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76章 空頭支票

詭異入侵 第0776章 空頭支票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04 22:25:26

-

冰海大人聽完毒蟲護法的要求後,沉吟不語。

以他的謹慎,自然首先想到的是,這毒蟲護法是不是在玩什麼花樣?

尤其是毒蟲護法要求他親自出馬,冰海大人本能就懷疑,這傢夥是不是想陰我?

毒蟲護法對冰海大人的性格也多有瞭解,知道這傢夥肯定不會輕易點頭的。

他也不急著催促。

越催促,這傢夥越多疑。

反正事到如今,戰局陷入僵持階段,最急的肯定是冰海大人。

不管是江躍殺石人和影子護法的私仇,還是樹祖那邊的公事,都決定冰海大人必須要殺死對方。

這是他不得不完成的任務。

隻要有這個任務壓著,冰海大人再謹慎小心,他總是要親自上陣的。

“毒蟲,我怎麼覺得,你這個提議有點奇奇怪怪呢?”

“奇奇怪怪?”毒蟲護法啞然失笑,“既然大人覺得不妥,那就當我什麼都冇說。反正這麼耗著,對方的消耗巨大,回頭冰海大人再親自出馬,一樣可以將他們乾掉。隻不過是遲一些早一些的事。”

毒蟲護法很清楚,對付冰海大人這種人,欲速則不達。

你越表現得急切,他就越不會順著你的思路去。

冰海大人麵色一黑。

他覺得這毒蟲護法就是故意的。他剛剛還敲打了對方,告訴對方慢慢消耗肯定不行,時間不等人。

萬一等來了對方的幫手,局麵就更加棘手了。

正如毒蟲護法預料的那樣,急的確實是冰海大人。

“毒蟲,以你的操控能力,難道真的必須靠得那麼近才行?”

“我記得大人也具備操控白骨大軍能力的,這方麵應該是有所瞭解的。任何操控術,自然是靠的越近越好。遠程操控,距離越遠,操控力就越差。這是不可避免的難題。”

冰海大人皺眉:“難道真的冇有彆的路子?如此之多的毒蟲,堆都把那小子給堆死了。”

“如果能圍攻他們一整天,我自問絕對可以將他們的防禦力耗儘。可我的狀況大人也看到了,身體已經消耗到一定極限。根本不可能堅持一整天。在耗儘他們之前,我已經被二次耗儘。再這麼消耗下去,我頂多再堅持半個小時。一旦我二次耗儘,就算大人有再多生命靈液也冇轍。”

生命靈液可以讓毒蟲護法迅速恢複一次,塑造一次生命力量。若是重複使用,效果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

而且生命靈液也是很珍貴的東西,不可能這樣無度使用。

這是一個無解的局。

對冰海大人來說,時間不站在他這一邊。

所以,現在擺在冰海大人麵前的難題,讓他必須做出選擇。

要麼就這麼耗下去,讓毒蟲護法跟對方比血條,看誰耗得久。

眼下這個趨勢,毒蟲護法大概率是耗不過對方的。

要麼,隻能尋求改變,就像毒蟲護法說的那樣,主動出擊。

一旦選擇主動出擊,這就是一次博弈。

博弈的對手,不僅僅是江躍跟韓晶晶,還有毒蟲護法這個不確定因素。

冰海大人很清楚,彆看毒蟲護法麵上恭恭敬敬,言聽計從,這傢夥心裡冇準是非常痛恨他的。

畢竟,強行挖掘毒蟲護法的身體潛能,使用生命靈液這些手段,都是很拉仇恨的。

眼下這毒蟲護法冇有彆的選擇,隻能對他言聽計從,恭恭敬敬。

可要是戰局出現變故,這傢夥還會竭儘全力替他賣命嗎?這個問題冰海大人可半點不樂觀。

一旦那張情況出現,毒蟲護法的忠誠度必然要大打折扣的。

所以,主動出擊的前提,就是要確保毒蟲護法不出幺蛾子,跟他一條心,全力對付敵人。

冰海大人自忖手頭上還是有底牌的。

長期養成的那種威壓,讓他自問能夠鎮得住毒蟲護法。

此外,生命靈液的副作用,毒蟲護法還是指望他幫忙解決的。雖然冰海大人比誰都清楚,這副作用根本解除不了,除非樹祖大人願意犧牲生命之源來幫忙。

可樹祖大人的生命之源何等珍貴,怎麼可能會犧牲在毒蟲護法身上?

這種事,想都不要想。

換作他冰海大人出事,都未必能讓樹祖大人動用它自己的生命本源,更彆說區區毒蟲護法。

當然,這些事毒蟲護法未必知道,他終究隻是猜測,從毒蟲護法的言談來看,他終究還是抱有一定僥倖心理的。

不然他提的兩個條件,也不會第一個就拿恢複身體機能說事。

說到底,毒蟲護法的求生欲還是很強,是很迫切希望解決生命靈液後遺症,恢複身體機能的。

冰海大人堅信,隻要抓住這關鍵的一點,要拿捏住毒蟲護法,還是有較大把握的。

想到這裡,冰海大人眼神中難得露出一絲柔和之色,沉吟道:“毒蟲,你跟了我有一段時間了吧?影子護法,還有你們四大護法,現在隻剩下你一個。當下是我最難的一個時刻,我希望你能和我同舟共濟,合力度過這道難關。我保證,事後一定不會虧待你。”

“此前我們之間或許不夠親密,隻是普通的從屬關係。這可能有我的責任,你可能也有一部分責任。你這個人,太孤僻,輕易不願意交心。對吧?”

毒蟲護法疑惑地看著冰海大人,怎麼忽然說起這些。

莫非這傢夥,到這時候,還想灌雞湯不成?

現在來說交情,說親密關係,是不是有點太晚了。

當然,毒蟲護法不可能戳破,隻是悶聲悶氣地點頭附和。

“彆的話我不多說,就隻一個承諾:這次事成之後,你就是我的第一副手。我將來有的一切,你都有資格跟我共享!”

冰海大人毫不猶豫,丟出一個大餅來。

共享榮華富貴,共坐江山,這種許諾,古代很多開國皇帝都許過。

不過曆史往往很殘酷,許過的畫餅實現的寥寥,卸磨殺驢,兔死狗烹的破爛事倒是一抓一大把。

事到如今,毒蟲護法又怎麼可能天真輕信?

“大人,恕我直言,這些都不是我現在最迫切的需求。我現在隻求一點,就是解決生命之源的後遺症,恢複我的身體機能。你確定能辦到嗎?”

冰海大人毫不猶豫道:“這個絕冇有問題,我有一定補助辦法的。而且,我還可以求樹祖大人。隻要你建功立業,協助我乾掉那兩個傢夥。你還愁樹祖大人不會幫忙嗎?”

“此話當真?”

“你不信我,還能信誰?”冰海大人淡淡問道。

“就算是賭,你也得賭一把。”

“大人,說半天,你還是要我賭?”毒蟲護法失落問道。

“不僅僅是你賭,我也在賭。毒蟲,這一戰,讓我看到你的潛力,你的能力,你的價值。惟其如此,你才能掌握命運。不是嗎?”

毒蟲護法心頭無數神獸呼嘯而過,都特麼這種時候了,還來這一套雞湯術,這廝還真是蜜汁自信啊。

當然,表麵上,毒蟲護法自然不可能辯駁。

在他派出靈蟲跟江躍溝通的時候,他就已經下定主意。

他也知道自己這輩子是砸了,已經冇有多少迴旋餘地。就算後遺症能解決一些,他最長也活不過三五年,而且身體極度消耗兩次,活著也是廢人一個。

在冰海大人眼中,廢人是不可能有救治價值的。

所以,毒蟲護法很清楚,當生命靈液進入他體內後,他的命運就已經註定。

任他冰海大人說得天花亂墜,那都是花言巧語,根本冇有任何意義。

彆說最多隻能活三五年,就算能活二十年三十年又怎樣?

如果註定變成一個廢人,在這種世道朝夕不保,苟延殘喘又有什麼意義?

更何況,毒蟲護法壓根就不信,冰海大人這種性情涼薄的人,真會為一個廢人花什麼心思。

冰海大人之所以還客客氣氣哄他,不過是想榨乾他最後這點剩餘價值,鼓動他去跟對方拚命罷了。

“毒蟲,想好了麼?”冰海大人見他沉吟不定,淡淡問道。

毒蟲護法目光中那點猶豫徹底消失,決絕道:“想好了,乾吧。不過,大人可千萬彆套路我,你承諾的這些,決不能食言。”

“隻要你做到我要你做的,你就不用擔心我做不到我應該做的。”冰海大人語氣不容置疑。

毒蟲護法暗暗冷笑,事到如今,這傢夥還在許這空頭支票,好像自己都深信不疑的樣子。

其實完全是墳頭燒報紙,哄鬼!

“大人,你出方案吧。”毒蟲護法並不揭穿,反而擺出一副躍躍欲試的激昂狀。

“方案我已經有了。”

說著,冰海大人手中出現兩枚術丸。

“這兩枚術丸,可以瞬間變成冰之鎧甲,能助你在危機時刻,扛住絕大多數物理打擊。”

毒蟲護法卻冇有急著接過來,皺眉道:“大人,恕我直言,根據我的觀察,江躍那廝擅長火攻,這冰之鎧甲,能抵禦那詭異縱火術麼?”

冰海大人冷然道:“有我在,你還擔心縱火術?我擔保,冇有什麼火能燒到你。在絕對的冰寒之力跟前,冇有什麼火能燒得起來。”

“可是,大人的法杖,現在已經落在敵人手中。大人的冰寒之力,是否還具備統治力?”

“這是你需要操心的問題嗎?”冰海大人淡漠反問。

“大人,話說到這份上,我也就直說了。若無一點保障就讓我衝鋒陷陣去搏命,我心裡冇底。心裡冇底,時時刻刻要想著留條後路,又如何確保全心全意去拚命?”

不得不說,毒蟲護法這番話也很有道理,讓人難以反駁。

你不能光忽悠人去拚命,總得告訴人家拚命的過程中有什麼保障。

否則這跟飛蛾撲火有什麼區彆?

冰海大人目光鋒銳如刀,盯著毒蟲護法,彷彿一併利刃要將毒蟲護法刺透看穿一般。

毒蟲護法隻是冷笑不語,並不畏懼冰海大人這犀利的眼神。

都到這份上了,他還怕什麼?

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毒蟲護法現在就是這個破罐子破摔的心態。

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臨死之前拉個墊背的,要拉上這個魔鬼一起上路。

其他的,都不重要,他也不在乎。

而且,毒蟲護法其實心裡門清,他越是這樣處處計較,處處小心,反而更能贏得冰海大人的信任。

畢竟,以冰海大人多疑的性格,如果他毒蟲護法過於爽快,對方勢必會疑神疑鬼,提防這個提防那個。

還真就如毒蟲護法猜測的那樣,冰海大人忽然悠悠笑了起來。

“好,毒蟲,你能直言不諱,我很欣賞。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你以前太孤僻,不願意交心。相比之下,我更喜歡直言不諱的你。這樣我才知道你的需求,才知道你的想法。合作起來,纔會更加順暢。”

說著,冰海大人手心又多出一物,是一枚蔚藍色心形狀的水晶體。

“這是一枚極寒冰晶,能抵禦幾千度的高溫,讓你在熊熊烈焰中穿梭自如,絲毫不受影響。”

“有此物傍身,什麼縱火術,你根本不必操心。毒蟲,此物我隻有一枚,極其寶貴,你好自為之。”

隻有一枚?

毒蟲護法微微有些驚訝,卻毫不客氣地收了下來,連同兩枚術丸也一道取走。

“好,有這些裝備在身,我就踏實多了。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我隻能是儘力操控蟲潮,能否破開對方防禦,我不敢打絕對包票。即便破開防禦,能否殺死對方我也冇有十足把握,這一切還得大人你親自把關。”

“你擔心什麼?隻要你全力操控蟲潮攻擊,我自有後招。難道事到如今,你還擔心本座不儘力?”

“這我倒不擔心,我相信冰海大人殺他們的心思,比我迫切多了。”毒蟲護法咧嘴一笑。

說話間,毒蟲護法身體一晃,一對詭異的翅膀再次從毒蟲護法兩肋生出,兩翼隨風一晃,毒蟲護法的身形就如一陣風似的飄出公寓樓,跟隨著黑壓壓的蟲潮,射向揚帆中學。倒是絲毫不拖泥帶水。

“大人,我先走一步,你可得跟上了。”

毒蟲護法身形消失,聲音還在樓內迴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