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17章 謝輔政的擔憂

詭異入侵 第0617章 謝輔政的擔憂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江躍表現出情緒失控的樣子,讓現場的氣氛一下子陷入冰封狀態。

這個時候,看到領導跟瘋牛一樣的狀態,即便是謝輔政的身份,也不好在這種節骨眼上去觸黴頭。

沉默是最無奈,也是唯一的選擇。

隻能等領導自己個慢慢消化,慢慢接受這個事實。

的確,這是很難接受的事實,可終究還是需要硬著頭皮接受。

江躍麵色陰晴不定,許久,他才長長歎一口氣,眼神陰冷地盯著那段局:“資料拿過來。”

段局慌忙將將檔案夾呈送上去。

領導要自己過目那就再好不過了,技術性的東西雖然難懂,但技術分析後麵有明確的結論,一目瞭然。

隻要領導稍微有點理性,就明白這些材料的真實性和權威性。

空氣如凝固一般,除了江躍,其他人甚至都不敢敞開呼吸,生怕呼吸聲太重,惹得萬副總管不高興。

江躍裝作十分認真的樣子,將檔案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而後雙手捧著臉部,用力地搓揉著,顯得十分狂躁的樣子。

“老康,小姚,你們也看看。”

康主任和女秘書對望一眼,將檔案拿起,湊著腦袋看了起來。

半晌後,康主任默默將檔案放回桌上。

“總管,還冇到最悲觀的時候,說不定,還有希望。”

那段局眼神古怪地瞥了康主任一眼,顯然是對他這種安慰方式略感不滿。

都什麼時候了,還給領導創造虛假的希望?

這種時候,虛假的希望不但冇用,反而會影響領導的判斷力。

江躍不置可否,反而望向謝輔政。

“老謝,你想說什麼,大膽說吧。我這個人,不講究因言獲罪。”

謝輔政聽了這話,卻是半個字都不信的。

他太瞭解這位領導了,雖然身處高位,但要說心胸可從來都談不上寬廣。

不講究因言獲罪?

因為一句話冇說好,惹惱他而挨批,甚至下台的下屬還少麼?

當然,既然點名他謝輔政,他也不好裝糊塗。

“總管,技術上的東西我不太懂,不過段局是專業的。我認為,這件事可能真的不容樂觀啊。”

“所以,你也覺得,嶽先生死了,一鳴也死了?”

謝輔政嘴唇動了動,訥訥無言。

他不敢直接承認,但沉默所表達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

“總管,我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可事到如今,我們必須為此做準備啊。現在局勢如此緊張,每一分每一秒都可能出現意外情況。冇有總管您主持大局,我們這些人,都會跟無頭蒼蠅似的,冇有方向感。”

謝輔政也知道,現在再怎麼會拍馬屁,都很難讓領導心情好起來。

誰遇到這個事都不可能心情瞬間好轉。

他所能做的,隻能是讓領導儘量冷靜下來,能以大局為重。

一直以來,萬副總管不都是教導大夥要以大局為重嗎?

這次,輪到他需要大局為重的時候,他能做到嗎?

江躍長長歎一口氣:“老謝,我現在心亂如麻,腦子很難清淨下來。你說說看,咱們應該怎麼做?”

謝輔政也不知道總管是真鼓勵他提意見,還是故意這麼說。

可這時候,大局當前,他謝某人不說也得說。

要是任由形勢這麼發展下去,他們這邊會非常被動。

因此,哪怕惹得萬副總管不高興,該說的,他還是不能迴避。

“總管,找人的事,我覺得咱們得放一放了。就算要找,也不能全麵安排人手大動乾戈去找,派遣一部分精乾力量私底下去探訪,或許才更符閤眼下的形勢。”

謝輔政表達得極為隱晦,意思卻明白不過。

人死不能複生,事實擺在麵前,在大張旗鼓找那不可能找回來的人,浪費大量人力物力,明顯不合時宜,而且還容易打草驚蛇。

最關鍵的是,這麼大麵積調動人手,想不驚動對方陣營都難,萬一對方趁此機會發難,這邊人手不夠,應對不及時,很容易陷入被動當中。

什麼叫大局為重,這就叫大局為重。

江躍怫然不悅道:“所以,你這是要說服我放棄找人?”

“總管,不是放棄找人,而是改一改找人的計劃。段局他們調查的結果很明顯,嶽先生和一鳴他們,很有可能是遭遇了有預謀的襲擊。現在滿世界去找人,其實很難找到。還不如改成暗訪,私底下調查。”

那名一直冇有說話的星城警署二號人物,也建議道:“總管,既然是襲擊事件,一般的人手確實幫助不大,甚至起到反作用。我這邊可以調集一批精銳,私底下調查。其實星城局勢雖然複雜,但要理順起來,其實就是兩股力量之間的碰撞。雖然咱們不知道凶手是誰,但用邏輯推斷,也大致能推斷出一些來。”

“誰?你說凶手是誰?”

“目前在星城,除了一直中立觀望的軍方,能夠調動大批武裝力量的,除了行動局不聽總管使喚,其他部門,基本……”

“行動局?又是行動局?他們竟敢這麼大膽?冒天下之大不韙,調動官方力量對家屬下手?”

謝輔政等人默然,其實他們心裡很清楚,人家這可不是對家屬下手,而是真正的精準打擊。

萬一鳴跟那嶽先生,可都不是普通的家屬,都是跟那個組織牽涉很深的人物,冇準人家就是拿住了這個把柄,打你一個措手不及,還讓你聲張不得。

“老謝,他們今天敢對我的家屬動手,明天就敢對你的家屬動手!你信不信?”

謝輔政唯唯諾諾,他當然不敢說不信。

可他內心深處還真不怎麼信。

要對他家屬動手,人家早就動手了。還用等到現在。

理智告訴他,這根本不是什麼對家屬動手,而是一次有預謀的行動。

因為,裡頭還牽涉到另一個重要人物,丁有糧。

物資局的丁有糧本身不是一個重要角色,可是他跟萬一鳴之間有很多利益關係往來。

如果僅僅是嶽先生和萬一鳴失蹤,那也就罷了。

這裡頭多了個丁有糧,那故事就一定有更豐富的內涵。

所以,謝輔政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萬副總管,免得他太過上頭,低估了這件事的內涵。

“總管,失蹤的人員當中,還有丁有糧這個人。或許,事情冇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啊。”

“丁有糧怎麼了?”

“是這樣的,丁有糧是物資局處長,他跟一鳴公子之間,最近又有一係列矛盾恩怨,我在想,會不會是這個丁有糧失心瘋,投靠了對方勢力,出賣了咱們這邊的資訊,並藉機將一鳴和嶽先生紛紛引入圈套當中?”

江躍麵色一變。

竟冇想到,這謝輔政竟然一言中的,精準地道出了整件事的真相。

隻不過,丁有糧不是主動投靠,而是被逼無奈。

警署二號人物也附和道:“目前來看,謝輔政這個假設,最符合邏輯。這個丁有糧是關鍵人物。一鳴公子最後一次露麵,也是跟這個丁有糧有關的。而嶽先生最後一次露麵,則是被人告知,一鳴公子跟丁有糧去了某個地方,遲遲未歸,極有可能存在危險。”

“而去告知嶽先生的人,則是楊笑笑小姐,是一鳴公子的女朋友,特彆容易取信嶽先生。試想一下,換一個人去通知嶽先生,隻怕人都見不到吧?更彆說請動嶽先生大駕。所以,從頭到尾,這可能是一連串的陰謀陷阱。從楊笑笑一家也失蹤來看,極有可能,楊笑笑跟丁有糧一樣,也同樣變節了。”

謝輔政歎道:“想不到老楊一家人這麼狼心狗肺,總管您那麼提拔他們兩口子,還讓楊笑笑做了一鳴公子的女朋友,他們竟然還不知足,竟還跟對方合夥坑害一鳴公子。也就是咱們反應快,不然我甚至都懷疑,他們下一步會直接針對您!”

“而對方這一係列的操作,讓我更加確定,韓翼陽那頭老狐狸,早就從京城返回星城了。這一切,一定是他暗中策劃主持的。除了他,對方陣營冇有如此能量巨大的人。”

“所以,總管,種種細節表明,韓翼陽已經在暗處謀劃,蠢蠢欲動,咱們這邊不說超過對方的強度,至少也得能夠匹配上對方的強度。否則眼下我們辛辛苦苦創造的局麵,極有可能轉眼之間喪失殆儘。”

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謝輔政幾乎是恨不得鑽到萬副總管的心裡去,他一口氣說了這麼多,而且說得這麼透徹,這跟平時顯然大不一樣。

平時他們這種政客之間談話,向來都是雲裡霧裡,絕不會把話說到這麼透徹的程度。

由此可見,謝輔政是真急了。

“你打算怎麼匹配對方的強度?”江躍問。

他倒是試探試探,這謝輔政到底還有什麼招。

“啟動咱們在各個部門的暗樁,全麵監視這些要害部門的一舉一動。”

“加大戒嚴力度,進一步封鎖人口流動。”

“明察暗訪各個可疑據點,爭取找出韓翼陽的落腳地。”

“必要的時候,向那個組織調請一些人手,對重要人物進行精準打擊。”

“同時,那個會咱們必須提早開掉,咱們必須儘快從程式上去處韓翼陽的影響力。哪怕無法立刻實現這一點,也必須逼他現身。隻有逼他現身,咱們才能進行精準打擊。”

“此外,通過會議,咱們還得統一思想,加強內部團結。像丁有糧楊笑笑這種事,絕不能再出現。”

謝輔政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一口氣便提出了這麼多條意見來。

雖然這些意見整體來說都中規中矩,冇有一條談得上是妙招。

不過在這個階段,似乎這也是他能想到的所有招數了。

江躍若有所思地沉默著。

良久,他緩緩開口道:“老謝,你這些建議,都很穩。不過你目前還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

“哦?請總管指點。”謝輔政態度謙恭道。

“你說的這些建議,有一些是可以實現的,也很容易實現。但是核心的一點,我們如何請得動那個組織的人手來幫忙?”

“總管,以您的麵子……”

“我的麵子?我的麵子是建立在嶽先生的實力上。冇有嶽先生的實力和人脈,僅僅靠麵子,你以為雙方的合作能友好維持下去嗎?”

謝輔政聞言大驚:“總管,嶽先生充其量也是一座橋梁,溝通雙方還得是您和對方的總裁吧?難道嶽先生不在,合作基礎都動搖了?”

“合作基礎未必動搖,但是冇有嶽先生幫襯,雙方合作的天平會傾斜。”

這個說法讓謝輔政一時難以接受,喃喃道:“總管,我們是官方,我們代表著正統,難道還不夠資格跟區區一個地下組織談合作?”

江躍搖頭不語。

這一幕看在謝輔政眼裡,卻感到一陣陣慌張。

他怎麼感覺,萬副總管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心氣?完全冇有了以往的那股子銳氣。

難道,真的因為嶽先生和萬一鳴的事,被打擊到一蹶不振?

那怎麼行?

這麼大一攤子,冇有他萬副總管主持,如何推進?

就算他萬副總管心灰意懶,要抽身撤退,那也不應該是這個節骨眼上啊。

大夥的身家性命,可都賭上了。

這要是輸了,後果誰都清楚。這絕不是陽光時代那麼簡單,即便鬥爭失敗,大多數也能全身而退。

如今可是詭異時代,贏者通吃,輸的一方,必然是萬劫不複,大概率是死路一條。

“總管,無論如何,咱們心氣不能丟啊。這時候丟了心氣,可就等於前功儘棄,一旦讓對方占據上風,我們不可能全身而退。”

江躍冷眼斜視謝輔政:“誰告訴你我丟了心氣?你哪隻眼睛看到我丟了心氣?”

江躍音量提高,一拍桌子,怒不可遏。

“嶽先生和一鳴的事,絕不算完。我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不管是誰乾的,我一定要他付出十倍代價。”

這幾句狠話,反而讓謝輔政鬆了一口氣。

這纔是萬副總管該有的風采啊。

冇了萬一鳴,冇了傳承指望支撐,但至少還有複仇的動力。

有動力就好,現在最怕的就是他一蹶不振,不剩下任何動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