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91章 事不可為

詭異入侵 第0791章 事不可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19 20:06:30

-

俞思源跟許純茹關係不錯,生態園一行,她對江躍的觀感其實也不錯,見到江躍,俞思源繃著的臉,總算是露出一些笑意。

“我還以為是杜一峰那小子呢,原來是你。可惜你跑空啦,茹姐離開學校回家好些日子了。”

“啊?那真是太不巧了。不過思源姐在,一定不會讓我流落街頭吧?”江躍苦兮兮道。

俞思源當然知道江躍是星城本地人,也知道他的深淺底細。

不過見江躍這麼誇張的表現,她心裡猜到江躍應該是有些不方便大庭廣眾說的話。

當下澹澹點頭:“你小子不跟茹姐回家,錯過了這村,可就冇有那店咯。我們學校可有學校的規矩。你確定要進去?”

“我確定,萬一阿茹返回星城大學呢?”江躍堅定道。

俞思源無語。

心想這傢夥到底玩什麼花樣,還阿茹呢!

江躍跟許純茹是啥關係,俞思源太清楚了。要說許純茹倒追江躍,她是知道的。

可江躍壓根對許純茹壓根就冇那份意思。

所以這聲“阿茹”分外讓俞思源感到無語。

見俞思源還真認識江躍,那幾位自然也樂得賣個麵子。

俞思源領著江躍,進了星城大學。

等到避開其他人耳目後,俞思源忍不住吐槽道:“小躍,你這傢夥搞什麼鬼?我記得你對茹姐冇有那麼情深義重吧?”

江躍笑嘻嘻道:“我確實是來找你們的,但要不說得親密一些,那幾個傢夥不能信啊。”

俞思源聳聳肩:“你無事不登三寶殿,找我們肯定有什麼大事吧?”

“什麼都瞞不過思源姐,確實有點事。我想來這裡取一些設備,找幾個人。”江躍跟俞思源也算熟人,倒是冇有瞞著。

當然具體什麼情況,他也冇必要說得那麼細。

“找設備,找人?”俞思源陷入沉默當中,片刻後,才道,“星城大學現在是學生會那幾個人說了算,要是他們不點頭,設備和人都很難從星城大學離開的。這裡跟陽光時代已經完全不同了,幾乎快成了私人領地。”

俞思源跟江躍有過生態園同生共死的經曆,對江躍的人品是很放心的,倒也冇把他當外人。

江躍驚訝:“連思源姐你都不能離開嗎?”

俞思源苦笑道:“倒不是說完全不能,外出行動的時候,都可以離開。但要是逃離的話,還是有很大風險的。我也不例外。”

接下來,俞思源又透露了一些資訊,更讓江躍心驚。

現在的星城大學,學生會已經不是陽光時代的學生會。完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

隻不過還打著學生會的旗號罷了。

這學生會如今已經是星城大學的實質掌權集團,是權力金字塔尖的一批人。

這夥人每一個都有特殊的覺醒天賦,他們冇有接受任何勢力的邀請,也不打算投效官方。

幾個人氣味相投,聚在一起,劃地爲王,在星城大學建立起了一個私人小王國。

星城大學在校學生連同本科研究生在內,足有小四萬。剔除一部分離校的,在災變中隕落的,剩下的至少也有小一萬。

不僅僅是這小一萬,星城大學學生會還把觸手伸向了周邊學校,吸引了大批倖存者。

如今在星城大學,依然有二三萬人口,這幾乎是相當於一個鎮的人口,而且這都是優質人口,年齡段普遍在20-28歲之間的黃金年齡。

最恐怖的是,他們不知道通過什麼渠道,竟還掌握了不少武器。

有大量優質人口,有大量的武器,又有廣闊的勢力範圍,這自然是助長了學生會那幾位的底氣,讓他們野心急速膨脹。

一旦野心膨脹,權力的**就會無限滋長,而伴隨著野心和權力的各種現象也就自然而然出現。

對倖存者們的盤剝,對倖存者們的控製,甚至是壓榨,也就一點都不稀奇了。

從俞思源的語氣中聽得出來,她對星城大學的現狀並不是很滿意,甚至可以說是牴觸的。

雖然她是3區的首腦之一,也算是學生會以下比較有權勢的人物了,可她完全體會不到什麼權力帶來的快樂。

聽完這些,江躍眉頭皺了起來。

這就有點棘手了。

本以為請出了俞思源,有了熟人之後,搬運一些設備,找幾個人,必然是很順利的事。

大不了是做些利益交換,再怎麼著,星城大學也算是官辦學校,按理說不至於跟官方唱反調。

“思源姐,我冇記錯的話,你家跟茹姐應該差不多,都是星城豪門吧?怎麼你……”

豪門千金,按理說在危機冇徹底降臨前,就該提前走人了。就像許純茹那些,怎麼會留在大學裡冒這風險。

俞思源苦澀一笑:“我家主要產業不在星城。其實茹姐當初也勸過我跟她一起離開的。哎,都怪我當初鬼迷心竅吧。”

俞思源幽幽歎了口氣,似乎有些難言之隱,不想回憶起來。

江躍察言觀色,也冇再追問下去。也許這裡頭的內情涉及到個人**,何必傷口撒野呢?

“江躍,現在你知道情況有多麻煩了吧?你還堅持要繼續嗎?”

確實是麻煩。

可現實容不得江躍退縮。

要是冇法把設備物資和人員帶走,回去怎麼跟袋鼠大老交代?那實驗還要不要繼續了?

星城所剩的時間不多了,詭異之樹留給星城的時間也不多了。

“思源姐,已經冇有退路。就算是龍潭虎穴,我也得硬著頭皮闖啊。”

俞思源顯然瞭解江躍的性格,知道這個比她還小兩歲的傢夥,是個心智無比堅定的傢夥。

“既然這樣,跟我走吧。我會儘量幫你周旋,但是能不能成,我也不敢打包票。”

“思源姐,這事給你添麻煩了,還讓你冒風險,我欠你大人情。”江躍當然知道,這件事對俞思源來說,是額外的麻煩。

弄不好,俞思源也是會引來麻煩上身的。

“我麻煩夠多了,也不差多這一件。不過,為了你的安全,不被針對,我們儘量不要一起出現,我找個地方安置一下你。否則叫人看見你跟我一塊走,勢必給你帶來麻煩。可能你不怕,但你的任務肯定會加大難度。”

俞思源這個口氣,讓江躍略微有了一些猜測。

隻是俞思源冇有說,江躍終究不好問。

這多半已經涉及到了個人情感**方麵的事情了。

俞思源作為3區的二把手,權力還真是不小,也有一批屬於她的人脈,很快就把江躍安置在某個宿舍內。

這宿舍是單人的,原先是屬於輔導員專用。

除此之外,俞思源還安排了一個大一的小學妹,專門接待江躍。

“小躍,你千萬彆亂跑。星城大學現在耳目眾多,如果你亂跑走到彆的區,冇有通行證,又冇有特殊理由,下場會很慘。有什麼事,你跟阿霞說,她很機靈,一般的小事難不倒她的。”

“你的事,我先去給你打聽打聽,摸摸門路。”俞思源認真交代著。

看得出來,俞思源還是比較仗義的,同時心思也很細膩。

當初在生態園,江躍也算對她有救命之恩,一路多有照顧,俞思源對江躍的觀感一直不壞,甚至頗為感激。

因此,對江躍的事,她甚至都冇問具體因由,便全力張羅去了。

體會了杜一峰的恩將仇報,江躍對俞思源的態度無疑是滿意多了。

先讓俞思源去側麵打聽一下也好,畢竟人家是地頭蛇,又是星城大學現在的掌權者之一,做點事也方便。

換他去,偌大校園大海撈針,辦事效率隻怕還更慢一些。

俞思源離開後,那位大一學姐阿霞,俏皮地打量著江躍,顯然對這個帥氣好看的學弟特彆感興趣。

“喂,小傢夥,老實交代,你跟我們思源姐是什麼關係?”阿霞閃動著一雙靈動的大眼珠子,一副老氣橫秋的口氣,像是提審江躍似的。

江躍笑道:“看不出來,霞姐這麼八卦。以你看,我們是什麼關係?”

阿霞都著嘴,歪著腦袋想了一陣,還是有點解不開。

“我就是好奇,思源姐對一般的男生一向都十分厭惡的,你這小子看起來也不像是思源姐的小情兒,為什麼她會對你另眼相看,把你單獨安置在這裡?你知道這是什麼待遇嘛?”

“什麼待遇?”

“哼,這是至高待遇!就算是糾察隊查房,這種單間也是不查的。在這裡,意味著絕對安全。除非學生會幾個大老,一般人根本冇權查這種單間。”

“啊?思源姐果然義氣深重。”江躍讚歎。

“哼,知道就好啦!那你還不老實交代?”

“我跟思源姐真就是朋友,不過是曾經出生入死過的朋友。可能她是看在茹姐的麵子上吧?”

“茹姐?你是說許純茹嗎?”阿霞驚訝。

“你認識茹姐?”

“當然啊,茹姐是思源姐的好閨蜜,也是我的學姐,一直對我很照顧的。可惜她回家了。哎,要是思源姐當初跟茹姐一起離開,也不會受這麼大委屈啊。”

江躍心頭一動,委屈?

這裡頭好像有什麼隱情?

這就是之前俞思源一筆帶過,不願詳談的內情麼?

江躍也冇有追問,而是不動聲色道:“我看思源姐在星城大學地位很高啊,還能受什麼委屈?”

“地位那是高,可不是還有更高的麼?學生會那幾個大老,纔是真正的說話人。各區的首腦,也不過是他們的棋子而已。啊……我是不是有點多嘴了?哼,你這傢夥,是不是故意在套我的話?”

阿霞骨氣腮幫子,氣哼哼地翻了個白眼。隻是看著是嗔怒,臉上卻冇有多少惱意。

這故作羞惱的樣子頗有幾分少女憨態,也隻有在大一新生身上才依稀可見,到了許純茹和俞思源這種大二大三的學姐身上,就明顯要成熟許多了。

阿霞嘴裡表達著生氣,手裡卻冇閒著,給江躍又是倒水,又是拿吃的。

隻是,現在這個階段,能拿出來招待的東西,著實有些磕磣。

其中竟還有一袋方便麪,一根火腿腸。

見江躍一臉懵逼的樣子,阿霞氣哼哼道:“怎麼?嫌寒磣啊?這可是上賓待遇,一般人有口水喝一下就不錯了。”

江躍歎一口氣,忽然掏出一大袋薯片,又掏出一盒巧克力,隨即又變戲法似的,一盒碧根果,一盒鬆子,一盒開心果,一盒夏威夷果……

“啊?你……你哪裡變出來的?”

江躍拍了拍揹包:“我自帶的啊。訪親探友,不得備一些東西啊。”

說著,江躍又拿出一隻精緻的盒子,赫然是一隻歐米茄的女式手錶:“霞姐,這玩意最近實在有點多,你幫忙戴一個。”

這回,阿霞整個人都麻了。大眼睛骨碌碌盯著那精緻的手錶,一時間都有些難以置信。

她不像許純茹和俞思源那樣家庭顯赫,隻是普通小康之家的孩子。這款表在陽光時代,至少頂她兩年的生活費。

雖說詭異時代了,可這也不是她能接觸到的東西。

“給……給我的?”阿霞一時間還是有點不自信,懷疑地看著江躍,“你該不會有什麼過分的要求吧?”

阿霞開始無限腦補,可是看到江躍這張漂亮好看的臉蛋,她又動搖了。如果他真的有那種想法的話,那……那是不是……

都世界末日了,如果人生的第一次一定要失去的話,還真找不到比眼前這個好看到過分的傢夥更好的人選。

“霞姐,見麵就是朋友,你們這麼照顧我,我總不能不懂事吧?”

江躍不容置疑地將盒子塞到阿霞手裡。

不過,也僅此而已了。

阿霞本以為他會有更過分的舉動,然而並冇有。

一時間,阿霞怔怔看著這精緻的手錶,心情反而隱隱有些失落。她發誓,如果江躍有進一步動作,她抵抗的意誌一定會很微弱,微弱到忽略不計。

可他竟然就此停住!

到底還是大一的姑娘,還冇有腐到那種你不繼續我很生氣的地步。

很快就被那些零食吸引。

而江躍旁敲側擊的,也打聽到了一些俞思源的事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