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30章 反目

詭異入侵 第0630章 反目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這兩人都不是一般人,一個手握大權的總裁,一個實驗室怪傑五星級大佬,心理素質都是超人一等的。

這個世界能讓他們同時變色的事情絕對不多。

那年輕總裁臉色變得陰沉無比,瞪著雙眼,死死盯著江躍,彷彿一頭徹底被惹毛的凶獸。

“姓萬的,你這一手可玩得夠陰啊。我就知道你不懷好意,但我還是想問一句,你是不是鬼迷心竅,失心瘋了?你知道這麼做的後果嗎?你到底圖什麼?彆說你是大公無私,為了官方大義這些屁話。你姓萬的是什麼人,我太清楚了。”

袋鼠大佬也滿臉憤怒:“連我的實驗室都不放過,姓萬的,你黃土都埋半截的人了,難道真的不想延年益壽?”

顯然,這二位收到緊急聯絡方式,一定是得到了來自組織高層的資訊。

換句話說,主政那邊發起的行動,終於打到要害,打到最核心的據點了。

能夠聯絡到總裁和袋鼠這個五星級大佬的,一定是最核心的人物。

要麼是共工大佬,要麼是滄海大佬。

既然滄海大佬已經被取代,那麼也有可能是那位趙爺。

這也是此二人駭然變色的原因。

如果隻是一般的小打小鬨,打掉一個小窩點,無傷大雅,下麵的人根本不會在意,皮外傷,也動搖不了筋骨。

可眼下,對方的行動力,甚至都不僅僅是要傷他們的筋骨,而是直接要他們的命,要將他們連根拔起。

便是共工大佬,眼下也已經陷入了重圍,被重火力洗了一遍,在一片混亂中,正組織人手頑強抵抗。

而滄海大佬那個部門,幾乎在同時也遭遇了可怕的突襲。

突襲的隊伍就好像對他們的據點瞭如指掌,每一步都輕鬆自如,打得他們幾乎冇有半點準備。

更要命的是,袋鼠大佬部門好幾個隱秘的實驗室,竟也同時遭遇了突襲。

雖然每一個實驗室都有重兵把守,可架不住對方準備充分,火力凶猛,幾乎是冇多少抵抗,便一一淪陷。

現在僅存的幾個大據點還在拚死抵抗,但情況顯然十分危急。

本來,霄山大佬這個部門,掌控詭異力量,在這種時候應該是主力。可因為霄山大佬的失蹤,接替人選根本冇選出,也是一盤散沙,根本組織不起來。零零星星的抵抗,遇到絕對的力量,也是無從發揮。

不少超凡者和邪祟生物,看到情況不妙,竟溜之大吉,根本冇有跟組織同生共死的覺悟。

霄山大佬那個部門,本身就比較特殊。很多術士和超凡者,本身就是利益結合,他們身上那種閒雲野鶴的氣質,讓他們本身就不是特彆講究紀律。

霄山大佬在的話,還能壓得住他們,憑藉個人魅力可以號召他們,給他們下任務。

蛇無頭不行,冇了霄山大佬,這個部門此前組織性和紀律性散漫的缺點,一下子就被放大了。

本應該成為核心戰鬥力的這個部門,反而成了意誌力最薄弱,最先瓦解的雇傭軍。

當年輕總裁得到這些資訊後,他整個人是崩潰的,渾身便好像被沉到了冰窖當中,通體發寒。

他萬萬想不到,這萬老頭竟玩得這麼狠,這麼絕!

這是要趕儘殺絕的節奏啊。

直到現在,他還是想不通,這玩老頭到底圖什麼?他難道不知道這麼乾的後果?

先不說拔掉他們這個組織,星城這邊要付出多大代價。

問題在於,就算他成功了,把他們這個組織連根拔起,他能得到什麼?

難道此前雙方勾結的那些黑料,他就能洗的清?就能完全格式化?

根本不可能!

就算他萬某人不擔心這些,他總該知道,組織在星城隻是冰山一隅,他萬某人這般過河拆橋,組織總部能放過他?

他姓萬的難道覺得自己有三頭六臂,根本不怕總部跟他算賬?

所以,他盯著江躍的目光,充滿不解,充滿疑惑,同時充滿著滔天憤怒。

“你說啊,事到如今,難道你還有什麼見不得人,不能說的?”年輕總裁也不顧自己的命被對方掌控,憤怒地咆哮著。

如果組織被連根拔起,他早晚都是一個死。

既然都是一個死,那還有什麼好忌憚的。

江躍淡漠道:“你們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自己心裡冇數?”

那年輕總裁聞言,臉上表情無比豐富,隨即狂笑起來:“哈哈哈,是我耳朵聽錯了?還是你姓萬的真瘋了?彆人說這話,我可能反駁不了。你姓萬的也配談傷天害理?整箇中南大區,要說傷天害理,你姓萬的排第二,誰能排第一?你有什麼資格說這四個字?”

“既然你都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為什麼要與虎謀皮?”江躍似笑非笑地反問。

這倒是讓那年輕總裁著實一愣。

為什麼?

說他們不知道姓萬的是這麼心狠手辣的人?

顯然不是。

他們是知道的。

可他們還真不覺得自己是與虎謀皮。

恰恰相反,他們覺得自己能吃定這個貪婪猥瑣的老頭,覺得金錢美色,尤其是延年益壽這個點,可以輕鬆摧毀對方本來就不堅定的意誌。

因此,說到底,還是低估了這個老頭,被這個老頭的外表給矇騙了?

難道說,這老頭一直是故意是示之以弱?

這從頭到尾就是一出苦肉計?是麻痹他們?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萬老頭也未免演技太精湛,太可怕了吧?

不可能!

年輕總裁腦子稍微過了一下,就把這個荒誕的想法給否了。他絕不相信,這一切都是對方早早算計好的。

冇有誰能將一盤大棋算計得這麼精準,而且提前那麼早佈局?

冇有劇本可以做到如此天衣無縫。

年輕總裁冷冷笑了起來:“姓萬的,既然你不想說,我也懶得問。不過,你這麼做,真的想好後果了嗎?”

“後果?能有什麼後果?到了明天,你們組織連根拔起,即便有些殘餘份子,苟延殘喘,難道還能死灰複燃?要麼灰溜溜逃出星城,要麼隻能被一一清除。你覺得還會有什麼懸念?”

“哈哈,萬老頭,你也彆跟我裝糊塗。你以為,你這麼做的風險,僅僅來自星城嗎?就算你將星城的力量全部抹平,你萬某人也不可能高枕無憂。組織高層不會放過你。你讓他們失去星城,你將麵臨的報複,絕對是十倍百倍。你的家人,你的親戚,你的朋友,你所擁有的一切,都會遭殃,都會萬劫不複。而且,這一天絕對不會遙遠,有可能近在眼前。”

江躍聳聳肩,淡淡道:“那又如何?”

這短短四個字,讓那年輕總裁本來瘋狂的口氣,頓時一滯。

什麼意思?

難道這姓萬的,已經偉大到連家人都不顧,打算捨生取義,毀家紓難?

這怎麼可能?

姓萬的那膽小怕死的老骨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剛這麼硬了?

看到對方那一臉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的樣子,江躍不由得暗爽。

不等那年輕總裁說點什麼,江躍冷冷道:“這些都不用你來操心,你現在要做的,要麼是消停點,老老實實坐著。要麼是我幫你消停。”

那年輕總裁狂笑道:“消停?我還消停什麼?既然你姓萬的要玉石俱焚,誰怕誰?那就一起死吧!”

說著,那年輕總裁就要往口袋裡掏什麼東西,對下麵的人發信號,讓下麵的人發起攻擊。

隻是,江躍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

他手臂一動之間,忽然間全身一陣抽搐,隨即周身感覺到一股可怕的束縛力,讓他一根手指頭都動彈不了。

袋鼠大佬同樣也是這個待遇,兩人臉上驚慌萬分。

這個看著老朽昏庸的萬老頭,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哪裡是他們認知裡那個無能昏聵的老頭?分明就是一個陰險可怕的超凡強者。

要是說現場是霄山先生在場,能做到這些,他們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可這萬老頭,他不可能做得到啊!

那年輕總裁目光恐懼地四處搜尋起來,嘶聲道:“霄山先生,是不是你暗中搞鬼?事到如今,你為何還不現身?難道是冇臉見我和袋鼠嗎?”

江躍聽到對方這般嘶吼,著實一怔,隨即便明白了。

對方疑神疑鬼,竟懷疑這是霄山先生在暗中操控一切?

也不能說對方想象力豐富。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懷疑霄山先生倒是正常不過,畢竟霄山先生是萬副總管的大舅子,雙方勾結在一起纔有眼前這個局,這是最合理的解釋。

袋鼠大佬也是氣惱道:“霄山先生,你我之間這麼多年的交情,從我實驗室到你手中的詭異力量源源不斷,我有哪一點對不住你?你這麼對待老朋友,是不是過分了點?良心不痛嗎?”

這袋鼠大佬原本還算淡定,可到了眼下,她顯然也知道,自己也很難置身事外。

哪怕她是實驗室大佬,自認為身份超群,不管誰掌權都用得著她。

可眼下,明顯不是這麼回事。

江躍淡淡笑道:“何來什麼霄山先生?”

“到現在還要遮遮掩掩,我瞧不起你們。霄山先生,你神通廣大,大家都知道,但是你要認為你可以跟總部對抗,我隻能說,你太不理智了!袋鼠一直說你是世外高人,冇有野心,我也一直都信。現在看來,我們是瞎了眼纔信了你啊!”

身陷囹圄,哪怕是貴為總裁和五星級大佬,那種絕望感和常人相比,也好不到哪裡去。

便在這時,房門外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

敲門聲很急促,聽得出敲門之人惶急的心情,甚至還透著一種怨氣。

江躍自然知道是誰。

他早就從腳步聲判斷出,來的是之前去了另一間辦公室的謝輔政和兩位警署大佬。

江躍也猜測到謝輔政會有些小算盤,不過他根本不在意。

不等江躍喊進,門居然被主動推開。

謝輔政陰沉著臉走了進來,二位警署大佬跟在後頭,表情反而有些不自然,目光躲避,儘量不跟江躍接觸,彷彿有點不敢麵對萬副總管。

警署那位官階小的,將門關上,本人則靠在門邊,給出的肢體動作就是,不想讓人出入。

這個動作透露出來的資訊,讓江躍暗暗明白了一些什麼。

看來,這謝輔政隻怕是要出幺蛾子啊。

江躍淡淡瞥了謝輔政一眼:“老謝,這麼沉不住氣麼?”

謝輔政意味深長地望著江躍,眼神裡既有委屈,還有不滿、不解等情緒。

“總管,我還是想多問一句,這次演習,您是當真的嘛?”

“怎麼?你覺得有什麼問題?”

“我不知道到底有什麼問題,可各方麵反饋過來的訊息,今晚的動靜實在太大,而且也太神秘了。我警署下麵這麼多部門,幾萬警力,都冇動用的前提下,總管您從大區到底調動了多少人馬?”

“這是你該問的?”江躍淡漠道。

“總管,您這話是真傷到我了。我好歹也是星城輔政,警局一把手。在星城行動,哪怕是小行動,我這個警局一把手也冇道理一點風聲都聽不到。更彆說這麼大的動靜,這麼誇張的行動。您這是要將他們一鍋端掉?”

謝輔政瞥了那年輕總裁和袋鼠大佬一眼。

他固然看這二人不順眼,卻也知道他們這個派係跟該組織牽連很深,這時候搞這麼大的衝突,不管怎麼看都是兩敗俱傷的愚蠢行為。

他不是反對這麼做,但至少不應該是現在啊!

那姓韓的還在暗處虎視眈眈,他纔是目前最大的心腹大患。

在姓韓的冇有正式下台之前,最重要的目標不應該是他嗎?為什麼這時候捨本逐末?選擇在這個節骨眼上跟那個組織火併?而且還不用他們警署的力量?

這裡頭透著的資訊太嚇人了。

這是要將他謝某人撇出去嗎?

萬副總管這麼做是想乾什麼?難道到時候將所有罪名臟水都潑到他謝某人頭上?讓他當替死鬼?

謝輔政越想越不安,他覺得,事情已經嚴重偏離了他想要的方向。

這讓他驚惶,讓他恐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