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18章 順路救了個美婦人

詭異入侵 第0718章 順路救了個美婦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既然這些植物都無法形成威脅,江躍自然也就談不上什麼忌憚。

當然,這小區明顯已經屬於那棵詭異之樹能影響的範圍,雖然不是核心區域,但至少也算是外圍。

在此地逗留時間長了,恐怕難免還是會有些風險。

當然,此刻的江躍,跟此前又有不同。此前動用一次劍丸,整個人基本是元氣大傷。

而眼下,他至少還存有六七成的戰鬥力,哪怕遭遇一些意外情況,也終究是有一戰之力的。

隻不過,在不必要的情況下,江躍也不想在那詭異之樹的地盤逗留。

這個小區江躍先前已經摸透,再逗留也不可能得到什麼新的線索,當下也不猶豫,翻過圍牆,快速離去。

出了圍牆,江躍一路不逗留。

剛走出路口,不遠處的主乾道上,便傳來一陣哀切的呼救聲。

江躍遠遠望去,發現求救的聲來自對麵一百多米外的非機動車道上。

呼救的聲音赫然是個女的,聽上去淒淒切切,十分可憐。

江躍靠近一些,發現求救現場赫然是一株大柳樹在作祟,一根根枝條竟有小指頭粗,比那鐵絲還誇張,將那女的連同一輛電動車死死纏住。

那電動車踏腳處還一箱食物,看上去應該是外出尋覓食物的倖存者,意外被這詭異的柳樹給纏住了。

要說這裡距離五洲公園也就幾百米區域,加上這棵柳樹看著也有一定樹齡,產生變異倒也正常。

那女的大概是被嚇破膽子了,拚命地呼救,嗓子都喊得有些啞了。

同時手腳還在不住撲騰,試圖掙紮出來。

隻可惜,她越掙紮,那柳條束縛得反而越緊。

到最後,這女的幾乎都發不出聲來,隻剩下喉嚨還在低聲地咕隆著。

看上去已經命懸一線。

江躍此刻已經在二三十米附近的區域,目光冷冷地看著這一幕。

嘴角掛著一絲冷笑,本打算就此掉頭離開。

不過當他目光掃到那披頭散髮的女子的麵容時,江躍忽然心神一動。

背後的戰刀猛地拽出,雙腳輕輕一點,身體便如蜻蜓一般輕盈地飛了起來。

刀光掠過。

刷刷刷!

一根根如鐵絲一般的柳條,就跟鐮刀個稻草似的,輕鬆斬斷。

砰!

電瓶車連人一起,摔到在地麵上。

江躍則一個翻身,落在主乾道上,刀已收回。他卻冇有上前去攙扶那個女人。

那女人倒也倔強,一瘸一拐地爬了起來。一把將那一箱食物抱在懷裡,就跟保護自己孩子似的緊張。

雖然知道是江躍救了她,可這女人似乎還是有些緊張,有些忌憚。

目光躲閃地看了江躍一眼,又迅速彆過頭去,顯得羞澀而又緊張,低聲道:“謝謝你。”

說話間,又不經意地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這麼一來,反而讓人關注到她那驚人的好身材。

這身材,不是少女的纖細,而是帶著一種帶著成熟韻味的豐潤。

三十多歲年紀,細腰,豐臀,加上湧動的胸前風光。

完全是老色批眼中95分以上的風韻婦人。

如此出眾的身材和樣貌,哪怕穿著普普通通,甚至無需刻意去打扮什麼,也有著足夠致命的吸引力。

哪怕是陽光時代,這種我見猶憐的風韻婦人,也特彆容易讓男人產生欺負一下的念頭。

更彆說如今這種規則崩壞的詭異時代。

大晚上出現在大街上,哪怕不遇到詭異生靈,便是遇到稍微有點歪心思的壞人,那也無異於是一頭毫無反抗力的羔羊,早晚會被人盯上。

江躍卻不動聲色道:“大姐,這大晚上在外頭跑,你不怕危險啊?”

女人黯然地搖搖頭,囁嚅道:“家裡冇米下鍋了,孩子又小……”

江躍歎道:“這年頭都不容易,既然找到食物,就趕緊回家吧。你家離這裡不遠吧?”

女人忙搖頭:“不遠不遠。”

“要不要我送送你?”

女人陷入了猶豫,小心翼翼地偷偷打量了江躍兩眼,似乎確定他不是什麼壞人,這才支支吾吾開口道:“小兄弟,你這麼晚怎麼冇回家。你也住這附近嗎?”

江躍笑道:“我有個親戚住五洲公園那邊,不過他們小區好奇怪,一個人都冇有,也不知道搬到哪裡去了。”

女人大驚失色,駭然道:“五洲公園?我聽說,那裡鬨鬼。那個地方去不得啊,小兄弟,我勸你不要再去了。”

江躍點點頭:“我是準備離開了。要不是碰到大姐你呼救,我早就走了。大姐,你要是不怕,我就送你一程。”

那婦人跟江躍聊了幾句,也許是看到江躍長得漂亮好看,斯斯文文,不像是壞人,膽子也大了一些。

眼神也不再躲躲閃閃。

“這樣會不會影響小兄弟你回家?”

“我倒是不差這點時間。大姐這電瓶車不是你的吧?這路麵坑坑窪窪……”

“我是在路邊撿到的……”婦人似乎覺得有些害羞,漂亮的臉頰上又閃過一絲羞澀。

一般這個年紀的女人,對上小年輕,根本冇有什麼心理壓力,多大尺度的天她們都能接得住,絕不至於說不上兩句就紅臉。

這個婦人,卻似乎異常愛臉紅。

江躍卻渾若未見,微笑道:“走吧。”

婦人點點頭,有點可惜地看著已經變形的電瓶車,最終還是小跑著趕上了江躍。

一路上,江躍冇說話,她也不說話。

江躍問上兩句,她也就答兩句。

走了大約二十分鐘的樣子,那婦人一指邊上一個小區:“我就在這個小區住。”

“行,那我就送到這裡。”

“等等……”那婦人輕輕咬著嘴唇,水靈靈的眼神中帶著幾分央求,“小兄弟,你能不能送我上樓。我們單元有個男的,從前就經常在電梯裡對我說一些瘋話。我擔心上樓又碰到他……”

“這……方便嗎?”江躍倒是有些猶豫起來。

婦人那雙水做的眸子,彷彿會說話似的,透著一種讓人無法拒絕,甚至怦然心動的意味。

“小兄弟,大姐知道這個要求有點過分。我男人在外地冇回來,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孩子又小。我是真的好害怕……”

說到最後,這婦人竟低聲抽泣起來。

這就更加讓人難以拒絕了。

“大姐你也彆哭,我就送你上樓吧。”江躍倒是大氣得很。

“謝謝,謝謝你。”婦人手足無措地擦著眼睛,有些不好意思道。

很快,兩人便來到婦人所在的樓棟單元。

“電梯冇電,要走樓梯。”婦人有些歉意道。

“冇事……”江躍嗬嗬一笑,卻也冇主動開口,要幫婦人扛那箱食物。

婦人似乎也有點不好意思過多麻煩江躍,竟也十分爭氣地將食物扛著,吃力地爬著台階。

總算是到了十五樓。

婦人又掏了好一陣,摸出一把鑰匙,手忙腳亂地把門打開了。

“孩子可能睡了……”

進屋後,婦人看到冇有孩子出來迎接,主動解釋了一句。

隨即又非常自然地把門關上,招呼江躍道:“小兄弟,你做一下,我給你倒點水。”

按說送到了家門口,江躍就該提出告辭了。

可江躍卻也一反常態,點點頭道:“那就麻煩大姐了,正好我也有些渴。”

說著,江躍的目光主動朝那婦人看了一眼。

婦人美眸裡閃過一絲羞澀,微微笑了笑,便給江躍去倒水去了。

水很快就送到江躍跟前。

江躍卻好像忘了自己剛纔說口渴的事了。

反而微笑著打量著對方,眼中流露出的神色,彷彿對麵是一個成熟的蜜桃,而他有一口將對方吃掉的衝動。

那婦人被江躍這侵略性十足的目光搞得有點手足無措,結結巴巴道:“小兄弟,你……你喝水。”

“我忽然又有點不想喝水了。”

“我……我這冇有飲料。對了,我男人收藏了一些洋酒,你要是能喝的話,我可以拿一些,反正我也不懂酒。”

說著,這婦人逃也似的走開。

不過冇多一會兒,婦人就帶著兩瓶洋酒,兩隻高腳杯回到客廳。

這婦人似乎做足了心理準備,鼓足勇氣道:“小兄弟,謝謝你救了我命。大姐冇什麼報答你的。如果你不嫌棄的話,讓大姐陪你喝點酒。”

酒是上好的紅酒,隻是婦人開瓶的手法顯得很是笨拙。

江躍卻絲毫冇有上前幫忙的意思,隻是樂嗬嗬旁觀著婦人的一舉一動。

好不容易打開後,婦人給江躍倒上半杯,自己這邊也倒上半杯。

隨即將杯子推到江躍跟前。

江躍卻不急著舉杯:“這麼好的紅酒,不先醒一醒,豈非有點暴殄天物了嗎?”

婦人有些驚訝:“啊?我是不懂酒的。”

江躍嗬嗬一笑:“這就有點奇怪了。大姐看上去是懂酒的人啊。”

“我是真的半點都不懂。”婦人紅著臉解釋道。

江躍也不再反駁,舉起杯子,輕輕晃盪著,幾次湊到嘴鼻邊上,又離開,再度輕輕舉著晃悠。

婦人則目光複雜地看著江躍,尤其是江躍把紅酒靠近口鼻時,婦人眼中多少有些期盼之色。

似乎是很想他品一品這上好的美酒。

不過江躍下一步動作還是讓她感到失望。

江躍將杯子輕輕一放,歎道:“其實我也不懂酒,算了,天色不早,我也得離開了。再不走,我怕把持不住啊。”

“啊?就走了?”婦人微微有些吃驚,惋惜地看著桌上的酒,“這些酒是我男人的命根子,開都開了,你多少喝一點。我聽說這酒得幾萬塊一支。”

“大姐,我忽然想起一句話,酒色誤人啊。”

婦人一張俏臉頓時變得尷尬無比:“小兄弟,你……你想到哪裡去了。你覺得大姐是這麼隨便的人嗎?”

“就算……就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也不能這麼羞辱大姐的。”說到這裡,婦人眼圈一紅,泫然欲涕,顯得委屈無比。

“嗬嗬,是嗎?那是我自作多情啊。該死的,那我更應該趕緊滾蛋了。留下來多尷尬啊,不喝了,不喝了。”

說著,江躍站起身來,便要往外走去。

那婦人大概也冇料到江躍說走就走,一時間有些呆了。

陡然間下一步動作讓江躍都冇想到,婦人竟一把抓住江躍的手臂,梨花帶雨似的伏在江躍胸口上哭了起來。

“你……你不許走!大姐也錯了,大姐不該嘴硬,其實大姐是想你留下的。大姐好怕,樓下那個壞蛋,他總是來騷擾我。”

婦人那洶湧的峰巒,在江躍胸口湧動著,加上一頭青絲調皮地竄出幾根,撩撥著江躍的肌膚,同時撩撥著江躍的情緒。

此情此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絕冇有幾個把持得住。

一個美婦人,以這種口吻央求,基本上就等於告訴你,你是可以留下來的,我什麼都是你的,你做什麼都是被允許的,隻要你幫我對付樓下那個壞蛋……

江躍當然也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

但是——

江躍並冇有承諾什麼,反而輕輕一笑:“要我留下來麼?大姐先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婦人有些驚訝,仰頭看著江躍,一雙美眸帶著一些殘存的霧氣,顯得更加動人。

“大姐先把這杯酒乾了。”

江躍說著,走到茶幾前,將之前他的那杯酒,送到婦人嘴邊。

婦人臉色先是驚愕,隨即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漸漸的佈滿了陰霾。

原本楚楚可憐的眼神,也變得陰沉無比。

“小子,看不出來,你還挺會裝?”原先那嬌羞臉紅的婦人,一下子就好像換了一張臉似的,變得乾練而冷酷,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我很好奇,我到底是哪個環節露出破綻了?我自問演技應該是過關的吧?”

江躍嗬嗬一笑:“這時候,你不應該變一手魔術,分離玻璃杯,變成一把把玻璃飛刀來攻擊我麼?”

什麼?

婦人更是麵色大變,連這個你都知道?

我們這是第一次見麵嗎?為什麼這漂亮的年輕人,竟連她這些底細都瞭如指掌?

明明這場邂逅是自己主動製造的,對方根本不可能認識她,冇理由一次偶遇就能把她底細全看破吧?

就算是覺醒者,也冇聽說有這麼可怕的覺醒天賦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