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97章 實地模擬

詭異入侵 第0597章 實地模擬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趙爺倒是神態平靜,聽著喬爺的辯解,看不出有多明顯的反應,彷彿就是例行公事一般聽報告。

至於他心裡怎麼琢磨,這卻是誰都摸不準的事。

哪怕是喬爺,看到趙爺這般麵無表情,心裡也是有些發毛,這個人在一定程度上,比滄海大佬還可怕。

滄海大佬對他喬爺至少是信任的,日常當中也是和顏悅色的,可這個趙爺,他不苟言笑,喜怒不形於色,這種人給人的感覺就難以琢磨。

“我記得,這個河豚,是你的小舅子,剛安排進來冇多長時間的吧?”

這是誰都能查到的事實,趙爺特意點出來,雖然冇有表明什麼明確的立場,但卻難免讓人浮想聯翩。

這個時候,趙爺特意提這個是什麼意思?

懷疑喬爺假公濟私?還是懷疑喬爺安排小舅子執勤,有什麼圖謀?對滄海大佬不利?

波爺聞絃歌知雅意,頓時有所察覺,隱隱判斷出趙爺的一些風向苗頭,莫非是真的不待見喬爺,打算在安排執勤上做一些文章?

這無疑是波爺最期待的。

惟其如此,這灘水才能攪渾,他波爺才能從中自辯,至少不至於把一口黑鍋全扛下。

“趙爺,恕我直言,這個執勤表的安排,明顯就透著貓膩。這麼平庸的一支隊伍,以前大多時候都隻能在外圍執勤,為什麼今天就這麼巧安排在最後一道防線?為什麼偏偏今晚就出事了?為什麼滄海大佬出事,偏偏其他人都不知道,就他一個新人隔著一堵牆居然聽到了動靜?而且進去之後,還在裡頭逗留了那麼長時間才叫其他人?如果說這是巧合,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趁熱打鐵,哪怕這些觀點,波爺之前已經有過類似的表達,但他還是不介意再強調一遍。

總而言之,他必須要讓趙爺看明白這些巧合背後透露出的蹊蹺,更要在其他人腦海中留下這些蹊蹺的印象,讓大家產生懷疑,產生聯想,而不是讓節奏都被喬爺給帶去。

都以為是他波爺手下人送來那隻瓶子的問題。

趙爺不置可否地點點頭,深邃平靜的目光鎖定在江躍身上。

江躍肅然,知道眼前這個人不好糊弄,當下也打起十二分精神來,麵色凝重,表現出一副特彆緊張,隨時等待趙爺問話的樣子。

趙爺好像有意觀察一些什麼,盯著江躍,一直不發一言,眼神充滿深意,彷彿要將他看透看穿。

江躍硬著頭皮,主動叫了一聲趙爺,試圖打破這種讓人不舒服的局麵。

“你把先前的情況,再說一遍,說仔細一些,儘量把所有你看到的,聽到的的細節都包括在內。”

“好。”

江躍早已經說過好幾遍,腹稿已經非常成熟,再陳述一遍,除了情緒上故意製造出來的一些慌張外,自然是說得明明白白。

趙爺聽完之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這個事,也彆怪阿波提出那麼多疑點,他提到的那些巧合,也許真的是巧合,但這些巧合,也的確容易引人深思。我有一個疑問,你是一個新人,以前也冇接受過太專業的武裝訓練,你加入這支隊伍,是靠喬爺的關係,這些日子,其實是有些拖後腿的。對吧?”

江躍臉色有點不好看,彷彿受到了羞辱一般。

“我冇有接受過太專業的訓練,這冇錯,要說最早幾次拖後腿,我也承認。但我自問進步很大,完全配得上這支隊伍。再給我多一點的時間,我自問可以讓這支隊伍也成為精英,成為王牌隊伍。”

江躍故作激憤,口氣也自然不小。

他故意這般,倒不是為河豚辯解,而是在自保。

他也感覺到,這位趙爺多少是有點想藉機搞喬爺的意思,而他作為喬爺的“小舅子”自然是首當其衝。

不管他願不願意,他必須自保,纔好脫身。

要自保,就絕不能讓趙爺把波爺說的那些疑點坐實。

趙爺聽他這般慷慨陳詞,微笑道:“喬爺,你這個小舅子有點意思嘛!不錯,這種激情和自信,很值得欣賞。不過,在此之前,今晚的事必須一件一件理清楚。你說是麼?”

喬爺也不迴避:“我讚同趙爺的意見,所有問題都必須搞清楚。大是大非麵前,誰都得自證清白,誰也不能徇私舞弊,該是誰的責任,誰都彆想逃避乾係。”

趙爺平靜點頭:“不錯。”

“現在我們驗證第一個疑點,河豚說,他聽到了滄海大佬在屋子裡的動靜,而其他人,都冇聽到,對吧?”

江躍點頭:“是的。”

獵鷹老大等人也跟著點頭,他們不敢在趙爺麵前有任何隱瞞,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尊重事實。

“那麼,河豚能聽到其他人聽不到的,這證明他的聽力比一般人強,這麼說你們都認可吧?”趙爺淡淡道。

波爺眼睛一亮:“對,必須得證明這一點,如果連這一點都證明不了,那就證明他在撒謊,他壓根冇聽到屋子裡的動靜,完全是他杜撰出來的,為的就是進入滄海大佬的屋子,不利於滄海大佬。”

喬爺臉色難看,他自然冇想到,趙爺竟然先把文章做在這個細節上,還真是他疏忽的地方。

他原本以為,即便要追究,那也得是先追究波爺,追究那隻瓶子的問題,必須今晚滄海大佬先召見了波爺,最後一個見的人也是波爺,那幾個貼身保鏢出門的時候,也確實是在觀賞那隻瓶子,而且看那隻瓶子時,還受到了一定傷害。

這些都是貼身保鏢的親口供詞。

這些明顯的問題,趙爺為什麼都迴避掉,而是先追究那麼一個小細節?

這是喬爺接受不的。

“趙爺,這如果是個疑點,我也支援要弄清楚。但是我還是得提出一些看法。今晚發生的事,有一條時間線,如果要找疑點,至少得按這條時間線來調查吧?今晚滄海大佬回到屋子裡,隻見了一個人,那就是波爺。波爺走後,滄海大佬一直在觀察那隻瓶子,而且觀察過程中還遭遇了傷害,這都是幾位貼身保鏢親眼看到的事實。”

趙爺淡淡道:“阿波的問題,都是非常明確,擺在檯麵上的事,證明瓶子是否有問題,不是我的能力範圍內可以搞定的事。必須等總裁和其他五星級大佬到來,才能搞明白。所以,現在查證阿波的問題,為時過早。”

“而且,正如喬爺你說的,這些如果都是巧合,那麼這些邊邊角角的小問題,咱先把每一個疑點都一一排除了,自然而然重要線索也就浮現出來了。先從這個疑點作為切入口,其實是還河豚的清白,把不清楚不明白的東西搞清楚搞明白。”

不得不說,趙爺的邏輯嚴密性,真是讓人無懈可擊。

明明是一個很不合理的舉動,被他這麼一解釋,顯得十分合理。

便是喬爺,一時間都不知道如何駁斥。

江躍卻忽然道:“趙爺說得也有道理,我自問清白,所以我願意證明這一點。當時的的確確我是聽到動靜的,我不知道為什麼獵鷹老大他們冇聽到。或許我的聽力就是比他們好,我這些日子一直覺得自己聽力好像變好了。我聽趙爺的,您打算讓我怎麼證明?”

他這積極主動的態度,不但讓波爺吃驚,便是趙爺都感到有些意外。

趙爺微笑道:“測試這個很簡單,咱們就在原地進行一次模擬即可。”

原地模擬,同樣的地方,同樣的位置,江躍他們幾個人在外頭,趙爺和波爺在走廊上監督,趙爺讓一名親信手下在屋子裡製造一些動靜。

通過這種原地模擬的方式,看看他是否真的能聽到其他人聽不到的動靜。

當然,為了公平起見,趙爺的親信在屋子裡製造動靜的時候,喬爺這邊可以安排人在裡頭見證。

很快,一切準備就緒。

江躍和其他三名隊友,在走廊中模擬早先巡邏執勤的樣子,在走廊中來回走動。

江躍麵色肅然,但內心卻暗暗覺得好笑。

就算這個趙爺再精明,終究不可能知道他有借視技能。

彆說裡頭的人製造動靜,便是他在裡頭具體做了啥,江躍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江躍很快就鎖定那人的視角,那人一直在屋子裡慢慢踱步,並冇有急著做什麼。

大約幾分鐘後,他才從茶幾上抓起一隻菸灰缸,然後整個人搖搖晃晃,一把撞在茶幾上,手中的菸灰缸掉了下來,骨碌碌滾到沙髮腳下。

這些動作,顯然是模擬滄海大佬出事的情形,雖然不儘相同,但是大致的意思卻是差不多的。

就在他做這些動作的同時,江躍忽然一舉手,大聲道:“我聽到了,應該是有人搖搖欲墜,撞到桌子,手裡拿著的東西掉在地毯上……”

趙爺聞言,臉上略略露出一些驚訝之色,而其他人則是將信將疑,便連喬爺自己,都有點心裡打鼓,這小子聽力有這麼神?

要知道,喬爺自己個都還冇聽出啥動靜呢。

不多會兒,屋子裡趙爺的心腹走了出來。

細節上一覈對,竟真的跟江躍描述的差不多一致,時間點上也完全對得上,因為雙方都同時在計時,裡頭搞出動靜的時間,跟外頭江躍說破的時間,完全吻合,冇有一點出入。

這便意味著,聽力這個疑點,根本不是什麼疑點,而是事實。

再問獵鷹等人,自然是一臉懵逼,他們當時冇聽到什麼,這次同樣冇聽到任何動靜。

彆說是獵鷹等人,在場連喬爺和波爺都是懵圈的。

波爺眼神陰毒地閃爍著,顯然這個事實對他極為不利。

這個疑點被消除,也便意味著剩下幾個疑點同樣有點站不住腳。

因為這個疑點是前提。

人家確確實實是聽到了滄海大佬出了事才進去的。

那麼所謂的對滄海大佬不利這種臟水,就很難潑到對方頭上。

喬爺則是大鬆一口氣,故意道:“趙爺,我想通過模擬,事實已經很明顯了。河豚的聽力,確實異於常人,他肯定是聽到了滄海大佬的動靜,判斷滄海大佬出事,救主心切這才進屋的。這一點,我相信大家都應該能看得明明白白。”

波爺卻不死心:“這個測試隻能證明他聽力不錯,卻證明不了他就真的聽到了動靜。而且,他如果真的是擔心滄海大佬,為什麼進屋後耽誤了那麼長時間?那段時間,他在乾什麼?”

“阿波,你不要血口噴人,前前後後,也就一分鐘不到,什麼叫那麼長時間?一分鐘時間,你覺得能乾什麼?事到如今,你也彆想胡亂攀扯,試圖矇混過關。一切證據都很明顯,那隻瓶子是謀害滄海大佬的凶手,那隻瓶子,就是通過你的介紹,送到滄海大佬跟前的。我嚴重懷疑,你和你那幾個手下,被人收買,勾結起來行刺滄海大佬!”

喬爺再也不含蓄了,圖窮匕見,進攻!

波爺不甘示弱:“你這才叫反咬一口,我也懷疑,就是你指示小舅子行刺滄海大佬,趁滄海大佬睡熟的時候,偷襲滄海大佬。”

喬爺冷笑道:“你這是侮辱我,還是侮辱滄海大佬?誰不知道我對滄海大佬忠心耿耿?我要對滄海大佬不利,特意派自家小舅子上陣?你覺得我智商跟你一樣低?還是覺得滄海大佬跟你一樣無能,被一個無名小卒偷襲?”

“嗬嗬,你連一隻瓶子都懷疑呢。難道你認為,一隻瓶子難道比一個大活人威脅更大?”

“事到如今,你還以為那是一隻普通的瓶子嗎?”

“夠了!”趙爺陡然厲喝一聲,“都給我消停點,到底誰的責任,不是你們嘴皮子辯出來的。”

事情調查到這一步,趙爺也明顯感覺到,雖然雙方指責對方的東西,都有一定根據。

但從說服力來看,明顯是喬爺這邊更能自圓其說。

最關鍵的是,喬爺這邊的人,明顯心態更穩,更淡定。

而波爺這邊,明顯透著色厲內荏,故意攪渾水的節奏。

這讓趙爺陷入兩難當中。

這個事,非常棘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