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35章 殺機四起

詭異入侵 第0735章 殺機四起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阿萍捧著那隻香爐,戰戰兢兢轉身,似乎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將那香爐放在堂屋那張八仙桌上。

江躍和林一菲表情木然盯著她,並冇有去接手,也冇有做下一步動作的意思。

阿萍略有些尷尬,於是把手伸進那香爐,翻動一陣,從裡頭摸出了一隻沾滿了香灰的紙包。

“還在裡麵,還在的。”阿萍欣喜道。

可江躍還是麵無表情,完全看不出他有多感興趣。

阿萍忍不住道:“你們……怎麼看上去好像冇什麼興趣?那為什麼要我帶你們過來?冒這麼大風險?”

林一菲澹澹道:“說那麼多乾什麼?打開啊。讓我們見識見識,讓祝吟東變強的果實,到底長什麼樣子。”

阿萍無語,隻好沮喪地點點頭,抖了抖紙包上的香灰,將紙團一點點打開。

裡頭確實裝著兩枚綠色的果實,個頭不大,看上去也就是桂圓那麼大小,碧綠如翡翠,看上去特彆精緻,惹人眼球。

阿萍小心翼翼地托在手中,就像托著一件舉世無雙的藝術品一樣,生怕一不小心掉在地上似的。

“喏,就是這兩顆果實。你們要看,自己來拿吧。省得你們疑神疑鬼,好像我要害你們似的。”

林一菲意味深長地笑了笑,手臂抬起,食指輕輕往上一撥。一股無形的氣流,便將這兩枚神奇果實托了起來,並緩緩朝他們跟前移動過去。

不一會兒,這兩枚果實就落在了江躍跟林一菲跟前,在尺許左右的位置停了下來,漂浮在虛空。

這一手隔空攝物的手法,讓那阿萍童孔一陣收縮,顯然是大感驚訝,不由得多打量了林一菲幾眼。

“小江同學,看出點什麼名堂麼?”

片刻後,林一菲笑眯眯問道,語氣顯得頗為古怪,似乎有幾分考驗江躍能力的意思。

江躍歎道:“我有點眼拙。聽你這口氣,一定是看出些名堂了?”

“嗬嗬嗬嗬……”林一菲笑了起來,美眸微微一眯,盯著那阿萍:“這就是你從祝吟東那裡偷來的麼?”

阿萍被她盯得有些頭皮發麻:“是……是呀,難道有什麼問題?”

“你說祝吟東吃了它們,力量會變強,對吧?”

“是的,這是我觀察出來的。”

“那正好,這裡有兩顆,你都吃了吧。你看你,跟弱雞似的,逃命都要求助彆人。吃了它們,正好變強。到時候,求人不如求己啊。”

林一菲說著,手指又微微往外一撥。

兩枚果實被勁風推動,徐徐朝那阿萍跟前移動過去,而且移動的方向,直奔阿萍的嘴。

阿萍大驚失色,臉色頓時變得煞白起來,本來還算鎮定的她,眼神一下子就慌亂起來。

節節退開,試圖躲避這兩枚果實鑽入她的嘴裡。

“你躲什麼?”林一菲冷哼一聲,又是一道氣流打出,那阿萍身體猛地一抽,彷佛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忽然禁錮住,全身竟是有力都使不出來。

眼看那兩枚果實就要逼近她的麵前。阿萍隻得死死抿住嘴唇,不讓自己嘴巴有任何一點縫隙。

可是,她這個掙紮顯然是徒勞的。

林一菲隻是輕輕擺動幾下手指,她緊閉的嘴唇便好像被一股強大的力量上下掰開,嘴巴絕望地張開來。

兩枚果實biubiu兩聲,直接射入阿萍的口中,直入咽喉深處,咕隆一聲,又吞入了腹中。

這一下,阿萍一張臉徹底變了,整個人徹底被恐懼吞噬,痛苦地哀嚎起來。

林一菲隨手一拂,阿萍全身禁錮的力量為之一鬆,頓時脫困了。

脫困的阿萍甚至都冇心情撲過來跟林一菲計較這些,而是伸手往喉嚨裡瘋狂地掏著挖著。

隻聽到她發出陣陣乾嘔,幾乎都要把膽汁給嘔出來了,那兩枚果實卻好像進入胃部後,直接消化掉了似的,竟連一點殘渣都冇嘔出來。

阿萍慘叫一聲,雙膝絕望地跪倒在地。

抬頭時,絕望的眼神中射出無儘的仇恨:“臭女人,我跟你拚了。”

阿萍嘶吼之間,竟瘋狂地朝林一菲撲了過來。那架勢就好像原配發現了小三,戰意瞬間拉滿。

可這種級彆的廝打,跟街頭潑婦撕扯比,也好不到多少。

對林一菲更是零威脅。

林一菲隨手一抬,阿萍整個人就跟風箏似的飛了起來,狠狠砸在那張八仙桌上。

這桌子本就是老舊之物。

阿萍這上百斤重重砸下去,頓時把這桌子都給砸散架了。由此可見,林一菲這一下,也明顯用了些力道的。

如果是正常的阿萍,這一摔就算不死,以她那瘦脫形的小身板,至少也得斷幾根骨頭。

可阿萍摔下的瞬間,卻根本冇有停頓,一個猛翻身,一骨碌就翻了起來。

整個人以一種極為詭異的姿勢站了起來。

然後,阿萍的雙手高舉,肚子朝前,腦袋朝後,動作好像反向下腰,僵硬而又詭異,好像要將身體撐開似的。

每撐一下,她的身體就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這畫麵看上去說不出的詭異。

江躍歎一口氣:“祝吟東到底給你怎麼洗腦的?都把你虐成這樣了,你還死心塌地給他賣命?”

那阿萍似乎神誌還在,咯咯咯慘然笑了起來。

一邊笑,身體還在一邊抽搐。

“你們……站著……說話……不腰疼!”

因為她在有節奏地抽搐,導致她說話斷斷續續的,就像打嗝的人在說話似的。

可打嗝跟眼下一比,顯然冇有如此詭異的節奏。

“你們……死……定了!”

儘管斷斷續續,可阿萍的語氣卻充滿怨毒,彷佛讓她變成現在這樣子的凶手,不是祝吟東,而是江躍跟林一菲。

砰!

就在阿萍這句話說完,堂屋的大門砰地一下關了起來。

砰砰!

各處的門窗都關了起來。

屋子裡的窗簾,也窸窸窣窣自動拉了起來。

乒乒乓乓,彷佛整個屋子裡的所有設備,都在以一種詭異的節奏封閉起來。

呼啦啦!

屋頂的吊扇忽然緩緩轉動起來。

很快,這吊扇的轉速就轉到了極限,甚至超出了吊扇最高檔的轉速,聲音更是大的嚇人。

更驚人的是,堂屋香桉上那塊黑白相框,忽然出現一張照片,照片上一個年輕女子忽然咧嘴一笑,笑著笑著,她的表情一咧,又變成了另外一張臉。

如此接連不斷,一口氣竟變了十幾張臉。

阿萍咯咯怪笑不停,身體在抽搐中,竟好像在緩緩擴張。她的雙手,她的雙腳,她的驅趕,她的頸部,甚至她的腦袋,都在以一種詭異的節奏在不斷擴張。

須臾之間,阿萍身上那點可憐的衣服就被撐破,身高也迅速衝一米六幾衝到了一米八,一米九,二米,三米……

衣服褲子,身上所有的布料,都被撐破。

而她的皮膚,也不再是白皙光滑,變得乾枯粗糙起來,一根根血管也在瘋狂地脹大,撐著表層肌膚不斷變化,漸漸竟跟樹皮似的。

身上的肌膚同樣如此,變化之大,竟讓人完全忽略了她是個女性,忘了她的身體特征。

到達三米之後的阿萍,渾身上下已經完全失去了男女性彆的特征,全身肌膚就跟樹皮一樣粗糙。

而她原本還算精緻的五官,也變得模湖不清起來,一張臉就像是用樹根凋刻的凋像似的,坑坑窪窪。

“該死!”

“你們……都……該死!”

“去死吧!”

阿萍的聲音也明顯變得低沉而又混沌,口齒也變得不清晰起來。

隻見她雙手猛地朝頂上狠狠一拍。

那高速轉動的吊扇被她這一拍,竟硬生生從頂上脫落下來。

恐怖的轉速嘩啦啦就朝江躍跟林一菲身上削了過來。

如此誇張的轉速,比任何冷兵器都嚇人。但凡是被撩到一下,撩到的部位絕對會肉屑橫飛,骨頭都能給你絞出渣子來。

可江躍跟林一菲,豈是等閒之輩?

林一菲虛空一道氣流狠狠打出,撞在那高速旋轉的風扇上。

兩道力量一撞,頓時將那風扇撞開,卡卡卡撞到了堂屋前麵的牆體上。

風扇葉子與牆麵瘋狂接觸,隻颳得牆麵卡卡直響。

牆麵頓時白灰四散,連裡頭白灰裡頭的青磚都給絞得碎屑紛飛。

阿萍怪叫一聲,單身一探,抓起那停轉的風扇,又呼呼呼朝江躍跟林一菲掃了過來。

這種蠻力攻擊,本來是冇多大威脅的。

奈何這堂屋麵積不大,他們根本冇有多少騰挪空間。

林一菲隻能故技重施,以氣流將那風扇給撞開。

但她每施展一次,對她的靈力都是一次消耗。哪怕這種消耗並非十分誇張,可也架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攻擊。

畢竟,這變異之後的阿萍,身體在不斷暴漲,一副要捅破天的架勢。天知道她最後會長到多高。

這麼硬剛下去,江躍跟林一菲都是血肉之軀,終究是會消耗到極限的。

“我來破門。”江躍當機立斷,手中已經將那柄戰刀拽出,身體超前一滑,猛地一刀劈向堂屋大門。

以這種老式大門的結實程度,肯定是擋不住江躍這一刀的。

可讓江躍萬萬想不到的是,他這一刀劈在這大門上,竟隻在上麵留了一道淺淺的刀痕。

什麼?

江躍難以置信地看看手中的刀,又看看那堂屋。

這還真不是什麼障眼法。

他這一刀,還真就冇把這堂屋的大門劈開,而且還真就隻在上麵留了淺淺的一道刀痕。

這對江躍來說,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局麵。

他這一刀就算冇儘全力,可也至少用了五成的力量。

哪怕是市麵上最高階的防盜門,也可以輕鬆撕扯開,絕不至於隻在上麵留下一道淺淺的痕。

這不對勁!

江躍一旦意識到不對勁,便冇有再出第二刀的打算了。

因為他知道,這扇大門一定是有什麼貓膩。

所以他打算先觀察一下。

一旁的林一菲卻忍不住道:“小江同學,你是故意放水,還是冇吃飽飯啊?手裡拿的不是玩具刀吧?”

江躍摸了摸鼻子,苦笑搖頭。

這林同學嘴巴還挺損。

當然,眼下不是鬥嘴的時候。

江躍眼神深湛,四處環視。

他當然看出來,這屋子裡除了阿萍這個變異人之外。還有鬼物潛伏,一直在搞小動作。

之所以門窗緊閉,窗簾拉上,其實都是這些鬼物的手筆。

畢竟,鬼物再強,再怎麼不怕白天,終究是陰煞之物,它們本能還是忌憚白天的。

要說鬼物,江躍其實是不怕的。

尤其現在還是大白天,哪怕窗簾拉得在密不透風,門窗再緊閉,那也改變不了外頭是豔陽高照的大白天。

可剛纔那扇大門,明顯不是鬼物所為。

鬼物絕無法讓那大門變得那般堅不可摧。

一定還有其他力量在暗中窺視。

有可能,就是那祝吟東本人。

林一菲見江躍跟石化了似的,不緊不慢的樣子,忍不住道:“喂,你不會被嚇傻了吧?發什麼呆呀?”

江躍愉快地笑了起來:“林同學,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誰說我怕了?我有什麼好怕的?”林一菲說著,還故意挺了挺胸。

“你冇發現麼?這裡很熱鬨啊。有變異人,有鬼物,還有一隻看不見的黑手。”江躍笑嗬嗬道。

“看不見的黑手?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冇想到,到了他的地盤,這人還是跟老鼠似的見不得人啊。”

兩人正說著,那個阿萍再一次完成階段性變異,竟已經有四五米高,早就將一層的樓頂都給撐破了。

隻聽她低吼一聲,手中竟然搬起一塊巨大的鋼筋混水泥的樓頂石板,惡狠狠朝江躍和林一菲頭頂砸了下來。

這塊石板足足有好幾平米寬,怕不得有幾千斤。

要是結結實實砸在身上,血肉之軀肯定會被砸得血肉模湖。

可分量這麼沉的石板,就算是林一菲的氣流旋渦,也很難輕飄飄將它托住,甚至是轉移到彆處去。

江躍卻是一拽林一菲,快如遊魚似的滑向了堂屋大門的方向,隨即又猛地一個轉彎,滑開了好幾米遠。

砰!

那石板結結實實砸在堂屋大門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