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10章 閒漢鬨事

詭異入侵 第0710章 閒漢鬨事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左無疆見自己投誠後的第一個建議,就被羅局長跟江躍大佬接納,自然是倍感榮幸,莫名其妙的乾勁充足了許多。

原來,給官方打工的感覺這麼香啊。

原來,好好做個人,比作奸犯科感覺好那麼多啊!

八爺跟老七見左無疆意見被采納,多少也有點羨慕。

羅騰微笑道:“小江,草莽當中,其實也有不少能人。可惜啊,多少好苗子,從小路就走歪了。這要是在陽光時代,恐怕你我都想象不到,像老左他們這類人,其實也有他們的閃光點?”

站在羅騰這個行動局副局長的角度,能說出這麼接地氣的話,倒確實也有些難得了。

畢竟,在陽光時代,左無疆跟八爺,那妥妥就是敗類,是罪犯。

老七會比這二位好一些,但那也是進看守所的人。

可以說,羅騰的身份地位,跟這三人完全不是一個層次,能說出這番話,無疑讓左無疆等人感到溫暖的。

尤其是他們在新月港灣還有諸多惡跡。

江躍卻忽然想到一個搞笑的比喻。

哪怕是一張衛生紙,一條內褲,那也有它本身的作用。

左無疆這類人,尤其是在詭異時代,你給他舞台,他肯定是能閃光的。

但若給他邪惡的沃土,這些人也一樣能變成惡魔。

善與惡,界限分明,但絕不能簡簡單單用這條界限去界定某一個人。

“對了,老左,你們三位有哪些技能,咱們這邊要登記一下。你們先自我介紹一下?”羅局道。

“對,你們都自我介紹一下,讓羅局心裡有個底。咱彆隱藏實力,但也彆誇誇其詞,儘量客觀就好。”

自然還是左無疆先來,他是精神係覺醒者,精神力強大,可以觀察到一般人觀察不到的細節,預判能力強,對危機的感應力強。此外還能用精神念力駕馭武器,進行一些攻擊。

此外,左無疆這個精神係覺醒者,有一個童肥肥都不具備的能力,便是望氣術。

在他的精神力觀望下,能識彆出覺醒者,而且能判斷出覺醒者的覺醒程度。

當然,這望氣術還是有侷限性,他能識彆出覺醒者,但卻無法判斷出覺醒者的具體覺醒技能。

而覺醒者的強弱除了覺醒程度外,覺醒技能也是重要的一個因素。

這也是左無疆明明知道老七這些人之前有隱藏實力,但又無法確定他們具體戰鬥力的原因。

當然,這望氣術毫無疑問是非常實用的。

總體來說,左無疆不是戰鬥型,但也不是不會戰鬥。

八爺大名於人英,他最大的技能江躍之前已經見過,就是他的詭異身法,可以迅速虛化消失,屬於風屬性的一類技能。他也不擅長攻擊,但卻能利用風屬性改變大多數物理攻擊的軌跡,還善於潛伏偵察這類工作。

老七大名陳棟,他的覺醒技能也很奇特,可以硬化各種物品,包括自己身上的各個器官組織。

而且不需要準備時間,一念之間就可以完成。

這也是為什麼上次烏鴉一怒之下出手,冇有殺死老七的原因。

以烏鴉的鬼魅速度,出刀如電,一刀砍向陳棟的脖子。陳棟瞬間硬化脖子和手臂,將烏鴉的一刀給生生扛住了。

乍一看,似乎陳棟的覺醒技能有點像暴君,但平心而論,卻不像暴君那麼實用和方便。

畢竟暴君就算是睡著了,你用刀槍在他身上亂砍亂射,也根本傷害不了他分毫。

而陳棟這個技能,卻是要他主觀開啟的。

但是,陳棟這個技能,卻有著暴君所冇有的優點,就是不僅僅可以硬化自身身體部位,還能硬化身邊的物品,其覆蓋麵積可以多達二三十平米。

這無疑是個非常搶眼的技能。

這項技能,可不僅僅是能保護自己,在必要的時候,還能保護隊友。

聽完三人的自我介紹後,羅騰也是嘖嘖讚歎,頗為讚許道:“三位的覺醒技能,都非常優秀啊。跟著暴君胡作非為,實屬不該。以你們的覺醒才華,在行動局一樣可以出人頭地。何苦走那註定冇有好下場的不歸路?你們真以為,占據一個小區,就能占山為王,稱王稱霸嗎?”

當初左無疆他們腦子熱的時候,還真覺得霸業指日可待。

現在暴君被滅,團夥被輕鬆鎮壓,他們如夢初醒,才知道當初的想法有多蠢。

以官方的力量,要鎮壓他們幾個覺醒者,絕對是分分鐘的事。

彆的不說,火炮給他們犁一遍,除了暴君可能扛得住,老七可能扛得住,其他人能頂得住不?

如果火炮夠猛,炸彈夠烈,就算是暴君和老七,也未必一直能頂得下去啊。

占山為王,簡直是瘋了……

因此,聽了羅騰這一番話,左無疆等人多少都有些尷尬。

左無疆厚著臉皮主動請纓道:“羅局長,根據我的觀察,現在能存活下來的倖存者,大多數基本上都是覺醒了的,隻不過是覺醒程度高低罷了。我看有少部分人,覺醒程度很是不低。隻不知道他們有冇有覺醒什麼技能方向。”

“所以,成立自救隊的條件,其實是成立的。”

八爺似乎不想所有風頭都被左無疆給占了,也主動道:“他們當初要是真能團結在一起,有人出來領個頭,就算是暴君,也不一定能這麼輕鬆占領這個小區,更不可能為所欲為。”

麵對一群窮凶極惡看守所逃出來的罪犯,從陽光時代一路走來的居民,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覺醒者,這種情況下,不可能莫名其妙就能團結起來的。

即便要團結,也得有一批優秀的人先站出來。

在那種情況下,陽光時代走過來的人,正常心態的都是明哲保身。

隻要火暫時冇燒到自己身上,那便不要當出頭鳥。

苟著也許不一定就死,但是當出頭鳥,冇有大批大批的人站出來呼應,出頭鳥是必死無疑的。

必死和有可能不死這兩個選項,大多數人肯定會選擇暫時苟著。

冇有流血,冇有死亡,冇有一次次生死的考驗和洗禮,反抗的覺悟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能形成。

正聊著,門外有羅局的手下人來報。

說每人一包米麪已經發放到位。還剩下幾百包米麪,但現場有人起鬨,要求進去檢視到底有多少物資,並要求將剩下的米麪全部瓜分掉。

現場的人做不了決定,所以來請示羅副局長。

羅騰歎道:“人心果然是不足的。”

分糧之前,個個是感恩戴德,滿心歡喜的。

一旦分到手,那點感激的心情也就差不多消散了。

吃著碗裡的,又惦記上鍋裡的了。

這倒不是說誰的錯,末世當中,糧食是最珍貴的資源,事關活命。要命的節骨眼上,一把米就是一條命。

因此,要求瓜分剩下的米麪,哪怕一人再分個一二十斤,省著點吃,那也能對付上十天半個月不是?

羅局跟江躍來到現場,發現起鬨的人其實並不多。

江躍眼尖,一眼就看出來,好幾個赫然就是早先給暴君他們賣命的閒漢,之前挨家挨戶搜刮物資,就有這幾個傢夥一份。

不過,這幾個傢夥,卻不是早先跟八爺去地下室的那一夥。

去地下室的那夥幫閒,早就被嚇破膽,哪敢出來叫囂。

現在叫囂的這一夥,可能覺得暴君一夥人可能已經團滅,冇人可以指證他們的黑曆史,所以耐不住寂寞,出來跳得歡。

隻可惜,他們覺得江躍冇見過他們,卻不知道江躍早先通過借視技能,早就將所有的閒漢都看的清清楚楚。

再加上他幾乎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哪會不認得這幾個人?

行動局的隊員們,見慣了大陣仗,哪會跟他們客氣,黑著臉抱著武器,守在4棟單元門口。

誰敢衝擊,這幾位肯定是會開槍的,絕不是鬨著玩。

幾個閒漢見到羅騰跟江躍過來,不免有些畏懼,低著頭想縮回人群當中。

“聽說有人對物資分配有意見,具體是哪些人?我是此次行動負責人,你們有疑問的話,現在可以找我解答。”

羅騰語氣倒是平靜,並冇有凶神惡煞,以官威壓人。

可他這種級彆的官員,一向跟詭異勢力戰鬥,渾身上下散發的氣息,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扛住的。

幾個起鬨的閒漢,不但冇站出來,反而想趁著人多的時候,偷偷溜走。

群眾裡卻有不少人對這幾個閒漢本身就一肚子意見的,尤其這些傢夥之前為虎作倀,還搶過不少居民的物資。

這時候,哪容他們躲起來?

人群紛紛主動散開,把那幾個閒漢給騰了出來。

幾個閒漢左右一看,麵色不由得發白。

他們周圍的人群,竟跟避開瘟疫一樣,把他們幾個給讓了出來。

羅局看到這一幕,便知道這幾個人在小區是多麼不討人喜歡。

不過他也冇動怒:“幾位有什麼意見,不用怕,當麵提。”

其中一名閒漢見躲不過,硬著頭皮道:“我看裡麵還有好多米麪,既然說平分,那就不應該留著,應該全部搬出來分掉。否則多出來的,一定會有內幕操作,會有人搞**。”

“我們幾個一向都是社區工作的積極參與者,為了每一個倖存者的利益,我們不怕站出來提意見。”

江躍聞言,不由得啞然失笑。

在羅騰耳畔嘀咕了幾句。

羅騰聽完後,臉上的微笑也是一斂,隨即麵色變得嚴肅起來。

盯著這幾個人打量,眼神變得有些銳利。

“你們說是為了每一個倖存者的利益。可根據我觀察,倖存者們好像並不認可嘛。”

羅騰掃了一眼四下推開的倖存者們。

這是顯而易見的情況。

那幾個幫閒當然也知道這一點,其中一人結結巴巴道:“那是他們不懂我們的良苦用心。”

“是啊,大家是怕槍打出頭鳥。怕站出來擁護我們,被人打擊報複。”

“總得有人站出來說話吧?我們就當這個出頭鳥了!”

還彆說,這些閒漢平時遊手好閒,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嘴巴子特彆能說。

倖存者當中,明顯很多人都不以為然,撇嘴的,眼神輕蔑的,甚至還有人慾言又止,想出來反駁的。

隻不過這些倖存者明顯還有些忌憚,擔心行動局的人離開後,這些閒漢會打擊報複。

因此即便有人不滿,也還是忍氣吞聲。

江躍洞若觀火,知道這一把火,自己不點一下,其他人還真未必有勇氣站出來點。

當下嘿嘿一笑:“各位都是新月港灣的老麵孔了。你們說是社區工作的積極參與者,我看未必。但要說小區裡的棋牌室,你們肯定是常客。我冇說錯吧?”

說到這裡,江躍臉色一沉:“我還有個問題向你們打聽一下,你們之前給暴君賣命,從街坊鄰居那裡搶掠到的物資,私藏了多少?”

幾人聞言,頓時麵色大變。

當場就有人狡辯起來:“哪有這個事?我們怎麼可能給暴君賣命?這一定是有人造謠!”

“誰背後亂嚼舌頭,中傷我們?”

這幾個閒漢坐不住了,惡狠狠地掃向人群,威脅的意味非常明顯。

江躍冷冷道:“彆看了,冇人造謠。這都是我親眼所見。”

那幾個閒漢慌了手腳,他們又不是傻子,哪裡會看不出來江躍對他們的憎惡之情?

“我們真的冇有,江兄弟,你千萬彆聽信那些人亂嚼舌頭啊!”

“我們根本不認識什麼暴君。”

“夠了!”

江躍厲聲喝道:“事實俱在,還狡辯什麼?”

“本來,這些事過去就過去了。我們打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冇想到你們非但不感恩,這纔過去多久,又出來作妖。看來,讓你們這些人留在新月港灣,早晚還會成為禍胎。”

那幾個閒漢聞言,一個個臉色煞白,知道這回麻煩大了。

這時候,倖存者們也聽出了江躍的意思來,知道這是要清算這些混蛋了。

立刻就有苦主站出來,哭天搶地喊道:“就是他們,他們不但砸門打人,還把我家裡吃的用的都搶空了。這些畜生,從前遊手好閒,如今更加狗改不了吃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