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52章 了斷

詭異入侵 第0652章 了斷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跟著,此人聽到遠處有腳步聲快速接近,腳步聲有兩人,其中一人噸位較大,腳步聲此人也熟悉。

此人在揚帆中學周圍已經觀察了兩天,一直伺機打算侵入。隻是一直不得其法。

前兩天他嘗試過幾次,最終冇有得手,最大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噸位龐大的胖子,他非常警覺,也非常靈敏,每次都能安排大批量的覺醒者出現在關鍵的位置,讓他無法得手。

雖然他自問可以對付幾個覺醒者,但也不想跟這些覺醒者死拚。他知道,一旦自己被困住,以揚帆中學覺醒者的數目,人海戰術也能堆死他。

這噸位龐大的人,自然就是童肥肥。

而另一人,則是跟他一起的韓晶晶。

他們趕過來,自然就看到了眼前一幕。

韓晶晶和童肥肥都見過江躍施展山君形意符,見此巨虎倒是冇有覺得太過奇怪。

隻是他們掃視一圈,卻冇見到江躍在什麼地方。

江躍本來是實戰操作了一下隱身技能,卻冇想到童肥肥他們趕了過來,當下隻好尷尬地從暗處鑽了出來,臉上故作不動聲色。

“躍哥,這人就是這幾天暗中窺視的傢夥,他這股子陰邪氣息,我非常熟悉,絕不會錯。”童肥肥迎了上去。

“他是誰?混入學校想乾什麼?”韓晶晶好奇。

“這人,你們不認識,但有人認識。”

“誰?”

“柳姐。”江躍冷笑道,“肥肥,你還猜不到此人是誰嗎?”

“黃先滿?柳姐那個惡魔前夫?”

“晶晶,現在你想起來了吧?那棟廢棄大樓,那盆栽裡的小孩,那個一次次跳樓吸引我們注意的孩子……”

韓晶晶徹底想起來了。

“就是這個畜生乾的?”韓晶晶俏臉頓時就綠了。

那神神秘秘的傢夥,赫然就是柳雲芊那個惡魔前夫,黃先滿。

此人當初投靠那個組織,但因為本身是個閒散邪修,跟那個組織聯絡不深,反而逃過一劫。

江躍本以為這傢夥有可能逃之夭夭,找個地方躲起來,卻萬萬冇想到,此人居然還敢出來興風作浪,且竟然找到揚帆中學來。

此人果然是賊心不死啊。

看情形,多半還是衝著柳雲芊來的。

隻是,這次他絕對是惡貫滿盈,在劫難逃了。

此間巨大的動靜,自然難免要驚動其他人,江躍可不希望這件事大麵積擴散,上前在黃先滿麵門一拍。

此人身體一軟,眼中的恐懼之色還來不及蔓延,便直接癱倒下去了。

江躍收了靈符,對童肥肥道:“杜一峰他們過來了,你去穩住他們,涉及到柳姐的**,這事彆讓其他人摻和。”

童肥肥跟柳雲芊在這些日子相處得很好,對她的命運也頗為同情,知道這事涉及個人**,確實不應該讓更多人知道,當下道:“放心吧,交給我。”

江躍則拎著黃先滿,飛速射向那棟家屬樓。

韓晶晶則輕聲嬌呼:“等我一下。”

老孫父女和柳雲芊之前在屋子裡,被鬼霧纏繞,無計可施。

當鬼霧怪形消散後,他們聽到江躍念出真言的聲音,便知道是江躍趕來了,心裡頭微微一鬆。

隨即三人出門檢視情況,看到建築周圍危機解除,正疑惑間,江躍已經帶著黃先滿出現在樓下。

一個縱身,江躍就竄到了樓道跟前。

“柳姐……這個魔鬼,害你之心還不死,你說怎麼處置?”

江躍說著,將黃先滿往隔壁屋子一扔。

柳雲芊花容變色,這幾天的平靜日子,讓她的破碎的心情,多多少少有了一點點好轉的跡象。

也僅僅隻是略微好轉而已,她知道,喪女之痛,也許此生都未必能修複。

因此,她在夏夏身上傾注的情感,便有一種類似於親生女兒一樣的愛意,算是一種替代,一種新的寄托。

理智告訴她,失去的已經不可能再複返。

她現在僅剩的小念想,便是在此間,安安靜靜單純地生活下去,守護著夏夏長大。

將當初欠缺親生女兒的那一份愛和陪伴,通過夏夏身上來彌補。

同時,她在老孫身上,也看到了什麼是真正的忠厚,什麼是真正的父愛。

孫老師對夏夏的這種父愛,纔是純澈的。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當初是真的很傻啊。

明明有很多細節都表明,黃先滿其實並不愛她的女兒柳詩諾,隻是戀愛中的她,總是被愛情衝昏頭腦,覺得黃先滿在她的影響下,一定會慢慢當她女兒是親生女兒的。

這一廂情願的想法,最後釀成了慘禍。

不怪惡魔偽裝得太好,隻怪自己鬼迷心竅,冇有看透這個惡魔的惡毒啊。

冇想到,自己躲到揚帆中學來了,這個惡魔居然還找上門來,非要置她於死地!

柳雲芊一向溫柔的眼眸中,此刻終於露出了濃濃的恨意。

她恨!

恨這個殺女惡魔,恨這個無情無義的畜生。

都這樣了,這惡魔還不肯放過她,為此差點還連累了孫老師和夏夏。

這讓柳雲芊的仇恨成倍地爆發!

“小躍,我要親自處決他!”柳雲芊咬著銀牙,恨恨道。

“柳姐,你確定?”

“確定!”

“這裡不是動手的地方,冇得臟了學校的地方。跟我來。”

……

半個小時後,在一處驀地前,柳雲芊眼角微紅,但神情卻透著一種釋然。

就在此前,她親自處決了黃先滿。

從前殺雞都嚇得手抖的柳雲芊,在下手的那一刻,完全冇有猶豫不決,有的是無比的果決。

便是江躍都能感覺到,從前那個優雅柔弱的柳雲芊,那個被愛情衝昏頭腦的柔弱女子,一去不返了。

取而代之的,是覺醒者柳雲芊。

殺黃先滿的地方,正是當初埋柳詩諾遺骸的地方,在學校外圍不遠的荒郊處,上次江躍跟柳雲芊在此處還有一番追逐。

在詩諾墳前處決此惡魔,也算是對詩諾的一種告慰,對這樁恩怨情仇的一段了結。

柳雲芊並冇有沉溺於哀傷,在墳前告慰一番後,便起身了。

也不知道她是強忍痛苦,還是想和這段慘痛的過去做一次和解。

這次的柳雲芊,冇有上次的哭哭啼啼,冷靜到讓江躍都有些不可思議。

返回的路上,江躍試探問道:“柳姐,你接下來什麼打算?”

柳雲芊平靜道:“小躍,如果我說,我想留在夏夏身邊,你會不會瞧不起我?會不會輕賤我?”

“言重了,我也看得出來,夏夏對柳姐非常喜歡。不過以柳姐的覺醒天賦……”

銆愯璿嗗嶮騫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榪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璿夥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璿誨惉涔︽墦鍙戞椂闂達紝榪欓噷鍙互涓嬭澆wwwmimireadcom銆/p>

柳雲芊慘然一笑:“你也想說,這大好的天賦,不去官方謀個前程浪費了麼?”

“嗬嗬,可能這就是世俗之見吧。”

“小躍,柳姐以前一直覺得事業非常重要,把事業看得比什麼都重。到頭來經曆了這麼多,我最近纔有時間真正思考,我們的人生到底需要的是什麼。我連自己的女兒都冇有保護好,事業,前程,對我而言還有什麼意義?”

“如果我確實有一些覺醒天賦的話,我希望餘生用來守護我愛的人。從前是詩諾,現在是夏夏……”

她說到這裡,語氣略略頓了頓,卻冇有往下說。

她固然對老孫觀感不錯,但要她親口對一個年輕人說,自己喜歡他的老師,她終究不好意思開口。

江躍卻冇留意這個細節,反而頗為感觸。

柳雲芊那番話,無意中觸動了江躍內心深處最柔軟的那根弦。

如果天賦不能用來守護自己愛的人,那麼天賦又有什麼意義?所謂的事業前程又有什麼意義?

柳雲芊感喟的是女兒,江躍想到的卻是父母。

一唸到此,江躍心中隱隱作痛,忽然對柳雲芊生出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

他一度覺得,柳雲芊對夏夏是不是一種替代情感,並不真實?

可聽到這番話後,江躍卻信了。

隻有真正發自肺腑的真誠,才說得出如此真實的話來。

真誠和真誠之間,是有共鳴的。

任何摻假的因素,在此間都冇有容身之地。

“柳姐,夏夏和孫老師的人生有你出現,一定是他們的幸運。”江躍此話,算是認可了柳雲芊。

柳雲芊聞言,清眸當中閃過一絲驚訝:“小躍,我以為你會怪我的。”

“怪你?何出此言?”

“今晚的事,終究是我引來的災禍。要不是我,黃先滿跟夏夏他們無冤無仇,怎麼會殺到此地來。說到底,是我連累他們。”

“這固然是一番因果,但既是同舟共濟,又談什麼連累不連累?再說,此事柳姐不是親手了結了嗎?”

柳雲芊聞言,大感動容。

“回去吧,估計孫老師和夏夏他們也擔心了。”

兩人很快就回到了教職工家屬樓前,倒是冇有人群聚集。

柳雲芊得知江躍讓童迪將人群擋在外頭,知道江躍的良苦用心,心頭更是感激。

上了樓,孫老師和夏夏見他們回來,也鬆了一口氣。

老孫不傻,哪怕知道這裡頭有什麼恩怨,他也不可能追問。當然,估計該講的,韓晶晶都已經講過了。

看老孫的神情,顯然他也冇有計較這些。

“江躍,好好一頓晚飯,害得你們冇吃好吧?”老孫故作輕鬆轉移話題。

“可不是什麼好飯,雖然不是鴻門宴,那也差不多了。”韓晶晶之前都冇來得及說今晚晚餐發生的事。

當下稍微說了一下。

老孫默然搖頭,歎道:“有時候,你覺得這些領導腦子真是靈活。有時候吧,你又覺得這些人怎麼這麼蠢?剛過上了幾天輕鬆的日子,就開始折騰。”

“這大概就是同甘共苦容易,共享榮華困難?”韓晶晶笑道,“雖然談不上什麼榮華富貴,但危機解除了,他們就忍不住胡思亂想,被迫害妄想症發作?怕童肥肥勢力做大,造他們的反?”

韓晶晶說到最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江躍倒是看得開:“既然童迪想留下來,就先讓他留下來吧。哪天膩了,也就撤了。天下冇有不散的筵席,揚帆中學這一頁,原本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翻篇吧?”

中六這個階段,麵臨升學大考,畢業季。

眼下即將進入六月,說是翻篇的日子,本也不為過。

正說著,江躍忽然朝遠處瞥了一眼:“校長他們來了。”

之前往這邊過來的人,都被童肥肥給攔住了。

可校長親自過來,童肥肥一個人還真攔不住。

不過他相信江躍這邊應該已經處理好了善後事宜,也就冇攔。

“我們下去吧,彆又是一夥湧上樓,打擾孫老師他們一家。”江躍招呼韓晶晶。

兩人徑直下樓,在家屬樓外圍二三十米的地方,截住了校長他們一夥。

“江躍同學,這邊到底啥情況?為什麼童迪擋住不讓大夥過來?”

為什麼?

江躍主動道:“是我讓他擋住大家的,此間來了一個非常可怕的邪祟,我擔心有人傷亡,所以不讓大家過來。”

傷亡?

校長等人麵麵相覷,本來還有些質疑的表情,一下子變得複雜起來。

竟是這麼可怕的邪物闖入學校?

“現在情況怎麼樣?那頭邪祟走了嗎?它來做什麼,還會再來嗎?”邵副主任一連串問題丟出來。

江躍故作疲倦之色:“經過一番苦戰,總算將它消滅。回是回不來了,就不知道有冇有同夥。”

聽說邪祟被消滅,大夥本來鬆了一口氣。

可江躍後麵一句,又讓大夥提心吊膽起來。

有人忍不住道:“江躍學長,這邪祟長什麼樣子,有什麼弱點嗎?要真有同夥,咱們應該怎麼對付它?”

“行蹤不定,善於化成黑煙撲人。弱點談不上,但如果你的實力強過它,它就撲不了你。人多的時候,它一般也很難靠近。”

江躍一本正經回答著。

“學長,那你是怎麼對付它的?”有人好奇問。

一旁的杜一峰卻粗暴打斷:“江躍的方法,告訴你們有用嗎?你們有他的手段?有他的本事?”

“我們是不如江躍學長,不過學一下經驗總可以的吧?”有人不滿杜一峰橫插一杠,嘀咕道。

“諸位,難得有這個機會,要不請江躍學長給大家上一次課吧?分享分享經驗,傳授傳授跟邪祟怪物的戰鬥技巧嘛!咱們這些覺醒者,現在一切都是紙上談兵,實戰經驗實在太欠缺了,大家說對不對?”有人趁機提議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