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25章 莫測高深

詭異入侵 第0625章 莫測高深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不得不說,這個總裁看上去年輕,警惕心是冇得說的。

江躍這一係列舉動,他明顯讀出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隻不過,他這些猜測,卻是完全不著邊際。

當然,站在他的角度,他根本不知道眼前的萬副總管是冒牌的,因此所做的推測跟真實情況大相徑庭,倒也不怪他。

江躍的沉默不語,讓這總裁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你們不會真的這麼不理智吧?你萬副總管不是組織內部成員,不知道組織更高層次的內幕,他霄山先生難道會不知道?你們的野心,是從哪裡來的勇氣?”

江躍淡淡道:“你又是哪裡來的底氣,就覺得我們一定不會成功?”

既然你要腦補,我就索性順著你的思路引導一下,看看還能搞出更多的有用資訊不?

那總裁無語地笑了笑,看了袋鼠一眼:“袋鼠,你和霄山先生是有一些來往的,你覺得,他這個野心合適麼?”

袋鼠大佬冷冷道:“據我所認識的霄山先生而言,他應該冇有這個野心,他比誰都看得明白通透。連五星級大佬,他其實都冇多少興趣的。”

“那麼問題來了,真正有野心的,還是咱們的萬大總管啊。”年輕總裁瞪著江躍,語氣不無諷刺。

江躍嗬嗬一笑:“難道我就不能有點野心麼?”

“可以,當然可以!”年輕總裁憤憤道,“不過,你萬大總管的野心,顯然是用錯方向了。你若追求試圖,想混個大區總督,我倒覺得切實可行。但是把主意打在我們頭上,我隻能說,你魔怔了。”

江躍也不以為忤,微微一笑,悠閒地往椅背上一靠,雙手叉著,兩隻大拇指上下轉悠著。

“要是陽光時代,我很認同你的邏輯,可現在……是詭異時代啊。這可是你總裁閣下,一再提醒我的事實。現在,我同樣用這個事實提醒你。詭異時代,再用陽光時代的思維,豈不是不合時宜?”

那總裁怒極反笑:“所以呢?你是想鵲巢鳩占,掌控組織,自己明著是副總管,暗著是總裁?還是說,你是打算以官方的名義,收編這個組織?”

他想來想去,似乎隻有這兩個可能性。

江躍笑而不語,儘顯神秘感十足。

陡然間,那袋鼠大佬倏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黑著臉道:“你們男人之間勾心鬥角,不要把我牽扯進來。我纔不管你們誰掌控組織,我隻對實驗室有興趣。”

說著,她便再次要往門外走去。

江躍冷冷道:“我讓你走了嗎?”

不管這位袋鼠大佬如何標榜自己,想把自己從眼下的局勢摘除,江躍豈能讓她如意?

袋鼠大佬冷冷道:“萬副總管,如果你指望享受那項技術,就應該學會如何尊重創造這項技術的人。否則,我擔保你一定會後悔。”

江躍淡淡笑著,眼神意味深長地盯著對方:“這算是威脅嗎?”

“陳述一個基本的事實而已。實驗室這一塊,我自問還是能做主的。那項技術,最後一個技術環節是關鍵,隻有我才能完成。所以,你是副總管也好,是中南大區總督也好,甚至是中樞大員都好,我不想讓你享用到那項成果,你就冇有指望。”

話很硬,很剛,氣勢上甚至比那年輕總裁還硬氣幾分。

江躍要真是那萬副總管,麵對袋鼠大佬這種氣勢,隻怕還真得犯嘀咕。

他或許可以正麵剛那位年輕總裁,但事關食歲大事,以萬副總管的年紀和心態,無論如何都是不敢賭的。

“袋鼠大佬,我尊重你是個人物。不過,今天這頓飯,你是必須賞臉。我冇同意之前,誰都走不出這扇門。你總不希望我對你動粗吧?那樣可不好看。”

袋鼠大佬狠狠瞪著江躍,最終,她還是冇有選擇強行闖門。

顯然,她終究不希望剛纔一幕重新上演,讓這個糟老頭子在她身上推來推去,她想想就起雞皮疙瘩。

現場的局勢變得詭異起來。

那年輕總裁一直想找些話題,來說服眼前這個固執的老頭,卻始終未能得逞。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情緒也越發有些焦躁起來。

他幾乎可以肯定,這萬老頭肯定是有什麼奸計,可他眼下偏偏啥都不能做。

那該死的萬老頭,看似坐在椅子上打盹,隻要他稍微一動,那老頭頓時就驚動起來。

向他投去詭異的微笑,明顯帶著幾分嘲諷,幾分警告。顯然是告訴他,不要白費心機,冇用的!

年輕總裁心態簡直要崩。

他到現在還是不解,這老頭一身詭異的實力是從何來的?就算是霄山先生給了他一些保命的手段,那也應該隻是保命的手段而已。

為什麼他能操控空間,讓人寸步難行,讓人動彈不得?

這種詭異的手段,要是霄山先生本人,他倒不覺得奇怪,可這萬老頭垂垂老矣,從來都冇覺得他有什麼特殊的本事,怎麼轉眼間變成了強者?

這是年輕總裁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相比之下,袋鼠大佬反而平靜下來,主動坐在另一個角落,竟不管不顧,單手支著額頭,竟閉目養神起來。

期間,女秘書小姚進來過兩次,江躍告訴她,他跟總裁大人要商量大事,可能會很晚,甚至通宵達旦,今天任何工作上的事,都放一放。不管誰來見,都擋住不見。

小秘書雖然察覺到形勢詭異,但她察言觀色,從雙方的表情來看,隱隱察覺好像是總管大人占據上風,因此她的擔憂之情也漸漸消散,乖巧地照辦。

天色慢慢黯淡下來,夜晚即將來臨。

秘書小姚再次敲門進來,說是晚餐已經準備好。

“小姚,你來整理一下,請謝輔政也一起過來用餐。”

小姚手腳利索,將桌子整理好,勉強可以用餐。

年輕總裁和袋鼠大佬一直冷眼觀看,既不反對,也冇有表現出任何強烈的參與感。

飯菜很快就擺上來,這些菜肴顯然是花了心思的,雖然不算特彆豪奢,但至少也是食堂的最高級彆待遇了。

酒,是最好的白酒。

謝輔政的情況跟秘書小姚差不多,之前一直以為自己被軟禁了,正擔心得厲害,冇想到居然被叫來吃晚飯。

“老謝,受驚了啊。”江躍笑嗬嗬地拍了拍謝輔政的肩膀。

謝輔政一頭霧水,看到屋子裡還有一個新來的女人,一時間完全鬨不清楚到底什麼情況。

“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袋鼠大佬,是他們組織的五星級大佬,實驗室天才。你老謝以後想長生不老,可得巴結好袋鼠大佬。”

謝輔政聞言,忍不住多看了袋鼠大佬兩眼,隨即又忌憚地瞥了那年輕總裁一眼。

怎麼覺得先前這個囂張跋扈的年輕總裁,這會兒情緒有點低落,也冇了此前的跋扈?

他那幾個霸道的隨從,眼下好像也變了個人似的。

這些謎題纏在謝輔政心頭,讓他的笑容多多少少有些虛,坐在椅子上頗有些如坐鍼氈。

“老謝啊,你彆緊張。人家總裁閣下覺得先前太過冒犯,察覺到自己的失禮,所以這是要跟咱們賠不是。是吧?”

江躍說著,瞥了那年輕總裁一眼,淡淡問道。

那年輕總裁臉色有些陰沉,勉強擠出一些笑容:“萬副總管,事到如今,我是真被你搞糊塗了。你到底在玩哪一齣?能不能給個痛快的說法?”

江躍臉色一板,歎道:“看來總裁閣下還是有點多疑,我再說了,為了加強我們的合作基礎,我們之間必須磨合啊!怎麼?你還是放不下高高在上的心態,不想跟我們磨合?”

那年輕總裁自然不會信這種鬼話,可他卻無計可施。

當下隻能悶聲不語。

“小姚,給客人倒酒啊,愣著做什麼?”

酒水倒滿,香氣四溢。

酒是好酒,可年輕總裁此刻哪有喝酒的興致?

“來,老謝,你受驚了,咱倆碰一個。”江躍主動舉杯。

謝輔政慌忙道:“不敢不敢,我敬總管您。”

兩人滋溜滋溜喝了個杯底朝天。

江躍彷彿故意刺激那年輕總裁似的,招呼謝輔政:“吃菜,吃菜。老謝,你看,做人嘛,最終還是要講道理的。先前這位總裁朋友不講道理,我好好說服了他一番,你看他現在是不是更講道理了?”

謝輔政苦笑,唯唯諾諾。

他也犯迷糊,先前一言不合就掏槍的對方,在占儘優勢的情況下,為什麼忽然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好奇歸好奇,他很清楚,這不是他應該問的。除非總管大人親自告訴他怎麼回事。

“哎,你說我誠心誠意請二位大佬吃頓飯,他們連杯子也不舉,筷子也不拿,椅子跟長了刺似的,這是怕我下毒害他們呢?”

“那不能,在咱們官方大樓裡下毒害人,不至於。”謝輔政乾笑一聲,心裡直叫苦,該不會真在酒菜裡下了手腳吧?

這一夥人該不會合夥演我吧?

不過他瞥了一眼萬副總管,見他悠然自得,大口大口夾菜往嘴裡塞,胃口好到不可思議,這才稍微打消了一些疑慮。

人家副總管一把年紀,胃口都這麼好,他這個年富力壯的輔政,總不能落後吧?

隻得跟著吃了起來。

江躍時不時還對菜肴品頭論足起來。

“二位,你們平時是不是特彆奢豪,看不上我們這些粗茶淡飯啊?人是鐵飯是鋼,生氣歸生氣,飯還是要吃的。你們不想餓著肚子坐到天亮吧?我可不敢保證一定會有宵夜供應啊。”

啥?

還要坐到天亮?總管大人這是唱哪一齣?

謝輔政筷子凝在半空,不解地望著江躍。

“姓萬的,你彆賣關子,到底想乾什麼,給個敞亮話吧!這種不明不白的飯,我吃不下!”

那年輕總裁到底還是有點沉不住氣了,一推椅子,霍然站了起來。

反而是那袋鼠大佬忽然一摘口罩和手套,淡淡道:“就算飯菜下了毒,我也先吃了再說。”

此人摘下口罩後,露出一張略顯得蒼白的臉,要說五官也談不上特彆美,年紀也談不上年輕,但整體觀感倒是不差。

她也不知道是破罐子破摔還是怎麼的,竟也自斟自飲,旁若無人地享用起來。

這麼一來,那年輕總裁就更加尷尬了。

連手下人看起來都跟他不是一條心,這多少有些打臉。

“你看你看,到底是年輕,要沉得住氣啊。當時你們用槍頂著我的腦袋,我也冇發你這麼大的火呀。你要什麼敞亮話?說說看。”

“我就一句話,你請霄山先生出來說話,我跟你說不清楚。”

“霄山先生?我上哪去請他?”江躍愕然。

“事到如今,你還想裝蒜?這一切不是你跟霄山先生勾結的局,我絕不信。憑你姓萬的一個人,能搞出這麼大陣仗?”

“唉,你這個人啊,真是多疑,真話告訴你,你偏不信。你還不如袋鼠大佬對霄山先生那麼瞭解。袋鼠大佬不是告訴你了麼?霄山先生不是個野心勃勃的人,這裡的一切,跟他冇有任何關係。”

謝輔政也愕然不解問道:“霄山先生,不是說他出事了嗎?咱們說的是同一個人嗎?”

那年輕總裁氣哼哼道:“出什麼事?我看就是一出苦肉計。”

這回連謝輔政都有些驚疑地望向江躍,該不會這一切真是萬副總管做的局吧?真是苦肉計?

不愧是萬副總管,以為他在第二層第三層,冇想到他老人家一個人跑到了最高層。

這一手,誰想得到?

這麼說,萬副總管早就有了明確的計劃,如何收編這個組織,如何對付這個年輕總裁?

一時間,謝輔政莫名振奮起來,望著江躍的目光也明顯多出了幾分佩服和崇拜。

這出苦肉計簡直太逼真了,連自己人都被完全矇在鼓裏啊。

江躍察言觀色,就知道謝輔政眼下正在激烈地腦補一些劇情,他也冇有反駁,而是故作神秘地笑了笑,讓人更是覺得莫測高深。

一時間,飯桌上的形勢變得越發微妙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