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31章 惡向膽邊生

詭異入侵 第0631章 惡向膽邊生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所以,他必須找萬副總管問個清楚,哪怕是這個他平時必須要仰視,必須要小心伺候的頂頭上司,是他的恩公,是一手提拔他的貴人。

要是不搞清楚這個,他謝某人勢必寢食難安。

他總覺得,這裡頭透著陰謀,對他可能極為不利。

一旁不能動彈的年輕總裁驚訝道:“姓萬的,你夠狠啊。連你最心腹的手下都瞞著,你到底想乾什麼啊?你連謝輔政都不信任嗎?還是說,你想到頭來把黑鍋往他身上扣?你自己則置身事外?”

這傢夥反應極快,從謝輔政這一番話就聽出了裡頭的彎彎道道。

立刻就捕捉到了一絲契機。

他嗅到了這裡頭透著兩人不和的意味。

這是機會。

因此,他這一番話,分明透著挑撥離間的意思,而且這還是陽謀。

既然這謝輔政已經心生懷疑,自己煽風點火一番,他必然會更加多疑。

謝輔政瞪大眼睛,眼裡滿是憤懣:“總管大人,連他們都看明白了,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應聲蟲是個傻子,是個可笑卑微的工具人,根本不配有自己的想法啊?”

哪怕是土捏的菩薩,也就幾分土性子。

更何況謝輔政本身也是個強勢之人,他在萬副總管跟前的弱勢,那都是因為想追求上進,有求於萬副總管。

哪個人是真心喜歡當孫子的?

如今裝孫子都不能穩穩噹噹,還被對方愚弄,這讓謝輔政著實是委屈之極。

要不是懾於萬副總管一貫的淫威,他幾乎都要當場翻臉了。

但他此刻態度顯然也很堅決,要是萬副總管不給個具體說法,哪怕是翻臉,他也在所不惜。

就算這件事裡頭冇有他的好處,但至少也不能讓他背鍋!他絕不可能背這口鍋。

江躍的反應出奇的淡定。

“老謝,他現在是困獸之鬥,你難道聽信他的挑撥?”

“我不聽誰的挑撥,我隻要一個說法。為什麼這麼大的行動,要繞開我?是我這個星城輔政官階不夠,不配參與這件事嗎?如果總管大人用不著星城的力量,為什麼一直要在星城深耕?”

江躍淡淡笑道:“老謝,你現在很情緒化啊。”

“確實,我越想越害怕,越平靜不下來。這個問題我搞不清楚,我冇法不情緒化。”

“謝輔政,你這個頂頭上司已經瘋了。他這是要跟組織玉石俱焚。你難道要跟著他一起發瘋嗎?”

那年輕總裁叫道:“他官比你大,家世比你厚,到頭來他讓你背黑鍋,你根本百口難辯。你們在場有一個算一個,都逃脫不了。是時候清醒過來了!”

謝輔政心亂如麻,瞥瞥這個,看看那個,一時間也是矛盾不已。

“你不就是想當星城主政嗎?我們組織完全可以保你上位,甚至你要取代他姓萬的位置,假以時日也是可以運作的。可你要是跟他一條道走到黑,我敢擔保,你就是個背鍋的,你絕對會萬劫不複。”

謝輔政委屈地望著江躍:“總管,他說的對不對?事到如今,請你給句實話,這個演習,到底是什麼情況?”

那年輕總裁吼道:“還廢什麼話啊。他能給你實話?他嘴裡還有實話嗎?”

“你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跟他切割,調集你的人馬,通知我的人馬,咱們一起反抗這個瘋子。你還不知道吧?他已經派人打到我那幾個要害部門,連袋鼠大佬的實驗室都被攻擊了。你想要的食歲技術,都在實驗室裡。要是實驗室被攻克,這項技術的成果就會被竊取,你想都不要想。”

“而且,組織總部不會坐視不理,到時候,你是想給他當背鍋俠,還是想做反正的英雄?這裡頭的利害關係,你認真想一想。”

江躍淡淡笑道:“都到這份上了,你還想巧舌如簧蠱惑人心?你儘管說,放心大膽地說,我不阻攔你。我給你機會,我倒要看看你,還能說出什麼花來。”

江躍居然不阻攔對方煽風點火,似乎對方的挑撥離間在他看來,還頗有趣味。

這無疑十分蹊蹺。

但是那年輕總裁顯然也顧不上思考這些了。

既然你姓萬的要故作大方,那我還矜持什麼?

“謝輔政,你知道這萬老頭跟我們合作這些年,得到了多少金錢富貴嗎?那是你根本無法想象的數字。你這些年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又得到了什麼?他分過一杯羹給你喝嗎?你不過是一個可悲的工具人而已。而且,我還聽說,這個老色鬼甚至還對你夫人有不軌念頭……他還是人嗎?”

謝輔政臉色一變。

這種隱秘的事,他是怎麼知道的?

難道這萬副總管竟如此厚顏無恥,占了便宜還四處吹噓?

被綠了他是心甘情願,但眼下這種局麵,卻讓他覺得無比羞恥,無比懊惱。

犧牲這麼大了,換來的是什麼?

是眼下這種可悲的局麵!

謝輔政心中感受到了濃濃的羞辱感,愚弄感。

這個老混蛋,徹徹底底就是一頭畜生啊。

但凡是人,怎麼能做得這麼絕?

謝輔政的怒火終於被點燃。

“謝輔政,我知道,現在我承諾什麼,你肯定不信。但歸根結底,我們組織在星城,總要一個可靠代理人的。你本來就是我們比較看好的人。既然他姓萬的不識好歹,為什麼你不抓住機會,取代他?我不能承諾什麼官方主導合作,但我一定可以保證你謝輔政享受到真正的榮華富貴。他姓萬的享受的那一切,你統統能夠享受到。”

不得不說,在這種情況下,這傢夥還能長篇大論,一點停頓都冇有,也算是口才了得。

江躍撫掌大笑:“精彩,精彩。我要是謝輔政,恐怕也得心動。”

“是吧?老謝?”

江躍笑容詭異,打量著謝輔政,同時目光還掃向那兩個警署大佬。

那兩人眼下也是如履薄冰。

大佬們各種虎狼對話不斷飆出來,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這是內訌的節奏啊。

講真話,他們根本不想參與到這種破事裡頭,好處未必能有多少,一旦鬨個不好,他們肯定是率先要倒黴的。

所以,麵對江躍這種詭異的目光,他們心裡是亂顫的。

雖然明麵上,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似乎冇什麼可怕的。

可他們怕的不是老頭,而是他身上的光環,他手中的權柄,他背後蘊藏的能量啊!

當江躍目光掃過他們時,他們的心跳都不爭氣加速起來。

倒是謝輔政,反而冷靜了許多。

“總管,我隻問一句,您避開我搞演習,是不是打算讓我背這口黑鍋?”

“想多了,這口鍋,你覺得你背得動嗎?”江躍淡淡反問。

江躍隨即又將目光停在二位警署大佬臉上:“你們兩個,是打算跟老謝一起胡鬨嗎?”

這兩人底氣可冇那麼足,一時間結結巴巴,有點不知所措。

彆看那警署二號大佬官階不低,可麵對副總管的逼問,他還是難免慌亂失措。

官大一級壓死人。

何況副總管的官階高了好幾級。

人家一句話就能捏死他,他又哪來的勇氣正麵剛?

謝輔政見此情況,麵色一寒,生怕兩個手下被萬副總管震懾住,鬥誌被瓦解。

當下冷哼道:“總管,星城幾萬警力,已經在調集當中。不管這次演習的目的是什麼,星城的局麵,必須是星城官方掌控。”

江躍淡淡一笑,居然點頭道:“這倒冇錯,星城的局麵,必須是星城官方掌控。我認可。”

謝輔政一怔,一時不知道對方是戲謔,還是確有此意。

“總管,您這是逗我?”

“不,我非常認可,星城官方掌控星城局麵。”

“您真這麼想?那此次演習,我這個輔政,是不是應該參與?”

“那倒不必。”

謝輔政麵色一白:“說到底,您這還是逗我?”

“我逗你什麼?你也知道你是輔政,輔政能代表星城官方麼?”江躍冷笑問道。

此言一出,謝輔政整個人都呆住了。

這話啥意思?

我不是主政?那不是因為你延遲會議,冇有儘快將姓韓的從主政位置上搬走嗎?

“總管,我現在是輔政,可主政這個位置,您可是一直承諾著的啊。”

“可星城現在不是有主政麼?”

“誰?你說那姓韓的?總管,您到底在說什麼?您怎麼會為那姓韓的說話?他可是您的眼中釘肉中刺啊。一直是您最厭惡他,致力於搬走他啊。怎麼這時候卻變卦了?您還說不是逗我?”謝輔政語氣充滿氣苦的意味。

就算他再怎麼依附萬副總管,再怎麼冇有原則,可這畢竟已經嚴重超出了他的底線。

作為星城輔政,一心想取代韓翼陽星城主政位置的他,為此忍辱負重,卑微迎合,各種討好萬副總管,為的不就是這個目標麼?

而萬副總管一直也給了他積極的信號,並致力於幫助他達成這個目標。

可忽然間,一向視韓翼陽為眼中釘的萬副總管,在這個節骨眼上竟說出這種耐人尋味的話來。

這如何能不讓謝輔政情緒崩潰?

要不是老頭一向官威甚重,謝輔政冇準當場就要發作。

便是連那年輕總裁,聞言也是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

怪聲怪氣道:“謝輔政,你還冇看明白嗎?這姓萬的,從頭到尾都在利用你啊。或許他從前給你許了什麼空頭支票,現如今,你覺得他像是要兌現的樣子嗎?”

說到這裡,他臉上也滿是難以相信之色,嘖嘖歎道:“姓萬的,我實在是想象不到,你竟能夠跟那姓韓的尿到一壺去?你們官方的人,竟連一點廉恥之心都冇有,一點原則都不講麼?牆頭草也冇你這麼歪的啊。那姓韓的,不是你不共戴天的死敵嗎?此前你們還要全力想弄死對方,這是何等奇怪的動力,讓你能跟死敵握手言和,還勾結到了一起?我的想象力有限,實在是想象不出,你們之間的恩怨矛盾如何調和?難道是來自中樞的壓力?”

年輕總裁說到這裡,忍不住搖頭起來。

“這不可能!如果是中樞介入,你姓萬的那些破事,早就夠你下台十次八次了。中樞元老不可能還讓你堂而皇之坐在這個位置上的。真要是中樞發了話,中南大區有的是比你更合適的人選。該不會是你萬老頭主動投誠,獻此投名狀,打算將功贖罪,把自己洗白上岸吧?”

思來想去,這個理由同樣十分荒誕,可也是他們唯一能想到,相對有點說服力的可能。

那年輕總裁見江躍含笑不語,以為自己猜中了一些關鍵處。

忍不住諷刺道:“姓萬的,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你以為你獻上投名狀,就能把你那些汙點洗乾淨?那乾下的那些傷天害理的事就冇發生過了?你和你兒子手底下那些人命,就能罰酒三杯揭過了?就算總部不出手對付你,隻要把你那些黑材料往中樞一送,你姓萬的罷官十次可能都嫌少,吃十輩子牢飯怕都不夠多。”

他本以為這番話說出來,對方勢必會暴跳如雷。

卻冇想,對麵那萬老頭竟還是一臉詭笑,彷彿根本不懼怕這些。

什麼黑材料,什麼總部出手對付,他好像全然置之度外,全不在意。

年輕總裁心中一沉,一種極為不好的感覺湧上心頭,嘶聲吼道:“謝輔政,你還冇醒悟嗎?這老頭已經失心瘋,打算把我們這些人統統賠上去,博他所謂的洗白!事到如今,你還甘心情願給他當炮灰?”

“詭異時代,你掌握幾萬人手,就相當於掌握真理。你何必仰人鼻息?看他臉色?何不將命運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裡?有這幾萬人手,你比這姓萬的更有資格成為我們的合作對象啊。”

不得不說,這年輕總裁在危機關頭,口才確實了得,非常精準地抓住了謝輔政的心理。

每一句話,可謂都如重錘敲擊在謝輔政的心頭。

是啊!

我謝某人掌握幾萬人手,為什麼一定要任他萬某人隨意拿捏?為什麼不能自己乾?

這個念頭一旦滋生,便如瘟疫一般不可控地迅速蔓延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