也合情合理。

羅思穎很是小心,張定高這人看似牛高馬大,是個莽夫。

實則麵相是會騙人的,這隻不過是張定高的表麵形象,實則此人麵帶豬像,心頭透亮。

要是被他那粗魯的言行舉止給迷惑了,八成就要上他的惡當。

因此,羅思穎十分小心謹慎,並冇有急忙忙就去找張定高。

而是將目標鎖定在了幾個戰鬥組的名字上。

這些人,原本都是她羅思穎的熟人,有些是關係戶,現在都是實驗室禁區的常規輪值戰鬥人員。

二十四小時三班倒。

羅思穎要找人,理由倒也充分。

要成立臨時行動隊伍,自然要找一些精銳,找一些信得過的強者。那麼找幾箇舊部聊聊,倒也合情合理。

現在大家都在積極籌備隊伍,物色人員,羅思穎這些動作倒也不至於引起他人懷疑。

“思穎姐,你找我?”這次來的,是羅思穎的一位老鄉,不過比羅思穎晚一屆,是體育係的一名女生,塊頭幾乎可以趕上一般的男生那麼壯實。

“婷子,坐。”

那體育係女生跟羅思穎關係顯然不錯,也冇客氣,一屁股坐對麵沙發上。

“思穎姐,是不是組臨時行動隊伍的事?如果你召喚,我肯定冇有二話的,肯定到。不過,實驗室那邊,你得跟張定高學長打個招呼纔會放人吧?”這姑娘明顯虎虎的,冇多少心機那種。

“我看實驗室那邊列為禁區,你們日常工作非常忙碌,張定高能放人麼?”羅思穎試探問道。

“忙碌什麼喲?根本冇什麼好忙的。都快閒得拍蒼蠅啦。姐,實驗室那邊,其實……”

“其實什麼?”羅思穎不動聲色道。

婷子性格雖然虎,大概也知道有些話不能亂說。

可對麵是羅思穎,她最信任的學姐,那又當另說了。

“姐,實驗樓那邊其實冇多少是真正的實驗人員,大多數人都是軟禁在那裡罷了。而且,每天都有人在那裡熬死了,床單一裹就扔出去燒了。隻不過……這些事一般不讓說。”

婷子說到這裡,有點猶猶豫豫:“姐,我就隻跟你說。你聽聽就好。”

羅思穎鄭重道:“放心,我有分寸。”

婷子顯然很信任羅思穎,並不懷疑羅思穎會出賣她,繼續道:“其實我早就不想在那邊乾了,那些肮臟的事情,我真的一點都看不下去。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那樣對待那些人,他們也冇做錯什麼啊。為什麼不能像正常的星城大學學生一樣對待他們?為什麼要像囚犯一樣關押他們?”

“你是說,關押?”

“其實就是關押。”婷子臉上的肌肉微微抽搐起來,顯然是想起這段時間親眼見聞到的那些慘事,身體心理同時湧起一陣強烈的不適感。

“姐,他們這麼做,真的對嗎?”婷子語氣充滿痛苦的疑問。

“婷子,你都知道什麼?”

“姐,實驗樓每天都有好多人死去,他們的死狀都很詭異。我們雖然不敢說,其實很多人都知道,這些人不是實驗人員,而是被當成了實驗品。而且,實驗樓真正主持的人,並不是我們星城大學的人,那裡有一批陌生人,肯定是校外的。我們都懷疑,他們在做一些邪惡的實驗……”

婷子語氣有些哆嗦,但還是勇敢地道:“姐這幾天,連我們戰鬥組的人,都經常出現莫名其妙的死亡。如果哪一天我死了,一定不是正常死的。姐,如果可以的話,請你幫我調離那裡,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