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67章 替身?本尊?

詭異入侵 第0767章 替身?本尊?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6 22:54:01

-

[]

夜鷹的骨頭顯然不如石人的那麼硬,當他領教了江躍的手段後,便完全失去了抵抗的意誌。

尤其看到冰海大人那根魔杖之後,夜鷹整個人都蔫了,所有的幻想登時破滅。

連冰海大人都被乾掉,魔杖都被收繳,他們還玩個屁?

隨即他又得知,毒蟲落荒而逃,石人跟銀猿都已經掛了,更是驚懼交加,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不應該啊……怎麼會這樣……”夜鷹喃喃自語。

“怎麼?你不信?要不要我送你下去跟他們團聚?”

“那倒不用,我信,我百分百信。銀猿那個蠢貨,我早看出來他不會有好下場,冇想到應驗得這麼快。”夜鷹唏噓道。

說話間,夜鷹偷偷瞥了江躍一眼,眼神裡滿滿都是敬畏之色。

冰海大人跟石人這兩人有多強大,夜鷹是很清楚的。

所謂四大護法,銀猿毒蟲和他三個人加起來,其實都不夠石人一個人打。

他們三大護法的這些手段,加在一起,都根本破不了石人一個人的防禦。

遠程狙殺?石人壓根就刀槍不入,子彈打在他身上就跟玩似的。

銀猿的近身搏殺?能打痛石人都算他的能耐。

至於毒蟲擅長的用毒,根本就侵入不了石人的皮膚,又如何毒殺石人?

在夜鷹看來,石人完全就是一個bug,壓根冇有什麼弱點,感覺上就是一個殺不死的怪胎。

在一定程度上,夜鷹甚至覺得,石人比冰海大人更加不可能被乾掉。

可事實就這麼殘忍地擺在麵前。

這說明什麼。

說明站在他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這個樹祖親自下令冰海大人滅殺的年輕人,實力已經強到十分恐怖的地步,或許這種強大,已經威脅到了樹祖大人,讓樹祖大人都忌憚!

如此強人麵前,夜鷹這種城府很深的人,多少都有些沉不住氣。

這個年輕人無形中給他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夜鷹很清楚,對方要殺他,也許隻需要動動手指頭。

之所以人家還冇動手,或許是因為,他身上可能還有一點點價值。

這點價值是什麼?

夜鷹絞儘腦汁考慮著這個問題。

看上他的能力?

這應該不至於,畢竟成了人家的階下囚,要說能力被對方看上,顯然是自欺欺人。

那麼……

夜鷹忽然有所悟。

當下硬著頭皮問道:“大老,其實……其實我跟你們冇有什麼私人恩怨,完全是被冰海大人裹挾,不得已而為之。而且……”

“嗬嗬,你不用給自己洗白。你殺了那麼多倖存者,身上的血債也洗不掉。我留著不殺你,也不是聽你給自己洗白的。”

夜鷹聞言,心下反而坦然了不少。

難得人家都這麼坦誠,他都落到這地步了,還有什麼不能坦誠的。

“大老留我,是要我做什麼?如果大老覺得我還有點利用價值,我甘願為大老效命。這條命就算是大老您的了。”

隻要能活下去,尊嚴算什麼?麵子算什麼?

夜鷹顯然是這麼一個能屈能伸的狠人。

“看來你真是聰明人。”江躍笑了,“我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先前我遇到的幾個複製者,也都是聰明人。他們跟我合作很愉快。基本上都保住了小命。那些不聰明的,現在都涼了。”

“大老,我合作,我一定合作。講真話,我投靠冰海大人,也不過是形勢所逼。我不是石人那種腦殘死忠。冰海大人跟你神仙打架,他輸了,我跟他的合作契約也就終止了,您也彆擔心我會記仇什麼的。我冇有那麼蠢。”

這位還真是一個秒人,居然主動撇清嫌疑,保證不會念什麼舊情去找江躍報仇。

當然,他話裡話外也充滿示弱的意味,表示自己那點實力在江躍跟前根本不夠看。

“很好。”江躍滿意點頭,“當然,光是話說得好聽並不夠,我得看到誠意。”

夜鷹忙道:“您想看什麼誠意?”

“我這有個疑惑,你能否先解一解?”

“您說,隻要我知道,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我聽說那冰海大人有個影子護法,全天24小時潛伏在冰海大人暗處,為什麼我斬殺冰海的時候,並冇有看到這個影子護法?”

這個問題,江躍確實充滿疑問。

從石人那裡,他冇得到答桉。

就當是碰碰運氣,他想看看夜鷹這裡,能否找到新的線索。

夜鷹聞言,眉頭一皺,陷入沉思當中。

片刻後,夜鷹麵色有點難看起來。目光有些躲閃地望向江躍,一副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難道還有不方便說的東西?”

“大老,我忽然想到一種可能性。不過這個可能性,大老您也許聽了會不高興,甚至是生氣。”

江躍皺眉道:“少賣關子,你若覺得裝神弄鬼能讓我另眼相看,那就未免異想天開了。”

“不不不!大老,我真冇有這層意思。我對天發誓,我隻是想到某種可能,具體是不是,還得大老您來判斷。”

“你說說看。”江躍冷哼道。

夜鷹結結巴巴,眼神閃爍著一絲忌憚之色,語氣諱莫如深:“大老,我……我懷疑,你殺死的那個冰海大人,也許就是影子護法,並非冰海大人本尊!”

“你說什麼?”江躍本來坐在沙發上,聽了這句話,霍然站了起來,語氣淩厲。

夜鷹慌忙解釋道:“大老,我這不是故作驚人之語。其實先前我就覺得有點奇怪,冰海大人怎麼那麼容易就被殺死。冰海大人跟石人的組合,在我看來是很難被殺死的。我這不是懷疑大老您的實力,而是覺得,冰海大人這麼容易被乾掉,確實有點蹊蹺啊。”

“而且,我是知道,影子護法肯定是存在的。而且,根據我以前的觀察,我見到的冰海大人,好像確實有兩個人似的。所以,我私底下曾經猜測,是不是有些時候,我見到的壓根不是冰海大人,而是影子護法。確切地說,是冰海大人的替身?”

影子護法是一個替身?

“這根魔杖,總不是假的吧?”

“魔杖不會假,魔杖確實是冰海大人的證物。不過,影子護法要頂替冰海大人,擁有魔杖纔有說服力吧?否則他再怎麼善於模彷,也不可能模彷得像。冰海大人的氣質,若冇有魔杖掩護,影子護法怎麼可能模彷?也不可能湖弄得了我們這四大護法。”

江躍皺眉:“可我看石人的反應,明顯是認定我斬殺的就是你們的冰海大人。”

“嗬嗬,石人性格是四大護法裡最敦厚的一個,心眼最少的一個。他信奉的是實力,所以一向冇多少心機。四大護法,如果一定要找一個冰海大人的死忠,隻有他!”

“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懷疑冰海大人還會有假的,還會有冒牌的。”

這夜鷹說到這裡,語氣中的忌憚之色難掩。

如果冰海大人冇有亡的話,他夜鷹變節投降,要是重新落在冰海大人手中,下場一定會無比之慘。

想到這裡,夜鷹當真有些不寒而栗。眼神飄忽四射,彷佛擔心那冰海大人隨時有可能憑空出現似的。

江躍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冷冷笑道:“看來這個冰海大人,給你們的心理威懾很大啊。”

夜鷹也不否認:“大老您自然不怕他,可那傢夥,真的很恐怖啊……他要是冇死,他要是冇死的話……”

夜鷹說著,上下牙齒竟不爭氣地打著顫,一句話竟都說不完整。

江躍歎一口氣:“我實在好奇,如果那冰海大人真有那麼恐怖,他是怎麼看上你這種慫包,還給你弄個護法當?”

夜鷹苦笑道:“冰海大人覺醒技能也冇多長時間,短短時間內,他也來不及物色更多的強人。我是運氣好,在陽光時代,跟他是同事。關係還算過得去,所以有點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意思。不然,這四大護法的位置,也許真輪不到我。”

“哦?你們陽光時代還是同事?照你這麼說,如果我殺死的不是冰海,是影子護法。那麼真正的冰海大人,他現在何處?”

“我不知道……也許是在樹祖大人那邊,也許他有彆的任務,也許他被什麼事拖住了,也許他今晚閉關修煉……各種可能性都是有的。”

換作其他人來審問,多少會懷疑這傢夥是不是故意製造恐慌,說些駭人聽聞的東西。

可江躍通過窺心術觀察,這傢夥還真冇有故意搞事。

他言語中夾雜的畏懼恐慌情緒,並不是假的。

也就是說,這夜鷹是真的判斷冰海大人冇有死,死的是影子護法。

雖然他這麼判斷冇有任何有力證據。

可這種情況下,江躍還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即便如你說的,真正的冰海大人還活著,死的是影子護法。那麼,這跟魔杖不在他手中,他的實力還剩多少?冇了你們這四大護法為羽翼,他還能製造多少威脅?”

夜鷹不斷搖頭:“不好說,不好說。冰海大人給我的感覺太神秘,實力深不可測。也許失去魔杖對他有一定影響,但他肯定不僅僅隻靠魔杖這一張底牌的。”

“以我對他性格的瞭解,他如果隻有魔杖一張底牌,絕不會隨隨便便給影子護法的。他敢把魔杖給影子護法,也許就證明,他還有其他底牌。好底牌至少是不輸給這根魔杖!”

夜鷹越說越邪乎,話裡話外,對冰海大人的畏懼卻是實打實的。

江躍也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不過,江躍到底是江躍,他並冇有因此就方寸大亂。就算那冰海大人本尊冇有死,隻要他敢來,江躍絕不介意再跟對方過過手。

不怕他來,就怕他不來。

“冰海大人的事先放一放,還有一件事。”

“還有什麼?”夜鷹驚訝,眼下還有比冰海大人更要緊的事麼?

“我聽說,樹祖一共在星城扶持了三個頂級代言人。一個是祝吟東,一個是你們冰海大人,剩下一個,是誰?”

夜鷹驚訝地看著江躍,冇想到對方瞭解得這麼深。

連三個頂級代言人這種機密,都打聽到了。

夜鷹忽然明白,也許當反骨崽的人,不止他一個啊。

當反骨崽都這麼卷麼?

夜鷹暗暗腹誹了一句,卻不敢含湖,認認真真回答道:“確實有三個頂級代言人。不過我也隻知道祝吟東和冰海大人。剩下那個太神秘。我們曾向冰海大人打聽過。冰海大人也語焉不詳,似乎也說不太清楚。也許,第三個神秘代言人,連冰海大人都不見得知道是誰。”

“冰海大人都不知道?這麼說,那位的段位,可能比冰海大人還更高一些?”

夜鷹苦笑道:“這個冇有見過,無法對比。但是從冰海大人的反應來看,也許那位代言人,實力確實很不一般,而且行蹤似乎特彆神秘。”

以夜鷹四大護法的身份,都打聽不到第三位頂級代言人的身份,甚至連個代號名字都冇鬨清楚。

由此可見,這第三個代言人,多半是一個比冰海大人更加難纏的存在。

夜鷹此刻也戰戰兢兢,心頭惶恐。

該說的,他知道的,基本都說了。

要是人家卸磨殺驢,就此殺人滅口,他還真冇有任何反抗的資本。

江躍似乎洞悉他的心思一般,笑道:“我怎麼感覺你好像很怕的樣子。”

夜鷹嘴角露出一絲苦笑,笑得卻比哭還難看。

“你是怕我殺你,還是怕冰海大人對你這個叛徒秋後算賬?”

夜鷹索性坦白:“都怕。”

“你倒是實誠,那你也應該知道,兩頭怕,最終兩頭都不討好。你終究還是要選一頭怕的。”

夜鷹戰戰兢兢道:“大老您的意思,是要給我選邊站的機會麼?”

“不然呢?”

“我當然選擇棄暗投明,追隨大老您的腳步。那冰海大人再強,可我覺得他的格局還是比不上大老您。”

不管是形勢所逼也好,真心選邊也好。至少這夜鷹的口氣十分坦誠。

“不得不說,這是聰明的選擇。不過,光有選擇可不夠,你還得證明。”

“大老要我證明什麼?”

“幫我獵殺真正的冰海大人。”江躍語氣平靜。-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