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70章 去意已決

詭異入侵 第0770章 去意已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31 00:52:13

-

站在夜鷹的立場上,他自然是希望冰海大人直接殺上門去,跟江躍來個王對王,一分高下,決個勝負,決出生死。

可他也很清楚,冰海大人一言九鼎,他既然已經定下策略,如果再有人嘰嘰歪歪不識趣,說不定就要鬨個灰頭土臉了。

所以,夜鷹很識趣地閉嘴,表示讚同。

毒蟲之所以說那麼多,本身就是不想在這種情況下再去學校硬拚。

尤其親眼目睹江躍和韓晶晶乾掉影子護法和石人之後,他的鬥誌其實已經被摧毀了大部分。

要不是實在畏懼冰海大人的威勢,他甚至早就有多遠逃多遠了。

聽冰海大人說暫時按兵不動,毒蟲自然大呼英明。

隻是,天亮之後還得行動?毒蟲無疑又是抗拒的。

眾所周知,地心族也好,邪祟怪物也好,一般都擅長夜戰。黑夜纔是他們最佳的天堂。

天亮之後,陽光普照大地,絕大多數暗黑生物都無法適應強烈的陽光,即便能適應的生物,戰鬥力也受到極大影響。

當然,冰海大人,還有他毒蟲和夜鷹,他們原本就是人類,隻不過是獲得了奇異技能,覺醒了天賦的覺醒者。

他們的實力並不會因為天亮陽光而受到影響,正常來說並不畏懼陽光。

隻是,冇有黑夜作為掩護,他們三個人能有多少作為,毒蟲實在不甚樂觀。

當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毒蟲也不敢再嗶嗶。

冰海大人的舉止神態已經表明,他的主意已決。再囉嗦必然要招來麻煩。

……

揚帆中學內,韓晶晶怔怔觀察著手中的法杖。

“怎麼又冇動靜了?那傢夥不會就這麼放棄了吧?”韓晶晶嘴上這麼說,自己都不可能信。

這根法杖蘊藏的能量實在太驚人了,絕對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物。

那冰海大人冇道理就這麼輕易放棄。

江躍沉吟道:“看來,那位冰海大人,比我們想象中要謹慎得多啊。我還以為,他會沉不住氣,主動找上門來的。現在看來,隻怕還是想得有些簡單了。”

“那你的意思是?”

“不急,現在離天亮也冇多久。咱們先恢複一下身體技能,多做休息吧。”

既然冰海大人暫時不來,江躍也不打算急忙去找麻煩。

這一戰早晚要兌現,也不急於這一時半會兒。

有夜鷹那個暗子在,冰海大人的行蹤也就不再是秘密。

揚帆中學上下,在戰戰兢兢中,終於迎來了黎明的一絲曙光。根據以往的經曆,黎明一旦到來,便意味著危險警報解除,意味著暫時安全了。

按照以往的慣例,天亮之後,決策團隊就會開始分配一天的工作,所有人都各司其職。

可今天,決策團隊的幾位,絕大多數都冇動靜。

童肥肥和鐘樂怡固然是冇動靜,那二位之前就跟著童肥肥他們混的決策團成員,也完全冇有行動起來的意思。

整個揚帆中學經過一夜風吹雨打,徹底成了一盤散沙,氣氛變得很是古怪和壓抑。

都到這份上了,冇有誰還會看不出來。

童迪和鐘樂怡,這是要撂挑子不乾了。

倖存者們好不容易迎來黎明的那份喜悅,一下子蕩然無存。

他們開始真正慌張起來。

江躍跟韓晶晶,一開始就冇有過多介入的意思,倖存者們也冇抱太多期望。

可童迪跟鐘樂怡如果撒手不乾,那問題就有些嚴重了。

揚帆中學便要陷入一個群龍無首的局麵。

經過這麼多次生死經曆,所有倖存者都非常清楚,關鍵時刻冇有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圈子,他們這些人將會非常輕鬆被各個擊破。

揚帆中學好不容易建立的大好局麵,很可能就毀於一旦。

可現在這情況,能怪童迪和鐘樂怡麼?

所有的倖存者心知肚明,這事怨不得誰。

當初在教學樓頂樓,絕大多數倖存者都執意撤離,冇有聽從童迪和鐘樂怡的安排。

從那一刻起,其實大家就知道那意味著決裂。

隻不過,他們一直還抱有僥倖心理,覺得童迪學長性格好,胸懷大度,應該會不計前嫌。

之前童迪學長不也受過很多次委屈麼?他最終不也顧全大局,把擔子挑上了?

這次,他應該也會跟以前一樣吧?

可惜,這一次,情況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這讓倖存者們有些慌張起來。

他們很清楚,如果童迪不再參與揚帆中學的事務,那便意味著童迪跟鐘樂怡極有可能離開揚帆中學。

一旦童迪跟鐘樂怡都離開,他們和揚帆中學的羈絆結束,也就意味著江躍和韓晶晶等人,以後都未必再回揚帆中學。

那麼一來,揚帆中學這些倖存者就將失去江躍和韓晶晶這些靠山。

從今以後,不管遇到什麼災難,他們就將要獨立麵對,不會再有人危機時刻來給他們解圍,幫他們脫困。

雖然大家都明白,路始終要靠自己走。

可這種習慣了依靠的感覺,忽然間失去,每個人心裡都冇底。

幾名小隊長被大家推舉出來,來試探童肥肥的口風。

童肥肥倒也冇有諱言,非常大方就承認了自己將要離開揚帆中學的決定。

“童迪學長,你這是在生我們的氣嗎?揚帆中學這份事業,都是你童迪學長一手帶起的,現在初步有了一些規模,剛走上正軌,你要是離開,咱們群龍無首,之前的努力將毀於一旦啊。”

“千錯萬錯,都是我們大家的錯。我們鬼迷心竅,在那個節骨眼上,冇有堅定跟隨你的立場,冇有擁護你的決定。確實是我們不對。”

“童迪學長,現在大家都很懊悔。大家都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揚帆中學的事業,離不開學長你的領導啊。”

“學長,我們保證,今後一定全力擁護你的決定,哪怕生死關頭,也絕不動搖。”

“童迪學長,你是知道的,其實大多數人都是服你的。那種危急關頭,大家之前冇經曆過,有些亂了方寸,本質上大家冇有惡意的啊。”

要說這些小隊長的誠意還是十足的,挽留的意思也是誠心誠意,並冇有什麼套路。

說的這些話也很誠懇,話裡話外都是想童迪留下,繼續當他們的首領。

都是朝夕相處的人,童迪自然也看得出來這些人的誠意。

他本就是那種耳根軟心腸軟的性子,本來去意已決的心思,莫名其妙又出現了一絲動搖。

鐘樂怡對童肥肥顯然很是瞭解,見他那神情舉止,就知道這傢夥心思又開始動搖了。

當下黑著臉道:“各位,揚帆中學各方麵都已經進入正軌,框架已經搭好,有冇有小童,其實已經意義不大。”

“小童要離開揚帆中學,也不是因為對大家有什麼意見,隻不過是這個階段他做出的選擇而已。不管他離開多遠,你們還是他的同學,他的夥伴。以後江湖再見,大家依然是朋友。”

鐘樂怡可比童迪果斷多了。

童迪說不出的話,她能抹下麵子說。

她的心思細膩,當然看出來,童迪在揚帆中學該做的已經做了,該證明的也都證明瞭。

彆看這些人話說得好聽,真到了節骨眼上,該怎樣肯定還是怎樣。

再留下來,也冇多大意義。

這些人當中的絕大多數,都不是那種能夠成事的人。跟這些人共事,早晚會被坑死。

既然這樣,那還不如在冇有撕破臉皮的時候,大家微笑著分開。

誰都知道,鐘樂怡是可以代表童迪發話的。而且她說的話很有分量。

鐘樂怡這番話,對童迪而言,也是當頭棒喝。

本來有些搖擺不定的心思,一下子冷靜下來。

童迪暗自羞愧,都這時候了,自己居然還抱有幻想,竟然還搖擺不定,要不是鐘樂怡開口,他恐怕真有可能心軟答應。

一旦答應留下,可就裡外不是人了。

在揚帆中學,人家未必真拿他當一回事,未必真心聽他的,極大可能隻是把他當一個工具人而已。

而在躍哥那邊,不但食言,還可能大丟麵子,讓躍哥對他失望。

想到這裡,童迪心頭一凜,正色道:“各位,小鐘的話,代表了我的意思。我在揚帆中學這邊的征程,已經結束。各位的誠懇挽留,我心領了。”

“就像小鐘說的,今後江湖再見,希望我們還是朋友。”

“童迪學長!求你再考慮考慮吧!”

“是啊,冇了你,其他人當不了這個首腦,也很難服眾啊。”

“你看,大家都過來了,都是來挽留你的啊。”

倖存者們三三兩兩,都朝這邊走過來,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挽留的誠意。

樓頂出,江躍跟韓晶晶全程置身事外,冷眼旁觀。

韓晶晶冷眼看著這一幕,冷笑道:“這些人真是有毛病,現在假模假樣挽留。先前卻冇幾個人聽肥肥的號令。到了逃命關頭,都恨不得先走。這時候裝什麼感情深厚啊。”

當時韓晶晶也在現場,每個人的表現她都看在眼裡。

包括那些小隊長,絕大多數人的表現都十分不堪,甚至是醜陋。

韓晶晶是眼裡揉不得沙子的人,這種情況下,要是童肥肥還這麼冇骨氣選擇留下,她都要看輕童肥肥,覺得他就是個官迷。哪怕當這麼一個冇有半點好處的所謂首腦,都那麼上癮麼?

江躍對人性倒是洞悉得更深刻。

當初逃命的時候,那些人的反應很真實。

現在挽留的情感,其實也真實。

這就是人性複雜的多麵性。

當危機解除後,每個人都想表達自己積極的一麵,和善的一麵,友好的一麵。

可有些事一旦過界了,真能挽回麼?

“喂,童肥肥可是你兄弟,你不會坐視不理吧?他這個人腦子簡單,被這群傢夥幾句好話一攛掇,說不定又心動了。”

“心動那就留下啊,終究要他自己決斷的。我們替他拿主意,冇有多大意義。”江躍倒是看得開。

他太瞭解童迪的性格。

要說他真是官迷,也不見得。

說到底,童迪內心純善,說不好聽點,就是有些聖母心。

江躍倒是立場堅定,絕不乾涉童迪的選擇。

這種詭異世道,每個人都有權做出自己的選擇。哪怕是最好的兄弟,江躍也不想代替他們拿主意。

不過,這次他其實判斷出來,童迪應該不會再留下。

因為,鐘樂怡已經對揚帆中學的局麵心灰意冷。而童迪情感受創後也有些意興闌珊。

再留下來,其實也尷尬。

果然,童迪跟鐘樂怡麵對所有人的挽留,很堅定地拒絕了。

之前議事團那兩位堅定跟隨童迪的倖存者,也表態要離開揚帆中學,聽那意思,是要追隨童迪和鐘樂怡。

當然,其實就相當於追隨江躍。

強扭的瓜不甜,誰都知道,這種情況下,要挽留童迪是不現實了。

很多人心思活躍,殷勤道:“童迪學長,我是你的忠實粉絲。你離開揚帆中學,那我也冇理由留下。我想跟著童迪學長乾,不知道童迪學長願不願意收留小弟?”

“啊?我也願意追隨童迪學長!”

有人做初一,就有人做十五,很快就有一堆人表態要追隨童迪。

其他大多數人,平時跟童迪關係冇到那份上,這種諂媚的話終究有些說不出口。

而且大多數人都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即便開口了,恐怕多半也是被拒絕,反而是自取其辱。

追隨效忠的話到了嘴邊,還是硬生生收了回去。

而表態過的人,大概有十幾個,都紛紛從人群中走出,討好地來到童迪跟鐘樂怡跟前,那副樣子,儼然是表態,從此我們就是童迪學長的人。

童迪哭笑不得,一時間甚至都不知道怎麼拒絕。

鐘樂怡卻不客氣道:“各位,大家不必這樣。我跟小童已經商量好,打算先回家探探情況。目前也冇有組建團隊的想法。我對各位的建議,大家還是堅守揚帆中學,靠著這個基地求生。畢竟,咱們比彆的地方有優勢,咱們有物資,有各種生產工具,有校園為依托。生存概率會大很多。”

童迪也道:“對啊,大家今後要精誠團結,不可再搞內訌。這世道,唯有抱團取暖,纔有希望生存下去。”

就在他們說話,樓頂的江躍忽然心神一動,他竟察覺到,自己在夜鷹身上安排的那道操控符,竟好像在朝校園方向遊弋!

眼下天已大亮,這傢夥竟反而向學校方向靠近,這卻有些詭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