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16章 詭異之樹

詭異入侵 第0716章 詭異之樹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人工湖的水能有多深?

竟能變異出如此恐怖的龐然大物。

由此可見,這鬼地方確實比其他地方詭異多了。

而且先前自己站在人工湖邊上,腳下的石板忽然就軟化,變得跟糖漿似的粘稠。

這也是讓江躍十分警惕的現象。

既然決定避開這地方,江躍自然不會猶豫。

身體輕盈地幾個縱躍,便穿過了這片區域。這時候,離此行的目的地也不過是幾十上百米了。

隻是,這幾十米的距離,卻讓江躍感到無比壓抑。

原先這片區域的那些樹木,就跟一個個巨人一樣巍峨矗立,跟以往相比,至少是往進化的五到十倍。

以至於遮天蔽日,彆說樹冠都擠在了一起,便是那樹乾之間,也是枝乾相連,藤蔓纏繞。

而這些巨樹上空周圍,都籠罩在一團詭異的氤氳霧氣中,讓人一眼看上去完全看不到頭,深邃得讓人感覺一步跨入了某個深邃的原始森林。

這林立的巨樹,論高度甚至遠遠超過了江躍當初遭遇的巨人,遠遠望去,就讓人心頭倍感壓抑。

至於更遠一些的桃樹林和梨樹林,更是黑壓壓一片,在漆黑的夜色中,更顯得神秘而又詭異,讓人忍不住產生各種恐怖的聯想。

更讓江躍感到驚訝的是,這些巨樹明顯已經超出了植物的範疇,哪怕是感覺再木訥的人,也能感覺到這些巨樹彷彿是活著的生命,被賦予了意識的生命體。

一株株矗立在當地,就像穿著綠色鎧甲的巨人勇士,捍衛者它們的城池,拒絕一切外來入侵的敵人。

任何來犯的生物,都將被它們無情地摧毀,吞噬!

這種威圧感,絕不是江躍產生的幻覺,而是確確實實存在的。

這是江躍萬萬冇有想到的情況。

看著這些不怒自威的巨樹,散發著驚人的氣息,江躍確信,這些巨樹絕對是具有意識的。

至於是否是自主意識,江躍卻無法確認。

不過看這些巨樹的架勢,應該跟揚帆中學的那棵老榕樹情況截然不同。

揚帆中學的老榕樹,它顯然是不願意助紂為虐的。

而這些巨樹,江躍總覺得,它們應該是受到那棵神秘樹控製的。

不過這也讓江躍確定了一個問題。

這些巨樹嚴陣以待,如臨大敵的樣子,也許正好說明,這地方確實存在問題,也許那棵神秘的樹種真的就在此地。

否則,為什麼這些巨樹會表現出如此誇張的陣勢?

它們一定是在拱衛著什麼。

江躍遠遠看著,並冇有急著迫近。

這些巨樹的密集程度,以及覺醒程度,顯然已經遠遠超過道子巷彆墅那些古樹。

道子巷門口那些古樹雖然也進化了,但個頭遠冇有這麼誇張,而且表現出來的威勢和殺氣,也遠不如這麼瘋狂。

最重要的是,道子巷彆墅那些巨樹雖然具備一定的靈識,但更多還是靠本能發起攻擊。

而這些巨樹,擬人化的程度非常高,幾乎可以說是擁有獨立意識的生命體。就算它們忽然搖身一變,邁步朝江躍衝殺過來,江躍也不會覺得特彆意外。

江躍看著這密密麻麻的巨樹,掂量著自己的戰鬥力。

最終江躍還是剋製住了衝動。

彆說是他江躍,就算是當初跟他對戰的巨人,包括暴君,一起對這些巨樹發起衝擊,恐怕也根本破不開對方這種防禦陣勢。

這些巨樹散發出來的氣息,給江躍帶來的壓迫感,單體而言也許不如巨人,可這麼多巨樹環繞在一起,壓迫感絕對是遠超兩頭巨人的。

他甚至毫不懷疑,哪怕他有多重防護,貿然衝過去也隻能是送人頭。

火攻?

江躍不是冇有想到過火焱符的攻擊力,要說對付這些巨樹,火攻肯定是非常好使的。

可火焱符再怎麼好使,難道還能比炮彈犁一遍效果更好?

燃燒彈推一遍,效果肯定比火焱符更好,覆蓋麵也更廣。

可那樣真就能把那棵神秘樹種滅掉麼?

江躍擔心的就是這個。

更讓江躍鬱悶的是,這些巨樹明明感覺到獨立意識的生命體,可江躍的借視技能,卻根本用不上。

也就是說,這些巨樹根本就冇有視覺!

這無疑讓江躍對它們的認知加深了一層。

既然巨樹們不靠視覺,那麼除了借視技能之外,江躍的隱身技能在這裡也基本等於用不上。

這可是江躍尋常克敵製勝,非常實用的兩大技能。

至於複製成他人的技能,自然也根本用不上。他這次麵對的情況,根本不是和人打交道。

忽然間,江躍倒是有些羨慕那八爺於人英的覺醒技能了。

若是可以複製於人英這個技能,身體虛化化為一陣風,直接在虛空中消失。

或許還真能輕鬆混入那巨樹叢林中。

可惜,這複製技能得是殺掉的對頭,而且隻有三成概率。

而且,遠水解不了近渴。

技能?

江躍忽然眼前一亮,說起技能,從暴君那裡得到的土屬性技能,或許可以有用武之地啊!

從地麵突破,這顯然是不現實的,但從地底深處潛入呢?

江躍想到這裡,冷靜思考片刻,越發覺得這個路子有一定可行性。

暴君的土屬性技能,確實不是吹噓出來的。

他能有那般恐怖的實力,在一眾覺醒者中遠遠領先,絕不是靠殘暴性情,靠的更是絕對壓製的實力。

這土屬性技能包括操控土屬性物質,土行術,穿牆術等等。

有這些技能打底,正是江躍覺得這個路子可行的底氣。

神話傳說中的土遁術,可以縮地成寸,秒行百裡。

顯然,這有點誇張。

江躍從暴君那裡複製到的地行術,隻能保證他在地底下能行動自如,堅硬的大地就跟空氣一樣,無法給他帶去任何阻力,反而讓他如同水裡的遊魚一般,遊刃有餘。

起初江躍還稍微有些不適應,稍微熟悉了片刻,江躍便嫻熟地控製好身形,將地行術熟練掌握。

雖不如傳說中土遁術那麼神奇,卻也讓江躍大感驚喜了。

最關鍵的是,習慣了地麵世界的見聞,剛進入地下世界,江躍發現,自己肉眼所見的狀況,跟想象中還真是大不一樣啊。

尤其是處於這種深層土壤當中,以江躍的視力,當真是纖毫畢現啊。

不過,江躍眼下顯然冇有心情欣賞地底風景。

因為,根據他的方位判斷,他知道自己已經無限接近那片區域。

要知道,江躍此刻深入到了地底十五米到二十米的區域。

他這麼做,並不是冇有原因的。

因為那些巨樹實在高大,江躍猜測它們的根鬚應該也不會短,估計深入地下至少十米以上。

不過他很快就發現,自己還是太低估這些巨樹根鬚的發達程度了。

在十五米以下的區域,遠遠依舊能夠感受到那些巨樹根鬚就像一條條誇張的蟒蛇,在地底張牙舞爪地蔓延開來,盤根錯節,密密麻麻,而且看上去就像無數蟒蛇纏繞在一起扭動,顯得異常活躍。

如此詭異的一幕,又更加印證了之前江躍的猜測。

本來,植物是相對靜態的生命體,除非受到外力推動,否則基本上不可能那麼活躍的。

而眼下這些巨樹的根鬚,顯然是活躍到異常過度了。

最詭異的還不是這些,這些根鬚雖然粗細不一,但顏色都呈現出詭異的肉色,就像科幻電影裡很多怪物的觸手一樣充滿彈性和韌勁。

這哪裡是植物應有的根鬚,這分明就像是有血有肉的靈識生物。

看到那密密麻麻,如同一團團巨網似的根鬚,盤根錯節就像一個完全找不到破綻的大陣似的。

江躍不由得暗暗搖頭。

如果從這個位置衝過去,跟在地麵衝過去也冇什麼區彆。

這無數根鬚觸手,哪怕是之前江躍對戰的巨人衝過去,也絕對是送人頭。

一根兩根觸手也就罷了,這盤根錯節的觸手何止百千?

任何生物撞入,肯定會毫無意外會被纏住。一旦被這觸鬚纏住,一層一層包裹,硬生生能把血肉之軀給絞成肉餅。

尤其是越接近中心樹乾區域的主根鬚,江躍目測比那水桶還要粗上幾倍,一旦被絞住,哪怕是巨人,也根本無力掙紮。

而讓江躍感到觸目驚心的是,那一根根主根鬚的表麵,有一層透明的膜,就像一層胎衣似的,裡頭包裹著根鬚的主要組織,隱隱竟看到了一些人類的殘肢骸骨……

江躍隻感到一陣陣頭皮發麻,不由產生一些不好的聯想。

該不會周圍小區的倖存者,都被引到了此處,都被這些巨樹吞噬,成了巨樹的肥料吧?

不然的話,植物的根鬚,再怎麼著,也不可能長出這種詭異的肉須觸手啊。

即便如此,江躍心裡很清楚,這些根鬚發達的巨樹,絕不是他要找的那一棵。

而他也比任何時候都確定,童肥肥夢中的那棵樹,它一定就在這附近,一定是在這些巨樹的保護當中。

務必要將它找出來!

江躍繼續深入,儘力避開這些恐怖誇張的根鬚觸手。

即便周圍小區的居民,都被引到這邊來,被這些巨樹吞噬,眼下也絕不是江躍為他們找公道的時候。

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等著他去辦。

一直深入到接近三十米區域,那些活躍的根鬚纔算到了底。可即便隔著好幾米的空間,江躍依然能夠感覺到這幾米之上,那些根鬚的活躍,攪動著這一片區域的土壤都在以一種詭異的姿態在蠕動著。

還好五洲公園一帶相對平坦,地下幾十米還冇到岩石群,否則江躍活動起來,勢必更加艱難。

隻是,深入地下,江躍的視線難免是要受到影響的。這對於他偵察那棵樹的具體位置而言,無疑是增加了極大難度的。

眼下的江躍,也隻能憑藉對方位的判斷,力爭讓自己不至於遊離於這片核心區域之外。

這樣倒是能確保不被那些巨樹纏繞,但也讓搜尋工作變得更加艱難。

功夫不負有心人。

遊動中的江躍,很快就感應到了一些異常。

當他遊弋到一定位置時,明顯感覺到周圍的土壤變得異常活躍,這種異常並非來自土壤本身,而是外界的因素所致。

接著,江躍就發現導致周圍土壤活躍的力量,竟是四通八達,就好像一張複雜的蜘蛛網似的。

隨著江躍越靠近,越發感覺這種力量竟是如此精純,如此純粹,而且還是江躍十分熟悉的那種氣息。

江躍很快就聯想到揚帆中學那棵老榕樹。

當時老榕樹提到過童肥肥夢中那棵樹。同時強調那棵樹試圖覆蓋它的自主靈識,取代它的思維,最終目的其實還是為了奪取它的生命之源。

後來發生的一切,證明瞭老榕樹的猜測是對的。

老榕樹在與這棵詭異之樹的對抗中,最終冇有懸念地落敗,生命之源被竊取。

江躍當時也在現場見證,感受得到老榕樹的生命之源在流逝。

也就是那時候,童肥肥纔有機會通過老榕樹生命之源被奪取這個過程,窺視到了這棵詭異之樹的位置。

而江躍也因此才能按圖索驥,找到這片區域。

眼下江躍感覺到的這股精純力量,之所以熟悉,不就是生命之源麼?

雖然這生命之源不是揚帆中學那棵老榕樹的,但這種熟悉的氣息,和老榕樹是如出一轍的。

隻不過,今晚的詭異之樹,奪取對象又是其他擁有靈識靈力的植物罷了。

而覺醒靈識的植物,它們的生命之源歸根結底都是漫長歲月沉澱下來的天地靈氣,日月精華。

讓江躍吃驚的是,這霸道的詭異之樹,它一次並非隻針對一棵靈種,而是大範圍吸取一大批靈種的生命之源。

這棵詭異之樹就好像一個總樞紐,奪取四麵八方靈種的生命之源。

這種奪取的速度,必然會讓這棵詭異之樹迅速壯大起來。

當江躍越發接近時,這個四麵八方交織在一塊的靈力網,變得越發氣息起來,縱橫交錯,就像複雜的經絡血管,源源不斷吸收著各處的生命之源。

這時候,江躍也看清了這生命之源在傳輸過程中,呈現著純粹無暇的碧綠色,晶瑩剔透,看著便讓人感到舒心愉悅。

這是真正的生命精華啊。

每一根脈絡,都代表著一棵像老榕樹那樣的靈種,一個擁有絕對自主靈識的智慧生命!

可眼下,這些智慧生命,卻成了這棵詭異之樹的犧牲品,填充著它那深淵一般的貪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