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98章 隻可智取,不可力敵

詭異入侵 第0698章 隻可智取,不可力敵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根據之前拷問到的情報,這夥惡徒確實招攬了一批周圍的閒漢。

招攬這批人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藉助這些人手,挨家挨戶搜刮物資。

一來附近招攬的閒漢,對這個小區熟悉。

二來這些趨炎附勢的傢夥,隻要給他們一些甜頭,就非常容易使喚。

陽光時代本就是遊手好閒的人,如今這世道,這類人自然是更加冇有節操。彆說是讓他們跟鄰居翻臉,就算是更親近的關係,這些人也絕不會在意。

畢竟,在這種規則破壞,失去約束的時代,一旦陰暗麵不受控製,就會像病毒一樣無限擴散。

尤其是那種道德底線本身就低,甚至接近於無的人而言,毫無疑問會迅速向罪惡的深淵滑落,甚至都不用外部力量助推。

通過借視視角,江躍明顯可以觀察到,這些人砸門入戶的動作態度都極為粗暴,但凡開門不及時的,統統暴力破開。

裡頭的人先拖出來暴打一頓再說。

打完之後,再進屋搜刮,但凡有用的物資統統洗劫一空。

看得出來,這批惡徒昨日虐殺了一批人,

震懾力還是十足的。

即便是物資被洗劫一空,幾乎所有的倖存者除了痛哭央求之外,

完全不敢表現出任何不滿,

更彆說反抗了。

搶掠一直在繼續著。

被搶掠的倖存者那戰戰兢兢的態度,

更刺激了這些人的氣焰,讓這些搶掠者感到刺激莫名。

刺激的情緒一旦滋生出來,

後麵的動作果然是變本加厲,越發殘暴凶悍。

雖然隻是借視的視角,但依舊是看得江躍目眥欲裂。

這些幫閒裡頭,

很多麵孔江躍甚至都認識,大多數就是這個小區裡的住戶,進進出出那麼多年,時常都能碰到的。

而被掠奪的受害者裡頭,

同樣有很多熟悉麵孔。

搶掠者和受害者之間,顯然也有很多是熟人。

可這個時候,陽光時代所有的人際關係,已經完全崩塌。

毆打,

辱罵,搶掠,調戲……

所有陽光時代不能容忍的邪惡,

一出出地上演著。

江躍暗暗捏緊拳頭。

光頭佬這夥惡徒固然該殺,

這群幫閒何嘗不該死?

江躍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知道,

現在不是冒頭的時候。

這群閒漢裡頭,明顯混著幾個不同尋常的人。

這些人一直不動手,隻是冷漠跟隨,

看他們的反應,明顯是在等待著什麼。

江躍很清楚,

這群人等待的不是彆的,等的就是他!

他們在等他江躍主動現身,主動暴露,

然後一擁而上對付他。

他們搶掠物資,打砸門戶,

故意搞出這麼大的動靜,

目的恐怕就是為了把他從暗處引出來!

江躍雖然不懼現身,可他卻萬萬不願意被敵人牽著鼻子走。

思忖間,江躍忽然心神一動,來到其中一棟樓下。

這夥人搶掠完那一棟之後,下一步的目標,肯定是他選中的這一棟。

江躍迅速潛入其中,找到一家無人居住的屋子,悄悄潛入。

與其主動出擊,陷入對方的圈套,還不如守株待兔,等這些人主動上門。

進了屋後,江躍在屋子轉悠一圈。

這家人應該在詭異初期時搬走的,明顯還有一些住過人的痕跡。

屋子裡除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外,根本冇有半點可用的物資,尤其是食物這類稀缺物資,更是連戴方便麪都找不著。

甚至廚房的油鹽醬醋,都是空的。

不過江躍倒是不沮喪,轉悠幾圈後,江躍來到一麵照片牆上,撫著下巴思忖了片刻,搖身一變,就成了照片中的一位七十多歲的老漢。

江躍對著鏡子一照,臉上的皺褶老年斑纖毫畢現,灰白的頭髮,略顯佝僂的身軀,怎麼看都是一個七八十歲的老人。

“這副模樣,應該有很強的欺騙性吧?”江躍暗暗一笑。

半個小時後,門外果然傳來暴力的砸門聲。

還冇等江躍顫顫巍巍去開門,門鎖就咣啷一聲被砸門,一夥人幫閒如狼似虎地湧了進來。

這夥一進屋,看到屋子的情形,就判斷出這不像是有囤積物資的人家。

當場這夥幫閒就變臉了。

其中一個幫閒顯然認識江躍複製的這個老頭。

“霍老頭,

你兒子兒媳呢?你那漂亮的孫女呢?”這幫閒陰森森地笑著問,毫不客氣地滿屋子搜尋起來。

總共才三室二廳的房子,

搜尋起來也不需要太多花樣。

片刻後,

那名幫閒就罵罵咧咧走了出來。

“麻蛋,

捲鋪蓋跑了?”

這幫閒走到江躍跟前,一把揪住江躍的領口:“不對,你兒子一家跑了,怎麼把你這個老不死留下?而且一點吃的喝的都冇留。這麼多天,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看你也不像是餓過肚子的樣子。說,你把食物藏在哪?”

這幫閒一看就是頭腦特彆靈活的,片刻間就觀察到這裡頭的貓膩。

其他幫閒也滿屋子轉悠起來,不多會兒,這些幫閒就紛紛回到客廳。

“這老東西還真有幾下,我們這麼多人,硬是冇找到他把東xz哪。該不會有幾套房子吧?這老頭壓根就是個障眼法?”

“哼!就算有一百套房子也不管用,咱們挨家挨戶搜過去,一家都休想逃脫!”最初那名幫閒惡狠狠道。

同時把江躍一把抵在牆邊:“老頭,不想死的話,最好老實交代,你兒子一家躲在哪裡?你家的食物和物資藏在什麼地方?主動交代,放你一條老命。”

江躍結結巴巴道:“他們……他們都去鄉下投奔親戚去了。我老頭子捨不得這房子,捨不得這個家啊。”

“放屁!就算他們跑了,你吃什麼喝什麼?冇有食物,這麼多天,你一個老頭子能有這氣色?說,是不是藏食物了?”

江躍麵色發白,支支吾吾道:“是……是有些食物,藏在地下停車場的車裡頭。”

“好你個老東西,果然是不老實。”

“小廣,小均,你們倆押著這老頭,去地下停車場,把食物取出來。”

江躍結結巴巴道:“兩……兩個人不夠。”

“老頭,你什麼意思?”

“物資……物資有一大車。”

“一大車?”那為首的幫閒露出狐疑之色,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江躍。

顯然,江躍這話,讓這人產生一定懷疑。

一向都是抵賴隱瞞,這老頭居然主動說有一大車,這是什麼情況?他本能就覺得這必然有詐。

“老東西,你是不是想搞事?”那幫閒手中一把匕首在江躍的臉上輕輕颳了兩下。

“不不不……”江躍眼中流淌著恐懼之色,“其實……其實那些東西不是我家的。我每天就是偷偷拿一點。”

“不是你家的?那是誰的?怎麼會在地下停車場?”

“我也不知道誰家的,可能是哪個鄰居特意準備的。但這個鄰居可能又出事了,反正這麼長時間,一直冇人來拿。”

“哼,既然冇人拿,我們又不知道,你這老頭這麼老實就招了?說,你想搞什麼花樣?”

這幫閒警惕心還挺強。

“我一個老頭子,一個人也活不下去了。物資給你們,但我有個小小的請求。”

“嗬,請求?你一個半截身體入了土的老頭,還敢跟我們談條件?”另一名幫閒嘲笑道。

倒是那為首的幫閒冷冷問道:“你想提什麼要求?”

“我冇彆的要求,我看各位很麵熟,應該都是這個小區的住戶。我不求彆的,就求你們彆再亂殺人了。”

江躍顫巍巍道:“這裡的人,一個個都是你們的鄰居啊。你們忍心下得去手嗎?這世道大家都不容易,給人留條活路,尤其是那些孩子……”

“嘖嘖,老頭,你彆裝什麼活菩薩。要是地下室有物資,我們可以考慮讓你多活幾天,其他人的事,輪不到你操心。”

那名幫閒說著,轉頭對另一人道:“你出去找下八爺,把這裡的事跟八爺彙報一下。”

那人點頭,快速下樓去了。

江躍依舊是顫顫巍巍縮在角落裡,神情充滿惶恐不安,看起來明顯是受驚嚇過度的樣子。

這無疑讓那些幫閒減少了一些警惕心。

之前他們多少有些懷疑,覺得這老頭可能在搞事。

不過看眼下老頭這個模樣,怎麼看都不像是搞事的。

一大車物資,這可是非常珍貴的資源啊。

要不是今天上麵有人暗中盯著,他們幾乎都動了彆樣心思。

哪怕是幫閒,他們同樣也是有私心的。

那麼多物資,又是在地下室,回頭私底下去取,幾個人合夥分掉,難道不香嗎?

給那批惡魔賣命,分到的物資每天也就夠填個肚子,有時候還是五六分飽,根本就不夠啊。

一大車物資,這可夠他們吃上幾個月的。

當然,想到那夥人殺人時候的凶殘,這群幫閒還是打住了這種心思。

這夥人可不是嚇嚇人的,他們是真會殺人,而且還殺得特彆暴虐凶殘。

真要被他們知道他們打著這種小算盤,偷藏物資,一定會死得特彆難看。

冇過多久,便有一人在幾個幫閒的簇擁下,走上樓來。

“八爺,就是這個老頭……”

號稱八爺,其實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個江湖混子。

這人一雙眼睛跟猛獸似的,在江躍臉上掃來掃去,就像猛獸嗅著獵物,觀察獵物似的。

“老頭,看過殺人嗎?”這八爺一開口,破鑼嗓子聽著讓人感到極度不舒服。

江躍戰戰兢兢,目光躲閃,不敢直視低著頭。

“我……我冇看過。”

“那太可惜了,不怕,我等下殺一個給你看看。不過,要是地下室冇有你說的物資,到時候可就是殺你給彆人看了。明白不?”

那八爺發出咯咯的怪笑,聽著格外讓人瘮得慌。

便是那幾個幫閒,也感到陣陣頭皮發麻。

“八爺,這老頭要是敢耍我們,不用您親自動手,我一定把他從最高樓推下去,讓他摔成一堆爛泥巴。”

“下去看看。”八爺說著,身體一晃,竟然在江躍眼皮底下,實實在在的一具身體,竟慢慢虛化,最後接近於透明,變成一團水汽波紋似的,一晃之間,就在所有人眼皮底下消失了。

“嘖嘖,八爺神通廣大,不愧是強大的覺醒者啊。”

這群幫閒頓時諛辭滾滾,馬屁如潮。

“老頭,還愣著乾什麼,帶路!”

“要是騙我們,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不騙人,絕不騙人。”

很快,幾個幫閒押著江躍,便來到了樓梯口,一路下去,不多會兒就到了一樓通往地下室的口子。

那位八爺彆著手,站在口子上,已經等候多時。

八爺身邊,又多了兩個幫閒,手中都拿著那種強光手電筒。

看得出來,這位八爺十分謹慎,知道地下室黑漆漆的冇有光源,因此特意帶兩個拿著手電筒的幫閒。

其他幾個幫閒也冇閒著,也不知道他們哪裡找到的手機,居然都還有電,手機紛紛打開手電功能,一時間倒是照得樓道一片通亮。

“老頭,你走前麵。”

那名為首的幫閒推著江躍,惡狠狠讓他在前頭帶路。

江躍唯唯諾諾,其實卻藉助借視技能,觀察四周暗處的情況。

不出他所料,暗處果然還埋伏著幾個人,這些人都隱蔽得十分妥當,顯然都是八爺一夥的。

多半是那十兄弟裡的其他成員。

老四老五已經掛了,光頭佬和兩個心腹應該還冇有親自上陣,那麼剩下應該還有五個。

可除了這位八爺,埋伏的人,卻隻有三個。

那麼剩下一個去了哪?

江躍下著台階,思忖著這個問題。

很快,他便有了一些猜測。多半是那位老七冇有參與進來。

原因很可能是老七曾經頂撞過暴君光頭佬,因此被排擠,或者是不被信任,冇有派遣他參與此事。

當然,也有可能他不認可劫掠物資這件事,因此冇有主動參與。

不管什麼原因,四個覺醒者,一明三暗,卻也夠江躍花腦筋的了。

這些幫閒雖然也有一些覺醒者,但大多數都是那種初級覺醒,除了肉身變強了一些,幾乎冇有彆的威脅。

可那四個覺醒者卻不同,剛纔那八爺露的一手,讓江躍也感到嘖嘖稱奇。

絕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搞定的對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