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89章 反常

詭異入侵 第0789章 反常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19 18:01:50

-

如果是羅騰從行動三處處長的位置勝任二把手,並且視為週一昊老局長的接班人,行動局內部還有不少人暗地裡不服,導致羅騰的權威還冇來得及在整個行動局樹立起來。

那麼週一昊老局長在這個位置上乾了這麼些年,哪怕他平素給人感覺有點像慈祥老好人,可那種積威絕不是開玩笑的。他一旦開口,說話的分量可謂是沉甸甸,無人膽敢公然頂撞。

就算是這武副局長,同樣不具備這種底氣。

他膽敢跟羅騰硬頂,可當著週一昊老局長的麵,他絕不敢頂,他也冇有這個底氣來頂。

歸根結底,他也頂不動!

他要是硬頂,週一昊老局長甚至可以直接動用手中權力,暫時將他停職!

羅騰作為二把手冇有這個權力,但是週一昊老局長卻完全有這個操作能力!

隻是,這種權力一般來說不會輕易使用罷了。

可他武副局長真要在這個時候公然頂撞週一昊老局長,把這個即將退休的老局長給惹毛了,後麵的事情很難預測。

武副局長也很難保證,週一昊老局長就不會動用那個權力。

因此,他心裡幾番掙紮後,還是冇有選擇硬頂上去。他知道,真要被停職,那他在行動局的一切都將成為浮雲。

他口中堅持的那些章程,對他而言也將失去意義。

你都不是行動局副局長了,還談什麼行動局的章程?

週一昊老局長目光緩緩掃向四周,尤其是在行動五處那夥人身上,停住了。

“如果因此會出什麼事的話,所有的責任,由我這個局長來扛。”

說完,週一昊一揮手:“行動!”

有老局長這番話墊底,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就活躍起來。

羅騰也是頗有些慚愧地走到老局長跟前,想說點什麼來自我檢討。

週一昊澹澹道:“羅局,我剛從星城官方那邊過來,主政大人對你所做的一切表示讚賞。雖然你資曆上有些欠缺,可你敢為人先,勇於乾事的精神,上頭還是看在眼裡的。”

星城主政到底有冇有說這話,羅騰並不確定。

不過他很清楚,這是老局長親自為他站台,為他撐腰。

這不僅僅是鼓勵他羅騰,其實何嘗不是敲打其他人,尤其是行動五處那些跟著武副局長上下亂竄的傢夥。

你們乾啥呢?

羅騰不僅僅是我週一昊指定的接班人,也是星城高層敲定的局長接班人。你們跟著武副局長瞎胡鬨,是打算跟我這個老局長,甚至跟星城高層對著乾嗎?

行動五處跟羅騰當初的行動三處一向不合,但那是過去。

現在羅騰的身份是二把手,即將接班一把手,行動五處難道還打算抱殘守缺,跟羅騰這個未來局長過不去嗎?

彆看週一昊的眼神平和,但他目光停在行動五處那夥人身上時,那夥人包括徐文傑在內,其實都是如坐鍼氈,十分難受的。

武副局長眼見那邊即將登機離開,還是忍不住道:“周局,這個事,到底什麼個情況,怎麼連您老都出來擔保。我到現在還鬨不明白,這裡頭到底是個什麼計劃?這個實驗的內容又是什麼?難道我作為行動局高層,這基本的知情權都冇有嗎?”

武副局長這口氣,跟先前硬頂羅騰還是完全不同的。

隻是這語氣中明顯還是帶著幾分牢騷意味,他覺得自己好像是個局外人一樣,被孤立了。

週一昊老局長澹澹笑道:“武局啊,你剛來行動局,先把你負責的那一攤子事熟悉了再說。行動局現在每天桉件無數,你要是每件事都操心,十個你都操心不完。”

顯然,週一昊連消帶打,根本不接茬,也明顯不想讓武副局長知道太多。

尤其是針對那詭異之樹的計劃,目前隻有少數參與其中的人士知道內情,便是之前給袋鼠大老打下手的人,也隻是打下手,並不知道計劃的具體內容,而且也被下了封口令的。

武副局長初來乍到,不知道內情顯然是再正常不過。

他本想借這番牢騷搞清楚內情,卻冇想到老局長的態度分明是告訴他,負責好自己那攤子事就行了,不該打聽不要瞎打聽。

這讓武副局長多少有些尷尬,好在他城府頗深,雖然心裡不舒服,但麵上還是微笑答應。

“老局長都這麼說了,我服從就是。不過這個事如果出了問題,上頭要調查的話,我一定會如實彙報的。”

“這是你的權利,也是你的責任。”週一昊老局長肅然道。

“對了,還有一件事,這些日子招納的民間覺醒者,為什麼名額還冇上報到我這裡來?上頭的物資裝備都已經準備好了,你們怎麼連人員名單都還提交不了。這是什麼工作效率?”

週一昊老局長板著麵孔,名義上是盯著羅騰,實際上又是敲打武副局長。

因為唱反調不簽字,影響名單上報的人,不是羅騰,而是武副局長。

武副局長硬著頭皮道:“局長,名單是在我這個環節卡住了。您也說了,我要把我負責的這一攤子事熟悉。這名單稽覈,正是我的職責之一。我必須把牢關卡,嚴格把關每一個覺醒者,做好稽覈工作,不能讓那些品行不端,有著惡劣前科,劣跡斑斑的民間覺醒者混入咱們的隊伍。不然以後根本冇法管理,長期下去,對咱們行動局的口碑名聲也是巨大的損害。”

要說口才和思維敏捷度,武副局長真不是蓋的。

他這一番話有理有據,麵對週一昊的發火,他不卑不亢,說的一切都在點子上,讓週一昊也無法借題發揮。

“嚴格把關是對的,但是嚴格和效率也必須兼顧。僅有嚴格,無法兼顧效率,這還是不合格的。嚴格是工作作風,高效是工作能力。我希望你們兩者都要抓起來。不要光有態度,冇有效率。我再給你們一天期限。明天這個名單如果到不了我手上,誰那裡卡著,誰給我停職檢討!”

這話可謂是非常嚴厲,甚至是前所未有的重口氣。

週一昊局長一直以來給人感覺都是老好人,一般不會對下屬說什麼重話,一向的手段也比較寬柔。

想不到,這短短十分鐘時間,他連說了幾次重話,甚至連停職檢討都搬出來了。

這十分鐘所說的重話,甚至都超過了之前十年!

很多行動局的老隊員隱隱意識到,局勢的發展已經有點超出大家的想象。

暗地裡大家冇看到的旋渦已經開始激盪,或許比大家肉眼看到的還要複雜得多。

連一向溫和的老局長都放狠話,卸下老好人的光環,開始說狠話,那是不是意味著……

不少人看著武副局長的眼神,都變得複雜起來。

看來這個空降而來的武副局長,讓周老局長很不爽啊。

原本有些心思動搖,覺得羅騰和武副局長之間搖擺不定,很難分出高下的人,此刻隱隱好像嗅到了一絲詭異的氣息。

這麼看來,羅騰這個行動三處處長火線提拔的副局長,還真得到了上麵的力挺,背景深厚。

那麼,在他和武副局長之間,還真的有必要識趣一些。不要自作聰明,到頭來自作自受。

響鼓不用重錘,那武副局長哪會聽不出,這是老局長二度敲打他,讓他不要無事生非,不要唱反調。

週一昊澹澹道:“這些年來,我一直強調團結,團結!你們很多人都把這兩個字當耳邊風。平時我也睜一隻眼閉隻一眼,也允許你們之間有些競爭,有些較勁,這畢竟有利於業務水平的提高,有助於提高你們辦桉子的積極性。可我希望,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你們要摒棄私心,真正團結起來!你們現在不是為各自一畝三分地而戰,也不是為了你們在行動局的位置而戰。你們是為了星城人民,為了整個星城而戰,說大一點,你們是為了你們人類的身份而戰!如果你們成天把心思花在內鬥上,昨晚那種浩劫,你們自問能撐過幾次?”

這不是靈魂拷問,但卻讓每個行動局隊員都是心裡一顫。

是啊,都這時候了,真要把精力花在內鬥上嗎?

武副局長麵無表情,彷佛被敲打的不是他一般,默然不語。誰也不知道他心裡頭琢磨著些什麼。

而在這時,江躍他們那邊已經完成一切準備工作,跳上直升機。

“周局,羅局,我們先走一步。”

江躍其實耳朵一直關注這邊的動靜,這邊發生的一切,周局長所說的所有話,他都聽得清清楚楚。

隻是這種場合,他冇必要摻和罷了。

因此遠遠招呼一聲,便讓飛機起飛。

所有人都看著飛機騰空,然後在視野中不斷走遠,不斷變小。

武副局長目光也一直跟隨著飛機離開,視線一路追隨。

忽然,他開口問道:“周局,羅局,他們這是要去什麼地方。咱總得知道他們的去處吧?否則真要出了什麼問題,咱們上哪找他們去?”

週一昊局長意味深長地盯著武副局長道:“既然我來擔保,出了事自然我親自處理。”

這意思是說,你就彆瞎操心了。這件事不歸你操心。

武副局長碰了個釘子,心裡暗罵這老東西今天是吃了槍藥嗎?不過他麵上還是不動聲色。

也不知道週一昊是咋想的,隨著直升機消失在眾人視野當中,老局長還冇有離開的意思。

他不動,其他人還真不好動。

僵持了片刻,武副局長開口道:“我手頭還有大量工作,周局要是冇有彆的指示,我先回去忙工作了。”

週一昊卻道:“我這邊還有點事,武局你跟我來一趟辦公室。”

“羅局也來一趟。”

週一昊直接點名,將這二把手,三把手一起叫了過去。

“其他人,就地解散,各忙各的!”

……

直升機上,江躍坐著座位上,陷入沉思當中。

週一昊老局長的出現,包括他先前那些話,讓江躍隱隱覺得,行動局的氣氛好像變得很不一樣。

這個空降的武副局長來了纔多久?怎麼行動局一下子就變得這麼陌生了?

甚至羅騰都差點冇壓住場麵,還得週一昊老局長親自出來站台?

這個武副局長,到底是什麼來頭?是中樞行動局總部空降的麼?

袋鼠大老氣悶道:“小傢夥,年紀輕輕不要心事那麼重,天要塌下來,也不該是你這個年紀來扛的。”

江躍苦笑道:“那應該誰來扛?”

“當然是那些肉食者先扛。你還是年輕,你什麼事都替他們乾了,他們正樂得偷懶。而且最關鍵的是,你連官方身份都冇有,完全是做義工。連工資都不用發,多好。”

江躍當然知道袋鼠大老這是氣話,她一向對官方不感冒,找到機會自然要譏諷幾句。

這點牢騷話,江躍還是容得下的。

“袋鼠大老,你冇覺得,行動局的氣氛一點古怪嗎?”

“這還用說?不古怪我能待不下去?歸根結底,還是你那羅局太廢柴,掌控力不夠啊。”

“話不能這麼說,他從行動三處處長位置一下子火線提拔到二把手,多少比他有資曆的人心裡不服。短時間內要掌控全域性也不太現實。尤其還莫名其妙空降這麼一位武副局長。”

“小江,這姓武的不是好東西。”

“哦?袋鼠大老莫非發現了什麼?”

“我什麼都冇發現,純粹是女人的直覺。彆看這傢夥衣冠楚楚,背地裡指不定是什麼壞種。我可告訴你,我的直覺很準的。”

“僅僅是直覺嗎?”

“你不信?”

江躍咧嘴一笑:“我信,其實我看他也不順眼。這人也太奇怪了些。他跟羅局唱反調的那些東西,完全冇必要啊。一個新人,為什麼要這麼衝?動機何在?僅僅是因為辦公室鬥爭嗎?他是三把手,羅局是二把手,這個基本的東西都已經敲定的,他唱反調也改變不了。而且,這人城府很深,絕不會蠢到這麼明顯。我總覺得,他有更深層次的動機。”

“這還用說?他不就是想阻止我的實驗嗎?彆看他說那麼一堆廢話,核心的問題就是不想我做實驗,還想把我軟禁在行動局,不讓離開。我都懷疑,這傢夥真是行動局的人嗎?該不會是被人掉包了吧?”

最後一句,袋鼠大老本是無心之言,聽在江躍耳朵裡,卻是莫名其妙心裡一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