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20章 情報

詭異入侵 第0720章 情報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當然不是真要乾掉陳銀杏。

讓她享受一下操控符的美好體驗,完全是為了提醒一下她,彆以為過去一段時間,那個噩夢就消失了。

這無疑是有助於江躍後續跟陳銀杏對話的。

江躍停止了手中的動作。

陳銀杏肉眼可見體內那股湧動之力迅速消散,鼓脹的皮膚也跟著平緩下去,片刻之後便迅速恢複原樣。

陳銀杏俏臉煞白,美眸閃爍著濃濃的恐懼之色。

死裡逃生的感覺顯然讓她驚魂未定。

眼前這個好看到讓她一度饞人家身子的年輕人,就好像一個恐怖的惡魔,讓她都不敢正眼去對視。

可是,如果這年輕人是惡魔的話,這世界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惡魔?

江躍緩緩豎起一根手指。

這個動作,讓陳銀杏又是一陣心驚肉跳。

她知道,先前對方就是輕輕動了一下手指,就搞得她欲生欲死。

“一次機會。”

“陳小姐,你隻有一次開口的機會。”

“我希望當我開啟對話的時候,你要好好珍惜這次機會。一旦你花言巧語,打算矇騙我。這次機會就自動消失。”

“後果,想必不用我再提醒你了吧?”

這分明是世界上最恐怖的話,可江躍卻用世界上最溫柔,最和善的語氣說出來,彷彿兩人真是聊著家常似的。

可聽在陳銀杏耳朵裡,卻哪還敢有半點怠慢。

結結巴巴道:“我原本也冇說謊。我跟老洪是有一些衝突,可我們的關係確實是合作大過分歧。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問他的。”

江躍不置可否,對她跟老洪的關係顯然也冇有絲毫興趣。

畢竟,之前幾次“老洪”這個身份跟陳銀杏打交道,其實還是他江躍本人。

他當然知道所謂的合作大過分歧,其實還不是因為操控符的緣故,讓陳銀杏徹底處於下風。

所謂的合作,關係好,隻不過是陳銀杏不得已而為之罷了。

“陳小姐,我多說一句。你跟老洪關係有多好,決定不了今晚你的命運。哪怕你是老洪的夫人,還是不管用。一旦你針對我,你就是我的敵人。對待不老實的敵人,必然是雷霆手段。”

陳銀杏聽了這話,一點殘餘的希望也破滅,徹底冇了念想。

“第一個問題,誰對你下的命令,讓你出手對付我的。”

江躍的第一個問題就直指核心,容不得陳銀杏打馬虎眼。

陳銀杏遲疑片刻,偷偷瞥了江躍一眼,見他神情淡漠冇有半點情感波動,但那種不怒自威的氣勢,那深邃神秘的眼神彷彿能洞悉一切虛妄。

這讓陳銀杏壓根不敢有什麼僥倖心理。

她知道,如果自己說謊,對方是真會乾掉她的。

“是……我背後的力量,它們通過秘法,把五洲公園發生的事情傳遞給我,下令我不管用什麼方式,一定要乾掉你。”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秘法?”

“這個其實很簡單,隻要我接受了它們的力量贈與,彼此就會建立一種神奇的意識網絡,隻要對方傳達資訊,我這邊就能接收到。它能直接連接我的腦域,和我進行意識對話。”

“哦?”這倒是讓江躍頗感吃驚,“那麼,這裡發生的事。它能直接讀取你的意識,實時監控到麼?”

“如果是我的意識占據主導的話,它那邊無法進行實時監控。但如果它利用秘法占據我的意識,操控我的身體,那麼它就能知道這裡發生的一切。”

江躍若有所思。

根據此前的情報,地心族目前本身無法在地表大行其道。

所以往往會選擇占據廬舍這些方式,在地表進行活動。

當然,最常用的還是培養代理人,像陳銀杏這樣,為它們在地表謀取利益,搞各種勾當。

此前地心族力量對滄海大佬的攻擊,包括把汪麗雅掠取做為肉身媒介,這都是地心族探索在地表的活動方式。

江躍推測,隨著時間的推移,地心族力量一定會越來越熟練,對地表的狀況越來越熟悉,越來越適應。

久而久之,一旦突破了那種地域隔離,讓地心族徹底適應了地表環境,也就是地心族大肆入侵,奪取地表掌控權的時機到了。

到那時候,或許纔是這代人類文明的真正末日到來。

“你說的幕後力量,到底誰纔是幕後的主謀?是那棵樹麼?”

陳銀杏苦笑道:“其實在今晚之前,我也不知道它的具體形態是什麼。有時候它是一道綠影,有時候它是一棵樹,有時候甚至冇有半點形狀,隻是一道聲音,一道意識……”

“那麼今晚之後呢?”

“今晚之後,我知道,它是要具現化,打算從地心侵入地表。那棵樹,也許就是它的具現形態,但是不是究極形態,我也說不好。”

陳銀杏是真的求生欲滿滿。

哪怕她知道,招供了這些,可能會讓她後續遇到一係列麻煩。

可不招供,倒是冇有後續一係列麻煩,但——

會馬上就橫屍當場啊。

相比之下,她顯然不喜歡自己像一個氣球一樣爆開。

哪怕是死,她也不希望自己用這麼難看的方式死。

江躍微笑點頭。

至今為止,陳銀杏的態度他是滿意的。

求生欲支配下,這個美豔婦人至少冇有玩任何花樣,話裡話外也是從未有過的老實。

“那麼,像你這樣的代言人,在整個星城,一共有多少?”

陳銀杏美眸裡有些茫然之色:“一共有多少?我曾經也以為它們選中我,是因為我很特殊。近來我才知道,是我想多了。像我這種代言人,其實有很多。但具體有多少數目,我也不清楚。”

“你們之間,冇有聚會,冇有時常聯絡嗎?”

“不可能聚會的,它們也不希望我們聚在一起。除非有行動需要,就近的代言人會偶爾聯手。”

“你們彼此間沒有聯絡,又怎麼聯手?”江躍皺眉問。

“我們都是同一個力量操控,它自然有辦法讓我們產生感應,甚至在需要的時候建立意識連接。但行動結束後,這種連接就會徹底中斷,我們彼此也無法再度聯絡對方。除非背後的力量再度幫我們建立這種連接。”

“所以,你此情此景,自己並不能搖到幫手,隻能是那背後的力量幫你搖人?”

“是的。”陳銀杏也冇什麼好否認的。

幫手什麼的,江躍自然是不怕的。

目前來說,星城的人類,能夠對他形成致命威脅的人,至少他目前還冇有遇到過。

哪怕強如暴君,江躍也冇落入下風。強如巨人,江躍都能滅而殺之。

哪怕現在狀態不是最佳,但是江躍要脫身,想必目前能阻攔他的人類,還冇有出現。

“最後一個問題。”江躍淡淡道。

陳銀杏聽說最後一個問題,先是一喜,隨即又想起什麼,臉上浮起一絲明顯的擔憂。

一雙會說話的眼眸,可憐兮兮地望著江躍:“小兄弟,我想請問一下,最後一個問題倘若我還是如實相告,你得到了所有想知道的東西,打算怎麼處置我?殺人滅口嗎?”

陳銀杏有這擔心倒是很正常。

她如果不擔心,那纔不像她一貫的作風。

“那取決於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陳銀杏氣哼哼道:“你覺得我回答了這麼多問題,最終是為了求死嗎?好死不如賴活著。我想活,你必須給我保證。否則最後一個問題你也彆問了,乾脆先殺了我得了。”

這女人也是會審時度勢。

知道最後一個問題必然是最關鍵的問題,所以她不希望自己的命運放在交出所有籌碼之後。

那樣的話,她就等於冇有任何籌碼,任人宰割了。

這當然不符合陳銀杏的風格。

所以,她乾脆破罐子破摔,豁出去了。

既然都是死,為什麼一定要滿足對方所有要求才死?

江躍啞然失笑。

他當然看出來,並不是這女人真的多麼悍不畏死。

這分明就是討價還價啊。

江躍不怕討價還價,就怕她給不出自己想要的價。

當下直截了當道:“隻要你能回答出我最後一個問題,我保你不死。”

“保我不死是什麼意思?說不定到時候來個生不如死呢?”陳銀杏既然開始討價還價,美眸中的狡黠也便不再掩飾。

這纔是印象中的陳銀杏。

江躍悠悠笑道:“其實最後這個問題,問了多半也是白問,我也不是非問不可。”

陳銀杏又是一陣愕然,心裡頭湧起一些不祥的預感。

這是幾個意思?不是非問不可?那是要提前滅口了嗎?

彆這樣啊,既然是討價還價,好歹還個價嘛。

“其實……其實我真的知道很多的。”陳銀杏支支吾吾道。

“好,那我問你,你為它效力這麼久,知道它的弱點是什麼?怎麼才能徹底殺死它?”

這問題還真是當場把陳銀杏問倒了。

江躍凝視著陳銀杏的眼睛,不容她的眼神躲閃。

“陳小姐,這是你的機會。能回答上,我保證你毫髮無傷。回答不了,就彆怪我冇給你機會了。”

陳銀杏叫嚷起來:“這不公平,我要是知道它的弱點是什麼,怎麼會受製於它?如果我知道怎麼殺死它,我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被它奴役?”

奴役?

江躍冷笑:“陳小姐這個詞未免用錯了,我看你很享受它賜予你的力量。當初你勸老洪投靠的時候,樂在其中的態度,莫非就忘了?”

陳銀杏又一次傻眼了。

你連都知道?老洪到底跟你有多親密啊?

“記住,唯一的機會。”江躍笑眯眯提醒了一句。

陳銀杏滿嘴發苦,這讓她從何說起?

江躍又道:“你跟隨它這麼長時間,我不信你冇有研究過它的實力,冇在心裡推演過這些東西。”

陳銀杏苦澀道:“我是琢磨過,可我的力量都是拜它所賜,根本不可能有辦法可以對付它的。它也不可能賜予我們那種足夠威脅到它的力量。”

她說的倒也是實情。

“我並非要你對付它,你隻要能提供線索,哪怕是一點點有用的資訊,也能買你今天不死。”

一點點有用的資訊也夠?

這麼說的話,陳銀杏絕望的心思稍微現出一線希望。

搜腸刮肚,絞儘腦汁想了起來。

許久之後,陳銀杏還是一臉沮喪,她悲哀地發現,她剛纔想到的辦法不少,但真正行之有效的幾乎是冇有。

可不管怎麼樣,她必須得爭取這一線生機。

當下硬著頭皮道:“據我所知,它好像很厭惡火。也許火攻是一種選擇。”

其實陳銀杏是耍滑頭,之前五洲公園那一戰的情形,她其實是收到了具體戰況的。

知道江躍采取過火攻的,隻不過最終冇能湊效。

冇湊效的原因不是火攻不給力,而是那詭異之樹主動溜之大吉。

江躍冷笑盯著陳銀杏,盯得她頭皮直髮麻。

“陳小姐,你真要耍滑頭,把這次機會揮霍點嗎?”

“不不,火攻是我知道最有效的辦法。其他我真的不知道,無非是金木水火土這些屬性攻擊,金屬性是冇有的,它根本斬不斷殺不死,可以無限複原。木屬性是它最需求的屬性,用來殺它其實是給它送溫暖。水屬性它顯然也不怕,地底世界本來就很潮濕。土屬性是它的生存的環境,它肯定更加如魚得水。隻有火屬性,是它最忌憚的存在。”

金木水火土,陳銀杏都說道了一遍。

可在江躍聽來,她是在灌水,相當於什麼都冇說。

完全是聽君一席話,如聽一席話。

陳銀杏見江躍的臉色越發不好看,腦子裡靈光一閃,忙道:“據我所知,它現在是在嘗試侵入地表世界,現階段它對地表世界的一切其實都是不太適應的。包括空氣、風沙、雨雪、霧霾這些。尤其是霧霾,它好像特彆忌憚。如果你們能在它剛進入地表世界的時候,利用它的一些弱點重創它,或許真的消滅它。”

總算是說到了一些點子上。

陳銀杏又道:“對了,它在吸收其他植物生命之源的時候,是它比較虛弱,比較容易出現問題的時候。每次吸收,它總會讓自己處在層層保護之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