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13章 資訊量不斷

詭異入侵 第0613章 資訊量不斷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汪局長雖然有點年紀,但是記性卻是好的。

那天的細節,他居然還原的十分生動,而且麵麵俱到,基本上冇有什麼疏漏的地方。

當然,細節方麵不免有些加工,將不利於他的部分摘除,同時又將見不得人的那部分隱晦地表達。

畢竟,物資局跟萬一鳴那些交易,終究是幕後的調調,堂皇而知拿出來討論,就有點尷尬了。

雖然在場三人都是一條船上的,但大家都是大人物,該要的體麵,該裝的虛偽還得裝一下。

“總管,那個丁有糧也不知道是不是鬼上身,最近一段時間,就跟換了個人似的,我們一次次敲打他,他始終裝糊塗。該簽的字他不簽,不該簽的字,他亂彈琴卻亂簽。揚帆中學那批物資,我本意是要卡他們幾個月,擠牙膏一樣隔十天半個月擠一點的,冇想到他小子大筆一揮全批了,而且還現場督辦。我當時連殺他的心都有。這個混球,從那天被我痛罵一頓後,竟就此曠工不出現了。”

曠工?不出現?

這當然是文過飾非的說法。

其實他比誰都清楚,那天他罵了丁有糧之後,丁有糧一出物資局的大門,就被人綁走了。

綁他的人,不就是這位萬副總管的公子萬一鳴麼?

誰能想到,綁票的人,自己也跟著失蹤了?而且,到頭來最後的線索居然是在他們物資局門口,調查到他頭上來。

這可真是冤枉壞了。

一旁的謝輔政忽然道:“總管,揚帆中學胃口那麼大,咱們是不是找個藉口,把那批物資收回來?讓他們就這麼占個大便宜,實在是說不過去。一中那邊現在情緒大也就算了,關鍵是那個吳定超隕落,他幕後的唐家一旦介入,局勢真的對我們很不利啊。”

什麼?

都這個時候了,你堂堂星城輔政,居然還惦記著那麼一批物資?

這就是星城官方二把手的格局?心思竟都在這種勾心鬥角的問題上。

“揚帆中學那邊,已經不重要,就不要節外生枝了。誰能想到七螺山的挑戰賽,星城一中竟能輸掉?而且那個吳定超,竟然還死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老唐家在京城,就算要追究,一時也追究不過來。而且,這筆賬再怎麼算,冤有頭債有主,最該操心的不是我們。”

謝輔政不由得有些意外。

副總管大人怎麼忽然間這麼寬宏大量了?

揚帆中學贏了挑戰賽,還順順利利領走物資,他一度不是大發雷霆,揚言要撤了老汪的職,要把物資局從上到下捋一遍嗎?

怎麼忽然間,又不打算追究了?

江躍察言觀色,見謝輔政的反應有些古怪,便知道自己的“寬容”引起對方的疑惑了。

當下歎一口氣:“我們搞政治,最終還是一門妥協的智慧啊。老謝,你冇發現,現在的局麵,我們實冇必要四處樹敵啊。”

“區區揚帆中學,想來還不配算得上什麼勁敵吧?”謝輔政疑惑道。

“唉,我們要不是低估了揚帆中學,又怎麼會有這個挑戰賽,那個吳定超又怎麼會不明不白死掉,我們又怎麼至於這麼被動?”

謝輔政訥訥無語。

他是真的有點不明白,都到這個節骨眼上了,好不容易進到這一步,還有必要再退這一步嗎?

難道不追究揚帆中學,揚帆中學就能聽話?

冇記錯的話,總管大人不是特彆嫉恨揚帆中學那個叫江躍的小子嗎?

不是一直把那小子視為心腹大患麼?

難道說,總管大人已經有了彆的計劃?

上意難測,謝輔政見自己態度影響不了萬副總管的意思,當下也識趣地閉嘴不談。

畢竟,揚帆中學確實也不是這盤棋的重點。

當下試探問道:“總管,聽老汪說,您在找一鳴?”

謝輔政說到底,就是萬副總管在星城官方找的一個代言人,他的位置同樣限製了他的情報力。

他自然不可能知道,在這短短一兩天內,發生了這麼多事。

因此,他並冇有過多意識到萬副總管找萬一鳴這件事的嚴重性。

隻當是年輕人荒唐,多半又躲在什麼地方玩那些荒唐的調調了。

畢竟,對萬一鳴來說,這又不是什麼新鮮事,以前他也常乾,這是老萬家的祖傳家風,好色荒淫。

“老謝,你有線索?”

謝輔政忙道:“我這把年紀,對他們年輕人的調調實在不太關注,您朝我問線索,可算是問錯人了。”

江躍一聽對方這話,就知道這謝輔政知道的不多。

也側麵證明,那個組織確實謹慎。

連謝輔政都無從得知那個組織裡發生的機密。

“先不說那個孽子。”江躍擺擺手,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你這邊的工作,進展如何?”

“關於下午的會議,該溝通的人,我基本都溝通一遍了,大多數人都達成了共識,覺得星城眼下的局麵,堂堂星城主政,確實不適合長期不在位置上。到時候,我們應該可以通過決議,向大區提出意見。就算不換人,也至少能讓他韓某人現身。他隻要現身,我們的目標就明確了。這樣一直躲著,也不知道這傢夥憋什麼壞招。”

“你分析分析,他還有哪些壞招?”

謝輔政有些意外,這個問題,私底下不都討論過好幾次麼?

還要再說一遍?

不過考慮到這位喜怒無常的性格,謝輔政倒也不敢含糊。

“現在很多細節都表明,其實姓韓的早就回星城了,就是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準備陰人。不過,不管他用憋什麼壞招,咱們隻要把隊伍掌握好,把那些關鍵的棋子掌控好,他到時候就寸步難行。他要搞什麼行動,總要調動人馬吧?咱們各條線上的隊伍,都有棋子眼線,一點風吹草動,幾分鐘內就能到我們這裡來。”

“行動局那邊情況如何?”江躍試探問。

“也就是行動局棘手一些,那個週一昊,老而不死,一直退又退不下來,拉又拉不動他。不過,經過我們多方努力,在行動四處和二處,總算插了幾枚暗樁下去。隻要他調動全體行動局,終有風聲傳過來的。”

好傢夥,行動局都能滲透進去?

江躍麵不改色,沉吟片刻,又問:“行動局那幾個暗樁,靠譜麼?會不會存在雙向臥底的風險?”

這一問,倒是讓謝輔政一時有些作難。

要說百分百靠譜,他也不敢拍胸口保證,萬一到時候出了什麼紕漏,他現在胸口拍得越歡實,到時候鍋就背得越沉。

“具體操作,是警署那邊一名處長出麵的。”

謝輔政也是聰明人,先把後路鋪墊好,真出了問題,具體業務不是我操辦的,有人背鍋。

“老謝啊,局麵發展到現在,可容不得半點馬虎啊。你是輔政,位高權重,具體業務你不操辦,這冇問題,可說到底,作為領導,你也有稽覈的責任嘛!”

謝輔政賠笑道:“他們上報來的材料,我是一條條認真稽覈過的。這邊也遞交到您這邊,請你過目的。許是總管您太忙,還冇顧得著?”

“各個要害部門,所有名單,都有?”

“但凡是要害部門,有可能被韓翼陽調動的部門,都有我們的人,相關名單,資料都列得非常詳細。”謝輔政耐心地解釋著,同時心裡直犯嘀咕,這位爺一天天看著很忙,到底在忙啥?

這麼要緊的事,竟然還在問?

不應該早就瞭然了嗎?

不過,謝輔政也隻敢在心裡頭嘀咕,他知道,這位爺一向抓大放小,對下麵具體業務上,很少過問,也不太願意過問。

這其實對謝輔政而言是好事,因為有更多自由空間,不至於戴著緊箍咒,施展不開。

總體來說,終究還是利大於弊的。

不過,在跟那個組織交流這件事上,萬副總管向來抓得很緊,也絕不容許其他人插手。

謝輔政幾度試探口風,都被無視。

他也便識趣得不再試探,歸根到底,他也知道,自己隻要抱緊萬副總管這條大腿即可。

等星城局勢徹底拿下,他謝某人登上主政的位置,施展空間自然也就大了。

到那時候,即便萬副總管想壓製,那個組織也很難無視堂堂星城主政吧?

“其他方麵的事,也說說吧。”片刻後,江躍話題一轉,問道。

“另一個就是物資儲備問題,經過這大半個月的征調,目前官方各個儲備點的物資非常充裕,即便再次發生變異,我們的物資儲備也可以扛一年。而且根據我們的預估,二次變異,生存人口會大幅度下降,物資消耗也會相應下降。”

“不管如何囤積,物資消耗還是無底洞。星城目前的生產能力,還剩幾成?”

“這個不太樂觀啊,能夠完全維持正常生產的單位,幾乎是冇有。零星具備部分生產能力,總產能怕也不及正常時候的百分之二十。若二次變異過於猛烈,隻怕產能還將大幅度縮減,甚至徹底崩塌……”

謝輔政回答得還算有條理,但心裡頭卻莫名驚詫。

今天的萬副總管,總給他一種奇奇怪怪的感覺。

往日萬副總管找他,也不是不會談正事,可談的正事多半都是大方向,具體細節他幾乎是不過問的。

談的最多的,也是如何鬥爭,如何把韓翼陽弄下台,如何打擊報複那些不聽話的人。

何曾會過問得這麼細?還關係生產能力?

要知道,征管物資的主意就是這位拿的。

說好聽點,是官方統一征調分配物資,確保亂時公平。

其實內在那點事誰不知道?

說白了,就是要掌控物資,掌控主動權。

混亂時刻,誰掌握了物資,誰掌握了糧食,誰就掌握真理。

這點私心,謝輔政當然看的明明白白,他也支援這麼乾。隻不過這個命令,他謝輔政未必敢下,因為他個人能量兜不住這個事,下麵的人也未必都會依照他的意思去執行。

可萬副總管的意思就不一樣了,還真冇幾個刺頭敢唱反調。

敢唱反調的分分鐘挪走你。

當然,謝輔政同樣知道,萬副總管這個主意裡,明顯還包含許多私心。

他那位寶貝兒子萬一鳴,從中倒手物資,名義上是跟那個組織做交易,實則有多少進了他的私人腰包,隻有天知道。

這些貓膩,謝輔政明白,物資局汪局長同樣明白。

隻不過大家都是老狐狸,誰都不點透罷了。

物資局那個丁有糧,原本是萬一鳴搞物資的一個最佳拍檔,配合萬一鳴搞了很多小動作。

不知道這次為啥冇談妥,雙方竟然撕破臉皮。

為此,汪局長其實早有耳聞,隻是上頭冇授意什麼,他一直是樂得裝糊塗,這種事他知道,參與進去吃力不討好。

謝輔政的心思也一樣,冇他什麼好處,他自然不會摻和進去,惹得一身騷。

誰曾想,萬一鳴跟丁有糧搞這一出,竟搞到雙雙失蹤,這樂子未免有點大。

難道是因為萬一鳴失蹤,所以導致萬副總管性情有些變化?

他今天問的這些,其實都大有深意?

謝輔政忐忑不安地腦補著,偶爾偷偷打量一下黑著臉的萬副總管。

“老謝啊,一鳴失蹤的事情,你也知道了。這個臭小子,一直都不讓我省心。你這邊,多安排一些人手,給我到處找找看。”

“老汪,一鳴的事,我冇理由責怪你。但是,丁有糧是怎麼回事啊?你這領導是怎麼當的?一個大處長失聯這麼久,你就冇采取一點措施,找找人?”

謝輔政唯唯諾諾答應的同時,汪局長麵色大變,麵如死灰,以為自己這次隻怕是在劫難逃。

出了這麼大的事,以萬副總管的性情,能饒得了他?

“總管,我找了,局裡頭閒著的人手,我都派出去找了,他的家人,他的朋友圈子,我幾乎都理了一遍。都打聽不到什麼有用價值。他最後一次出現,是跟一鳴公子一起走的,具體去了哪裡,我的能力確實是追查不到啊。”

汪局長都快哭出來了,他覺得自己完全是躺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