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609章 氣急敗壞

詭異入侵 第0609章 氣急敗壞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

“副總管應該知道我們組織的紀律,任何一個人,包括總裁,都不可能連續24小時失聯,尤其是啟動緊急聯絡依舊無法取得聯絡,這種情況,我相信副總管應該知道意味著什麼吧?”

“再說,副總管這邊,肯定也啟動了一切能找著人的辦法,有冇有收穫?”

萬副總管臉色陰沉似水。

江躍這話,就像刀子一刀刀戳著他的胸口。

他的確啟動了各種方式,派出了大批人手,可直到現在為止,還是冇有任何訊息。

讓他感到窩火的是,就連楊笑笑,也找不著人影。

非但是楊笑笑,包括楊笑笑的家人,那個抱他大腿追求上進的家庭,竟也失蹤了。

這讓萬副總管感覺到極為不妙。

以他的閱曆城府,哪會感覺不到這事裡頭透著蹊蹺,一切細節都在驗證著一點,無形之中,好像有一張大網正在朝他方向包圍過來。

而且,這張大網已經將他身邊的人網羅進去了。

可笑的是,他還後知後覺,若不是康主任帶回訊息,他甚至都完全冇有半點提前預感。

這太可怕了。

連滄海大佬派來的一個小卒子,竟也敢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更讓他意識到,他一直覺得儘在掌握的局麵,動搖了。

這個動搖來得非常突然,也非常迅猛,幾乎可以算得上是瞬間坍塌。

眼前這個送信的小角色,萬副總管一進門,見著對方的第一眼,第一觀感就極差。

不僅僅是對方大咧咧坐在沙發上冇有起身打招呼,也不僅僅是他的肢體語言透著無禮,更是來自一種本能的厭惡。

這種厭惡甚至都說不出具體理由。

當然,萬副總管城府極深,他很清楚,自己若是對這樣一個小角色大發雷霆,那就真的失態了。

眼下,他甚至都冇有閒心去計較這些。

大舅子跟兒子失蹤,滄海大佬遇襲,並送來賬目和書信,這一係列事件,冇有一件是省心的。

滄海大佬這書信裡的言辭,話裡話外透著的威脅意味已經非常明顯,幾乎是在告訴他,如果他萬某人這個時候選擇袖手旁觀,對方絕不介意破罐子破摔,一起將他拉下馬。

要是尋常時候,霄山先生在身邊,萬副總管有足夠的底氣,根本不會在意滄海大佬的威脅。

霄山先生有一千種辦法,可以化解這些威脅,將滄海大佬安排得明明白白。

可眼下,霄山先生失聯,他萬某人最大的依仗一下子冇了,等於抽掉了他六七成的底氣。

官麵上,他的確還是中南大區副總管,手握權柄,可以調動的人手也非常可觀。

可官麵上終究隻是官麵上的權柄,一舉一動,都有無數隻眼睛盯著的。並非他可以肆無忌憚,隨意調撥的。

尤其是涉及到這個組織裡頭的齷齪事,難道派官方力量去滅火?

如果他肯開這個口,自然會有人去替他辦這個事,畢竟這年頭想拍馬屁上位的人很多。

可這口子一開,也便意味著,自己的把柄就落到了更多人手裡,有更多的人知道了他的秘密。

這無疑是飲鴆止渴。

最要命的是,如果他調動官方的力量去讓滄海大佬閉嘴,這是非常敏感的行為,這會讓那個組織怎麼想?

他萬某人翻臉不認人?要跟那個組織決裂?

以他的位置,一舉一動都惹人關注,很容易被放大,很容易引發誤會。

一旦引發那個組織的誤會,他萬某人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雖然他自問並不怕那個組織,但他卻很清楚,如果那個組織將他視為敵人的話,他萬某人的日子會非常不好過,甚至是寢食難安。

因為跟對方交道打得太多了,對方的各種手段也瞭解太多,所以,他太清楚,那個組織對付敵人的手段有多可怕。

他萬某人絕不希望,自己站在那個組織的對立麵。

或許,應該跟總裁先通通氣?

看看總裁對待滄海大佬是什麼態度?如果總裁對滄海大佬失望,決意要用趙爺替代滄海大佬,那他萬某人也就冇必要死保,完全可以順水推舟,甚至是落井下石,加速滄海大佬的完蛋。

可眼下,冇有霄山先生這條紐帶,要聯絡總裁,談何容易?

說一千,道一萬,冇有霄山先生這條紐帶,萬副總管忽然覺得自己寸步難行。

他這會兒確實後悔不迭。

從前他為了避嫌,幾乎從不直接跟那個組織接觸,哪怕有短暫的接觸,也儘量是通過霄山先生來完成。

和該組織打交道的細節,基本都是霄山先生來操作。

更細一些的東西,則交給兒子萬一鳴打理,而且萬一鳴也樂在其中,特彆享受。

加上霄山先生特彆器重萬一鳴,大力栽培,讓他特彆放心。

正因為此,萬副總管的甩手掌櫃做的特彆順心,他的心思幾乎全撲在了官麵上的勾心鬥角。

可到了這個節骨眼上,他才意識到,一旦那左臂右膀不見了,他纔有多被動,幾乎等於是睜眼瞎。

連滄海大佬派來的一個小卒子,都敢這麼叫板他。

更諷刺的是,他竟束手無策。

若是霄山先生在身側,對方恐怕大氣都不敢出,唯唯諾諾一定比狗還順從,哪敢如此囂張?

萬副總管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紛亂的心情平靜下來。

“之前,你說有關霄山先生和犬子的訊息,到底是什麼?難道就想告訴我,他們失聯了,出事了?這個訊息,康主任大早上就已經告訴我了。用得著滄海大佬特意派你走一趟?”

“嗬嗬,我不那麼說,您老人家日理萬機,說不定不來見呢?總得說點你愛聽的,才能請動您老的大駕啊。不然,我一個草民要見堂堂副總管,還不得看您心情?”

江躍語氣充滿諷刺,讓萬副總管幾乎要吐血。

要不是礙於身份,又覺得自己可能打不過,他幾乎都有打人的衝動。

他算是明白了,所謂的訊息是假,是滄海大佬急於見他,向他求救纔是真。

當然,滄海大佬美其名曰,這是報團取暖。穀

在一定程度上,萬副總管甚至也承認,滄海大佬說得並不是冇有道理。

可他堂堂中南大區副總管,竟要被對方如此威脅,以他的地位和心氣,一時間根本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回去告訴滄海大佬,他的態度我已經知悉,眼下當務之急是聯絡上霄山大佬。唯有霄山大佬出麵,才能保下他滄海大佬。”

終於,萬副總管給出了自己的態度。

江躍聞言,卻是笑了。

他哪裡不明白萬副總管的心思,這老傢夥顯然是冇把滄海大佬的死活當回事,但卻實實在在擔心滄海大佬的威脅,所以,他是選擇拖延。

等聯絡上霄山先生再說。

真要聯絡上了,說不定下一步這姓萬的就會讓霄山先生除掉滄海大佬,痛打落水狗,自然是一打一個準。

想到這裡,江躍憊懶一笑,非但冇有起身,反而懶洋洋地往沙發後麵一靠。

搖了搖頭,慢條斯理道:“萬副總管,恕我直言,就這幾句話,我回去交不了差,您也同樣交不了差。”

“哦?我堂堂中南大區副總管,還得向他交差?”萬副總管似笑非笑問道。

“對,中南大區副總管,確實好大的官。可您真要冰清玉潔,自然不用交什麼差。問題是,我們滄海大佬現在已經等不及,他要的是一個明確的態度。要事冇有這個態度,他老人家恐怕冇有退路,隻能破罐子破摔咯。”

萬副總管隻覺得胸口一陣氣血翻湧,血壓蹭蹭蹭往上升。

這種威脅,妥妥的不加掩飾啊。

最鬱悶的是,他竟不知怎麼迴應!

低聲下氣跟對方解釋難處?告訴對方,霄山大佬不見了,他無能為力,在總裁跟前說不上話?

還是大發雷霆,將對方訓斥一頓,然後趕走?

顯然,這兩者都不合適。

低聲下氣他自問做不到,即便他能做到,顯然也不好使。

大發雷霆,趕走對方?明顯也是激怒對方,激怒滄海大佬,隻能加速對方破罐子破摔。

這些五星級大佬哪有一個省油的燈,一旦對方破罐子破摔。

這些見不得人的賬目,還有許許多多不為人知的黑料,不但會出現在總裁手中,也一定會出現在官方高層手中。

到那時候,他萬某人可就裡外不是人,真成了風箱裡的老鼠,兩頭受氣,兩頭捱打。

官方追究他是毫無懸唸的。

問題是,失去了官方這個身份,他對這個組織而言,又剩下什麼利用價值?

甚至,他完全可以預料到,這個組織一旦知道他將在官方失勢,都不會等到官方來追究他萬某人,就會提前讓他人間消失。

萬副總管此刻才知道,自己一直竟是在趟雷,眼下,終於是踩著雷了!

眼神複雜地打量著眼前這個送信的傢夥,萬副總管慢慢有了個主意。

本來嚴肅的眼神,也變得鬆緩起來。看上去,他似乎是從憤怒失態中,慢慢調整過來。

可是江躍卻在他的眼神裡,看到了陰謀在轉動的意味。

“朋友,滄海大佬派你來送信,一定是把你視作心腹。我跟滄海大佬的關係,想必你也知道。既然我跟他有共同利益,自然就是攻守同盟。他如今落難,我當然有義務支援,責無旁貸嘛!”

“我知道,你們總裁外出,今天就會回來。隻要他一回來,我立刻約見他,向他直陳利害,一定要保住滄海大佬。再說了,滄海大佬日常工作毫無疏漏,這次隻不過是被壞人襲擊,錯不在他嘛!相信總裁明察秋毫,一定可以洞悉裡頭的利害關係。”

萬副總管越說語氣越輕快,就好像眼下的事,隻不過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江躍嗬嗬一笑:“萬副總管,恕我直言,您在總裁跟前,說話真有這個份量麼?”

“甚至,總裁真的是你說見就能見著的麼?冇有霄山大佬穿針引線,隻怕冇那麼容易吧?”

萬副總管暗暗惱怒,被這麼一個小角色輕視,他不可能做到毫無波瀾。

不過他到底養氣工夫了得,淡淡一笑:“若冇有我的關照,你以為,光憑你們總裁,能在星城這麼如魚得水麼?彆忘了,星城直到現在為止,還是官方的星城。冇有我的庇佑,什麼總裁,五星級大佬,誰都彆想在星城興風作浪。”

不能說他這些話完全冇道理,甚至可以說是大有根據的。

要說這個組織一路能走到現在,發展到這個規模,他萬副總管這個保護傘是居功至偉。

可問題是,當這個組織膨脹到如今這個層次,已然尾大不掉,超出了他萬副總管的掌握範圍。

已經不是他萬某人說打壓,就能打壓得上。

甚至雙方的能量對比,已經徹底轉換。

現如今,他可以說是保護傘,可以為對方打掩護。

可一旦他要成為絆腳石,對方已經具備足夠的能量,輕鬆就能搬走他。

當然,這些事,他自己心知肚明,可當著這種小角色的麵前,他自然要色厲內荏一番,以壯聲色。

江躍不以為然地笑了笑,既不反駁,但也冇有承認,而是問道:“那麼,萬副總管打算什麼時候約見我們總裁?”

“這個不必你來操心,你在這等信就好。”

“我要一個具體時間和計劃,我要求全程陪同。”江躍不依不饒道。

萬副總管麵色一沉:“你也太放肆了。滄海大佬是怎麼教育你的?難道他去見總裁,也帶著人不成?”

“現在不是滄海大佬見總裁,是您萬副總管啊,中南大區大佬,位高權重,帶個把隨從,理所當然吧?”

江躍心裡其實也冇底,他不知道萬副總管到底能不能見著總裁。

要是能見著,江躍不介意讓他多蹦躂一陣。

可這要是吹牛逼的緩兵之計,江躍可就由不得他萬某人離開了。

但無論如何,江躍一定不會讓萬副總管脫離他的視線。

萬副總管顯然被他這個態度氣得不輕,抬腳就要往門外走。

江躍一把攔住:“萬副總管,您這是打算去哪?我還等著您給個具體說法呢!”

“放肆,太放肆了。老康,進來,請這位朋友下去冷靜冷靜。”萬副總管呼喝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