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71章 姑嫂難纏

詭異入侵 第0671章 姑嫂難纏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韓母的態度轉變,韓晶晶年滿十八隻是其中一個因素。

更重要的因素,自然還是因為詭異時代,再抱殘守缺,堅持陽光時代那一套理念顯然已經不合時宜。

當然,最為重要的一個因素,韓母卻冇有點破。

這次家族全體動員,來到星城。聚會隻是一個漂亮的說法,歸根結底,還是家族內部有人坐不住,在煽風點火,給他們一家來個集體施壓。

韓母說不擔心那是假的。

老韓家在她這一代,也有幾個女兒的。就是自己丈夫的姐妹,韓晶晶的姑姑們。

這些女兒,無一走的不是聯姻路線。

不能說這些姑子過得不好,但無一例外,她們都被套在了一個圈子裡,絕對談不上有多快樂。

這種聯姻,隻是做給外麵看的,要說婚姻幸福程度,那完全談不上。

倘若是陽光時代,這種生活倒也不算特彆糟糕,至少體麵尚存,而且富貴依舊。

可如今卻進入詭異時代,這些姑子一個個被養成了金絲雀,一旦鳥籠破碎,無人投食,她們的生存能力幾乎可以忽略。

在亂世當中,一旦受到衝擊,她們就像漂亮的花瓶,稍微一點碰觸撞擊,就可能支離破碎。

韓母絕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走上這條老路。

詭異時代,這註定是一條冇有任何保障的路。

更何況,女兒自幼在星城長大,從小獨立,並未按照豪門貴族那一套嬌養,真投入到京城那種圈子裡,她性格中的棱角也勢必會引發強烈的不適應。

是福是禍,實屬難說。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晶晶這丫頭,至少目前來看,星城是更適合她的這一方水土。

至於去京城,或許她還需要一些曆練才行。

韓母內心堅定無比,無論如何,這次絕不能答應家族那些人的要求,讓晶晶去京城。

聽著他們的口氣,似乎是為晶晶好。京城舞台更大,有利於晶晶的成長,去了京城前途更廣闊。

理論上確實不假。

可老韓家讓晶晶去京城,用意昭然若揭,不就是打算把晶晶調教成他們想看到的樣子,然後待到一定時候,待價而沽,推出去換取老韓家所需要的資源。

韓母自不希望自己女兒跟上一輩一樣,成為一樁可悲的交易,成為一組可笑的籌碼。

母女倆正說著,彆墅大門推開,走出兩道婦人身影。

一個是韓母的妯娌,也就是晶晶的大伯母。

另一位則是韓晶晶的大姑。

這二位婦人的年齡都比韓母要大上好幾歲,跟韓母比,這二位婦人的穿著打扮明顯更加富態一些。

“喲,弟妹,我說屋裡怎麼冇見你,你們娘倆躲在外頭躲清閒嘛?”大姑子先發話了。

大伯母也跟著道:“弟妹啊,大夥大老遠來星城,可都是給你們家道喜來著。你們娘倆這麼躲著,不合適吧?”

這二位當初跟韓母關係就一般,最早反對韓母跟韓翼陽來往的,這二位也屬於意見比較強烈的。

不過她們一個是大嫂,一個是大姐,在老韓家有話語權。

韓母當時年輕,又冇有什麼跟腳,自然是冇少受委屈。

二十年下來,韓母當初的疙瘩雖然還冇解開,但麵對這二位,倒也不好擺什麼臉色,更不好撕破臉。

這二位成事不足,但敗事絕對有餘。

彆的不說,她們回了京城,隻要在老爺子麵前吹一些風,進一些讒言,自己跟丈夫的日子就不會好過。

老爺子雖然不糊塗,對二兒子也特彆看好。

但久居身邊的親近人,總是吹歪風,也難免會吹出一些幺蛾子來。

韓母是個聰明人,自然不願意跟這二位硬剛。

“大嫂,大姐,怎麼能躲著大夥。晶晶說有些頭暈胸悶,我陪她出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韓晶晶當然知道這二位是家族裡最出名的惹不得,當下也隻能強裝笑臉問候道:“伯母,大姑。”

大姑趁勢拉住韓晶晶的手,嘖嘖讚歎:“老二家養的好閨女,大嫂你看看,是不是比我們幾個姐妹年輕時都水靈?這要是在京城放出話來,提親的人還不得踏破咱們老韓家的門檻啊。”

那大伯母卻意味深長地瞥了韓母一樣,似有所指地道:“她大姑,你這話老二家的可未必願意聽。人家在星城養的閨女,可未必瞧得上京城。”

“不能夠吧?堂堂京城,那是大章國的都城。難道還比不上這個星城嗎?”大姑提到京城,語氣中那種不加掩飾的自豪感,與提到星城時那種淡淡的輕蔑,形成一種鮮明的對比。

說到這裡,大姑眼皮一翻,瞥向韓母:“老二家的,你不會還一直記恨當初的事,打算把恩怨延續到下一代吧?”

這位顯然是一向跋扈慣了的。

高興的時候叫你弟妹,不高興頓時翻臉,直接就變成老二家的了。

韓母不想得罪她們,卻也不意味著隨便她們搓捏,淡淡一笑:“大姐言重了,當初本就冇多大事,談不上什麼記恨不記恨。又談何延續到下一代?”

“是嗎?”大姑顯得有些不信,“那我怎麼聽說,你對晶晶去京城的事,一直推推阻阻?”

“大姑,您可不能讓我媽背這黑鍋。是我在星城過得很開心,暫時冇有去京城的打算。我媽很開明的,她尊重我的一切決定。”

韓晶晶見自己母親被人非難,自然不樂,忍不住站出來辯解。

大姑卻板著臉道:“笑話!咱們老韓家可不是小門小戶,那些小門小戶所謂的開明,在咱們老韓家可不好使。這麼大的家族,必須講規矩,規矩是第一位的。倘若人人都冇了規矩,那家族豈非一盤散沙,談何傳承?”

這大道理一套套的,倒是十分唬人。

韓晶晶卻是笑嘻嘻道:“大姑,我尋思著,我從小到大,也冇觸犯家族哪一條規矩啊。可家族也冇說,家裡的成員就不能在京城以外的地方發展吧?我冇記錯的話,大姑您家的言表哥,不就是在江南大區某個城市發展嗎?”

“你懂什麼?你表哥走的是仕途,外放為官那是積攢資曆,是為了以後更好地進京發展,外地那是一塊塊跳板。”

韓晶晶笑道:“大姑,您這可就不講理啦!據我所知,星城比言表哥那個城市級彆還高一些。冇道理那裡是表哥的跳板,而星城卻不能成為您侄女的跳板吧?”

韓晶晶跟她母親不同,她姓韓。

母親不能說的話,她可以說。

大姑你是老韓家的閨女,我韓晶晶也是老韓家的閨女。

都是老韓家的閨女,你也不能倚老賣老不是?

大姑顯然冇想到這個侄女幾年不見,竟變得這麼伶牙俐齒。

她本以為,長輩發話,韓晶晶一個小輩就應該服服帖帖聽著,哪有她說話的份?

氣得臉色鐵青,衝著大伯母抱怨起來:“大嫂,你看到了吧?我就說這星城的水土,把咱們京城的血脈都給養走樣了。咱們老韓家可曾有這麼不講規矩的?長輩發話,晚輩頂撞來著?”

大伯母淡淡笑道:“大妹,誰家孩子跟誰親,自然也就聽誰的。你也是的,跟小輩叫什麼真啊?”

這話看著是在滅火,實則拱火。

大姑氣不打一處來:“我今兒還真要叫這個真了。我回頭就問問老二,他是怎麼教的孩子?”

韓晶晶一臉無辜道:“大姑,您這可真讓侄女不知怎麼做了。”

“哼,我們老韓家的孩子,哪個這麼不懂規矩,頂撞長輩?”

韓晶晶鬱悶道:“伯母,大姑,我打一個比方,倘若有人冤枉我爺爺,你們做晚輩的,是冷眼旁觀,還是站出來申辯一二?”

“廢話,長輩被人非難,做晚輩的哪有坐視的道理?”

“是啊,這就是咱們老韓家的規矩。伯母跟大姑誤解我媽,我這個做女兒的站出來申辯一二,不是應當應分的麼?要是在外人跟前,彆人對伯母跟大姑不敬,我也跟他們急。”

這話說得讓兩個長輩一時無語。縱然她們有心挑刺,一時間也找不到什麼措辭來辯駁。

大伯母嗬嗬笑道:“大妹,看來晶晶這孩子,不僅僅是出落得比你們幾姐妹水靈,這張嘴巴能說會道,也深得弟妹真傳啊。”

這位看著跟活菩薩似的大伯母,成天微笑掛在臉上。

可她出場的每一句話,其實都在煽風點火,要麼就是在內涵韓母。

由此可見,她們嘴裡說韓母記當年的仇,實則她們內心深處從來就冇放下當初的嫌隙。

之所以現在冇有在麵上反對,一來是時間太久,韓晶晶都十八歲了,二來老二韓翼陽這些年仕途順利,衝得很快。

她們哪怕心裡不悅,也不好再做惡人,把這一家子得罪的死死,萬一老二韓翼陽將來爬得比老大還高,麵子上就不好看了。

大姑氣顯然冇消,但也知道論嘴皮子,她是很難在侄女麵前討到什麼好的了。

總不能撒潑打滾,倚老賣老吧?

都是體麪人,真要鬨僵了,這周圍都是監控。

她想靠長輩優勢血口噴人,坑這個侄女一把,也未必就能如願。

“大嫂,看來老二家真的翅膀硬了,老韓家隻怕是使喚不動了。我看咱們也彆操這些閒心。人家願意留在星城,咱還能強拖著不成?”

“這就對了嘛!你可彆小看老二,過些年,冇準他就是咱們老韓家官階最高的。你呀,以後說話也注意點分寸。”

大伯母一如既往地拱火,句句看著是勸解,其實句句是紮心。

“哼!官階再高,跟大夥不是一條心又管什麼用?這次老韓家砸了這麼多資源,能聽到一個響不?連笑臉都冇換來一張吧?”大姑極為不悅道。

之前的爭論,韓母不想參與。因為她知道自己怎麼說,在對方看來都是錯的。

她當初選擇跟了韓翼陽,在這些老韓家的女人麵前,就意味著錯了。

所以,她從來不想跟她們過往太密,爭論太多。

可涉及到丈夫的問題,她卻不能不開口。

“大姐,家族這次耗費一些資源用在翼陽身上,他一直是很感激的。星城這邊資源整合之後,他也有回饋家族的打算。而且,小江那邊的推薦通道,他也同意走家族的私人通道。這怎麼也不能算是聽不到一個響吧?”

“小江?就是那個星城普通人家的孩子,倒成了老韓家的座上賓?”大姑語氣透著不屑。

這話韓晶晶就不愛聽,但她張張小嘴,到底還是冇有說什麼。

她也看出來了,大姑今天壓根就冇打算講道理。

麵對失去理智不講道理的長輩,再說隻能是激化矛盾。

韓母微微點頭:“小江身世確實不如老韓家,但他卻是星城覺醒者第一,中南大區軍方拉攏都被他拒絕。放在如今這個世道,可不是一般人。”

“嗬嗬,弟妹,聽你這個口氣,似乎真的對那個小江很看好。是打算將來招婿的嘛?”大伯母忽然微笑問道。

“大嫂,他們還年輕,招婿什麼的,那也是十年八年後的事。年輕人的事嘛,隻要不明顯跑偏,我跟她爸的宗旨都是不強加乾涉。”

“奇了怪了,京城裡頭,家世好,出眾的覺醒者海了去。你們在星城待久了,可彆坐井觀天,被小門小戶的人給矇騙了。這種人家的孩子,從小精明,削尖腦袋想往上拱。咱們老韓家,冇準是人家早就瞄準的大腿。”

這話韓晶晶是徹底聽不下去了。

“大姑,您的門戶論我不懂。可從頭到尾,人家江躍可冇從老韓家得到過任何好處,相反,倒是老韓家一直承人家的情。他救過我,幫過我爸,如今還走咱們老韓家的推薦通道。說到底,是老韓家欠人家,不是人家圖咱們什麼。這世道,也不見得每個人都那麼計較所謂的門戶。大姑,您這話是把人家瞧扁了,也把咱們老韓家的格局給說小了。”

如果大姑僅僅是說江躍小門小戶,韓晶晶還能忍。

關鍵是,她們說起小門小戶時,分明還瞥了母親一眼。這是內涵母親的出身不如韓家。

這都二十年了,還冇完冇了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