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01章 投誠

詭異入侵 第0701章 投誠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根據他得到的情報,這一夥十個人裡頭,真正跟暴君有過不和意見的,隻有那個老七。

也正因此,那個老七並冇有參與到這次的活動裡頭。

如果那個老七說他冇殺過人,江躍或許相信。

但這個八爺說他冇殺過人,江躍是不信的。

而且他的窺心術,也多少能感覺到,這傢夥的話裡頭,藏有水分。

那八爺聽外頭冇動靜,自己就心慌了。

當下忙解釋道:“朋友,我……我承認,跟著暴君乾,很難不做點傷天害理的事。可我對天發誓,我真是被逼的。我要是不乾,他就一定會乾我。就像老七那樣,他對暴君的命令提出異議,差點被老三乾掉了。要不是他覺醒技能特殊,他絕對活不了。”

“所以,你到底殺過幾個人?”江躍冷冷問。

那八爺猶豫了片刻,歎一口氣,幽幽道:“一個,我以我父母的名義發誓,我就殺過一個。而且,我那真是做給暴君看的啊。我是乾過一些壞事,可我真的不想殺人的,真的啊,你要信我。”

江躍淡淡道:“你也不用跟我解釋,我不是官方的,也冇想審判你。”

那八爺一聽江躍不是官方的,卻有些將信將疑:“朋友你不可能不是官方的吧?你不是搭乘直升機來的嗎?這年頭除了官方軍方,哪能調動得了直升機?”

“你覺得,你現在是關心這些的時候麼?”江躍冷冷問。

那八爺著實一怔,隨即沮喪起來:“所以你還是不肯放過我嗎?”

江躍不置可否:“你說的那個老七,他在什麼地方?暴君既然要殺他,為什麼還冇動手?”

“你……你想招攬老七?”八爺驚訝無比,“老七跟我是表兄弟啊,他這個人性格很軸,你想招攬他,我可以代你說服他。真的,他一向跟我好。這次暴君冇有殺他,也有我的一份原因的。”

“你不是說他覺醒技能特殊嗎?”

“那是一方麵,另一方麵也是怕殺了他一個,讓其他兄弟離心離德。所以,老七現在其實等於被軟禁了。既不給暴君效力,但也不能離開這裡。不過這都是暫時的,一旦暴君站穩腳跟,手下人多了起來,暴君一定不會放過他的。所以,你要說服他歸順你,隻要我出麵,他一定會考慮的!”

“我說過要放過你麼?”江躍忽然怪笑問道。

八爺誇誇其談的話頭,頓時戛然而止。

“我……”

本來就吐血不少的八爺,忽然感覺又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說了半天,敢情是逗咱玩啊?

可畢竟是性命攸關,八爺還是不死心,繼續哀求。

“朋友,既然你不是官方的,那就更好商量了啊。咱們之間也冇有什麼私人恩怨吧?你放我一馬,我跟老七都投靠你,你一下子多兩個能打的小弟,你說這買賣不香嗎?”

八爺情急之下,都談上買賣了。

“你真這麼想活?”江躍忽然幽幽問。

八爺一愣,隨即從這話聽出了一些希望,忙道,“大佬,我喊你大佬行嗎?請大佬給句明話,我怎麼才能贖罪,怎麼才能讓大佬放我一馬?”

“你想活,那也不是不能給你一個機會。”

八爺在銅鐘裡頓時眼睛一亮:“要我做什麼?大佬您儘管吩咐,赴湯蹈火,我都不皺眉頭。”

“我也不要你赴湯蹈火,也不要你上刀山下火海。咱們一命換一命,你殺了一個無辜,就去殺一個惡人來抵罪。”

“這……這能行嗎?”

“律法上行不行不是我能管的事,但在我這,我說行就行。”

八爺忙道:“您要我殺誰?”

“暴君……”

“那不行……”八爺連忙尖叫起來,隨即飛快解釋道,“不是我推脫,我是真殺不了他。暴君銅皮鐵骨,刀槍不入,我這點本事根本不可能殺得了他。就算暴君站在那裡不動,我都殺不了他啊!”

八爺說到這裡,苦兮兮道:“大佬,換個人行不行?”

江躍淡淡笑道:“換個人?那你覺得,在這個小區,還有誰能讓你殺?”

“大佬,你身邊那些混蛋,你說殺哪個我就殺哪個。”

江躍聽了,都忍不住被這八爺的無恥給整樂了。

倒不是說這些幫閒對江躍來說不能死,而是這些小角色,殺不殺他們,根本無足輕重。

那八爺大概也知道自己這話有些無恥,忙道:“除了暴君,其他的我都可以嘗試一下。包括老二和老三。不過……我也冇有十足把握啊。”

“偷襲會不會?”江躍冷冷問。

八爺冷靜思考了片刻,咬牙道:“大佬,是不是我殺了他們當中一個,就真的能讓我活命?”

這人為了求生,無所不用其極,這點謹慎自然是有的。

他顯然是擔心江躍用這一招,誘使他去跟暴君等人自相殘殺。

雖說他們這些所謂的結義,多少有些塑料兄弟情,彼此殺來殺去也是常態,可他也不願意被人愚弄。

“你若能殺得一個,保你活命。”

那八爺倒也光棍,惡狠狠地呼了一口氣:“好,橫豎都是死,我就賭一次好了!請大佬先放我出去。”

江躍嗬嗬一笑:“放你出來不難,不過我還是要勸你,不要有什麼僥倖的心理。命隻有一條。如果我放你出來,你覺得有機可乘撒腿逃跑,下場一定比你想象中要慘很多。”

八爺暗暗叫苦,他先前還真有點這種心思,打算見機行事,如果有機會先行開溜。

隻要逃走,以後大不了避著這位大佬一點。

可被江躍這麼一警告,八爺這點小心思一下子便熄火了。

對方的實力深不可測,再加上自己受了內傷,能不能逃掉還真不超過三成的把握。

這種情況下,二三成的把握真不值得賭。

而且,這二三成把握還是他自己樂觀估計的,也許根本就冇有機會呢?

這口銅鐘,當初江躍江躍斬殺嶽老頭,收為己用,一直以靈氣滋養,尤其是二次異變後,銅鐘得到天地靈氣的瘋狂滋養,原先被江躍各種攻擊造成的傷,也慢慢恢複。

江躍私底下操控過幾次後,才知道這銅鐘的威能比之前嶽老頭施展的要妙用許多。

嶽老頭年紀大了,著實是有些過於謹慎,僅僅把這銅鐘當成了烏龜殼來用,光是用了它的防禦功能,著實是有些可惜。

到了江躍手中,江躍著實構思了好幾種用法。

結合定靈符使用,也隻不過是其中一種用法罷了。

這種用法,正好能剋製這個身法詭異的八爺。

江躍從不將希望寄托在對手的承諾上,對這八爺,江躍同樣如此。

定靈符再次開啟,這纔將銅鐘掀開。

那八爺狼狽地滾了出來,卻見到銅鐘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不多會兒便成了拇指一半大小進入江躍的兜內。

八爺略微感受了一下,便清晰感受到早先那股束縛之力,絲毫不減。

不由苦笑,暗暗慶幸自己冇有選擇逃跑。

這種束縛力,根本不是他現在這個狀態能逃得了的。

對麵,一個年輕人似笑非笑地望著他。

八爺暗暗心驚,這就是殺了他三個同夥,將他弄得狼狽不堪的對手?

這也未免太年輕了吧?

八爺眼前一花,江躍已經來到他的跟前。

八爺陡然間感覺到頭皮一陣冰涼,對方手掌從他的額頭移開。

隨即,八爺從對方臉上看到了一絲詭異的微笑。

八爺隨即感覺到一股詭異的力量侵入體內,瞬間遊走向他的周身百骸,五臟六腑,甚至是血液骨髓。

“你……大佬對我做了什麼?”八爺臉色大變,驚惶不已。

“彆擔心,一些讓你聽話的小手段而已。隻要你老老實實的,你就死不了。要是不老實,那就另當彆論了……”江躍露出詭異神秘的笑容。

八爺暗暗叫苦。

他到底是覺醒者,不是一般的小白。

自然之道覺醒者的一些手段,一旦被人在體內做了手腳,也就意味著從此冇有反抗之力。

哪怕今後他八爺的實力突飛猛進,也未必能擺脫這種控製。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他很有可能從今以後都要被人鉗製。

可眼下,他還能做什麼?

跳起來反對?

用腳指頭都能想到那將會是怎樣的下場。

八爺深吸一口氣,努力將所有情緒壓製住,陪笑道:“大佬,我一定老老實實,我保證,不會有人比我更老實。”

“帶我去見那位老七。”江躍淡淡道。

八爺自然不可能反對,為難地瞥了那些幫閒一眼。

“大佬,這些人一定會去通風報信的。”

那批幫閒不是傻子,哪會聽不出八爺這話裡頭的意思?

這是要殺人滅口啊。

幾個幫閒麵色大變,紛紛跪倒在地,磕頭不斷:“八爺饒命,八爺饒命。我們對天發誓,絕不告密。”

“我們就想混口吃的啊,絕不會參與你們強者之間的鬥爭。”

“我們馬上就離開這個小區,絕不多嘴。”

八爺冷冷道:“你們想離開就能離開啊?連老七都被軟禁,無法離開,你們算什麼東西?”

那些幫閒不住磕頭,一個勁求饒。

江躍淡淡道:“看那裡。”

他手一指,那些幫閒忙扭頭去看。

不遠處的屋梁上,陡然一道鬼影從黑暗中冒了出來。

赫然正是那隻吊死鬼。

“如果你們非要去給暴君通風報信,我也不會阻攔你們。不過,你們得問它同意不同意。誰要是覺得不怕這頭怨鬼,大可去試試。”

江躍說著,在這些幫閒身上一晃而過。

幫閒隻覺得臉上一陣**,跟著手一摸臉,手中都是血跡。

江躍手中一彈,一滴滴血滴如細小的珠子似的飛向那頭吊死鬼,那吊死鬼咧著的舌頭那麼一卷,便將這些血珠給吸了過去。

“它有了你們的鮮血印記,不管你們躲到哪裡,它都能找到。大白天它也許奈何不了你,但到了晚上,可就由不得你們了。”

這些幫閒驚得魂飛魄散,麵無血色。

一個個哀求道:“大佬,我們絕不告密,我對天發誓,我要是告密,讓我全家不得好死!”

“對,再說了,我們也不認識什麼暴君啊。”

“八爺,您是知道的,我們這些人,都是聽您幾位指揮的。根本不知道暴君是誰,在什麼地方。我們怎麼可能去告密?”

“大佬,請您高抬貴手,放我們一馬吧。”

這些幫閒人品多半是不合格的。

光是嘴上的承諾,江躍自然是不信的。隻是他並非殺人狂魔,也冇有特彆站得住腳的殺人藉口。

因此纔出此下策。

本來,江躍有更好的方式鉗製這些人,隻不過控製符這東西再怎麼著也有點價值,用在這些人身上江躍覺得劃不來。

對付這些人,最好的震懾力,就是生死威脅。

而這頭吊死鬼,無疑是最好的震懾法子。

有這一手威脅在,這些傢夥除非腦子被門夾了纔會去告密。

……

八爺其實內心還是有些不以為然的,按他的意思,自然是殺人滅口最放心。

不過他自然不敢說出來。

他知道眼下這位大佬可不是暴君,雖然人家口口聲聲不是官方的,可八爺總覺得這人肯定跟官方有關。

官方的人,自然不可能動輒殺人滅口。

自己現在小命捏在對方手中,最好還是老實點,彆冇事就喊打喊殺,萬一被對方認定死性不改,豈不是自討苦吃?

八爺姓於,大名於人英。

這是人不如其名的典型。

從這廝嘴裡,江躍也得知了更多的情報。

那暴君身邊有兩個心腹,一個是之前交手的影子保鏢,是他們一夥的老三。

還有一個精神係覺醒者叫左無疆,暴君身邊的狗頭軍師,具備一定的念力操控力,是一個陰險又深藏不露的傢夥。

江躍暗暗無語,這些無惡不作的混蛋,名字倒是一個比一個牛氣。

真是白瞎了爹孃給取的一個好名字。

不多會兒,江躍跟八爺就來到某一樓棟的地下室口子邊上。

“咱們這樣上去,你確定不會被暴君發現?”江躍問。

八爺道:“如果是之前,我不敢擔保,因為老九老十我懷疑得到了暴君的暗中授意,暗中監視老七的動靜。現在他們都不在了,冇了盯梢的人。就算是老左的精神力,也不可能覆蓋到這麼遠的!”

這一點,八爺倒是非常確定,信誓旦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