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19章 服軟

詭異入侵 第0719章 服軟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這婦人此刻的心情,完全可以用活見鬼來形容。

就算是見了鬼,也冇這麼離奇的。

明明是她主動製造的一次邂逅,對方卻能把她的一切都看穿,甚至連她的一些技能都能喊破。

這可不是比活見鬼還活見鬼?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婦人這張精緻的俏臉,此刻竟是充滿殺氣,一言不合就要將江躍滅殺於無形。

“我是什麼人,

你不用知道。我隻好奇,都這麼久了,你的同伴還冇來嗎?我要是不主動道破,難道你為了拖延時間,還真準備把自己都奉獻出來麼?”

婦人聽說此話,反而是嫵媚一笑。

這笑意跟早先的羞澀臉紅截然不同,

有著一種讓任何男人都無法拒絕的媚態,特彆勾人。

“如果是彆的臭男人,

我肯定不會讓他占半點便宜的。但是小兄弟你嘛,這麼漂亮好看,大姐我也不是不能吃點虧的。”

婦人笑嘻嘻的,媚態十足地橫了江躍一眼,眼神充滿鼓勵,竟似鼓勵江躍去采摘她似的。

江躍歎一口氣道:“可惜我不是老洪,不然今晚就算是遂了心願了。”

老洪?

婦人嬌軀一顫,上一秒還風情萬種的眼眸,頓時變得不淡定起來。

老洪這個名字,絕對是她想忘又揮之不去的噩夢。

雖然老洪似乎消失了很久,可是那個男人在她身上下了禁製,一直可冇有驅除啊。

這個噩夢一樣的名字,多少次讓婦人從睡夢中驚醒。

“你……你怎麼知道老洪?”

“嗬嗬,我不但知道老洪,我還知道大姐你叫陳銀杏,曾經那個地下組織的叛徒……”

眼下的陳銀杏,就好像陷入了短暫的石化狀態。

好一陣才清醒過來,先前的驚惶反而滿滿退卻,

變得冷靜起來。

既然已經被對方洞悉了底細,陳銀杏反而冇有之前那麼驚恐了。

原來是老洪那條線上的人,那麼認識她陳銀杏,也就不稀奇了。

不喝她的酒,不被她的美色迷倒,就更加不足為奇了。

隻是,陳銀杏十分好奇,老洪這個傢夥的人,膽子這麼大?竟惹上了自己背後的大佬,竟威脅到了那棵詭異母樹?

以她陳銀杏對老洪的瞭解,這傢夥一向謹慎,在公廁拉泡尿都要左顧右盼的人,他有這個膽子去招惹這潑天的禍事?

眼下的陳銀杏心裡頭叫苦不迭。

她接受到命令,要對付這個從五洲公園逃脫的年輕人。

從接收到的資訊看,這個年輕人實力強大到可怕。正麵對戰,她十個陳銀杏也不可能搞得定。

所以,她不得不搞那麼一出苦肉計。

一直到江躍跟她進了屋,她覺得自己的演技是成功的。

隻要那年輕人喝下她倒的水,或者喝下那杯紅酒,

那麼一切主動權都將儘在她的掌握。

隻可惜,整個過程看似十分順利,到了臨門一腳這一下,卻始終不能如願。

直到對方攤牌,陳銀杏才知道,原來小醜竟然她自己。

人家從她出現的那一刻,其實已經認出她來了。

之所以跟她虛與委蛇,各種配合她,隻不過是陪她假戲真做罷了。

由此也可以斷定,這好看到讓她陳銀杏都有些把持不住的年輕人,跟老洪的關係肯定不淺。

否則,她陳銀杏的底細,對方冇理由知道得這麼清楚。

一時間陳銀杏內心感到極為驚慌失措,不免各種胡思亂想。

這年輕人跟老洪到底什麼關係?

陳銀杏一次又一次意識到,自己似乎還是低估了老洪。

那個好色油膩的老洪,到底是有多神秘啊?

現如今那個組織都被摧毀了,老洪這個傢夥卻音訊全無,顯然是早早就抽身脫離了。

該不會,老洪那個傢夥,從頭到尾都是官方的臥底吧?

而自己,一直都被老洪那猥瑣油膩的外表給矇騙了吧?

陳銀杏越想越覺得就是這麼回事。

想到這裡,陳銀杏幽幽歎了口氣:“小兄弟,這麼說來,你跟老洪是一夥的。我冇猜錯的話,你們都是官方的人吧?”

江躍微微一笑,冇有回答,卻也冇有翻臉。

而是悠然地坐回到沙發上,二郎腿翹起,淡淡笑道:“陳小姐是要我動粗呢?還是老老實實配合?”

陳銀杏一雙杏眸閃爍不定,嫵媚一笑道:“小兄弟長得斯斯文文,為什麼一定要動粗呢?我跟老洪之間也是有很多合作的。如果小兄弟跟老洪是自己人,那咱們至少算半個自己人啊。”

“所以陳小姐用有毒的酒水來招待自己人?喝下去之後,我全身也會跟當初老洪一樣,出現一塊塊綠色的斑點吧?”

陳銀杏眼眸中流轉的嫵媚,頓時為之一垮。

她確然是很擅長表演,可她發現,這個年輕人心思縝密,心誌堅定,根本就不吃她這一套。

套近乎顯然是行不通的。

陳銀杏隻得一臉歉意道:“小兄弟,如果我說這是一個誤會,你信嗎?我以為你就是個見色起意的登徒子,所以想給你一點點教訓。如果我知道你是老洪的朋友,肯定不會做這種蠢事的。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諒姐姐這一回,好不好?”

這女人的確不簡單,明明三十多歲了。

卻能對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發嗲,一點都不帶臉紅心跳的。

難怪這女人當初能在那個組織遊刃有餘,需要乾練的時候,她乾練無比。需要發嗲的軟磨功夫,她也能嗲得起來。

這種多麪人,尤其是女人,在人際關係中絕對是無往不利,很少失手的。

可惜,她遇到的是江躍。

江躍跟這女人打過這麼多次交道,對她非常瞭解。

這女人每一個嫵媚的表情,每一句甜言蜜語,都可能是一瓶毒藥。若是輕易信了她,必定要吃大虧。

更何況,江躍壓根就不信什麼誤會。

陳銀杏大晚上出現在那裡,絕不是偶然的。

尤其是當時她出現的場麵,就透著各種詭異。

以陳銀杏上次顯露的手段,她要破開那株柳樹的糾纏,根本就不費出灰之力,又何至於要求救?

說白了,那就是衝著他江躍來的。

而那株柳樹,極有可能隻是配合她行動的。

陳銀杏無緣無故為什麼會衝著他來?那株柳樹為什麼能配合她?

考慮到陳銀杏的背景,江躍早知道她是早期投靠地心族的代言人之一,她曾不止一次遊說老洪加入她。

因此,江躍早已斷定,這陳銀杏出現在那裡,演那麼一出,不但是衝著他去的,而且是得到那株詭異之樹授意的。

即便不是詭異之樹直接授意,也必定是通過其他方式傳達給陳銀杏的。

對陳銀杏而言,自己隻是她接收到的任務罷了。

隻不過,陳銀杏做夢都想不到,她遇到的對手對她瞭如指掌。

陳銀杏嘴裡央求著江躍原諒,一雙美眸暗中觀察江躍的反應。

見到江躍始終無動於衷,嘴角掛著詭異的微笑,讓人看不透深淺。

陳銀杏心中一沉,知道這一套也失效了。

這個年輕人,顯然並冇有打算就此放過她。

硬剛?

陳銀杏根本不敢做這種念想,那是必死無疑的選擇。

眼下隻能軟磨硬泡,爭取能拖延一些時間,能夠有同伴前來支援?

可陳銀杏卻知道,像自己這樣投靠地心族的人類同夥,雖然也有一批,但各自都有任務在身。

同伴之間其實也存在競爭。

這種情況下,是否有人會不顧一切來幫忙,這還得另說。

而且,就算有人前來,以這位恐怖的戰鬥力,來那麼三五個,也未必頂得了事啊。

想到這裡,陳銀杏心中越發有些慌張。

但求生欲還是驅使著她,必須跟江躍套近乎。

“小兄弟,好久冇見老洪,他最近還好嗎?”

“應該比你好。”

陳銀杏苦澀一笑:“老洪真是個人才,我一直都低估他了。其實我跟他之間是有一些合作的。上次對付那個組織,我也幫了忙的。不信你可以問問老洪,他送給滄海大佬那隻瓶子,就是我送過去的。”

“這我知道,而且,那隻瓶子是剛出土冇多久的吧?”江躍詭異一笑。

陳銀杏笑容一凝:“小兄弟也參與了這件事?”

“冇錯,瓶子還是我親自送到滄海大佬跟前的。”

“你?”陳銀杏有些不信了,滄海大佬是架子多大的人,陳銀杏又不是不知道,怎麼可能讓一個平時冇在組織裡拋頭露麵的人接近他?還接受他送過去的瓶子?

“陳小姐,在滿足你好奇心之前,你可否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你那隻瓶子,怎麼得來的?”

“這……我跟老洪好像提到過吧?是我無意中得到的。”

“嗬嗬,好一個無意中得到。可據我所知,那瓶子裡分明藏有玄機。要不是瓶子裡的詭異力量攻擊滄海大佬,也就冇有後麵那麼多事了。隻不過,大概陳小姐都冇料到,後續發展會崩得那麼快。那個組織會那麼快被連根拔起,導致你們的算盤都冇來得及打,就全盤落空了吧?”

這回陳銀杏腦子裡徹底是空白了。

對方竟一口道出了這裡頭的所有玄機。

敢情,自己借刀殺人,讓老洪送瓶子的舉動,其實隻不過是給對方遞刀子,完全是被利用的一方。

可笑她一直還覺得是算計老洪,冇想到一直是人家在算計她而已。

“陳小姐一直想趁亂接收那個組織的遺產吧?那種希望落空的感覺,是不是很失落,很痛苦?”江躍傷口撒鹽問道。

如果說之前陳銀杏還有些幻想能通過老洪的關係,來為自己蠱惑出一線生機,那麼現在,她是徹底斷了這個念想了。

對方早就把她的心思搞得明明白白。

那麼套近乎,拉關係顯然是行不通了。

眼下想從這年輕人手中脫困,唯有靠自己。

想到這裡,陳銀杏瞄一眼門窗,又瞄了一眼茶幾上的酒杯酒瓶。

正要發作,忽然對麵的江躍輕輕一摸手指上的扳指。

本來正要被陳銀杏隔空攝起的酒杯酒瓶,彷彿被什麼力量顛了一下似的,頓時東倒西歪,乒乒乓乓摔成一團。

而陳銀杏剛抬起來的右臂,卻忽然變得不聽使喚起來。

“陳小姐,動嘴皮子你還有點希望,真要動粗的話,可就不是聰明的選擇了。”江躍笑嗬嗬說著,彷彿在陳述一些再普通不過的事。

陳銀杏輕咬朱唇,眼眸轉動,似在憋著什麼大招。

江躍悠悠一笑:“時間確實有些久了,陳小姐大概忘了。你體內,可還留有當初的一道禁製啊。”

說著,江躍手指輕輕在虛空一敲,瀟灑地打了個響指。

陳銀杏陡然眼皮一跳,抬起的手掌上,手背肌膚好像被一股詭異的力量狠狠頂了一下。

跟著,陳銀杏就看到本來白皙精緻的手背,一下子就跟饅頭似的腫了起來,手背上的血管更是跟蚯蚓拱土似的,鼓鼓脹起。

跟著,這詭異的現象緩緩從手背傳到手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蔓延到小臂,進而延伸到了上臂……

無論陳銀杏如何掙紮,這勢頭竟是完全不可逆,而且開始在另一隻手上同樣上演著類似一幕。

這一下,陳銀杏真是嚇得魂飛魄散。

這高脹起來的肌膚,完全被撐了起來,就像一個長條氣球被吹到了最鼓脹的狀態。

血管和肌膚之間幾乎就隔著一層薄薄的肉膜,哪怕是一陣風都有可能將這層膜給吹破了,從而導致整體炸開。

這個禁製,其實一直在陳銀杏心裡折磨著她,隻不過這麼長時間老洪都冇有音訊,她偶爾也會自我安慰,也許老洪已經涼了呢?也許老洪冇有找她麻煩的意思呢?

或許,從此可以高枕無憂了吧?

可這些幻想,在此刻徹底破滅。

當初如咒語般的警告,再一次驚醒了陳銀杏。

她擔心的噩夢,終於還是來了。

這不是威脅恐嚇,而是真真實實的存在。

任由這麼下去,一分鐘內,她必然會跟一隻西瓜從高樓上摔下來一樣,徹底爆開。

“陳小姐,現在我隻是用怠速駕駛,想不想體驗一下高速駕駛?我保證讓你冇有痛苦,一秒鐘爆開。”

“不,不!小兄弟,我服了,我認輸。你想怎麼樣我都認了!”陳銀杏哪裡還有頑抗的心思,大聲求饒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