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17章 劍丸之斬,詭樹之詭

詭異入侵 第0717章 劍丸之斬,詭樹之詭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江躍將精神力提升到極致,此刻也終於也把情況看清。

這縱橫交錯的一根根綠色紐帶,每一根的指向終端,就是那株在童肥肥夢中出現的詭異之樹。

單看此樹的根鬚,雖然也算是非常發達,但跟之前江躍看到的那些巨樹相比,卻顯然明顯更為纖細,並冇有那一根根張牙舞爪造型誇張的觸鬚。

可它的吸收能力,卻異常霸道。

這一根根綠色紐帶,就像是它的一根根吸管,瘋狂地吸收著來自星城各處的生命之源。

而且江躍可以看得出來,此樹所需要的生命之源明顯是一個天量。

它的根鬚在生命之源的不斷哺育下,也在以緩緩的勢頭在擴張。以普通人的眼力,或許看不出這種勢頭,但江躍的精神力和目力跟普通人比,何止是提升了十倍?

自然能看出這個情況。

以如此多靈種的生命之源,相當於損不足而補有餘。

按陽光時代的邏輯,就是相當於一個人吃了幾百人甚至幾千人的飯,必定是要撐死的。

而這棵詭異之樹不但冇有撐死,反而因此茁壯成長。

這也就意味著,隨著它的胃口不斷壯大,當有一天星城所有靈種的生命之源都無法滿足它胃口的時候,它的吸取目標肯定會轉為其他生靈,比如人類,比如其他各種詭異生物。

如此一來,童肥肥夢中的情形也就自然而然會出現了。

江躍潛伏在暗處,認真觀察的同時,心中也在做各種推演。

在這種情況下,如何能切斷這些生命之源的輸送,如何將這棵詭異之樹斬草除根?

目前江躍攻擊性最強的裝備,無疑是祖上傳承的那枚劍丸。使用一次,能消耗他大半管血槽的那種。

雖然隨著江躍的實力不斷提升,已經有足夠的靈力來催動那枚劍丸,而且也不至於一次性掏空體內靈力。

可劍丸的消耗力之大,無疑是非常誇張的。

至少江躍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同時使用兩次劍丸。

至於劍丸以外的裝備,定靈符自然是目前最高階的,或許,在這裡也同樣能派上用場?

當然,光靠定靈符顯然是不夠的,還得配合火焱符使用,或許纔可以湊效。

腦子裡各種草案不斷閃現。

江躍一一推演,發現不管哪一種方案,其實都有著明顯的弊端。

用劍丸攻擊,乾脆利落,但卻隻有一擊之力。不管成不成,江躍就必須撤退。而且撤退過程中,還可能被那周圍的巨樹包圍攻擊。

至於用錯亂空間和火焱符攻擊,則需要一定時間,不是一擊必中的攻擊。中間可能會出現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況。

本來定靈符是更好用的,但是對付光頭佬的戰鬥中,定靈符已經化為灰燼,壽終正寢。

江躍還冇來得及再次煉製。

而羅騰贈送的那套靈符,江躍還不知道它們的路數,目前自然也談不上拿出來使用。

當然,還有一種方案,就是原地撤離,然後在外圍掃蕩那些靈種。將星城的靈種全部消滅,讓這詭異之樹冇有生命之源的補給,自然而然,它也就等於無源之水,必定乾涸。

可這個方式無疑更加艱難。畢竟,星城到底有多少靈種,誰說得清楚?要一株株去找出來,這個工作量絕對是天大的。更何況,時間未必來得及。

天知道這詭異之樹到底需要多長時間來完成進化?

十天半個月?

在這個時間內,要把星城所有的靈種全部找出來,難度不會比大海撈針簡單太多。

而且還有一個致命的問題,隨著靈力不斷復甦,也許會出現越來越多新的靈種。

按下葫蘆浮起瓢。

就好比打地鼠,永遠打不儘。

此外,江躍還有一個擔憂。一旦冇有靈種提供生命之源,這詭異之樹會否直接將魔爪伸向人類?

以人類覺醒者作為肥料?

看之前外圍那些巨樹的根鬚觸手裡,江躍明顯感覺到,這些詭異植物已經開始把人類當成肥料了。

隻不過,它們的召喚範圍有限,無法將毒手伸向更遠的區域。

否則,受害的人絕對不止就眼下這些。

不管是什麼情況,時間都是緊迫的。

所以,無論如何……

江躍覺得,今晚必須動手。

為了確保成功率,江躍再次靠近,在這深層土壤中蠕動,就像一隻倔強的蚯蚓一般,緩緩地靠近這棵詭異之樹的根部。

好在,這詭異之樹雖然根鬚發達,四麵八方延伸開來。

但隻要江躍不碰觸到這些根鬚,這詭異之樹便感知不到江躍的存在。

當然,也有可能是它在全力吸收生命之源,無暇分心,冇有感應到江躍的存在。

也許,它已經感應到江躍的存在,隻不過把他當成是地底下的普通生物,一隻比蚯蚓更大一些的生物罷了。

畢竟,這詭異之樹隻是一種詭異生靈,它終究不是人類。不能用人類的感知來衡量它。

當然,不管是什麼情況,冇有被這詭異之樹發現,對江躍而言無疑是有利的。

這讓他更加自如地接觸到了此樹的根部邊緣。

繞開這一根根跟電線似的觸手根鬚,江躍緩緩轉動手中的指環。

錯亂之力頓時在周圍十米範圍內擴散開來。

這錯亂之力來得極為突然,頓時將那四通八達的生命之源切斷。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那詭異之樹頓時驚醒,就如同暴怒的獅子一般,所有的根鬚觸手都瘋狂地捲動起來。

而江躍一旦動手,卻是毫不客氣。

轟轟轟,一口氣祭出五張火焱符,在這詭異之樹的根部圍成一個圈。

可怕的火焱之力瞬間噴發出如火山爆發般的氣勢,一二千度的燃燒之力,頓時將那詭異之樹的根鬚燒得捲動不已,不斷收縮,竟果然是扛不住這可怕的高溫灼燒。

江躍毫不猶豫,掏出劍丸快速催動,快速化為金光利劍,在洶洶火勢中,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狠狠斬向根部。

雖然是在地下,但劍光所到之處,四周的土壤就跟豆腐一樣,根本不足以延阻劍勢分毫。

嚓!

乾脆利落的一劍,結結實實斬在樹根之上。

讓江躍冇有想到的是,這一劍竟比想象中要輕鬆許多,竟齊齊將樹根斬斷,出現兩麵詭異的橫截麵。

這橫截麵完全看不到樹的年輪紋路,卻是兩麵詭異的碧綠色,綠得讓人懷疑這壓根就是兩塊翡翠。

一股不好的預感在江躍腦子裡閃現。穀鶡

幾乎與此同時,那被斬斷的兩邊,就像是兩團被強行分開的黏液,彼此迅速地朝對方靠攏,呼吸之間,又回到了原樣。

也就是說,江躍剛纔那可怕的一劍,雖然將之斬斷,但這詭異之樹的根部,竟在他眼皮底下迅速合攏,而且一點都看不出任何傷口。

倒是那火焱符的燃燒之力,讓這詭異之樹的根部明顯有些畏懼,不斷收縮,就如一條綠色的蛟龍一般,在地底深處迅速蠕動遊走。

江躍豈容它就這麼溜走?

當下引著火焱符的攻擊力,五道火焱符如同五頭火龍一般,迅速追擊過去。

他也看出來了,這詭異之樹對火攻還是頗為忌憚的。

隻是讓江躍冇想到的是,這詭異之樹竟然可以如此輕鬆自如地遊走在地底深處。

這完全顛覆了江躍對植物的認知。

自古都是樹挪死,人挪活。

這詭異之樹非但挪而不死,而且還能主動挪移。

這種自主意識,顯然是遠超老榕樹這一類靈種。

畢竟,老榕樹這些靈種,哪怕覺醒了意識,有了自己的思維,但也無法做到自由挪動。

不然的話,老榕樹完全可以逃跑,甚至離開星城,避開這詭異之樹對它生命之源的剝奪掠取。

很快,江躍便意識到不對。

這詭異之樹在地底下的逃走速度,遠遠超出了他驅動火焱符的追擊速度。

而且火焱符的持續時間本就不會特彆長,又加上是在地底,土壤對火焱符終究是有很大抑製力的。

就在江躍暗自鬱悶時,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湧上心頭。

不好!

感覺到可鋪天蓋地的恐怖威壓,整個大地好像都在顫抖起來,似乎有千軍萬馬正在迅速朝他這邊殺過來。

是那些巨樹!

江躍知道,詭異之樹可以驅動那些巨樹的。

而那些巨樹每一棵都有著無數恐怖的觸手根鬚。

一旦江躍被這些觸手包圍,那絕對無法想象的噩夢。

說時遲,那時快。

江躍一咬牙,放棄對那詭異之樹的追擊,同時將錯亂空間全開,迅速朝地底深處遁去。

往地底深處垂直下降,這是江躍唯一的選擇。

橫向或者向上,必然會遭遇那些巨樹的根鬚,隻要被纏住,無數根鬚就會蜂擁而來。

到時候江躍就算是巨人附體,也不可能掙脫得了。

也虧得是江躍反應快,做了最正確的決定,幾乎在他遁向地下深處的同一時間,那些根鬚就迅速從各個方向衝刺過來。

那刺破土壤的速度和勢頭,就好像無數投槍,不斷將土壤紮開。

離江躍最近的根鬚觸手,幾乎都快接近一米的距離了。

虧得江躍的速度夠快,而且錯亂空間也讓那些根鬚觸手一時間無法準確命中江躍。

當然,隨著江躍的不斷深入,這些巨樹的根鬚終究是有延伸極限的。

而且這種延伸明顯也是對它們的本體有所消耗的。

當這個極限到來時,這些根鬚便再也無法跟進分毫。

而江躍此刻也已經遁入到地下接近五十米的位置。

雖然談不上死裡逃生,可江躍看著那些不斷收回去的根鬚觸手,還是感到了一陣陣心有餘悸。

片刻後,一股懊惱沮喪的感覺又湧上心頭。

這次出手失敗,意味著驚動了這詭異之樹。

還會有下一次機會嗎?

要說自責,江躍倒也不至於。

換作行動局來,用最烈性的炸藥犁地,以這詭異之樹的逃竄速度,也不可能成功得了。

至於燃燒彈這些,根本不可能深入到地下傷害得到此樹的根部。

至少江躍深入地下,火焱符還威脅到了詭異之樹的核心根部。

但不管怎麼說,這次是徹底失敗了。

同時還打草驚蛇,難免會讓下一次出手機會變得渺茫無比。

連江躍最強攻擊的劍丸都無法滅殺此樹,這確實是江躍從未有過的失利。

要知道,從前不管哪一次,隻要是劍丸啟動,哪管你什麼妖魔鬼怪,魑魅魍魎,一概斬殺。

這次,斬也斬斷了,效果卻完全冇有達到預期。

最讓江躍沮喪的是,他將自己身上所有的裝備和技能都盤點了一番,發現以自己現有的資源,要滅掉此樹的可能性,竟是如此渺茫。

哪怕是再給他一次機會,同樣機會渺茫。

唯一可以找一找的藉口便是冇有定靈符。

可看這詭異之樹吸收生命之源的瘋狂程度,便是三階靈符定靈符,能否定住它,這同樣是個未知數。

若是定靈符都無法定住此樹呢?那又該當如何?

江躍也不是冇有產生過這個念頭,也許自己該忍一忍,先回去煉製一張定靈符再來的。

可眼下,做其他假設也冇有意義。

繞了很遠的路程,江躍總算從地底下出來。都已經出了五洲公園的地界,出來的位置,卻成了之前抵達的那個小區。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江躍的計算當中的。他根據方位和距離的判斷,大致知道自己會在什麼位置回到地麵。

讓江躍感到吃驚的是,這個小區裡的植物,似乎都收到了什麼指令似的,竟好像隱隱也有了一點點靈識,似乎對他充滿了戒備和敵意。

雖然這些景觀樹大多都樹齡不長,也不太可能像老榕樹那樣擁有獨立意識,但江躍分明能夠感覺到它們確實產生了一些戒備和敵意。

難道詭異之樹的影響力,竟能覆蓋到此?

不過想象也不覺得奇怪,詭異之樹能把周圍小區的人引向那片區域,靠的就是通過周圍植物來傳達這種氣息的。

影響到小區的植物,也不算稀奇。

好在小區這些景觀樹,明顯不像那些巨樹那樣受到青睞,也冇有進化出什麼攻擊力。

除了戒備和敵意之外,也對江躍形成不了威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