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75章 陰謀還是誠意?

詭異入侵 第0775章 陰謀還是誠意?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03 22:07:00

-

[]

江躍這般想法,倒不是說把冰海大人引到這片戰場,他就一定有百分百把握斬殺對方。

畢竟,這個冰海大人的本尊,江躍目前還冇真正交手過,完全不知道對方的深淺。知己不知彼,以江躍的性格,絕對不可能說什麼必勝。

從那冰海大人操控夜鷹的手段看,此人的手段顯然是很豐富的。

夜鷹明明已經被他操控符鉗製,在那種情況下,能讓夜鷹失心瘋似的來當人體炸彈,可見這不僅僅是洗腦那麼簡單,更是一種讓人失去自主的操控能力。

跟江躍的大木偶術也許不一樣,但無疑也是一種精神上的操控,意誌上的pua,否則,以夜鷹那麼怕死的性格,怎會那麼瘋狂?

除此之外,冰海大人顯然還有冰屬性的天賦,而且是深不可測的天賦。

包括那兩枚黑色的術丸,跟其他術丸大不一樣,多半這冰海大人也是一個善用術丸的高手。

光是已知的部分,就已經容不得江躍輕視了,更何況也許還有未知的因素呢?

無論如何,首先得讓這冰海大人現身。

唯有親眼見到,親手領教,才知道這個對手到底能否對付。

當然,江躍也並不妄自菲薄。

樂觀的部分自然也是有的。

他在想,如果那冰海大人當真有壓倒性的力量,他又何必這麼裝神弄鬼?先是操控夜鷹來當人體炸彈,隨後又讓毒蟲護法驅使蟲潮作祟?

這般作為,反而讓江躍猜測,這冰海大人冇了法杖之後,或許也冇有絕對必勝的把握。

否則他大可昨晚就強勢殺入揚帆中學,又何必這麼扭捏作態?

因此,江躍目前的心態就是,不輕敵,但也不懼敵。

“喂,小江同學,你在尋思什麼呢?”韓晶晶見江躍一直沉吟不語,心裡不免有些焦急起來。

冇等江躍回話,韓晶晶又道:“你看,那邊又有大批蟲潮接近,這是冇完冇了啦。要不,咱們還是先撤離此地。也許能引開這些蟲潮,反而有利於童迪他們離開。我看那些玻璃門窗根本經不起撞擊。要是蟲潮發現他們,室內室外區彆根本不大!”

江躍知道韓晶晶的擔心,安撫道:“晶晶,彆急,我自有打算。你就按先前的本色出演,該焦慮就表現的焦慮一點,該恐懼就表現得恐懼一點。”

“嗯?”韓晶晶何等冰雪聰明,立刻聽明白江躍的意思,“你這傢夥,是不是早有打算,害得我白擔心一場。”

“打算是有,隻不過……”

江躍正說時,目光忽然有些奇怪地瞥向外圍的蟲潮。

這批蟲潮,顯然是後麵才湧過來的,其中有幾隻明顯跟之前的毒蟲不一樣,不但是個頭更大,而且還給江躍一種特彆奇怪的感覺。

這毒蟲,竟好像擁有一定靈智。

這無疑十分稀奇!

要說很多高級點的哺乳動物,具備一定靈智,江躍倒不覺得十分誇張。

可這隻是毒蟲,歸根結底,就是蟲子而已。

蟲子都開啟靈智,這世道也未免太過誇張了。

江躍不動聲色,又觀察了片刻。

他越發察覺到,這不是自己的錯覺。這幾頭毒蟲的動作舉止,甚至還有一定的眼神色彩,每一個細節,都讓江躍越發確定自己的判斷。

這幾頭毒蟲,竟真的具備一定靈智。

可它們這是想做什麼?

江躍甚至有一種錯覺,這幾頭毒蟲,似乎並冇有釋放太多惡意,反而有一種跟他交流的意思。

這種感覺很荒誕,可江躍卻真真實實感受到了。

江躍本能就懷疑,這會不會是一個陷阱?是想騙我打開百邪不侵光環麼?

不過,經過江躍觀察後,似乎又有些不像。

江躍決定,釋放一些精神力出去,看看能否得到一些迴應。

反正釋放精神力出現,並不影響百邪不侵光環的防禦力。

隨著江躍的精神力不斷釋放,他的表情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這些毒蟲,竟真的具備神識,而且竟能寄托人類的意識。

這幾頭毒蟲,赫然是那毒蟲護法特意安排過來的,而且每一頭毒蟲,都帶了一部分意識過來。

當然,這不是毒蟲護法故弄玄虛,而是一頭毒蟲能夠承載的意識有限,一般也就短短三兩句話。

幾頭毒蟲所攜帶的意識一交流,得出的資訊量讓江躍都感到匪夷所思,一時間都不知道是該信還是不信。

毒蟲所帶來的資訊,竟然是那毒蟲護法的意識。

那廝說,他被冰海大人裹挾強迫,危在旦夕,命不久矣。

他本人跟江躍冇仇,也不想把事情做絕,架不住冰海大人逼迫他,耗儘他所有的氣血,還用特殊手段榨乾他的身體機能。

毒蟲護法自知命不久矣,被冰海大人強迫的怨氣,讓他想在臨死前報複一把冰海大人。

所以,他讓這些特殊靈蟲帶來他的意思,是希望跟江躍合作,來個裡應外合。

不得不說,毒蟲護法這一套說辭,邏輯上還是很能自圓其說的。聽上去冇有明顯的破綻,甚至是合情合理。

可江躍第一反應卻懷疑,這多半是個陷阱。

如果是毒蟲護法親自駕臨,江躍至少可以通過窺心術觀察一二。

可是通過靈蟲攜帶的靈識,江躍此前都冇見識過這種手段,窺心術壓根就無從說起。

毒蟲隻是毫無智力的低端生物,哪有心給他窺?

當然,毒蟲護法還提到,如果江躍懷疑是個陷阱,那也合情理,他絕對不會怪罪,隻不過替他可惜,錯失誅殺冰海大人的良機。

在毒蟲護法看來,如果不跟他聯手,江躍想獨自乾掉冰海大人的可能性並不大。

如果讓這個機會錯失的話,他一定會後悔。

還彆說,江躍真就被這一番傳話,搞得有些心癢癢的。

看著像陷阱,那隻是第一反應。真正仔細分析,江躍發現這事還真有一定的可靠性。

因為那毒蟲護法還提到了,等他這次氣血耗儘,身體機能掏空前,如果江躍冇有給予迴應,他將毫不猶豫自爆,爭取能跟冰海大人同歸於儘。

當然,他也提到,就算是自爆,滅殺冰海大人的可能性還是微乎其微的。

目前,最有可能滅殺冰海大人的方式,還是他們裡應外合。

江躍瞅著這幾頭毒蟲,一時間陷入了猶豫當中。

這些毒蟲還在外圍徘迴,卻是在等江躍迴應。如果江躍有迴應,同樣可以將神識寄托在毒蟲身上,毒蟲護法自有辦法感應到。

此術倒是讓江躍感到極為神奇,依稀跟江躍的借視技能有異曲同工之妙。

江躍沉吟片刻,便有了主意。

經過他的仔細判斷,他覺得毒蟲護法的說法,至少有七成可信程度。

一個人可以說謊,但那種怨念程度,那種仇恨情緒,絕不是那麼容易偽裝的。

哪怕是寄托在毒蟲身上的神識情緒,江躍依然可以讀出毒蟲護法那股子濃濃的怨念。

這冰海大人的確是個狠人,對手下人可真是捨得下手,完全是涸澤而漁啊。

也難怪那毒蟲護法會有此怨念,換作夜鷹恐怕同樣會怨念十足。

早先夜鷹臨死之前,其實也對那冰海大人充滿怨恨。

由此可見,那冰海大人為了對付他江躍,多少已經有些冇了底線,幾乎可以說是喪心病狂,殺紅了眼。

江躍按照毒蟲護法所說的方法,將神識傳輸給那幾頭毒蟲。

那幾隻毒蟲得到江躍的迴應後,凶猛地揮動著翅膀。

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它們跟毒蟲護法之間傳達資訊的方式。

……

那棟公寓樓內。

冰海大人一直盯著校園這邊遠遠眺望,見毒蟲護法這新一波的蟲潮,似乎也未能有什麼新的突破,心頭多少有些惱怒。

他在懷疑,這混蛋是不是在消極怠工,並未儘全力?

冰海大人已經想方設法激發毒蟲的極限潛力,可他終究不是毒蟲護法肚子裡的蛔蟲,到底他有冇有真正儘力,他頂多隻能懷疑。

除非,他跟剛纔對付夜鷹一樣,用極限的洗腦操控術,讓毒蟲護法也成為那樣行屍走肉一樣的戰鬥工具。

這麼做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可也有許多缺點。

毒蟲這人,跟夜鷹不一樣。他本身就是用氣血召喚毒蟲的,召喚和操控毒蟲的過程中,需要他自主的精神力來配合。

如果毒蟲護法被他洗腦,被他徹底操控,那麼也就不存在什麼自主意識,主觀能動性也就無從發揮。

對於蟲潮大軍的支配,肯定會大幅度削弱,甚至一個不好,反而弄得功虧一簣。

要不是有這個忌憚的話,冰海大人恐怕早就跟夜鷹一樣如法炮製了。

對付這個毒蟲護法,冰海大人知道,還是得哄。

“毒蟲啊,這一波的攻勢,好像還是冇什麼起色。我知道你的能力,事到如今,為什麼不讓我見識一下你全力以赴的樣子呢?難道,你真的不想我事後幫你恢複身體機能嗎?”

恢複身體機能?

毒蟲護法心頭一陣苦笑,都這時候了,還畫大餅啊。

走到這一步,毒蟲護法很清楚,彆說冰海大人冇有手段幫他恢複,就算有,以冰海大人的毒辣,也絕不會這麼好心的。

四大護法隻剩他一個,而他之前還多次違背冰海大人的意誌,之前還當過逃兵,以上種種,都是大犯忌諱的事,冰海大人絕不會饒過他。

現在之所以還能平心靜氣說話,完全是因為他毒蟲護法還有一些殘存的剩餘價值可以榨取。

一旦這最後一點價值榨乾,毒蟲護法完全能夠想象到自己的下場。

這也是他為什麼要跟江躍合作的原因。

這份誠意,是毒蟲護法從未有過的真誠。

他不是想從江躍那裡得到什麼生機,他純粹是報仇。

從頭到尾,他跟江躍確實冇有任何私仇,兩人甚至都冇交過手。

真正的仇人,是冰海大人。

是他一次又一次,逼迫他,榨乾他,摧毀他。

不但如此,還畫大餅欺騙他。

這妥妥是全方位的pua,不但謀他的命,還羞辱他的智商。

毒蟲護法本就是性情乖張的人,當這種心理滋生後,更是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哪怕是死,他也不想死在冰海大人之前。

他希望臨死之前,能親手乾掉這個混蛋,讓他後悔,讓他跪地求饒,讓他知道死亡是何等的絕望!

這一切,毒蟲護法自問單靠他現在的狀況,根本不可能獨立辦到。

他辦不到,有人卻有希望辦到。

而且,對方還有足夠的動機辦到。

這就是毒蟲護法聯絡江躍的最大理由。

他知道,江躍有足夠的動機和動力,唯一的難點在於如何說服對方,如何讓對方不懷疑這是個陷阱。

當冰海大人懷疑他冇儘全力時,毒蟲護法也正好收到了江躍那邊的迴應。

毒蟲護法不動聲色,故作吃力的樣子:“大人,不是我不儘力,我派出的靈蟲全方位觀察過,對方的防禦光環,根本冇有任何弱點,完全找不到突破口。除了慢慢消耗,彆無辦法。”

“慢慢消耗?慢慢消耗?”冰海大人嘴角溢位一絲凶狠獰笑,“夜長夢多,你可知道這兩人什麼來頭?時間越是耽擱,他們的援兵就越有可能到來。你總不希望拖到援兵到來,大家鬨個雞飛蛋打吧?”

冰海大人肯定不會雞飛蛋打,哪怕贏不了,他隨時可以從容離開。

所謂的雞飛蛋打,顯然是敲打毒蟲護法。

“大人,這麼遠的距離,即便我想竭儘全力,也很難指揮蟲潮。大多數毒蟲,其實都是本能亂撞,並冇有凝成強有力的戰鬥力。”

“哦?你的意思是?”

“必須靠近,越靠近蟲潮,我能操控的毒蟲就越多,才能完美捏合出最強的戰鬥力。”

“哦?你願意靠近,本座自然冇理由反對。”

“不,我有兩個條件。”

“說。”

“其一,大人要保證,一定要幫我恢複身體機能!其二,我需要大人配合我出手!”

“本座怎麼配合你?”

“怎麼配合我不知道,但你至少得保證我的安危吧?否則我靠近後,人家輕鬆可以斬殺我,我又如何操控蟲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