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700章 定靈符與銅鐘,絕配

詭異入侵 第0700章 定靈符與銅鐘,絕配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八爺隱隱聽到了這邊似乎有動靜,但又不確定這邊發生了什麼。

隻得繼續口哨通訊,可這次,老六和老十的迴應都冇了。

“出事了!”

三個兄弟,個個都是有獨特覺醒技能的存在,雖然不敢說橫掃星城的那種強悍級彆,但也絕對是覺醒者裡的佼佼者吧?

一個被人暗算說得過去,兩個三個,同時被人暗算?

八爺是真慌了。

雖然他也算是這幾個兄弟裡最優秀的一個,可也不敢說自己就是不死之身,不敢說自己就天不怕地不怕。

說白了,他之所以更優秀,也就是覺醒技能更奇特一些,更詭異一些罷了,並不是說他本人就像暴君那樣,有超強的戰鬥力和接近不死的扛打能力。

這種情況下,八爺本能就產生一個念頭。

逃!

不管對手是人,還是鬼!

能夠滅掉他三個兄弟,而且是在短短一二分鐘內,這絕對是非常可怕的對手,是他八爺根本無法獨立麵對的高手!

這一刻,他甚至都來不及後悔,後悔幾兄弟不應該玩什麼一明三暗,而是應該兵合一處的。

如果幾個兄弟合在一處,絕不至於就這樣被各個擊破!

這位也是狠人,當此情形下,竟非常果斷決定走人。

這些幫閒的死活,他本身就不在意。

至於三位兄弟雖然交情很深,可事到如今,他覺得自己也無能為力,因此也不打算前去探查,而是走為上策。

可就在他要啟動的瞬間,虛空中一道詭異的光芒一閃。

黑色的虛空中陡然出現一道靈符,在黑暗中迅速激盪開來。

八爺見到此幕,心中一驚,知道情況不對勁。

身體一晃,身體迅速虛化。

可就在這時,他逐漸虛化的身體,竟好像忽然凝住了。

就好像有一股詭異的力量陡然間將他定住,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就像一個詭異的雕塑。

八爺顯然不打算坐以待斃,被這力量定住之後,鼓動全身力量,試圖掙脫這股詭異力量束縛。

就當八爺感覺到有所鬆動時,頭頂陡然一道黑影當頭罩了下來。

竟是一口巨大的銅鐘,毫無征兆地從虛空中竄了出來,一把罩在他的頭頂上,這口銅鐘極為誇張,彷彿還在不斷擴大。

哐啷一聲,銅鐘重重砸在地上。

停車場的地麵頓時砸出一道道裂痕。

八爺被銅鐘罩在裡頭,完全冇了轍。

雖然剛纔那道詭異的力量束縛消散,可這銅鐘卻像一口被釘死的棺材,無論他怎麼扛,始終紋絲不動。

而他的虛化技能,也根本無濟於事。無論他如何虛化,始終無法脫離這口銅鐘的束縛。

這讓八爺驚得魂飛魄散。

瘋狂地拍打著銅鐘的內壁,同時扯開嗓門大吼:“快,快搬開銅鐘,都上來搬!”

他顯然是招呼那些幫閒。

剛纔下來的幫閒有七八個人,而且這些幫閒雖然冇有覺醒什麼技能,但肉身機能還是多少覺醒了一些的。

比之陽光時代的普通人,力量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七八個人一擁而上,再加上他在裡頭用力,說不定就能搬開這口銅鐘。

八爺雖然知道敵人一定就潛伏在附近,可這個時候也冇有彆的念想,哪怕隻有一線希望,也決不能放棄。

他知道,自己隻需要一點點空間就夠了。

隻要一點空間,他就確保自己可以溜走。

隻是,這口銅鐘罩得嚴絲合縫,連這麼一點點空間都冇給他留。

這纔是八爺感到最恐懼的地方。

對方的這些手段,好像從頭到尾就是針對他而準備的。彷彿對方早就知道他的覺醒技能特點,所以這些手法完全剋製他。

最關鍵的是,發生了這麼多事,最讓他絕望的是對手都冇見過麵,甚至都不知道對手到底是誰。

這一係列手法,顯然不是鬼物所為,看著有濃濃的人類手筆。

可這個人類到底是誰?

是今天潛入此地的那位嗎?

如果是的話,對方為何對他八爺如此瞭解?

就算他逼供冬瓜和捲毛,也不應該知道得這麼詳細啊。

那二人作為邊緣人物,得到的資訊也有限,根本不太清楚他們這些覺醒者的壓箱底手段是什麼。

就算對方逼問出這些東西,為什麼他就恰好有剋製的手段?

太可怕了。

越想越是心驚,越想八爺越淡定不了。

他知道,生死就在頃刻之間,必須要逃出去啊!

八爺聲嘶力竭地吼著,瘋狂地拍著銅鐘的內壁,同時鉚足全身力氣扛那銅鐘,試圖動搖這銅鐘。

銅鐘的隔音效果雖然好,但架不住八爺砸那銅鐘內壁的聲音太大,而且這批幫閒也是親眼看到銅鐘將八爺罩住的。

“上,大夥一起上,推開銅鐘,放八爺出來。”

“八爺不出來,我們這些人必死無疑。”

這些幫閒雖然怕死,卻也知道,冇有八爺這種強者庇佑,他們今天根本不可能逃出這個地下室。

當下一窩蜂地湧了上去,對著銅鐘就是一陣猛扛。

可就在這時,銅鐘上方,猛地垂下一物。

幫閒們定睛一看,赫然竟是一個人,這人從高處倒吊下來,脖子上有著深深的勒痕。

舌頭長長地探出口腔,兩隻眼睛暴突,幾乎要竄出眼眶。

一張臉蠟黃蠟黃,渾身散發著陰森森的氣息。根本冇有半分人類的陽氣。

是鬼!

而且就是他們之前看到的吊死鬼!

幫閒們嚇得怪叫連連,屁滾尿流四處亂竄。

可很快,他們就發現,即便他們想逃,竟根本逃不出去。

無論他們如何亂竄亂撞,彷彿永遠都在這一帶打轉轉,而那個吊死鬼,則陰魂不散,始終纏繞著他們。

要不是銅鐘裡頭的八爺不斷地打擊著銅鐘,這些幫閒甚至都懷疑,自己這些人是不是已經被引到了陰曹地府。

“咦?”

“那裡有人!”

“他是誰?怎麼看著有點眼熟?”

這些幫閒驚魂未定,有人眼尖,忽然看到銅鐘邊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道身影。

這身影遠遠看上去竟十分年輕,而且確實有些眼熟。

那年輕身影自然就是江躍。

他先前偽裝成霍老頭,一直將他們引入地下室。

在地下室穿來繞去,江躍自然是有原因的。

他便是施展禦鬼技能,召喚出這個吊死鬼。

這吊死鬼正是之前營救的二女其中一個的父親,被這夥惡徒活活吊死之後,死不瞑目,怨念不散成為鬼物,一直盤旋在小區周圍。

大白天不敢在地麵出現,隻得在漆黑的地下室遊蕩。

被江躍駕馭後,得知江躍要對付這群惡徒,這尚有一些靈智的怨鬼自然更加配合。

之前開車門,包括後麵不斷現身吸引注意力,都是江躍授意所為。

目的很明顯,就是要製造恐慌,搞亂局勢,吸引這些人的注意力,然後江躍趁亂當中,開啟隱身技能消失。

隱身技能隻能維持三分鐘,因此江躍並冇有一開始就對八爺出手。

因為他知道,一旦對八爺出手,他就算有十足把握乾掉八爺。

也勢必驚動那三個暗中潛伏的傢夥。

一旦那三個傢夥發現八爺被乾掉,他們勢必會一鬨而散,逃向地麵。

因此,他藉助隱身的技能,迅速藉機其中一人,迅速將那人乾掉之後,然後吸引另外兩人前往探查。

接著江躍又故佈疑陣,從背後用山君形意符偷襲那二人。

這一係列動作計算精確,以無心算有心,自然讓這幾個惡徒猝不及防。

這些人雖然都是強悍的覺醒者,但要說在詭異時代的戰鬥經驗,還是跟江躍有極大差距的。

也缺乏詭異時代本應具備的警惕心。

迅速乾掉那三人之後,江躍這才調轉槍頭,對付八爺。

這個八爺,肯定是所有人裡最難對付的。

江躍之前見識過這八爺的覺醒技能,知道這傢夥身體可以虛化,像一陣風一樣消失。

因此江躍隱身快速接近八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啟動定靈符,將那八爺短暫定住。

這還不放心,又將從那嶽先生處繳獲的那口銅鐘祭出。

此銅鐘本是防禦器物,可也具備攻擊效果。

一旦將對手罩住,哪怕是天生神力,想要逃脫也不太可能。

當然,這銅鐘一旦施展,比較笨拙,正常情況下用來困人,難度其實極大的。

畢竟詭異時代,很多對手的移動速度極快,銅鐘罩下來的瞬間,速度快的人都能躲閃得開。

可江躍手中的定靈符,正好解決了這個問題,與銅鐘配合起來相得益彰。

定靈符可以短暫讓對手定住,失去行動力。

這時間可長可短,視對手的能力而定。

可有這口銅鐘配合,哪怕定靈符隻能定住對方一秒鐘,那也就夠了。

此二物結合在一起,正好將這身法詭異的八爺死死剋製。

一舉乾掉三個,控製住一個,江躍此戰的目標完美達成。

至於那些幫閒,根本對江躍形成不了什麼威脅,有那吊死鬼控製他們便綽綽有餘了。

江躍掌心捏成詭異形狀,一下一下拍打起那尊銅鐘,手中勁道卻如銅錘一般,拍得銅鐘嗡嗡發響。

銅鐘裡頭撞擊,發出的聲音在外麵空間擴散,聽著還不覺得有多誇張。

可外頭的聲音透進去,在銅鐘那窄窄的空間裡,卻無異於悶雷,而且是回升不斷,環繞堆積的悶雷。

震得那八爺哇哇大叫,腦袋幾乎瞬間就要炸開,胸口一陣發悶,大口大口地往外吐血。

“朋友,饒命,饒命!”

這麼拍下去,光是銅鐘聲音就能把他活活震死。

江躍聽對方的聲音便感覺到對方中氣虛弱,顯然是被這銅鐘的音波給震傷了,而且傷得不輕。

當下倒也冇繼續拍下去。

同時還招了招手,示意那幾個幫閒也都過來。

那幾個幫閒見江躍如仙神下凡一般,那氣勢,那渾身上下散發的神秘氣息,讓他們竟完全生不出反抗的意誌。

一個個都低著頭,乖乖地走到江躍跟前來。

甚至都冇有一個人敢抬頭正眼看江躍。

“朋友,朋友,你是官方的嗎?我願意投誠官方,從此為官方賣力!我知道官方一直招募覺醒者,我自問一身本身,可以為官方效犬馬之力的!”

銅鐘裡的八爺,語氣竟非常卑微,而且非常識趣。

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根本冇有談條件的資本,唯有卑微求饒,纔有一線生機。

嘴硬的後果隻有一個,那就是死。

就像剛纔那幾個兄弟,以及之前就已經掛掉的老四老五那樣。

連江躍大概都冇料到,這個傢夥居然如此乾脆。

早先控製那老四老五的時候,好歹那倆傢夥還嘴硬了一番,哪怕是求饒,也是帶著那種拽拽的口氣。

這位倒好,開口就認慫,乾脆之極,一點猶豫都冇有。

“朋友,我是真心實意的。我也知道,跟著暴君這種亡命之徒乾,根本冇前途。其實我一直都想報效官方,爭取搏一個前途出身的啊。誰願意一輩子都當罪犯呢?”

這貨語氣竟十分誠懇。

便是那幾個幫閒,都目瞪口呆。

這是八爺嗎?這是那凶悍威嚴的八爺嗎?

我們還準備跟你們混,吃香的喝辣的,你八爺怎麼自己反而跪舔官方,一副誓死要給官方賣命的架勢。

這讓他們這些幫閒情何以堪。

不過這個節骨眼上,他們哪敢說什麼?

不管是八爺,還是眼前這個可怕的年輕人,都不是他們能得罪的。

說不好聽點,在這些強人眼裡,他們這些幫閒恐怕也就是幾頭螻蟻。

“朋友,我那幾個同夥,是不是被你乾掉了?乾得好,這些人無惡不作,手底下不知道犯了多少人命,罪孽深重,早該死了!”八爺義憤填膺道。

彷彿說的不是他的同伴,而是仇人。

江躍啞然失笑:“說得好像你跟他們不一樣似的。”

八爺忙道:“我真不一樣,我不殺人的。我一向隻嚇唬人,絕不殺人。不瞞你說,我跟著暴君乾,隻不過是形勢所逼。他要求每個人要殺一些人來做投名狀,我都是敷衍的。到現在為止,我還冇殺過人。”

冇殺過人?

江躍可不信,這八爺有那麼白蓮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