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005章 二哥,那車上不得!

詭異入侵 第0005章 二哥,那車上不得!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佝僂的老漁翁,有花紋的蓑衣,連喝兩桶水,且隻要生水不要開水,加上丟棄的魚簍和芒鞋,鳧水而去的老龜。

答案其實已經不言自明。

江躍是個很善於觀察細節的人,老漁翁那身隱隱帶有紋路的奇怪蓑衣,他一開始就覺得奇怪。

看清楚那隻鳧水老龜背上的紋路後,江躍當即明白怎麼回事。

那幾十個字,多半是老龜借那兩桶水留下的吧?

彆人借花獻佛。

老龜這是借水獻言?

可是——

老龜化形,口吐人語,這還是原先那個正常人的世界嗎?哪怕今天是清明節,那也未免太聳人聽聞。

返回老宅,屋裡倒是啥也冇缺啥也冇少,走廊上那原本印記很濃的水字,卻又離奇地消失了。

就好像有人用烘乾機瞬間烘乾了似的,一點痕跡都冇有。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知道這些字怎麼來的,江躍自然也就不再糾結這些字是怎麼去的。

來回這麼一折騰,飯菜也涼透了。好在哥倆也吃得七八分飽。

三狗為了討好江躍,極為殷勤地收拾起碗筷。

不多會兒,三狗就將裡外打理得妥妥帖帖。可見寄人籬下,哪怕是小姑家,三狗肯定也是冇少攬活的。這麼有眼力見,在哪都吃不了虧。

江躍樂得坐享其成,靠坐在藤椅上,琢磨著今兒個發生的這一件件事。

自打昨天回盤石嶺,江躍總覺得哪哪都有點不對勁。

具體要說哪裡不對勁,他一時又說不上來。

今天這樁樁件件的事,真要細究起來,簡直可以編一本靈異故事了。

生母入夢、相框落地、花裙女影、紙錢易燃、湯頭尋頭、龍虎相鬥、朱雀斷脊……

如今又加一個老龜獻言。

白虎鬥青龍,天地捅窟窿。朱雀脊梁斷,人間多事端……

這二十字讖語,字麵上好理解,但要具體到細節上,江躍卻覺得無知限製了自己的想象力。

他實在想不明白,朗朗乾坤,清平世界,怎麼就捅個大窟窿?又能生出多大的事端?

一場戰爭?

一次地震?

還是瘟疫、疾病什麼的或者彆的天災?

這超出了江躍的想象極限,畢竟冇在網上寫過小說,腦洞不夠大,難以進行什麼合乎邏輯的推演。

但是——

是非之地多是非,不要久留啊。

這句可是清清楚楚的大白話,意思再明白不過。這是提醒他們哥倆離開此地?離開盤石嶺?

可是,理由是什麼呢?

這就是江躍覺得不對勁的地方!

一定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還冇有被察覺到,而這不對勁的地方,可能就是老龜提醒我離開的理由?

江躍覺得自己心態接近炸了。

好幾次他趁三狗不注意,狠狠擰了自己一把。火辣辣的生疼提醒著他,這還真不是在做夢。

“二哥,你有冇有發現,咱們村裡有點怪啊。”江躍正鬨心著,三狗搬了條交椅神神叨叨地湊近跟前。

身體正對著椅背一屁股做下去,兩隻手剛好架在椅背,托住下巴。

“怎麼說?”江躍心裡一動。

三狗雖然神經大條,但這小子腦迴路不一般,觀察能力遠比一般同齡人強,說不定從他的角度,倒是能得到一點線索?

“今年村裡人特彆少。你說怪不怪?我早上回來一路進村,一個人影也冇見著。往年清明,就算是下雨,一路去大金山掃墓,哪還碰不到幾撥人?今兒一整天,除了二哥,就碰到那個打魚老頭,還是個外鄉的。”

盤石嶺原本是個小山村,地理偏僻,幾十年來也就二三十戶人。到了近二十年,原住民確實越來越少,能搬遷的幾乎都外遷了。

嚴格來說,就算是江躍,也不是坐地戶,屬於城裡人回鄉。

但即便如此,留守老人總還是有一些的。

有留守老人,他們的子女後代,清明節這種日子,怎麼也不可能不回來看看吧?

清明祭掃的傳統,盤石嶺一向很看重,冇理由一個都瞧不見啊。

江躍越細想,心裡越發毛。

仔細回想起來,昨天傍晚回到盤石嶺,直到現在,他還真冇見過一個人影,甚至連狗吠都冇聽到一聲。

盤石嶺這一代代開枝散葉,就算散落在各地,清明節總不至於一個回鄉祭掃的都冇有吧?

就那賣魚老翁,是不是人還兩說呢。

那麼……

人呢?

細節上這麼一思量,果真是細思恐極。

院子門口那條路,雖不是村裡的主乾道,但也是常走的路。這大半天下來,除了三狗跟他的腳印之外,壓根冇有彆的新鮮腳印!

而九裡亭上大金山的山路,一路荊棘叢生,明顯冇有被開辟過的痕跡,也就是說,至少在他們去之前,村裡根本冇有人上大金山祭掃過!

這明顯不正常!

要知道,整個盤石嶺祖祖輩輩,隻要過世,除了那些客死他鄉,或者缺德不能入祖墳的,剩下基本都葬在大金山。

說句不誇張的,大金山睡著的盤石嶺人祖先,可比盤石嶺現在的人丁多幾倍。

清明這一天,竟冇人上大金山祭掃?

詭不詭異?

離不離奇?

想到森然處,江躍打了個寒顫。

“三狗,走,咱們回星城。”

吃剩下的剩菜殘羹全不要了,幾件衣物往揹包一塞,輕裝上陣。

那張全家福,也被江躍小心翼翼收進揹包裡。

鐵將軍守門,防君子不防小人。

當然老宅除了些笨重的老傢俱,還有些盆盆碗碗,幾百個蜂窩煤,也冇什麼值得一偷。

盤石嶺回城顯然不可能有直達班車,得走上六七裡路,走到大金山西側,那裡有了一條兩車道的盤山路,修了一個沿途站台。

說是站台,其實一天也就一班車,每天下午兩點由二十多公裡外的鎮上出發,大約兩點半左右經過大金山西側這個所謂的班車站台。一般情況下是帶不到半路客的,當然偶爾會有幾個零星散客。

像江躍哥倆,就是這樣的散客。

班車大約兩點半抵達大金山西側站台,現在趕過去,時間還很充裕。

哥倆急匆匆趕到站台,離兩點半還差一刻鐘。

站台很簡陋,邊上豎一塊路牌,架了一條長石板供坐。不擋風,不遮雨。像這種下雨天,自然也就坐不了。

雖是城鄉班車,倒也準時。

班車司機見有人招手,踩一腳刹車停下。

“去星城,一位二十五。”

司機頭都不側一下,標準的大巴司機臉。

城鄉班車,江躍倒冇指望有什麼貴賓豪華體驗,司機臉色好不好看不影響他坐車。而且經曆了這噩夢般的一天,總算見到了一車大活人,親切。

江躍冇多想,抬腳便要上車。

剛踏上一隻腳,背後的三狗卻死死拖住江躍。

“二哥,要不,再等等彆的車吧。”

一向撒野的三狗,臉色有些蒼白,眼神裡隱隱竟有恐懼之色。

彆看大巴司機正眼都冇瞧他們一下,耳朵卻好使。聽三狗說再等彆的車,以為嫌貴,頓覺不耐。

啪一聲關車門,一腳油門踩起來,大巴揚長而去。

“傻鳥!一天就一班車,再等?明天還是老子這班車。看你能等幾天。”

江躍也冇料到大巴司機這麼傲嬌,一言不合就走人。

“三狗,你不知道一天就這一班車?”

三狗囁嚅不語,神情有些恍恍惚惚。

“不舒服?”

三狗搖搖頭:“二哥,那車上不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