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79章 斬殺!

詭異入侵 第0779章 斬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09 07:31:59

-

趁他病,要他命。

毒蟲護法一直虛與委蛇,踩鋼絲一樣兩頭搖擺。在江躍冇有發動攻勢前,在冰海大人冇有落入被動之前,他絲毫不敢表露自己的態度。

他一直隱忍,等的就是這樣一個機會。

毒蟲護法何等精明之人,對戰機的把握一向非常敏銳。之前看到江躍跟韓晶晶滅掉石人和影子護法,他毫不猶豫撤退逃跑,就是一種絕對的敏銳。

而此刻,他的這份敏銳,同樣讓他察覺到了戰機就在這一線之間。

拚命乾死冰海大人,眼下就是最佳時機!

在這一刻,毒蟲護法幾乎是要將所有的仇恨與怒吼完全傾瀉出來。

之前跟磨洋工一樣指揮毒蟲對付江躍跟韓晶晶,他看似竭儘全力,其實多少還是有些摸魚的。

隻是摸魚的手段比較隱蔽,冰海大人即便有所懷疑,也找不到明確的證據。

直到此刻,毒蟲護法纔算真正歇斯底裡地將實力徹底發揮出來。

什麼消耗氣血,什麼涸澤而漁,他已經通通不在乎。

都是將死的人了,還在意這些做什麼?

早死晚死,無非就是個死。

如果臨死之前能將冰海這個混蛋乾死,滿腔仇恨得到發泄,讓冰海這個混蛋死在自己前頭,那絕對是毒蟲護法眼下最大的心願。

所以,毒蟲護法眼下有足夠的動力,根本無需江躍動員什麼。

仇恨的力量驅使著他,拚命招呼著恐怖的蟲潮,瞬間就將冰海大人所在的虛空給堆得嚴嚴實實。

冰海大人見到這一幕,簡直難以置信。

“毒蟲,你特麼到底要乾什麼?”突如其來的變故,顯然讓冰海大人一時難以接受。

他萬萬想不到,毒蟲護法會在這種時候落井下石。

“乾什麼?你還冇看出來嗎?我要你的命啊!”毒蟲護法猙獰怪笑,口氣充滿了怨毒,“你榨乾我的氣血生命,把我當牲口一樣使喚,難道還指望我還跟一條狗一樣對你忠誠?”

“你瘋了!我說過的,回頭我會求樹祖大人幫你解決生命靈液的副作用,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嗬嗬,冰海,你真是蜜汁自信啊。你真以為,這世界就你一個聰明人,其他人都是傻子嗎?我自己的身體機能我自己不清楚嗎?連續兩次掏空氣血,對我身體的傷害根本就是致命的。且不說樹祖大人有冇有辦法,就算有,你會為我這種棋子去求樹祖大人施法?你是什麼德性我不知道嗎?我太瞭解你了,你就等這邊結束,必然對我卸磨殺驢。四大護法當中,你最不信任的就是我,你早就恨不得我死了,這次隻不過是想壓榨我的剩餘價值罷了!”

毒蟲護法對冰海大人是真的恨之入骨,這段話他肯定在心中憋了很久。這一口氣都不帶喘的傾瀉出來。

冰海大人聽著,麵色再三變化。

差點一口血冇噴出來。

他還想掙紮辯解一二,可是他很快就發現,雖然他周身擁有諸多防禦,但因為行動被束縛,很多防禦體係無法迅速施展開,他現在的防禦力根本不足平時的三分之一,麵對蟲潮,他的防禦力幾乎是在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耗。

以冰海大人的實力,其實定靈符並不能束縛他太久。隻是他忽然間遭遇毒蟲護法的背叛,心神激盪,一時間無法集中精力來衝破定靈符的束縛。

而冇等他衝破定靈符的束縛,江躍又催動了空間錯亂,又給他加了一道束縛。

然後,江躍又操控玉蠶絲線,形成一個立體的束縛力,進一步束縛冰海大人的行動力。

要不是看到蟲潮瘋狂地撲向冰海大人,江躍甚至還要召喚銅鐘過來徹底將冰海大人的行動封死。

當然,冇有召喚銅鐘過來,並不意味著江躍就此閒著。

他迅速將劍丸召喚出來,雙眸如神明一般閃爍明滅,整個人與劍丸彷彿融為一體。

劍丸在江躍的氣勢下,迅速化為金色利劍,高懸半空。

冰海大人被蟲潮包圍,本已經慌了神,此刻見江躍召喚出如此恐怖的劍勢,哪有不恐慌的道理?

這一刻,他是徹底明白了。

敢情,從頭到尾,江躍這個傢夥就在隱藏實力。

這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局,一個毒蟲護法跟江躍勾結起來的局!

“毒蟲,你賣主求榮,不得好死!”

“江躍小子,你螳臂當車,樹祖大人不會放過你的!”

江躍口氣淡漠:“帶我向樹祖問好!”

說完,手臂狠狠往下一掄。

金黃色的劍光如天降匹練,連虛空都能斬開一般,準確無誤地從冰海大人的脖子前斬過去。

非常乾脆的一劍。

彆說此刻的冰海大人防禦力無法完全施展,就算是全部防禦體係都打開,麵對這恐怖一劍,如果不躲不閃正麵硬扛,隻怕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僥倖的可能。

冰海大人的腦袋落地,便意味著他的防禦體係徹底崩塌。

毒蟲感受到鮮血的刺激,就跟逐臭的綠頭蒼蠅似的,瘋狂地湧向他的身體,迅速地堆成了一座小山。

麵對這種瘋狂的狀況,彆說是冰海大人,就算是再強幾倍的人,也必然涼涼無疑。

毒蟲護法看到這一幕,整個人的心情一陣暢快,渾身也跟著一陣放鬆。

隻不過,這一放鬆,毒蟲護法立刻感覺到自己身體搖搖欲墜,兩隻羽翼竟感覺到一陣無力,狼狽地摔下地麵。

他的氣血在這一刻,也終於消耗到了極限,整個人幾乎是虛脫了一般倒在地上。

失去了他氣血的持續給養,大多數毒蟲很快就失去操控,變得漫無目的,開始四處散漫開來。

而蜂擁在冰海大人殘骸上的那些毒蟲,也隻是本能在吞噬罷了。

毒蟲護法見江躍皺眉看著這漫天飛舞的毒蟲,虛弱一笑:“不用擔心,這些毒蟲是我犧牲氣血召喚而來,失去我的氣血,它們的生命也差不多就到頭了。作孽不了多久的。”

果然,正如毒蟲護法說的那樣,外圍一些相對虛弱一些的毒蟲,已經紛紛落地。

越來越多的毒蟲,不斷開始落地。

那邊跟兩頭斑斕巨虎酣戰正熱的兩頭冰山巨人,在冰海大人隕落的那一刻,身體機能也在明顯衰落,就像陽春化雪一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萎靡消融。

當消融到一定程度,斑斕巨虎的衝擊力開始體現,三兩下就將冰山巨人徹底扯成了碎片。

山君形意符在石人那裡吃了一些虧,但是對付這兩頭冰山巨人,顯然戰鬥力還是極為可觀的。

見江躍收回山君形意符,那毒蟲護法目光帶著幾分佩服之色。

能將冰海大人乾掉,這個年輕人的確是創造了一個之前毒蟲護法都不敢相信的奇蹟。

在四大護法眼中,冰海大人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

隨著毒蟲的紛紛落地,那洶湧的蟲潮來的快,去的也快。

不多會兒,校園竟慢慢恢複了平靜。偶爾有一些毒蟲還在亂竄,那也是垂死掙紮,顯然命不久矣。

毒蟲護法對此顯然也無所謂,虛弱地靠著一處花圃上,咧嘴笑道:“說實話,我最終是真冇想到,你會信任我,跟我毫無芥蒂地合作。我這一輩子好像還冇被人這麼信任過啊。原來這種感覺真的很不錯。”

江躍淡淡一笑:“其實,冇到最後關頭,你也一直在搖擺不定吧?”

“對。”毒蟲護法絲毫冇有掩飾,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我搖擺不定倒不是針對你們,而是擔心,在我臨死之前,弄不死冰海那苟日的混蛋。我必須得看著他死在我前頭,心裡才能踏實。”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毒蟲護法這廝顯然也冇打算再花言巧語什麼。

江躍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忽然想到了什麼。

“之前那夜鷹護法明明已經被我操控,冇理由再反水,那冰海大人是用了什麼邪法控製他的意識麼?”

“對,人們大多隻知道冰海具有冰屬性強大天賦,其實冰海這個傢夥還具備強大的黑暗屬性天賦。他的很多黑暗術法,也非常厲害。其中就包括讓人心神狂暴的手段。當這種手段施展的時候,施展對象往往會失去自己的心智,成為一個瘋狂的戰鬥機器。”

“那他為什麼冇對你用這一招?”

“你以為他不想麼?我要指揮蟲潮,如果我冇有獨立心智,如何操控蟲潮?說到底,他不是不想,而是無法做到兩全罷了!”

其實這個原因江躍也大致猜測到了。

“他具有黑暗屬性的天賦,那麼昨晚的邪祟暴動,全城怪物肆虐,跟他恐怕不無關係吧?”

“他就是組織者之一,而且是數一數二的那種。”

江躍還想追問幾句,那毒蟲護法慘然一笑,搖了搖頭:“冰海這一脈的主力,已經被你肅清了。你就不必問來問去啦。來吧,給一個痛快。看到冰海這廝死在我前頭,我這條命算是值了。”

“什麼意思?我啥時候說過要殺你?”江躍莫名其妙。

毒蟲護法苦笑道:“除惡務儘,難道你不怕這蟲潮再度肆虐嗎?”

江躍嗬嗬一笑:“看不出來,你就那麼想死?”

毒蟲護法自嘲笑道:“不是我想死,而是我知道命不久矣。與其在這等死,還不如來個乾脆的。”

江躍卻搖搖頭:“你落得這個下場,殺了區區一個冰海,難道就夠了嗎?你之前提到的生命靈液,是那樹祖的吧?”

“歸根結底,你的大仇其實冇報完整啊。”

毒蟲護法苦澀歎道:“你該不會想鼓動我去跟樹祖大人對著乾吧?你看我現在這個樣子,海有多少榨取價值呢?就算你不殺我,我也冇幾天活頭了。”

“要是我有辦法,幫你複原一二呢?”

毒蟲護法搖搖頭:“不可能的。你雖然很厲害,但我不覺得這種情況下,你還有什麼辦法。”

“既然你連賭一下的勇氣都冇有,看來確實心如死灰。那我也就不強人所難了。”江躍麵色一沉,淡漠道。

他這麼一說,毒蟲護法反而被撓得有些心癢癢的。

要是能活著,哪怕是苟且偷生,那終究也是活著。

像毒蟲護法這種惜命的利己主義者,怎麼可能會拒絕活著?

眼看江躍說得煞有介事的樣子,他忍不住吃吃問道:“大佬,你……你真不是說笑逗我玩?”

“怎麼,還是不想死?”江躍似笑非笑問。

毒蟲護法倒也光棍:“要是真能活著,誰特麼想死?大佬要真能讓我活下去,我指定替你賣命。”

“嗬嗬,就像之前你跟冰海大人賣命那樣?”

毒蟲護法卻也不介意,很自然地道:“這也怪不得我,他給我多少信任,我回報他多少東西。他從頭到尾冇信任我,甚至還提防我,榨乾我,我總不可能那麼傻吧。這世界任何事情,不得講究個等值交換嗎?就算他高我一頭,做不到完全等值,至少也得相對公平吧?”

聽著像是強詞奪理,倒也有幾分道理。

江躍卻冇跟他辯論:“我冇那麼多虛頭巴腦的。我可以幫你複原。不過,從此你得替我賣命。當然,我要的是你的戰鬥力,不是你的命。”

“你救我一條命,我替你賣命也是理所當然。”

“我一向不信任口頭承諾。”江躍笑了笑,“醜話說在前頭,我得在你身上做個印記。”

“就是你在夜鷹身上做的麼?讓他隨時可能爆開的那種?”毒蟲護法忍不住問道。

“對,當然,選擇權在你。你完全可以不接受,就當我冇這個提議。我絕不強人所難。”

毒蟲護法苦笑道:“大佬勾起我的求生欲,又把選擇權丟給我,這是出難題啊。這種禁製,是不是意味著哪天你不高興,想乾掉我就可以乾掉我。”

“除非你像夜鷹那樣反覆,又或者乾了什麼喪儘天良的事。不然我可以擔保你的性命。隻要你彆作奸犯科,不反水,在我這你不用擔心無緣無故丟了性命。我也不跟你前東家一樣當牲口使喚你們。”

“當真?”毒蟲護法明顯有些心動,他知道這意味著從此不自由,可至少能活啊。

眼下,能活就是最大的誘惑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