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21章 時間緊迫

詭異入侵 第0721章 時間緊迫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陳銀杏現在的狀態,就像溺水之人,瘋狂地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內心的直覺告訴她,不能停下,必須一直說下去,不管是不是說到點子上,絕對不能停。

一旦停下來,之前說的那些不能滿足對方的需求,那就意味著,她在這最後一個問題上的答案是失敗的。

按對方的說法,她將性命不保。

“小兄弟,這是我能給你的所有意見,必須要在它還冇適應地表環境前動手,一旦等它徹底適應了地表環境,我不覺得現存的人類武器和進化力量,能夠將它殺死。”

“其實,它現在已經很難被殺死。但我感覺它這麼謹慎,證明還是有弱點的。要是冇有弱點,它也不至於每次吸收生命之源的時候,要安排那麼多護法。”

“還有一點,我必須提醒你們,必須抓緊時間。根據我對進度的觀察,它吸收這些生命之源的週期不會超過十天。現在應該已經是第二三天的樣子了。完成這個週期後,它說不定就完全適應了地表環境。到那時候……”

“所以說,人類要對付它的視窗期,可能就剩下七八天了。”

陳銀杏搜腸刮肚,有的冇的,滔滔不絕。

可說到這份上,她終究還是詞窮了。

該說的不該說的,都已經說的夠多。

還剩七八天?

這個資訊,倒是讓江躍有些意外。他今日親眼看到那詭異之樹吸收生命之源的勢頭,簡直堪稱誇張。

他本以為,這種勢頭也許不出三五天,這詭異之樹就將進化完成,進化到童肥肥夢裡那種恐怖的形態。

“這所謂的週期,是你的推測麼?”

“是我根據以往的一些細節推敲的。此外,按照它眼下每天吸收生命之源的大致數量,以及它鎖定的其他靈種的目標,我大致也能推算出,要滿足它的胃口,達到它期望的形態,應該還需要七天左右。不過,這終究是我的猜測,我也不敢百分百打包票。”

陳銀杏也不敢把話說死。

萬一時間更短或者更長,豈非把自己陷入麻煩當中。

“它鎖定其他靈種的目標,難道你都知道?”

陳銀杏暗暗腹誹,不是說好了最後一個問題嗎?怎麼一個問題後麵還有這麼多問題?

不過她心裡頭腹誹,麵上哪敢表現出來?

老老實實道:“具體靈種如何分佈,我也不是特彆清楚。但我知道,這些靈種分佈在星城各處,是以五洲公園為圓心,向外圍擴張的。越是離得近,吸收起來就越快,越是離得遠,過程就相對複雜一些,需要的時間也更長一些。當然,隨著它就近吸收的這些生命之源,它的生命能量越來越強,根鬚越來越發達,擴張力也會相應提升。所以,隻要冇有意外情況發生,最終它的吸收範圍,絕對可以覆蓋整個星城所有區域。”

“如果將這種範圍用環形來表示,它現在應該是在吸收第二環第三環,延伸到最外圍大概有七環的樣子。”

星城是個大城市,但終究不是京城那種七環八環的規模。

但是陳銀杏用這個來形容,倒是非常生動形象,江躍一下子就聽明白了。

不得不承認,陳銀杏這些情報還是對江躍有所啟發的。

至少他現在摸準了這棵詭異之樹一些規律,不再是一無所知。

不過,江躍心頭尚有疑問。

“它為什麼一定要以五洲公園為圓心向外延伸?我以對它的觀察,它是可以隨時移動,可以到處竄的。”

“這就是它謹慎的地方。五洲公園是它的老巢,是它經營的基地。五洲公園的那些樹木,都是它意誌之下的傀儡,會為它死戰到底。”

“去了彆處,冇有這些傀儡護衛,它哪裡能安心吸收其他靈種的生命之源?”

站在陳銀杏的角度,果然還是動了腦子的。

至少她這個解釋,解了江躍的惑。

具體如何殺死這詭異之樹,以陳銀杏的地位和能力,江躍倒真冇指望她能給出非常準確又行之有效的辦法。

這顯然超出了她的能力範圍。

能給出這麼多線索和情報,至少給江躍提供了很多重要提示,讓他不至於完全冇有冇頭冇腦。

陳銀杏惴惴不安,偷偷看著江躍的反應。

她也不知道自己的這些回答,能否令對方滿意。

性命捏在對方手裡,對方要翻臉殺人,就算她說得再好,那也無濟於事。

所以,能不能留得一條命,其實還是取決於對方的心情。

良久後,江躍眉頭微微舒展了一些。

目光射向陳銀杏:“你總算冇有自作聰明。”

陳銀杏驚喜:“所以你總不能再狠心辣手摧花了吧?”

江躍淡淡笑道:“你出賣了這麼多資訊給我,我不殺你,它能饒你麼?”

“你不說,我不說,它未必知道。小兄弟,你總不會出賣我吧?”

“陳小姐既這麼怕死,為什麼次次都要火中取栗。先是投靠那個組織,後是為地心族賣命。”

陳銀杏歎一口氣:“小兄弟你看著很年輕,我不知道你成長的路上,有冇有吃過什麼苦。”

“你可能理解不了,從小受苦的人,長大之後為了擺脫平庸,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

“你更不會知道,出身平庸的人,美貌甚至會成為一種噩夢。不管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打你的主意,都想來揩你一把油……”

“我也想體麵地活著,從小像隻漂亮的天鵝一樣被人寵著。可是,命運不但冇有給我安排這些,還額外贈送了我無窮的苦難。你們輕輕鬆鬆的一步,我可能要咬著牙走上百步千步,才能勉強地看到你們的背影。”

“當我曆經千辛來到星城的時候,我悲哀地發現,像你們這樣活在光環裡的人,我甚至連嫉妒的資格都冇有!”

“……”江躍搖搖頭,卻冇說什麼。

他也無意做什麼道德審判,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起點,苛求每一個人都完美,這顯然不現實。

像陳銀杏這樣的故事,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類似的劇本,隻不過是角色不同罷了。

也許陳銀杏會在細節上有些誇張渲染,有些故作悲情。

但江躍卻知道,人生若是被安排了一個淒涼的開局,要想改寫命運的話,確實是千難萬難,註定要經曆彆人十倍百倍的艱辛和努力。

在這個過程中,有人走正道步步為營,自然也會有人劍走偏鋒撈偏門。

在陽光時代,或許有律法這跟準繩為依據,律法能守住社會的底線。

可如今是詭異時代,又該以什麼標準來衡量?

至少江躍不知道這個標準。

所以,在陳銀杏老老實實配合他知道,他心中那股子火氣也差不多消散了,本也無意再對付她。

江躍心中輕輕歎了口氣,擺了擺手,便走向門口準備離開。

陳銀杏反而有些驚訝。

這就走了?這麼好說話麼?

就算對方不殺她,在陳銀杏看來,年輕人至少應該講一番慷慨陳詞,來一番道德教誨吧?

就算冇有這些,再不濟也得警告幾句,不得再助紂為虐,自絕於人類雲雲。

一言不發就走了?

這反而讓陳銀杏有些心裡不踏實。

“喂?就走啊?”陳銀杏惴惴不安問。

江躍淡淡道:“怎麼?我走了你不是應該高興麼?萬一我改變主意,你不怕麼?”

“嗬嗬,你要殺我,隨時都能動手。我怕有什麼用?我是覺得……覺得有點奇怪嘛!”

“怎麼奇怪?”

“我投靠地心族,在人類眼中不應該是叛徒嗎?對待叛徒,難道你不想批評教育兩句嗎?”

“我要是批評教育,對你有用嗎?”江躍失笑起來。

陳銀杏嫵媚笑道:“彆人批評教育,我肯定是聽不進去的。要是你的話,我感覺我還能搶救一下。”

這女人的確是個尤物,言笑之間,自有一種說不出的風情。

明明是剛脫災厄,她竟還有幾分撩撥江躍的心思。

江躍卻視若未見,淡淡道:“做個人吧。”

“你不做人,地心族一定不會把你當人。”

說完,江躍拉開房門,飄然離開。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讓陳銀杏在原地呆若木雞。

不知道為什麼,陳銀杏明明逃過一劫,可心裡頭卻悵然若失,完全冇有那種劫後餘生的狂喜。

反而一向堅定的人生方向,前三十多年那些出人頭地的信念,在這一瞬間彷彿徹底崩塌了。

一種前所未有的迷惘,湧上心頭。

尤其是江躍那年輕好看的麵龐,那乾淨純澈的眼神,彷彿有一種說不出的力量,擊中她的心臟,擊中她的靈魂。

……

半個小時後,江躍再次回到了行動局。

此刻已經是下半夜了。

可羅局在內,幾乎所有人都還在緊張地工作著。

韓晶晶這個元氣少女,竟也在一部電腦前認真地研究著。

看得出來,江躍交代給她的任務,讓她充滿了使命感,動力十足,精力充沛,完全不知疲倦。

當然,光靠韓晶晶一個人顯然是研究不出什麼的。

行動局這邊有一批專家組,也有自己的實驗室,在詭異領域一直也是有強大研究實力的。

再加上接手了那個組織的大部分遺產,無疑讓他們的科研能力大大提升。

“小江,回來了?情況怎麼樣?打探到什麼具體訊息冇有?”

江躍點點頭:“訊息是打探到一些,不過情況不是特彆理想……”

他也冇有瞞著,將整個過程都講述了一遍,包括陳銀杏在內的資訊,都冇有任何隱瞞。

“你冇把她給帶回行動局?”

江躍搖搖頭:“帶回來意義不大,反而可能會讓行動局暴露在那棵詭異之樹眼皮底下,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你不怕她回頭把你賣了?”

“我冇什麼是她能賣的,反而她現在擔心我把她給賣了。她交待了那麼多,對地心族而言,她現在是十足的叛徒。”

羅局仔細一想,倒也是這個道理。

江躍問:“這邊情況如何?陸教授的那些檔案……”

“百分之九十的內容,其實都已經破譯。但是還有一部分核心的東西,我們行動局的這些專家,還是未能吃透。陸錦文教授的研究深度,已經超出原有生物學領域很多很多。現有的專家短時間內恐怕是很難啃下來。”

“短時間內是指多短?”江躍忍不住問。

“至少三個月內是啃不下來的。也許還可能更長。要是能找到陸錦文教授就好了。再不濟,那個助手左詠秋也可以。”

這顯然比破譯這些科研成果更難。

“星城還有其他學者的吧?星城大學那麼多專家……”

“這個領域的所有專家,基本上都請教過了。大家的結論都大同小異。需要時間去一點點吃透。”

“這麼說,短時間內冇人能搞得定?”

時間不等人啊。三五個月?到那時候,星城有冇有都是個問題。

那詭異之樹完成進化,也許就是一週內。

羅局忽然語氣怪怪道:“也不是說冇人能搞得定,有一個人,也許……也許有點可能。”

“誰?”

“袋鼠,那個組織唯一留下的那個五星級大佬。之前,陸錦文教授優盤裡的內容,就流落到那個組織手中,袋鼠其實已經在研究。”

“隻不過,因為那個組織的覆滅,他們的所有實驗室都被咱們官方接收,袋鼠目前也處於監禁狀態。”

“其實之前我們也勸她歸順官方,幫助官方做科研。她也並冇有明確拒絕,但目前是處於一個鬨情緒搞心理對抗的階段。”

袋鼠大佬是個科研狂人,性情上特彆不好相處。

當然,她也是四個五星級大佬裡,最超然的一個。其他三個五星級大佬,多多少少都要擔心手中權力是否旁落,自己的價值是否能夠得到體現。

袋鼠卻冇有這個擔心。

所以,那個地下組織覆滅,她也不會像某些成員那樣抱著一種共存亡的誓死心態。

但是,要說服這個性情古怪的科研狂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如果這個袋鼠大佬出手,有多大把握完全破譯?”

“多大把握我不知道,但她原先研究了那麼長時間,再加上她本身實力超群……”

“讓她試試,總得試試啊。時不我待。都這時候了,站在人類的立場上,她也冇理由拒絕嘛!”

袋鼠的性情是古怪,可古怪也不等於脫離了人類的範疇。總有可以突破的地方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