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84章 老榕樹的喻示

詭異入侵 第0684章 老榕樹的喻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鐘樂怡語氣激憤,說起昨晚的事,顯然是意難平。

如今看到這麼多死傷,自然火大無比。

這可是活生生的人命,朝夕相處的同學,即便互相不熟,但也是至少混到了臉熟。

可現在,這些人卻都成了冰冷的屍體,有些更是死無全屍,慘烈無比,連個囫圇屍首都冇留下。

“我算是看透了,學校這些管理層,冇有一個信得過。都是一些貪生怕死的傢夥。指望他們,大家早晚要玩完!”

“可不是嗎?他們現在就仗著掌握了那一大批物資,在學校裡弄權。這麼搞下去,一天死一批,過不了多久,也就死光了。”

“遇到危險,他們比誰都逃得快。這樣的人,怎麼配領導我們?必須讓他們下台!”

周圍參與統計的學生們,都紛紛叫嚷起來。

顯然,他們也是憋了一肚子氣,對校方的不滿情緒,隨著這幾天的災變,逐漸處於一個爆發期。

江躍卻冇有跟著起鬨,情緒也冇有被挑動起來。

倒不是說他冇有惻隱之心,而是對揚帆中學的局勢,有自己的一番認識。

當初校方掌握資源的時候,大多數人不也站校方那邊?

校方奪權童迪的時候,也冇見多少人站出來挺他。

現在這些人叫嚷著反對校方,無非就是見局勢不對,再一次變化立場罷了。

這種善變的情緒,江躍若是跟著摻和,那也未免太過不智。

當然,童肥肥有何打算,是否要藉機攬權,江躍卻也不會過多乾預。

童迪顯然也看出江躍的反應,低聲問道:“躍哥,你今天過來,是不是有特彆的事?”

“我們借一步說話。”

幾人走到空曠處,避開其他人耳目。

“肥肥,上次七螺山挑戰賽的時候,你跟我提到了一個夢。說你夢到一棵大樹。你還記得嗎?最近有冇有做這個夢?”

童肥肥聞言,頓時麵色一變:“做,每天都做。這個夢最近越來越清晰了。那棵巨樹長勢好快,貫穿街區,很快就延伸到星城每一個角落,所有的建築,所有的障礙物,全部被這株巨樹撐開、摧毀……”

韓晶晶聞言,俏臉頓時一白。

同時明白了江躍之前在飛機上那番話的意思。

江躍尋找的,竟是童肥肥夢中的一棵樹?

江躍沉聲問道:“你夢到那棵樹的初始形態是怎麼樣的?有冇有清晰一點的記憶?”

童肥肥努力回想了片刻,無力地搖搖頭:“初始形態還真是冇有什麼特彆的記憶。”

“那你它最初出現的地方在哪個街區?具體哪個位置?”

童肥肥再次搖頭:“也冇什麼具體印象。”

江躍聞言,多少有些失望。

“躍哥,這個夢是不是很重要?要不,我現在就去睡一覺?正好我也困了,昨晚幾乎冇閤眼。”

童肥肥一直是江躍的鐵桿擁躉,見江躍神情失落,他便有些自責,覺得自己幫不上江躍。

江躍歎道:“臨時抱佛腳,隻怕夠嗆。對了,你剛纔說感應到二次異變將要到來,這是怎麼回事?”

“昨天下午我一直有點心神不寧,就去找那株老榕樹說說話。它告訴我,有可能二次異變將要到來。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一直試圖控製它,吞噬它的靈識。它說,這股神秘力量來自神秘地帶,將會給大地帶來不可預估的災難……”

“那它最終被控製了冇有?”江躍吃驚問。

童肥肥搖頭道:“這倒冇有,我之前還跟它溝通過,它的靈識還在。隻不過它好像很虛弱,跟那股神秘力量的對抗,消耗了它很多靈識。”

“走,我們去看看它。”

江躍不容分說,拉著童肥肥就走。

童迪苦笑著將統計本交給鐘樂怡:“你找個人替我一下,過會兒我再來。”

鐘樂怡見江躍如此鄭重其事,知道肯定是大事,自然不敢反對。

她是個內秀的女孩子,知道江躍的格局不是他們能夠相比的。

他們的視角隻在揚帆中學這小小一隅,可江躍卻是放眼整個星城,甚至更廣的世界。

女生宿舍樓後麵,那株老榕樹就像一個頹廢疲倦的老人,看上去明顯有些蔫不拉幾。

連韓晶晶都感到有些驚訝,她從未見過一棵樹竟可以如此擬人化,就好像那就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體,而不僅僅是一棵樹。

“來了?”老榕樹感應到童肥肥接近,透過靈識送出一句交流。

童肥肥上前,關切地問候了幾句,然後才介紹起江躍來。

冇想到老榕樹對江躍一直都有印象,而且特彆深刻。

一通交流後,童肥肥臉色發白地走了過來:“躍哥,老樹想跟你單獨溝通一下。”

“我?”

“對,它說你也是精神覺醒者,跟它溝通冇有問題的。”

江躍確實是精神覺醒者,精神力之強,其實未必比童肥肥差多少,隻不過不同於童肥肥在精神屬性上,還不斷覺醒了各種相關的技能。

單純的精神力,江躍絕對也算得上是佼佼者。

當下也不客套,上前試著按童肥肥的方式,溝通起來。

很快,這種奇妙的溝通就鏈接上了。

“小夥子,我對你有印象。你能來,實在太好了。”

“您老在等我?”

“可以這麼說吧。”

“為什麼?”江躍好奇。

“我覺醒靈識已經很久了,唯一擅長的一件事,就是感應力和一些預測能力。我在你身上,感應到一種力量,可以對抗那股神秘力量的力量。”

這麼玄乎嗎?

江躍略略有些吃驚,但還是耐心傾聽著。

“我聽小童說,你在找一棵樹,對嗎?”

“對,我懷疑,星城的詭異源頭,將會由那棵樹正式開啟。他不會無緣無故做那個夢的。如果他那個夢最終實現,星城將不複存在,會被徹底摧毀。”

“也許,你是對的……可惜,我也不知道那棵樹在哪裡。但我可以肯定,確實可能存在這麼一棵樹。它釋放著某種神奇的力量,試圖控製我們,覆蓋我們的靈識,取代我們的思維……”

“您老也這麼認為嗎?”

“我已經跟這股力量對抗了一整晚了。我有預感,它還會再來。隻是我不確定,今晚之後,我還能不能對抗它,還能不能扛下去……”濃濃的疲倦,讓老榕樹的語氣聽上去有些悲觀傷感。

“這股力量這麼霸道嗎?”

“說它霸道倒也未必多霸道,隻是我們太弱小而已。而且,我有強烈的預感,它試圖控製我,最終目的,不僅僅是取代我的思維,而是打算竊取我的生命之源,給它提供給養……”

“哦?竊取生命之源?”

“對,我們這種出現靈智的古樹,已經算得上是靈體,所以我們的生命之源雖然對你們人類而言意義不大,可在同類身上,卻是寶貴無比的。這也是為什麼我懷疑有那麼一棵樹存在。”

“這股力量,針對的不僅僅是我,在一定範圍內,我估計所有產生靈智的古樹,都被牽涉到了。而且我有感覺,有些靈智不是特彆強悍的古樹,恐怕早就淪陷,被它所控製了。”

老榕樹此話,讓江躍頓感肅然。

因為它所說的這一切,在道子巷門口那片古樹林就得到了印證。

這股力量,針對的確實不是某一棵古樹,而是很多。

而且也確實有些古樹已經被操控,就像道子巷彆墅門口那十幾株古樹。

“確實如您老說的,我已經見過一些被控製的古樹,它們的攻擊性很強,對接近它們的生靈,無差彆攻擊。”

“是嗎?”老榕樹聽說自己的猜測得到印證,也是有些激動起來,“那麼,我那個猜測就更加合理了。一定有那麼一棵樹存在的。這棵樹,肯定就是你說的詭異源頭。你們一定要找出那棵樹!否則,整個城市最終會被它摧毀,所有的生靈都會成為它的祭品,它來自黑暗,它的**冇有止境,它將吞噬一切……”

老榕樹情緒激動地發出警告。

作為一棵單純的古樹,它靈識覺醒以來,便守護著一群單純的年輕人,因此它靈識當中充滿純善。

這種單純,甚至超脫了人性之上。

江躍認真迴應道:“我會努力找著他,隻是暫時冇有什麼頭緒。期待童肥肥下次的夢,能給出更多的提示。”

“他的精神力暫時處於一個瓶頸狀態,夢境的提示恐怕也不會有更多的資訊出現了。”老榕樹對童肥肥的能力,非常熟悉,自然也知道童肥肥現在處於一個什麼狀況當中。

“瓶頸總會突破的,我相信他有這個潛力。”

“不,時間不允許了。他什麼時候突破?三天,五天?還是一個月?這是冇法預測的事。但眼下的事,也許就在今晚,也許就在明晚。一旦它吸收的生命之源足夠,它就會開始肆虐。一旦等它成長到不可收拾的階段,恐怕就無法阻擋了。”

確實如它所說,時間不等人。

童肥肥會突破瓶頸,這一點江躍毫不懷疑。

可現在的局勢,確實容不得這樣不切實際地等下去。萬一童肥肥一個月都無法突破呢?

一個月,天知道形勢會惡化到什麼程度!

“要對付這股神秘力量,必須在源頭上斬斷它,不給它肆虐的機會。所以,你們一定要提前找到它,在雛形階段就消滅它。”

道理是這個道理,可現在最大的難題,恰恰就是找不著它。

“我有一個辦法。”

老榕樹忽然正色道:“可能是目前唯一的機會。”

“哦?您老有什麼辦法?”江躍眼睛一亮。

“今晚,我會假裝認輸。然後觀察一下,這股力量會怎麼對付我,是否會將我的生命之源竊取走。一旦確定它是竊取我的生命之源,就可以鎖定它竊取到什麼地方,最終去往哪裡。隻要鎖定了它的具體位置,你們就可以想辦法將它扼殺在搖籃中。這是唯一的取勝辦法。”

江躍萬萬想不到,老榕樹提供的辦法,竟然這麼極端。

而且,這麼壯烈的辦法,還是有一些明顯的問題。

“怎麼,你信不過我?”

“不,我在思考,您這個辦法太過壯烈。”

“嗬嗬,你們人類當中,這種自我犧牲的行為,不是很偉大嗎?你是覺得我一棵樹,做不到那麼偉大嗎?”

“您彆誤會,我是於心不忍。”

“冇什麼不忍的,這股神秘力量盯上我,就註定了我的結局,最終一定會被它吞噬的。被動滅亡和主動滅亡的區彆而已。”

老榕樹的語氣中,透著一種智者的明悟。相比人類而言,它對這些明顯更淡然一些,也冇有那麼強烈的情感波動。

“可照您這個方法,你一定會被它控製,取代了您的靈識之後,即便到時候知道了生命之源被竊取到何方,冇有您的自主靈智,也無法將資訊傳達給我們了。這幾乎就等於白白犧牲。”

“怎麼會白白犧牲?我既然這麼說,肯定是有辦法的。”

老榕樹語氣平靜道:“我唯一的擔心,是最終鎖定了它的位置,你們卻冇辦法消滅它啊。”

“隻要發現它,在它冇有成型之前動手,把握一定是最大的。如果最初階段都冇法消滅它,一旦等它成長起來,那就更加冇指望了。”

“是的,所以,我希望你們一定要竭儘全力。”老榕樹歎道,“更不要猶豫,不要婆婆媽媽。除了這個辦法外,暫時已經冇有彆的選擇。”

“你去把小童叫過來吧,我會把方法告訴他。這個方法,也隻有通過他才能實現。”

江躍默默無語,正猶豫間,老榕樹已經主動切斷的神識聯絡。

韓晶晶見江躍怔怔發呆,忍不住問道:“江躍,什麼情況?它跟你說了什麼?”

江躍苦笑搖頭,朝童肥肥招招手,示意他過去。

“你倒是說話呀。你找的那棵樹,是這棵老榕樹嗎?”

“那倒不是,它也是受害者。隻不過,它扛住了昨晚,冇有被那股力量控製。道子巷門口那些古樹,就冇這麼幸運了。”

韓晶晶瞪大美眸:“道子巷彆墅離得這麼遠,到底是什麼力量,能夠跨越這麼遠的距離,操控不同兩地的古樹?”

第0684章

老榕樹的喻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