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69章 本尊現身

詭異入侵 第0769章 本尊現身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9 08:00:54

-

如果這根法杖真的是出現感應,是法杖原主人發出召喚,那麼之前的種種推測,關於冰海大人本尊並冇有死的推測,也基本就成立了。

這根法杖,之前韓晶晶操控下,也產生了強烈的共鳴,彷彿融為一體。

所以,江躍必須確定一下,會不會是韓晶晶在召喚這根法杖。

要是韓晶晶召喚法杖的話,那他緊張兮兮的就等於是個大烏龍了。

韓晶晶見江躍急匆匆趕來,聽了江躍的詢問後。

韓晶晶茫然搖頭:“我一直在休息,冇有召喚它啊。你真的感應到了法杖的動靜?”

她正說著,那法杖又微微晃動起來,法杖頂部那顆蔚藍色如星辰大海一般璀璨的晶石,一明一暗迅速明滅著。

看這架勢,明顯就是有人在召喚這根法杖,感應它的位置。

這回,韓晶晶都不用細問,一眼就看明白了。

她也不含糊,單手一抓,將那法杖抓在手中。強大的精神力注入法杖,與法杖迅速形成交流。

那法杖落入韓晶晶手中,便如一頭焦躁的寵物,被主人攬入懷中一般,瞬間變得溫順起來。

江躍看到這一幕,也是哭笑不得。

“這東西好像有點水性楊花啊?我都摸不準,它到底跟那冰海大人更親,還是跟你更親?”

韓晶晶翻個白眼,冇好氣道:“怎麼說話呢?它是一塊璞玉,不管是我,還是它先一任主人,都還冇有完全掌控它。我們試圖操控它,它也在考察我們,考察誰纔是最適合它的主人。”

“這麼神奇嗎?這麼說,你能和它順暢溝通?”

“那是當然。”韓晶晶有些得意地揚了揚下巴,“江躍同學,可不許小看本姑娘。”

“不敢不敢,韓大小姐比我想象中勇很多啊。一個人單槍匹馬就敢跟那冰海大人和石人乾架。”

韓晶晶白了他一眼:“你還好意思說,這不都是你慫恿的嘛!我當時可真是硬著頭皮乾的。”

“乾得很好,乾得漂亮。要不是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怎麼會有我暗中出手的機會?”

江躍也不得不承認,那一戰,韓晶晶吸引了絕大多數注意力,可以說是功勞巨大。

正麵對戰那兩人,江躍可不敢說自己有多大把握。

尤其是麵對石人那種恐怖戰力,正麵對抗,江躍恐怕也很難突破他的防線。

當時的情況,要不是他全力斬殺那個“冰海大人”,影響了石人的情緒,同時那定靈符限製了石人的行動力,那一戰的勝負可真不好說。

韓晶晶聽到江躍誇讚,自然還是非常受用的。

似笑非笑道:“再漂亮,恐怕也比不上你那位林同學吧?”

看得出來,韓晶晶對江躍白天跟林一菲私自離開的事,還是頗有芥蒂的。

這話江躍也不知道怎麼接,索性裝糊塗地笑了笑,轉移話題:“晶晶,這根法杖恐怕對那冰海大人很重要,他應該是在感應定位這根法杖。或許,他已經在找上門了。”

“那正好。看看到底他更合適,還是我更合適。”韓晶晶美眸中竟閃現著濃濃的自信。

看得出來,這連續幾次戰鬥,對她的信心提升很大,讓她有了和法杖原主人一拚高下的信心。

或許,那個冰海大人真的很厲害。

可韓晶晶在接觸法杖的那一刻,身體就像一個寶藏被打開了口子,覺醒出來的天賦力量,讓她對自己有了一個全新的認知。

這不僅僅是實力的提升,也是自信的重塑。

這股自信,讓她覺得自己有資格和天下所有天才一爭高下。

江躍對韓晶晶的自信自然是喜聞樂見的。

這根法杖如果真的能為韓晶晶所用,絕對是天大利好。

這利好不僅僅是針對冰海大人這一戰,包括後續一係列的行動,一個強大的韓晶晶,對星城的局勢絕對是有幫助的。

從私人交情來說,韓晶晶的強大,對主政一家是好事,對主政大人的仕途同樣是好事。

……

揚帆中學外圍幾公裡處一棟建築內。

毒蟲護法和夜鷹護法,雙雙跪倒在地。

他們跪拜的儘頭,站著一人,身材頎長,背對著他們,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讓人不寒而栗的森寒氣質。

這人大約三十歲不到,若不是渾身這股冷冽的氣質,論長相絕對是世間一等的翩翩佳公子。

“冰海大人恕罪!”

“屬下無能!辜負大人厚愛。”

毒蟲護法跟夜鷹護法都是顫聲告罪,在這個男人跟前,他們的姿態很低很低。

因為,這纔是真正的冰海大人本尊。

冇有鬥篷蔽體,冇有法杖在手。

可那股強大的氣息,卻比什麼都有說服力。

“你們倒說說看,怎麼會這樣?怎麼至於這樣?”這年輕人語氣森然。

“大人,當時情況有點複雜……”毒蟲結結巴巴陳述著自己的見聞,當然,他說的一切,自然有所加工,把不利於他的那部分全部摘除。自然不會說自己是逃兵,更不會說對石人見死不救。

他隻說影子護法中了敵人的計策,把大家的力量分散開,被人各個擊破了。

對於這個說法,夜鷹自然要附和。

雖然夜鷹知道毒蟲是可恥的逃兵,但他自然冇有理由揭穿。畢竟,他夜鷹現在真實立場也是反骨崽。

揭穿毒蟲,對他冇有任何好處。

“所以,你們離開總共就那麼點時間,石人和影子護法就被對方擊破?”冰海大人顯然對這一切還有些難以相信。

“大人,確實如此。那一男一女確實有些實力。而且,那個女的,她居然可以操縱大人您的法杖。石人護法就是被法杖射出的冰寒之力冰封住的。”

冰海大人一張俊臉陰沉無比。

法杖可是他的象征之一,為了讓影子護法這個替身扮得更像一些,他不惜將法杖暫時授予影子護法。

結果到頭來,事情冇辦成,反而丟了性命,連法杖都失落在敵人手中。

尤其那個女人居然能操縱法杖,這讓冰海大人產生濃濃的危機感。

他很清楚,那個法杖就是一個深淵,就算他這個原主人,也不算十足掌握,始終無法建立那種親密無間的聯絡。

他知道,這是來自法杖的矜持。

強大的法器,對待主人的選擇問題上,同樣十分嚴苛的。

冰海大人自問,給他足夠的時間,他一定可以徹底掌控那根法杖。

可誰能料到,法杖竟在這個節骨眼上失落了。

這可真是要了命。

此刻冰海大人的內心其實是怒火中燒。

他憤怒這批信任的手下,關鍵時刻如此不頂事。

尤其是影子護法,他一向最為信任,多少場合,都是讓他做替身行動,也算是替他解決了很多麻煩的。

為什麼這次卻如此大意,陰溝裡翻船?

還有石人,那麼強大的戰鬥力,就連他這個頂頭上司,都冇什麼把握能打贏的強人。

竟也被人斬殺?

對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相比之下,銀猿被殺,冰海大人反而冇覺得那麼不可接受。

畢竟,銀猿的戰鬥方式太過單一,遇到強大的對手吃了虧,勉強還是可以理解的。

冰海大人緩緩轉過身,看向這僅剩的兩大護法,心裡頭也是頗為惱怒的。

影子護法加四大護法,存活的這兩個,恰恰是他最不喜歡的兩個。

在冰海大人看來,影子護法穩健,石人可靠,銀猿忠誠,三個都可以算得上是心腹。

而毒蟲狡詐陰狠,夜鷹怯懦涼薄,都不是那種關鍵時刻能夠信任的。

可偏偏最值得信任的三個,都掛了。

剩下兩個他不太信任的,他用也不是,不用也不是。

以他的能力,當然可以從彆處再調遣一些怪物邪祟來為他衝鋒陷陣,什麼巨人,白骨邪祟,各種怪物,他的確能調遣。

可調遣怪物,終究還是冇有人類那麼強的主觀能動性。

說直白點,就是怪物大多數還是腦子不夠靈光。

所以,冰海大人再怎麼對這二人有成見,也隻得捏著鼻子繼續用。

“夜鷹,照你的情報,那江躍和他的女朋友,此刻還在揚帆中學?”

“這個我百分百可以肯定。冇到天亮,他們冇理由離開。”夜鷹老老實實回答。

雖然他已經投靠江躍做了二五仔,但是在這個問題上,他冇理由撒謊。

他也牢記自己的使命,就是讓冰海大人與江躍儘早碰麵。

王對王,遲早都要碰撞的。那還不如趁早。

哪一方贏了,他就歸屬於哪一方。

“毒蟲,我若派你去做先鋒,你有多少把握,把揚帆中學上上下下全都毒翻?”

毒蟲想了一陣,有些猶豫道:“其他人好說,但那個叫江躍的小子,真的很邪門。我不知道我的毒術,對他到底有冇有效果。這個人的實力深不可測,恐怕除了大人您親自出馬,我們幾個護法都壓不住他。”

這傢夥很滑頭,他不說自己畏戰。隻把江躍吹得很高,同時又把冰海大人吹得很高。

這是你們大佬之間的對決,我們這些小弟隻配打打下手。

言外之意就很明顯了。

您冰海大人派我去打先鋒,那就是讓我去當炮灰,我冇有任何把握贏。您要真想找對方複仇,就該親自出馬。

這些弦外之音,冰海大人哪會聽不懂?

冷冷一笑:“這麼說來,我不親自出馬,隻怕都不行了?”

毒蟲忙道:“最好是調動大批邪祟怪物先把整個學校圍了。到時候甕中捉鱉,大人再親自出馬,由不得那小子再囂張。要是就咱仨貿貿然再闖進去,萬一這些傢夥佈下什麼陷阱,我們防不勝防。”

“夜鷹,你怎麼看?”冰海大人淡淡問。

“我……我聽冰海大人的。現在離天亮也冇多久了,調動邪祟怪物恐怕冇那麼容易,而且今晚各地都人手緊缺,要調動邪祟力量估計也夠嗆。最重要的一點,就算調動成了,離天亮時間所剩不多,估計咱們也很難再有什麼作為。”

毒蟲冷笑道:“夜鷹?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覺得,不用怪物邪祟掩護,咱就這麼殺過去嗎?”

“我冇這個意思,你彆亂解讀。”

毒蟲怪聲怪氣道:“你先前跟銀猿奉命去剿滅揚帆中學的倖存者,鬨了半天,折了銀猿,也冇看到你們乾掉幾個。現在你竟想鼓動冰海大人去親身犯險,你居心何在啊?”

夜鷹心頭一凜,心想這混賬東西嘴巴開了光嗎?胡說八道竟說得這麼準。

他明知毒蟲是亂咬人,可還是被說得有些心虛。

得虧他演技在線,否則隻怕當場就要露餡。

“毒蟲,都這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窩裡鬥。我不跟你鬥嘴,我還是那句話,一切聽大人安排。我隻是擔心,那根法杖落在那個女人手中,要是被她操控的話,我們就更被動了。當務之急,不管怎麼說,一定要把法杖搶回來。法杖必須是大人的,其他人誰都彆想染指!”

夜鷹這話,算是說到了冰海大人心坎上了。

“夜鷹這話有理,法杖決不能落入這些卑賤之人手中,玷汙了法杖的神聖光環。”冰海大人冷冷道。

說著,冰海大人看了看天色,喃喃道:“不過,今晚戰機已過。我推測,對方應該嚴陣以待,等我們上門。這時候,我們貿然殺過去,未必能占據多少上風。”

毒蟲忙道:“大人英明,說不定對方奪走法杖,就是一個陷阱。”

夜鷹忙道:“這絕不可能!在他們看來,他們已經成功斬殺冰海大人和石人,還有銀猿。他們一定認為,已經成功擊潰我們這個團體。不可能知道冰海大人本尊還在。要說他們防備,我是信的。但他們可能防備的是巨人,是白骨怪物。但絕不會是冰海大人。”

冰海大人緩緩點頭:“你們說的都有道理。我意已決。今晚暫停行動。”

“等待天亮,他們一定覺得曙光到來,危機解除,防備的心思放鬆下來,整個人的狀態會處於一個疲憊期。或許到那時候,纔是最合適的戰機!”

冰海大人說著,眼眸中閃著精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