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16章 萬一鳴死訊

詭異入侵 第0616章 萬一鳴死訊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通過特殊的聯絡方式,江躍將最新從萬副總管辦公室裡得到的情報,再次送到了主政跟羅處手中。

“有了這份名單,還有這些情報,要是還搞不定,那真是活該輸了。”

江躍把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已經做得非常到位了,幾乎就等於把飯喂到他們嘴邊了,這要是還搞不定,江躍不得不懷疑他們的能力,更有必要考慮,是不是還有必要跟這夥人一直合作下去。

至於主政那邊具體如何操作,如何行動,江躍並不打算參與。

他覺得自己的戰場,不應該是跟著一夥人到處去砸場子。

思來想去,江躍還是決定,繼續扮演萬副總管的角色。

至於滄海大佬那邊,他也打算不回了。

不管滄海大佬跟趙爺之間誰能在這場角逐中勝出,他都不關心。

唯一讓他有些擔心的是汪麗雅那小妞,不過江躍在臨走時觀察過那個小妞的狀態,他有預感,汪麗雅應該有能力自行逃脫。

更何況,汪麗雅背後還有一位神秘人,也就意味著,她幕後也是有靠山的。

如果人家的靠山都見死不救,江躍又有什麼理由背上這種道德包袱?

不久後,江躍再次回到了辦公樓。

康主任見到老闆返回,自是喜出望外。

先前江躍堅持要一個人出去辦點私事,他一直放心不下,可架不住老闆的意願強烈,他自然不敢違背老闆的意誌。

他也猜測,是不是滄海大佬那邊的事冇處理好,老闆需要一個人單獨去處理一下?

但毫無疑問,這是老闆的個人私事,既然要他們迴避,那就最好不要過問,裝糊塗,當作冇有發生。

這是一個聰明下屬最基本的東西。

“老康,她有冇有什麼異常?”

“總管,好像看不出什麼問題,冇什麼不對勁,一直在催促各個部門,尤其是謝輔政那邊,她一直在努力交涉。”

“很好。老康,你很好。”江躍讚賞道。

康主任得到讚賞,心情大好。

不過他倒不敢表現得太明顯,眼下老闆心情應該好不到哪裡去。畢竟誰家丟了孩子都很難保持愉悅心情。

更何況,老康作為心腹,他是知道的,不僅僅是一鳴公子失蹤,連神秘的嶽先生也失蹤了。

這對老闆而言無疑是巨大的災難。

他很清楚,自家老闆對嶽先生的倚重有多大。可以說,冇了嶽先生,他就等於斷了一隻胳膊一條腿,說寸步難行有點誇張,但絕對是非常被動的。

到現在還冇有任何有用的訊息傳來,康主任心裡頭其實是犯嘀咕的,他的直覺告訴自己,隻怕是真出了事。

隻不過,在老闆跟前,他還不能表現出這種想法。

在老闆自己接受這個事實之前,他康某人萬萬不能表現出這種想法,否則絕對是自討苦吃。

正說時,女秘書從走廊那邊轉過來,臉上明顯透著不豫之色。

見到江躍,女秘書頓時小跑過來,帶著幾分抱怨的口氣道:“總管,這可真是不像話了。您知道物資局那位汪局長有多蠢嗎?他竟然把物資局的人都派出去,滿大街找人。生怕外界不知道這個事似的。我看他就差到處貼尋人啟事了。”

她本以為自家老闆會勃然大怒。

冇想到江躍的反應極為淡漠,甚至是麵無表情。

女秘書一愣,老頭該不會是氣壞了吧?

康主任都忍不住道:“這確實不像話,這不是告訴外界出事了嗎?這個汪局長,真是有點成事不足啊。”

“可不是嗎?我跟謝輔政狠狠抗議了一番,謝輔政也很生氣。”

這汪局長還真是個豬隊友。

不過江躍倒是能理解老汪的心思,找不著萬一鳴,他汪某人就要倒黴。

要是不痛不癢去找,根本不可能找得著,不搞出點動靜來,還真不好找人。

這就好比是兩杯毒藥,他總要選擇一杯喝下去的。

正常人都會選一杯對自己不那麼危險的。

大張旗鼓找人,被動的隻不過是萬副總管跟謝輔政這個陣營,他汪局長隻是這個陣營裡的普通角色,他冇有那麼好的大局觀去操心這些。

可找不著人,挨板子倒黴的就是他汪局長了。

這筆賬正常人都會算。

女秘書將江躍反應淡漠,忍不住提醒道:“總管,這樣不行啊。讓他這麼瞎鬨下去,勢必驚動對方陣營,對咱們肯定不利。”

江躍神秘一笑:“凡事都有兩麵性,老汪確實是豬隊友,可他忽然這麼反常地找人,對方陣營會怎麼看?或許,對方反而會覺得這是咱們故佈疑陣,散佈假信號欺騙他們。虛虛實實,對方也未必就能一眼看破。”

還能這麼解釋?

康主任一琢磨,覺得好像是這麼回事。

不愧是總管,高屋建瓴,看問題果然更深。

他康某人跟女秘書隻想到第一層,人家總管已經站到第二層甚至第三層了。

女秘書嬌唇動了動,似乎還想辯駁什麼。

但是她看了一眼康主任,終究還是冇說出來。

看得出來,她內心深處對江躍的說法並不完全認同,隻是老闆都這麼定調子了,她也不好唱反調。

難道她一直強調這麼找人不行?

這讓老闆怎麼看待她?

是不想老闆找著兒子還是怎麼著?

就算她是出於公心,可考慮到她跟萬一鳴此前的糾葛,之前還跟老闆吐槽過萬一鳴。若這個時候強烈反對這麼找人,想不引起誤會都難。

若是讓老闆覺得她不希望老闆找著兒子,那後果可能就比較麻煩了。

在老闆心中的地位勢必一落千丈,甚至是瞬間失寵都有可能。

她雖然知道自己在老闆跟前份量很足。

但她還冇有蜜汁自信到這個份量能超過老闆的親兒子,而且還是唯一一個兒子。

江躍見察言觀色,知道她的心思,為免引起對方懷疑,他隻得道:“你去跟謝輔政說一下,人要找,但也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要太過粗暴,儘量虛虛實實都有,彆讓對方一眼就看穿了。”

這話讓女秘書感覺到自己的意見受重視,心情頓時好了許多,輕快地出門去了。

康主任提醒道:“總管,小姚年紀輕輕,辦事倒是特彆利索,看起來是個可造之材啊。不過是不是有點強勢?謝輔政和汪局長,終究都是有身份的人。她這個溝通方式,會不會引發下麵的人心裡牴觸?”

這個女人,在總管麵前唯唯諾諾,在總管的下屬麵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康主任與其說是擔心,其實更多還是吃味。

他自問是萬副總管跟前的老人了,曾經也是辦公室的主任,接待總管的下屬,從來都是客客氣氣,讓人如沐春風,絕不讓人難堪。

隻有老闆需要他唱紅臉的時候,他纔會板著臉做惡人,但正常情況下,他絕對不會這麼強勢。

眼下這個女秘書纔跟了總管多久,就如此跋扈,話語權如此大,總管的內內外外,她都參與得這麼深。

這讓康主任多少是有些酸的。

雖然他是老闆跟前的老人,這女人目前對他還算客氣尊重,可但凡涉及到領導跟前爭寵,康主任心態還是難免有些不穩。

江躍看破不點破。

嗬嗬一笑:“小姚年輕,讓她碰碰壁,偶爾吃點虧,摔打摔打,也不是壞事。”

就在這時,江躍聽到走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來的人竟然有四個,這讓江躍感到可能有事發生。

敲門的程式都不走,直接推門進來。

門剛推開,謝輔政就擠了進來,身後是女秘書小姚,還急赤白咧想跟謝輔政理論敲門的事。

卻被江躍示意退下,女秘書隻得悶悶退開。

剩下二人,都穿著警署製服,從他們的肩章上大致可以判斷,這二人是上下級關係。

其中年紀稍長一些的那位,江躍似乎在什麼場合見過,記憶中是星城警署的巨頭,數一數二的存在。

剩下那人跟羅處差不多年紀,看著麵生,但一看就是特彆乾練的基層負責人,應該是個業務能力極強的骨乾。

原主萬副總管或許都認識,但江躍卻叫不上號。

不過這不要緊,他是領導,自然不用主動打招呼。

果然,這二位一正製服,上前敬了個禮,謝輔政也趁機引見了一番。

正如江躍判斷的那樣,一個是星城警署的二號人物,一個是下頭分局的頭頭,兩人是上下級關係。

其中下頭分局那位姓段,手裡夾著一個檔案夾。

“總管,最新得到的情報,必須向您緊急彙報一下,希望冇影響你的休息。”謝輔政拋磚引玉道。

“都這時候了,還來這些虛的做什麼?有什麼情況,說說吧。”

謝輔政朝那段局使了個眼色:“段局,你來跟總管彙報一下。”

“是。”

那段局倒是一點都不矯情,動作也很乾脆,絲毫冇有拖泥帶水,翻開檔案夾,便彙報起來。

他一開口,江躍便是一驚。

那個小區,終於還是被調查到了。

時隔一天兩夜,到底還是被髮現了。

不過,說起來,這些人反應也真夠慢的啊。

那天晚上的戰鬥現場,要說起來,其實是特彆駭人聽聞的,陣勢也足夠大。

在江躍看來,他們應該很快就發現現場纔對。

現在才報上來,至少比預期中晚了一天啊。

當然,江躍也知道,行動局清理過現場,再加上現在是詭異時代,每天晚上都有無數起詭異事件,各種大動靜。

警署或許根本就不願意處理這些事,畢竟,這理論上是行動局的職責,不歸他們管。

因此,與其說是反應慢,還不如說是分工問題,或者是心態問題。

“這個小區是災變前剛交付不久的,幾乎冇人入住。有那麼幾家入住的,但是災變期都不在那個小區。所以,理論上,這是一個空巢小區。正因為是空巢小區,所以物業公司本來就冇安排幾個人。災變後,死的死,走的走,整個成了徹底的空小區。”

“可就是這個小區,我們發現了很多活動痕跡,甚至在現場還有明顯的破壞痕跡。我們通過技術勘察和分析,得出結論,這個小區在近期發生過激烈的戰鬥,但現場又被人給整理過,掩飾過。但是這些整理掩飾,終究不可能複原得了小區的原貌。我們還在幾處地方提取到了一些毛髮皮屑以及血漬……經過dna檢測……結論……結論不是很樂觀。”

彙報這裡,那段局明顯有點不好措辭,語氣有些閃爍不定。

江躍沉著臉道:“你就直說吧。”

“這些提取到的樣本,包括……包括至少五個人。其中有……有一份屬於萬一鳴,還有一份跟萬一鳴有旁係血緣關係,還有一份屬於物資局丁有糧處長。”

有萬一鳴跟嶽先生的倒不稀奇,現場那麼激烈的戰鬥,各種血肉紛飛,留下一點皮毛組織,也算是正常。

可丁有糧不是一直被綁著,而且那天的戰鬥現場並冇有他,早就被轉移了。

估計多半是綁著的時候,到處亂蹭磨破了皮膚留下的樣本。

不過這些已然不重要。

眼下,他是萬副總管,他必須得配合演戲。

雙手死死抓住桌角,裝作努力鎮定的樣子。

一旁的女秘書跟康主任則關切地上前。

“冇事,繼續說,我冇事。”江躍低著嗓子道。

“總管,訊息可能不太好,您要挺住啊。”謝輔政提醒道。

“說!”江躍發出一聲低吼。

段局臉色變了變,一咬牙,還是道:“根據我們提取的樣本看,丁有糧可能未必有生命危險,但是其他人,應該說生還機率微乎其微。”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江躍拋下起來,一拳捶在桌上,“你們是不知道嶽先生的能力,就算是一鳴,誰能傷害得了他們?不可能!”

段局默然,這些樣本都是身體裡的重要組織提取出來的,他說的微乎其微還是委婉說法,其實是百分百死了。

隻不過他不敢把話說得那麼難聽而已。

麵對發狂的領導,他又不方便做什麼技術指導,難道告訴對方,您兒子萬一鳴死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