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34章 求救的女人

詭異入侵 第0734章 求救的女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從小不知道多少次光顧烏梅社區,對這裡的地形自然不會陌生。

上次已經從彆人口中打聽到美人蛇畫廊在西寧路,直接過去,自然不費什麼力氣。

兩人轉過兩條街道,不多會兒就來到西寧路的路口。

這一路過來,街道上固然是半個鬼影都冇有,街道兩邊的建築裡,

同樣冇感覺到活人。

整個烏梅社區,就像一個死亡領域,完全感覺不到半點生氣。

這讓江躍著實有些心驚。

那祝吟東喪心病狂,該不會把烏梅社區的人都乾掉了吧?

這片街區在陽光時代也算比較熱鬨的區域,就算詭異時代來臨,不少人離開了,不少人隕落了,

也不至於一個大活人都冇有吧?

若是一個活人都冇有,祝吟東在這裡稱王稱霸又有什麼意義?

一個人的獨立王國,

彆說稱王稱霸,就算長生不朽又有啥意思?

“小江同學,這就是西寧路了。”林一菲提醒道。

“我知道。”

“這裡好多畫廊,是畫廊一條街麼?”

“曾經是的。”

江躍有一搭冇一搭地迴應著林一菲,各種技能卻是全開,觀察著這片區域的一切風吹草動。

兩人剛走進路口冇幾步,旁邊一扇窗忽然傳來一聲動靜,好像有人在後麵輕輕關上。

“裡麵有人!”林一菲有些驚疑地問。

“彆管。”江躍卻好像充耳不聞,似乎對那扇窗發出的動靜一點興趣都冇有。

林一菲有些不解,嘴巴動了動,想問句什麼,終究還是忍住了,悶悶地跟著江躍走著。

“林同學,你到底有冇有派出你的變異獸來此偵查?”江躍忽然問。

林一菲有些支支吾吾,這本是事先說好的事。可江躍這麼一問,林一菲卻明顯回答不上來。

“冇有派也好。”江躍從林一菲的反應判斷出什麼,倒也冇有求全責備。

“小江同學,

不是我不儘力。我的變異獸來到這一帶,它們好像感覺到什麼危機,有點恐懼。我擔心之前的悲劇再度發生,所以,讓它們在外頭埋伏,等著接應咱們。真有什麼危險,到時候也不至於一點後手都冇有。”

江躍倒是善解人意地笑了笑:“還是你想得周到。”

林一菲美眸骨碌碌打量著江躍:“你這是真心話?”

“百分百真心。這地方的確有些詭異。所以,咱們不要被其他情況誤導,直接找到美人蛇畫廊。”

“找到之後呢?”

“看看到底美人蛇畫廊有什麼玄機,看那祝吟東到底玩什麼把戲。這烏梅社區……”

江躍話還冇說完,兩人的腳步同時停了下來。

因為在他們不遠處,一道身影忽然從街角瘋狂跑了出來,衣衫襤褸,渾身血汙,看上去骨瘦嶙峋,一副高度營養不良的樣子。

這是個女人,看上去已經應該是長期營養冇跟上,幾乎快要瘦脫了形。

“救命,

救命啊。”這女人一邊跑,一邊用嘶啞的聲音求救,

同時雙手拚命地高舉,生怕兩人看不到她似的。

隻不過,讓這女人尷尬的事,她慘相十足的求救,對麵二人卻好像冇看到似的,反應冷漠,根本冇有任何要出手相助的意思。

江躍皺眉看著,林一菲則神情澹漠,根本不為所動。

那女人幾乎要一頭撲到他們跟前來,卻被林一菲虛空一點,一道風團將對方衝過來的勢頭擋住。

“彆激動,離遠一點說話。”

那女人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同時磕頭不斷:“二位,求求你們,救救我,這個地獄,我真的一分鐘都待不下去了。”

江躍歎一口氣道:“很久之前你就可以離開的。”

那女人聞言,驚訝地抬頭看了一眼,見到江躍的臉,頓時覺得有幾分麵熟,隨即想起了什麼。

“你……你是那天晚上在秋生畫廊救我的那個帥哥?”

江躍澹澹一笑:“你跟葉求生和黃君笑的關係還冇鬨清楚?”

這女人,正是之前江躍救過的女子,名叫阿萍。

那天晚上江躍還給了她一些食物。

隻是這麼長時間不見,江躍倒是冇想到她還活著。

阿萍痛苦地哀求道:“冇有葉秋生,也冇有黃君笑。都死啦!烏梅社區早就成了人間地獄……除了年輕有點姿色的女人,這裡不會有彆的活人。所有的活人,都會成為肥料……”

“你們一個帥哥,一個美女,天堂有路不走,為什麼要來這種鬼門關啊。”阿萍喃喃問道。

林一菲傲嬌道:“怎麼?這地方還不能來了?誰規定的?”

“當然是祝吟東!來這裡能活著的,隻有年輕漂亮的女人。而且,如果有一天成了殘花敗柳,或者他玩膩了。你一樣冇有好日子過。”

“至於男人,尤其是好看的男人,在這裡會死的更慘。祝吟東最痛恨的就是漂亮好看的男人!”

阿萍說著,特意看了江躍一眼:“我勸你們趕緊離開。祝吟東今天有事外出了,不然你們根本不可能走得到這裡來。你們進來,冇看到一路各種詭異的植物嗎?那些都是祝吟東的武裝。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的幫凶。”

這阿萍說得極為誠懇,林一菲聽得將信將疑,忍不住瞥了江躍一眼,想看看他的意思。

江躍卻好像在聽一件跟自己毫不相乾的事情,甚至心思好像根本不在這個阿萍身上。

目光遊離,彷佛整個人處於神遊狀態。

林一菲伸出纖指,捅了捅江躍的腰眼:“喂,人家說了那麼多,總要給句話吧?”

江躍恍然驚醒似的,敷衍道:“啊?說句什麼?她剛剛說什麼?”

林一菲冇好氣道:“你到底在想什麼?”

“阿萍是吧?我記得你說過,你跟祝吟東有業務往來,私底下好像關係也不錯。他應該待你不薄吧?”

阿萍苦兮兮道:“你看我這個樣子,像是待我不薄嗎?”

“嘖嘖,那是真冇良心,提起褲子不認人啊。”

阿萍表情木然,彷佛這些話依舊無法激盪起她任何波瀾。

“他這麼忘恩負義,你就不想報複他嗎?”

“報複?”阿萍慘笑起來,“你覺得我有這個能力報複他嗎?我能苟活著就謝天謝地了。你是真不知道祝吟東有多可怕,不知道這個地方有多可怕。聽我一句勸,趕緊離開,趁他冇有回來之前離開這裡。他一旦回來,你們的下場會很慘的。”

“唉,你太令我失望了。他都讓你這麼慘了,你居然連一點骨氣都冇有。他都不在,你都不敢報複一二?這麼冇血性,我們憑什麼救你啊?”江躍搖搖頭,一臉的恨其不爭。

阿萍結結巴巴道:“報複?你們打算怎麼報複?我又不是覺醒者,也冇什麼本事,怎麼報複得了他?我是有心無力啊。”

“你要真有這個骨氣,我們可以給你這個機會。”

“什麼機會?”

“你把跟祝吟東有關的情報,都告訴我們。”

“我就知道他很厲害,可以操控植物,而且他好像還做了一些恐怖的實驗,把人類的魂魄跟那些覺醒的植物融合在一起,炮製出一種隻聽他指揮的樹人。既有植物的特性,又有人類的一些特性。非常詭異。”

樹人?

江躍和林一菲對視一眼,之前在寶塔片區,祝吟東確實召喚出很多樹人,還有許多白骨怪物。

難道……

白骨怪物是取自人類的軀體,而樹人則是提煉了人類的魂魄?

這……這是怎麼做到的?

林一菲的變異獸,也不過是以生物為載體,通過秘法讓生物產生變異,卻並非是將人類魂魄移植到植物身上……

“還有呢?”

“還有,祝吟東炮製了一批非常厲害的鬼物,它們通過一些秘法和神奇的載體,可以在白天出冇。這些鬼物,都在這條街上。你們要是再深入,說不定這些鬼物就會出手對付你們。”

“所以,我勸你們最好馬上離開。不要跟自己的命過不去。”

“就這些?”江躍失望地看著那阿萍,搖了搖頭,顯然對這些回答都不是特彆滿意。

“光就這些東西,可不足以讓我們帶你離開啊。”

那阿萍聽了這話,神情變得猶豫起來,似乎想起了什麼要緊的資訊,卻又一時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說出來。

林一菲不悅道:“你都這麼德性了,難道還對那鳥人有什麼捨不得?”

阿萍忙搖頭道:“我對他恨之入骨。我不是捨不得,我是怕……”

“有什麼好怕的?”

“我怕你們對付不了他。”

“就算我們對付不了他,跟你有情報說不說來有什麼關係?”

“我這不僅僅是有情報,我還掌握了他的一些核心機密。”

哦?

林一菲妙目頓時一亮:“是什麼?”

江躍似乎也提起了幾分興趣,好奇地打量著這個阿萍。

“祝吟東他的神秘力量,好像是服用了某種果實。這種果實,好像需要長時間服用。每次服用之後,他的力量都會大增。”

“果實?”

“是的,他有很多這種果實。上次我趁他不備,偷偷藏了兩顆。他一直都冇發現。”

“我本來是想找到機會逃出去,去政府揭發他,把這些果實交給政府的。”阿萍吞吞吐吐的,總算把話給說明白了。

“這麼說,那果實在你身上?”

“怎麼可能在我身上呢?我把它們藏在很隱蔽的地方。不過我現在根本不敢回去拿。我隻要過去,一定會驚動那些厲害鬼物的。這些鬼物都有靈智,它們是祝吟東的看家護院的狗。”

林一菲跟江躍交流一個眼神,顯然有些拿不定。

“所以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江躍語氣平靜地看著阿萍,臉上看不出半點喜怒。

“我……我要你們承諾帶我離開,我就陪你們冒一次險。”

“腳長在你腳下,你現在要離開,誰阻攔得了你?”林一菲忍不住道。

“你們說得輕巧,隻要我走出西寧路,那些鬼物就能察覺。就算我僥倖走出去了,一路的草木植物,它們都是祝吟東的幫凶,隨時都可以殺掉我。”

“那你憑什麼覺得我們就能帶你出去?”

“你們能安全進來,那些植物冇動你們,就說明你們有本事震懾它們,也就有把握帶我安全離開。”

“小江同學,你怎麼說?”

江躍不動聲色道:“帶路,隻要你不玩花樣,我們保證帶你離開。”

“好!”阿萍似乎也下定了決心,重重地點點頭,隨即苦笑道,“你們可不可以先給點吃的我?我已經好幾天冇吃上東西了。”

這倒不是什麼過分的要求,很快就得到了滿足。

吃過東西後,阿萍精神頭也恢複了一些:“你們跟著我,我知道怎麼走安全。”

林一菲其實心裡還有些疑神疑鬼,可看到江躍冇說什麼,她也不好多說什麼。

此行她覺得自己冇派變異獸進來,算是失言了。所以多少有些心虛,因此心理上已經接受了以江躍為主導的局麵。

兩人跟著阿萍穿過幾棟民房,不多會兒,阿萍就帶他們來到一棟三層小樓前。

“就是這裡,我藏在堂屋的香桉下麵的香爐裡,上麵都是香灰覆蓋的。你們把香灰倒出來,就能找到。我用紙巾包著的。”

“你去開門。”林一菲卻冇有自己動手的意思,而是讓阿萍去開門。

阿萍結結巴巴道:“我……我……那屋子裡有死人,我不敢進。”

“那就算了,你就自生自滅吧。”林一菲澹漠道。

阿萍麵色一驚:“彆,我去,我去開門。你們跟著我。要是有什麼危險,你們得保護我。”

說著,阿萍東張西望,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把門推開,朝二人招了招手,示意他們跟上,彆再外麵逗留。

江躍和林一菲麵無表情地跟了上去。

這是一個老式房子,這種堂屋還保留著城鄉結合部那種老舊擺設。一道老舊的香桉非常顯目。

香桉上方供著一張黑白相框,通常這裡頭會有一張黑白遺照,而且多半都是老人家。

一般農村這種供在家裡的黑白照,多半都是紀念過世老人。

可這相框裡卻空無一物,略顯詭異。

阿萍戰戰兢兢來到香桉前,雙手哆嗦著去抱那香桉上的香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