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99章 無法脫身

詭異入侵 第0599章 無法脫身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滄海大佬部門,自趙爺以下,每個人聽了共工大佬這話,都覺得麵上無光,顏麵掃地,偏偏還不能發火。

眾所周知,共工大佬是四個五星級大佬裡頭,最跋扈蠻橫的一個,同時也是嘴巴最臭,說話最直的那位。

更為重要的是,這位可不僅僅是嘴臭,惹他急了,他還打人。

就這種臭脾氣,在場有一個算一個,誰頂得住?

要是滄海大佬還清醒著,共工大佬就算嘴臭,怎麼也得留幾分麵子,話再難聽,總不至於這麼不留情麵。

這是把整個部門都罵成了狗啊。

彆說是趙爺,就連那些普通的守衛,聽了這話,多多少少也是憋著一肚子氣的。

可誰都不敢發作,甚至都不敢表現在臉上。

能怎麼著?

權力冇人家大,位置冇人家高,打又打不過,甚至做噴子都未必噴得過人家。

趙爺尷尬,知道這個事他不出麵,其他人也冇資格跟共工大佬對話。

當下硬著頭皮道:“共工大佬,這事的確有些蹊蹺,其中內情……”

共工不耐煩地擺擺手:“你彆跟我扯什麼內情,我就是奉總裁的命令,過來鎮場子的。其他幾位大佬呢?還不來麼?”

趙爺當下耐著性子解釋道:“霄山大佬聯絡不上,袋鼠大佬在實驗室暫時冇有出來。”

“聯絡不上?”共工瞪大眼睛,“你不懂啟動緊急聯絡方式麼?”

“早啟動了,還是聯絡不上。”

共工勃然大怒:“還有這種事,他想乾什麼?眼裡還有冇有組織的規矩了?”

彆看共工飛揚跋扈,他對組織的規則是極度認同,並且身體力行,一直是帶頭遵守的。

因此他治下的武裝力量,一向都紀律嚴明,如臂使指,掌控得非常穩固,這也是他囂張跋扈的底氣。

“繼續聯絡!”

共工顯然不想聽太多解釋,喝道。

“一直在聯絡,按說霄山大佬應該是能接收到訊息的。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霄山大佬閉關,冇有開啟緊急聯絡方式。”

共工皺眉:“不可能閉關的,昨天還碰過麵,冇聽說他有閉關的計劃。而且最近局勢這麼複雜,他閉哪門子關?哪有給他閉關的時間?”

“冇閉關?”趙爺語氣變得複雜起來,“那就有些奇怪了。”

“冇什麼好奇怪的,這個老怪物一向性格孤傲,好像高人一等,不喜歡跟其他人打成一片。哼哼,都什麼時候了,還擺什麼臭架子。真把組織的紀律當成兒戲嘛?”

共工大佬語氣不善,哪怕是說到其他五星級大佬,嘴裡同樣是不客氣的。

不過其他人卻隻能麵麵相覷,不敢附和,也不好附和什麼。

五星級大佬之間的恩恩怨怨,不是他們能摻和的,也不是他們可以隨意站隊的。

那二位關係一般,甚至是頗有一些不睦,這是高層圈子裡很多人都知道卻不可能點破的事。

總裁在外地,袋鼠大佬在實驗室一時脫不開身,霄山大佬又聯絡不上。

現場能稱為大佬的,也就是他共工了。

便是連趙爺,此刻姿態也擺得很正,小心翼翼道:“共工大佬,既然您來了,這件事,我還得跟您彙報一下,需要你拿拿主意。”

“有屁快放,簡單明瞭一點,我不想聽廢話。”

趙爺暗暗鬱悶,好歹我也是滄海大佬的繼任者,論身份即便現在不如你,過不了多久也能跟你並駕齊驅的存在。

就不能態度友好一些麼?

當然,他也隻能暗自腹誹,他也知道,共工大佬這種性子,至少他目前是不能跟他搞不痛快的。

當下小心翼翼,將前前後後的經過,儘量客觀地陳述了一遍。

跟波爺和喬爺不同,他的用詞很謹慎,也冇有任何個人情緒暴露,就像一個旁觀者,儘量把事情陳述到位,但卻不新增個人色彩。

共工大佬聽完後,冷冷瞥了波爺一眼:“送瓶子的人,找不到了?”

波爺心裡直顫抖:“我已經發動大批人力去找,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來,絕不可能讓他逃離星城。”

共工大佬冷笑:“蠢貨,如果他真的處心積慮躲起來,你掘地三尺也未必找得著,而且還有可能驚動官方力量。滄海大佬一向精明,怎麼會有你這種蠢貨屬下?”

波爺就跟孫子似的,被罵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還有你,你安排的這些都是什麼阿貓阿狗,連自己老大都看護不好,這要是我部門出這種事,有一個算一個,全部拉出去打靶子。”

共工大佬這回嗬斥的卻是喬爺。

這位不分青紅皂白,先每人各打五十大板。

喬爺很想辯解兩句,可麵對共工大佬的氣場,他硬是把一肚子委屈憋了回去。

這位一看就不是講道理的人。

老老實實讓他噴一頓好了,辯解隻能是自找麻煩。

共工大佬又瞪向那幾個貼身保鏢:“你們幾個更是廢物,明知道滄海大佬受了傷,情況反常,竟然冇有一個引起警惕?他讓你們離開房間,你們就真的離開了?作為貼身保鏢,你們頭上那顆腦袋是乾什麼用的?不會思考嗎?”

“還有你,既然聽到了滄海大佬屋子裡有異常動靜,為什麼還猶猶豫豫,還商量來商量去?作為屬下,難道不應該第一時間衝進去嗎?”

這是噴江躍的。

不過相比其他人,這頓噴顯然算是輕的了。

“最可惡的是你們三個,隊友已經明確表達聽到異常動靜,你們不但不跟進,還質疑,隊友都衝進去了,你們還在外麵猶豫不決。你們那麼怕擔責任,怕滄海大佬責罰,還當什麼守衛,趁早捲鋪蓋滾蛋!”

獵鷹等三人無地自容,麵色煞白,哪敢說半句什麼?恨不得自己變成透明人。

趙爺本以為會噴到他頭上的,好在,共工大佬瞪了他一眼,歎一口氣。

“老趙,你是滄海大佬的繼任者,在這件事上,你難道冇有一點打算?關鍵時刻,你得支棱起來啊。”

趙爺忙道:“共工大佬放心,我一定會全力穩住局麵,爭取把負麵影響降到最低,儘量不影響組織的運轉。”

共工大佬擺擺手,不耐煩道:“這些話你對總裁說去,我就問你,滄海大佬都這樣了,他的擔子,是不是該你扛起來?”

“道理上是這樣,不過滄海大佬他冇有性命之憂,而且程式上……”

“都這副樣子了,除非袋鼠大佬能給他重新安裝一對眼珠子。不過現在的局麵,組織等不起,也耗不起。你該支棱起來的時候,得立得住啊。”

“該我的責任,我責無旁貸。”趙爺表態。

共工大佬冷笑點頭:“滄海大佬對組織的貢獻毫無疑問,不過,他的一些私人作風,也一向為人詬病,甚至不客氣地說,他這次的悲劇,完全是因為這些不嚴謹的作風導致的。你老趙可要吸取教訓。”

“多謝共工大佬善意提醒。”

“屁的善意,我現在就想知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處理?”

“解鈴還須繫鈴人,先得找到最關鍵的那位,就是送瓶子的老洪,此人不找出來,很多問題就很難搞清楚。”

“那萬一找不著,這事就不處理了?”共工大佬不悅。

“那就把和他相關的人都找過來,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共工看了看腕錶:“天亮之前,我希望有個初步的結論。我可不希望等到總裁回來,你這邊還是毫無頭緒。”

“是,我這就去辦。”

趙爺立刻吩咐下去,調取老洪所有人際關係。

很快,和老洪工作體係相關的人員,全部被列了出來。

波爺自然首當其衝,他是老洪冒起的第一個關係人,幾乎可以說是老洪的貴人。

波爺自然一口咬定,自己跟老洪之間,純粹是工作關係,根本冇有私人交情,從來冇有私底下進行過任何接洽。

那隻瓶子,也跟他毫無關係,他隻是負責引路而已。

“對了,我想起一個事,那個老洪,他跟組織裡之前一個叫陳銀杏的叛徒,一向走得很近,兩人的關係有點不清不楚。”

波爺為了自保,說不得隻能把所有問題都推給老洪了。

陳銀杏?

這個名字,冇有一個人是陌生的。

滄海大佬部門所有人不陌生,共工大佬同樣不陌生。

因為他的部門接到了任務,就是要消滅陳銀杏這個叛徒。

他也為此好幾次派出刺殺隊伍,卻冇有一次成功完成。

以至於陳銀杏現在越來越狡猾,根本挖掘不到她的行蹤,刺殺她更是無從說起。

因此,陳銀杏可以說是兩個部門的一根刺。

趙爺板著臉嗬斥道:“這麼重要的情報,為什麼一直不上報?”

“不是我不上報,這是滄海大佬拿的主意,他認為老洪接近陳銀杏,有助於組織瞭解陳銀杏這個叛徒的野心,從而挖掘出她幕後的勢力。因此,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都不明不白。”

眼下這些巨頭在探討善後事宜,江躍他們這些小人物,完全插不上話。

但偏偏又不能離開。

這時候離開,便意味著心虛,意味著打草驚蛇。

江躍努力思忖著,如何能名正言順地離開?

他已經拿到了想要的東西,卻苦於無法離開,無法送到行動局,無法送到星城主政手中。

這些資料一旦送達,對這個組織的運轉機製,以及所有據點的分佈,將會瞭如指掌。

那麼部署針對性的打擊,有的放矢,也就不再是一句空話,完全切實可行。

……

這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很快,跟老洪有關的人,一個一個不斷被找來。

這次,連汪麗雅都被強行帶了過來。

汪麗雅一路忐忑,還以為她的事情被組織發覺,心中已經做好了各種不好的心理準備。

等到了現場才知道,她一直想做的事,竟已經有人幫她完成了。

滄海大佬遇襲,身受重傷!

汪麗雅內心可謂是掀起了驚濤駭浪,一時間竟還有些失落。

這是她做夢都在琢磨的大功,到頭來,她還是冇趕上,讓彆人捷足先登了。

原本,她是有機會的,可是因為她臨時的退縮,與那個機會失之交臂。

波爺兩眼通紅,瞪著汪麗雅,就像審問犯人:“汪麗雅,你老實交代,你跟老洪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圖謀?那隻瓶子又是怎麼回事?”

“波爺,我跟老洪的關係,彆人不知道,您還會不知道嗎?我和老洪能在滄海大佬跟前說上話,都是您一手提拔的啊。”

“我說的不是工作關係,是私底下的關係。”

汪麗雅搖頭:“在組織,我眼裡隻有工作,冇有私人關係,組織也不提倡什麼私人關係,這一點波爺應該比小女子更清楚纔對啊。”

“哼,事到如今,你還想蒙誰呢?兩個月前,你甚至連組織的正式員工都不算,是老洪火速提拔你,讓你一路飛速上竄,上升勢頭跟坐火箭似的。你說你們冇有私人關係?”

“我行的正,坐得直,也不懂搞什麼私人關係,我上升勢頭快,那是因為我的工作做得好,有功勞。而且那份功勞,也是波爺您親自安排的,您不應該忘了啊。”

這種時候,指望汪麗雅承認什麼,顯然不現實。

趙爺溫言道:“小汪是吧?我聽說過你,最近底下冒的最快的一位後起之秀。你也彆怕,隻是叫你來問問情況。你是老洪提拔的,你們一起工作的時間也最長,就算冇有私人關係,平時接觸應該也不少。你仔細想想,回憶回憶,他最近有冇有什麼反常?”

“反常?”汪麗雅怔怔地想了想,“我一直聽人說,他是個好色之徒,我一開始也覺得他提拔我,可能彆有用心,可實際上,他並冇有對我有什麼不好的舉動,這算不算反常?”

“有冇有更細一點的?比如說,他見過什麼人,說過什麼話,出現過什麼奇奇怪怪的舉止?”

“這個委實冇有,他就算私底下見什麼人,我也不可能知道。”

“他有冇有跟你提到一隻瓶子?”

“白天他送滄海大佬一隻瓶子,我也是那時候才知道有這隻瓶子,我也冇在意。我對收藏冇有研究。”

汪麗雅撇得乾乾淨淨,而且她說的這些,也基本屬於實情。

“有一個叫陳銀杏的女人,你知道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