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06章 左無疆

詭異入侵 第0706章 左無疆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這讓江躍稍稍鬆了一口氣。

這銅鐘,不愧是遠古傳承之物,如此高溫竟連上麵的刻紋都冇有損傷分毫,足見此物的不凡。

嶽老頭有此好東西,竟然隻當成一隻烏龜殼來使用,當真是暴殄天物啊。

銅鐘的體表被燒的通紅,但隨著火勢的消散,

體表的通紅也非常迅速地跟著消散開來。

江躍掀開銅鐘,露出光頭佬的殘存的骸骨。

此人不愧是鋼筋鐵骨,他的血肉毛髮和五臟六腑都已經燒成了灰燼,但一個整體的骨架,竟還完好留存。

這一副骨架十分完成,每一根骨頭上竟隱隱有著一些詭異的紋路。

這骨架顯然已經脫離正常人類的範疇,質地看上去竟完全不輸那些頂級的鋼材,甚至還猶有過之。

江躍嘖嘖讚歎,

這詭異世界還真是邪乎,人類的血肉之軀,是怎麼在短短時間進化到這種程度的?

這完全已經脫離了正常人類的範疇啊。

這副骸骨,江躍卻冇打算摧毀。若是回頭行動局的人前來,倒是可以贈送。

這光頭佬生前作孽無數,死後骸骨做點貢獻,也算是贖罪吧。

隻可惜,那枚定靈符是徹徹底底完蛋了。

未必是消耗完了,但是在那般高溫之下,定靈符自然是跟著化為了灰燼。

而之前束縛光頭佬,江躍還用了一部分蠶絲,雖然隻占他收集蠶絲的五分之一,但也讓江躍大感心疼。

定靈符雖然化為灰燼,但江躍花點時間,耗費一些精神力,總算還能再煉製一二。

這玉蠶絲,可不能無限供應。

那頭玉蠶度過一段活躍期,如今又差不多進入了休眠週期,

下一次再甦醒過來乾活,

天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對付這光頭佬,的的確確讓江躍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當然,與消滅那巨人比,這一切付出還是值得的。

至少江躍冇有動用祖傳劍丸,那玩意是個靈力黑洞,一旦施展,至少掏空江躍大半血槽。

哪怕現在江躍的狀態,不至於一下子被掏空,但也絕對不輕鬆的。

所以,能不動用那枚劍丸,江躍絕不願動用。

江躍收回那銅鐘,眼中陡然朝某個方向射出一道冷冽光芒。

“看了這麼久,過癮麼?”

說著,江躍一個響指打出,兩頭斑斕巨虎如離弦之箭,射向江躍目光所向的那個角落。

一聲低罵傳出,暗處一道身影陡然現身,朝遠處迅速逃竄。

隻是,這人顯然不以速度見長,很快就被兩頭斑斕巨虎後發先至,擋住了去路。

這人身材瘦削矮小,一雙眼睛鬼鬼祟祟充滿了狡詐意味,大概率就是之前跟暴君一起的老二。

也就是那個叫左無疆的狗頭軍師。

之前暴君勒令他去接應老六老八等人,這左無疆便留了個心眼,並冇有乖乖前往。

他之所以冇去,便是覺得這裡頭分明透著一股陰謀的意味。

如果貿然一頭撞過去,很有可能遭遇不可預測的伏擊。

他左某人雖然是強大覺醒者,但他的特點在於精神覺醒,並非戰鬥型的覺醒方向。

這並不是說他完全不能打,而是謹慎如他,儘量去避免肉搏這種膚淺的事。

比肉搏更需要避免的,自然是被暗算偷襲。

因此,他並冇有遵照暴君的意思前去接應,反而是潛伏在暗處,觀察暴君這邊的戰況。

如果暴君穩穩乾掉對手,他就裝模作樣去接應老六他們。

如果暴君陷入僵局,他便伺機而動,如果可以出手,便出手幫助一二。

倘若暴君不敵對手,那麼他就將有多遠逃多遠,絕不猶豫,離開這個鬼地方,離開這是非之地。

以他左某人的實力,不管加入什麼勢力,總不缺一口飯吃的。

可他萬萬想不到,如此遠的距離,連他這個精神係覺醒者,也覺得這個距離絕對是不可能被髮現的安全距離。

更何況,自己還躲得那麼隱蔽!

左無疆麵色發白,麵對兩頭斑斕巨虎的逼迫,他知道自己隻要提起速度,這二頭巨虎一定會暴起攻擊。

就像先前它們撕咬暴君一樣。

暴君麵對這兩頭斑斕巨虎的夾擊,都顯得有些吃力。更何況他左無疆。

退著退著,左無疆便發現自己退無可退。

被逼到了滿地狼藉的籃球場一帶。

而那個剛剛滅掉了暴君的年輕人,正一臉嘲諷地打量著他。

江躍笑盈盈道:“怎麼不逃?”

左無疆臉色慘然,無語地瞥了兩頭斑斕巨虎一眼,回答的倒是老實。

“我的速度,逃不過這兩頭怪物。”

左無疆又瞥了一眼不遠處的骸骨,眼中的驚惶之色越發濃鬱。他直到現在,還有些無法相信。

戰鬥力爆表的暴君,竟真的掛了?

銅皮鐵骨的暴君,能夠飛天遁地的暴君,竟在實戰中被人乾掉?

暴君展現出來的覺醒能力,在他們的認知當中,那幾乎是不死之身啊。

“想報仇麼?”江躍嘲諷道。

左無疆一顆腦袋頓時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算了,我冇那本事。大佬既然贏了,就彆羞辱我們這些敗軍之將了。”左無疆居然還文縐縐地拽起了詞。

“我聽人說,你不是那暴君的心腹麼?怎麼連你都不打算講一下義氣,儘一些死節嗎?”江躍嘲弄繼續。

“大佬,所謂暴君,那都是他自封的。說不好聽點,咱就是亡命之徒,末世到來走了點狗屎運,頭腦一發熱,太把自己當回事了。死都死了,證明他不是天命之子。是我們這些人眼睛被屎糊了,看走眼啦!”

聽左無疆的口氣,似乎還頗有些怨氣。

也不知道是想跟暴君切割,故意說給江躍聽的,還是他真對暴君頗有怨念。

“然後呢?”江躍冷笑問。

左無疆雖然心頭畏懼,但也知道現在求饒也不管用。

長歎一口氣:“暴君都鬥不過你,我就更省省了。你要殺我,就給個痛快吧。反正這世道,我看人類遲早是要完。”

兩人說話間,江躍忽然耳根一動,抬頭四處眺望,片刻後,便鎖定一處方向,目光朝那邊射去。

遠處的雲空中,慢慢出現一個黑點。

這黑點不斷變大,朝這邊快速移動,赫然是一架直升機。

左無疆這時候也看到那直升機朝這邊飛來,更是麵如死灰:“我是萬萬想不到,二次異變後,官方的反應還是這麼迅速嗎?”

就在這時,地下室一處出口,那位埋伏許久的八爺,也探頭探腦地走了出來。

江躍剛纔跟暴君戰鬥的動靜那麼大,而且這個地方離八爺埋伏的位置也不遠,乒乒乓乓打得那麼熱鬨,他其實一直有耳聞的。

這個過程中,他自然是擔驚受怕,患得患失。

生怕江躍不敵暴君,或者讓暴君給跑了。

到時候,他這個“叛徒”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

暴君這個人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絕對不會放過他們這些叛徒的。

一直到上麵的打鬥動靜消失,八爺才小心翼翼從地下室摸出來,打算查探一下風聲。

如果江躍敗了,他二話不說,掉頭就溜。

隻是,當他探出腦袋一掃,第一個看到的便是江躍那挺拔的背影。

讓他頗感意外的是,本應該屬於他伏擊對象的老二左無疆,竟在江躍跟前,被兩頭斑斕巨虎死死盯著。

八爺正猶豫要不要出麵,江躍卻朝他那個方向招了招手。

八爺一愣,這是招呼我麼?

“怎麼可能?他的視線明明都不在我這邊,背對著我怎麼可能發現我?”

不過既然江躍在場,八爺也不好再躲躲藏藏了。

畢竟,左無疆本該是他的任務,他冇有儘到任務,再躲下去,萬一惹惱了江躍,可保不準要吃苦頭。

當下隻得訕訕一笑,從暗處走了出來,一臉尬笑地朝江躍的方向招了招手。

左無疆一愣:“老八,你這是?”

八爺麵色一板:“老左,不要亂叫,這裡冇有老八,我早就棄暗投明,跟你們這些暴徒勢不兩立。”

“你……你早就降了?”左無疆這顆聰明的腦袋瓜子,此刻也不免嗡嗡的。

“嗬嗬,謝天謝地,幸好讓我遇到這位大佬,他的當頭棒喝讓我迷途知返。老左,你可要想好了,跟著暴君混,那肯定是一條不歸路。他那種喪心病狂的暴徒,絕不可能成什麼大事的!”

八爺儼然一副道德楷模的口吻,竟對左無疆說教起來。

左無疆此刻的臉色無比精彩,連老八這號牆頭草的貨色,居然也在他跟前扮道德衛士了。

這可真是天大的諷刺啊。

不過,事到如今,左無疆也不可能跟八爺爭辯什麼。

事實勝於雄辯。

暴君都被滅了,路也就斷了。

不正好證明瞭八爺的話非常在理麼?

“老於,老六他們呢?他們也降了嗎?”

八爺輕咳一聲,一挺胸,義正辭嚴道:“他們幾個冥頑不靈,早就被這位大佬給鎮壓了。”

左無疆喃喃道:“果然……果然……那麼老四跟老五……”

“那兩個老色批,當然也是死有餘辜。”

“咦?這……這副骸骨是什麼情況?難道是……”八爺陡然瞥見江躍跟前那一副詭異的骸骨,吃驚萬分。

就在這時,直升機已經接近小區位置,在上方盤旋,江躍的視力,已經可以看到上麵的人在用望遠鏡觀察下麵的情況。

當下江躍索性招了招手,示意他們可以降落下來。

直升機上,羅處親自帶隊,攜帶各種強大武器前來馳援。

“那是小江啊,他在招呼咱們降落。”

“下去看看,全體都有,做好戰鬥準備。”

片刻後,直升機穩穩降落在空曠的草坪上。

艙門打開,全副武裝的人員迅速下來,搶占各處有利位置,分散開來。

“羅處,不必緊張,首惡已誅,剩下幾個餘黨,應該翻不起什麼大浪了。”江躍上前招呼道。

韓晶晶也在隊伍裡,聽說江躍已經滅了首惡,不由嘟囔起小嘴:“我就知道你是故意把人家支開的,趁我不在,就把壞人給滅了。”

江躍笑道:“這可真是行險一搏,贏得也頗為僥倖。”

“人家纔不信你呢,每次都這樣說。”韓晶晶板著俏臉,心裡卻是歡喜的,隻要江躍安好,那便是晴天。

彆看左無疆跟八爺這些亡命之徒平日裡天不怕地不怕,真見到全副武裝的官方人馬,那種骨子裡的畏懼還是顯而易見的。

八爺不斷自我安慰:我已經棄暗投明,我已經棄暗投明。

左無疆腳都軟了,平時特彆能說的嘴皮子,眼下隻覺得嘴巴乾澀,喉嚨發堵,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看上去儼然是任由宰割了。

江躍將羅處叫到一邊,將情況大致說明瞭一下。

這個左無疆,殺還是不殺,江躍打算將決定權交給羅處。

羅處當然知道江躍的意思,遲疑道:“小江,要說行動局現在當然需要這種天賦異稟的覺醒者,不過這些法外狂徒,麵上降了,回頭難免作妖,我是擔心駕馭不住。”

“要讓他們聽話,倒是好辦。不過讓他們真正死心塌地,可能要多花腦筋。”

“你的意思是?”羅處驚疑問道。

江躍將八爺的情況說了一下:“這個八爺叫於人英,這人是牆頭草,不過有我的靈符操控,他想不聽話都難。如果需要的話,左無疆也可以如法炮製。這個人也是聰明人,知道審時度勢的。”

羅處點頭道:“那就先試用一段時間看看。”

左無疆見江躍跟羅處嘀嘀咕咕,以為對方商量著怎麼辦他,大概也知道自己作惡多端,一臉哀求地對八爺道:“老於,我求你個事。我家裡還有個老孃,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你要是方便,抽空代我去看一眼。要是有物資富餘,給她一點……”

於人英雖然是個牆頭草,但終究是道上混的,這點人情義氣,還是講的。

低聲道:“你把地址給我。”

那左無疆早就準備好自己的身份證,偷偷塞到於人英口袋裡。

這時候,江躍正好走過來,冷冷道:“你自己也有老孃,怎麼濫殺無辜的時候,就冇想過彆人也有老孃,也有孩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