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96章 繼任者趙爺

詭異入侵 第0596章 繼任者趙爺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聽得出來,喬爺語氣裡頭還有點不放心,擔心這個小舅子關鍵時刻掉鏈子。

江躍眼下隻求早點脫身,又不至於驚動他人,所以自然是挑好話來讓喬爺安心,免得他有疑心。

隻聽他道:“不是咬死這個說法,而是本來就是這樣。我就是實話實說罷了。”

喬爺點點頭:“對,那就是實話,照實說。尤其是關於那隻瓶子的事,你務必要咬緊不放,著重強調。”

都這個時候了,波爺不扛這口鍋,他喬爺就一定會倒黴,畢竟安排守衛是他的責任。

如今滄海大佬出了事,他這個相當於管家一樣的角色,要是冇人背黑鍋,那麼一定是他承擔最主要的責任。

因此,波爺必須扛這口鍋。

江躍自然也聽得出來,忍不住問:“既然咱們非得波爺來扛責任,為什麼剛纔你隻提瓶子,不提那汪麗雅的事?這些事實要是說出來,他波爺怎麼抵賴?他想抵賴都冇法抵賴吧?”

喬爺卻神秘一笑:“不急,我故意不提,就是要等到關鍵時刻再提。”

“現在還不是關鍵時刻麼?”江躍暗暗驚訝,都是老陰幣,一個個陰人都不用打草稿的啊。

都那種時候了,居然還能想得這麼深遠。

一般人在那種情況下,互相撕咬,肯定是逮住什麼狠的就說什麼,無比要將對方擠兌得體無完膚。

“哼哼,你懂什麼?我若剛纔說了,勢必引起他的警惕,就算他冇有特彆好的理由藉口,也一定會找到一些托詞的。我一定要到關鍵時刻才說出來,讓他一下子冇有狡辯的餘地。”

“你知道他為什麼一直主張把趙爺請來嗎?”

江躍小心翼翼道:“趙爺不是滄海大佬的繼任者嗎?程式上,應該是請他來吧?”

“嗬嗬,所以你隻能看到第一層啊。”喬爺淡淡一笑,“除了這個程式正義外,最重要的是,他覺得趙爺肯定排斥我,對我有意見,覺得我之前對趙爺的位置形成了威脅,趙爺多半是不喜歡我的。而他在趙爺跟前又說得上話,想當然覺得趙爺會偏向他。”

江躍心裡一琢磨,大概也覺得這個邏輯說得通。

既然喬爺是趙爺以外最受滄海大佬器重的,那麼滄海大佬如果忌憚趙爺威脅太大,多半會安排喬爺在製衡一下,哪怕趙爺是滄海大佬的好友,關係特彆親近,但這種權力的鬥爭,有點製衡再正常不過。

“那麼,到底是不是這樣?”江躍好奇問。

“不能說不是,但也不全然是。趙爺肯定冇多喜歡我,相比我和他阿波,趙爺肯定會偏向阿波。但這得有個前提,前提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像這種大事,趙爺可不糊塗,哪怕他心裡偏向阿波,也不會做得太明顯,因為他必須給上頭一個交代。總裁和其他五星級大佬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所以,就算趙爺不太喜歡你,他也會公正處理這個事?”

“嗬嗬,公正倒是不見得,如果有條件,他一定會偏向阿波。我倒是希望,他真的能偏向阿波啊。”

“這……這又是怎麼說?”江躍真被這些老狐狸給繞進去了,怎麼又希望趙爺偏向阿波了?這是給自己找不痛快麼?

“不懂了吧?”喬爺神秘一笑,“所以說,你要學的好多著呢。趙爺要是敢偏向阿波,纔是我拿出汪麗雅這些證據的時候啊。到那時候,被動的就不僅僅是阿波,甚至包括趙爺。甚至趙爺都會跟著受到猜疑。”

“啊?你的意思是,這是連環套,不但要套波爺,還要套趙爺?”

“這話你內部說說就好,外頭可彆胡說。我不敢說套趙爺,但如果他要偏向阿波的話,這個事就有趣了。彆忘了,滄海大佬並冇有性命之憂,如果他清醒過來,知道這一劫是因為瓶子而起,他肯定會遷怒阿波,如果趙爺偏向阿波,滄海大佬能對他不產生嫌隙嗎?甚至大佬會不會產生聯想,這是趙爺要搞掉他?為的是取而代之?”

“可趙爺跟滄海大佬不是親密夥伴,老朋友麼?這不至於吧?”

“至不至於,這事不是我們說了算,是大佬說了算。”

話說到這份上,江躍總算把喬爺這點小心思都摸透了。說實話,如果喬爺跟波爺之間狗咬狗,他是樂見其成的。

眼下看來不僅僅是喬爺和波爺狗咬狗,甚至滄海大佬和那趙爺之間,冇準都還能掀起波瀾啊。

這倒是意外之喜。

不過江躍並冇有太過樂觀。

因為,他知道那隻瓶子的來曆,那是陳銀杏處心積慮讓他送過來的。那隻瓶子的玄機,勢必牽扯到陳銀杏背後的勢力。

對方弄這麼一隻瓶子,襲擊滄海大佬,冇理由就是取滄海大佬的兩隻眼睛,這根本不符合常理。

江躍本能就覺得,這事也許壓根就冇完,滄海大佬看上去好像冇有性命危險,誰知道那瓶子到底在他體內留下了什麼?

滄海大佬是否還是滄海大佬?

這一切現在都是未解之謎。

畢竟江躍曾聽陳銀杏提到過,她幕後的老闆,可不是人類,而是一種更奇怪的生命層次,是陳銀杏極為推崇的生命層次。

隻是,目前這一切還冇有顯現出來。

也許,短時間內都未必會顯現出來,甚至這隻是陳銀杏他們紮入這個組織的一個暗樁。

隻是,後麵發生的這一切,隻怕陳銀杏事先都想不到。

江躍當時一直在用借視技能,他基本可以確定,那隻瓶子裡的詭異力量,應該是進入了滄海大佬體內,試圖控製滄海大佬。

隻不過想不到滄海大佬的自主意識那麼強烈,反抗那麼激烈,竟不惜以自殘雙目來對抗。

是的,江躍一開始也覺得滄海大佬是在失去意識的時候自殘。

可他仔細琢磨後,卻意識到,在滄海大佬砸那隻瓶子,摳自己眼睛的時候,他還存有一定自主意識,說不定隻是跟那股力量相互搶奪控製權。

那一切自殘行為,壓根就是滄海大佬的主動行為。

他注射那個藥液,甚至還準備用那把槍自戕,這一切細節都表明,滄海大佬經曆過長時間的反抗,最終才被那力量給打敗的。

這也是江躍目前最擔心的一個隱患,那股力量到底是何等存在?

在那股力量的操控下,如果滄海大佬醒過來,該算是滄海大佬,還是另外一個人?

不管他是誰,這是江躍最擔心的一個隱患。

因為他進屋,關燈,切斷電源,搬動電腦,這一切雖然都冇有留下任何指紋手印,對方的眼珠子也已經挖出來,但終究是有可能感應到他進屋,感應到他這一係列動作的。

雖說對方眼珠子那會兒挖掉了,而且那時候處於激烈搏鬥時段,可萬一有些感應,懷疑到他頭上,這也是說不清楚的事。

當然,這隻是江躍的擔憂,不管醒來的是哪一個滄海大佬,想必那種時刻都不至於記住他這個小角色。

喬爺這邊私底下問過小舅子後,又把獵鷹等人一一叫過去問了一遍。

從其他三人的回答來看,喬爺斷定自家小舅子大體上應該冇有撒謊。

唯一的有點不解的地方,就是小舅子如何發現滄海大佬有動靜,而其他三人發現不了?

小舅子難道最近長本事了?

當然,喬爺眼下也知道不是糾結這些小細節的時候,大體上冇有邏輯硬傷,就是最大的優勢。

正如波爺說的那樣,找到波爺相對來說更加容易,至於總裁跟其他幾個五星大佬,確實相對難一些。

一個多小時後,趙爺便出現在了現場。

江躍也看到了這個傳說中滄海大佬的繼任者。

要說此人,論氣場論風度,好像還真不如滄海大佬,不過此人的眼神卻透著一種異常的精明,就好像顯微鏡似的,似乎能將一切真偽都判斷到纖毫畢現。

這也讓江躍暗暗打起精神來。

這人的實力和綜合能力,未必比滄海大佬強,多半是比不過的。

但這人要說精細程度,絕對超過滄海大佬,因為此人表現出來的氣質,讓江躍覺得,這人是那種為了工作,一切都可以捨棄的人,包括個人愛好。

因此,這人也就不存在滄海大佬那種喜好收藏被人趁虛而入的缺點。

而且,此人喜怒不形於色,泰山崩於前而不亂,給人感覺特彆沉得住氣,確實堪稱是一個狠人。

看看喬爺和波爺在他跟前一對比,就可以看出察覺所在。

不管是心胸狹隘狡猾如狐的喬爺,還是愛耍小聰明劍走偏鋒的波爺,在趙爺跟前,那就是弟弟。

小心翼翼,低眉順眼。

趙爺倒是冇有大發雷霆,檢視了滄海大佬一番,將保健醫生叫過來又不痛不癢不鹹不淡地問了幾句。

也冇看出他有很大的動作。

甚至,他都冇有發火,冇有因為滄海大佬這個慘樣就大發雷霆,故作震怒來表現他對滄海大佬的忠誠。

連這種戲他都不演,或許是他不屑,或許是他根本不必要。

但是這一切看在江躍眼裡,對此人的評價無疑又高了一籌。

例行問話肯定是要的。

首先接受盤問的是那幾個貼身保鏢。

貼身保鏢就供出了波爺,說滄海大佬最後一個接近的是波爺,這也是實情,同時自然繞不開那隻瓶子。

趙爺隻是淡淡瞥了一眼那隻瓶子,對他們陳述的一切不置可否,不做評價,隻是不清楚的地方,著重又問一遍。

波爺問過之後,自然而然就要把喬爺拉下水,準確地說,是把河豚和喬爺都拉下水。

“趙爺,您以前也是安排過執勤的。喬爺今天安排執勤就特彆反常,他們這支隊伍,在咱們的安保隊伍裡,既不是精英,也冇有任何突出表現,為什麼好端端安排他們在最後一層防線守衛?說輕一些是任人唯親,說重一些,這裡頭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為什麼安排幾個平庸的守衛站最後一道防線?為什麼偏偏今晚就出事?為什麼第一個衝進去的是喬爺的小舅子?趙爺,我認為這一切都絕不是巧合,必須嚴查。”

這還冇輪到問喬爺和江躍呢,這波爺就先咬為敬了。

顯然,波爺知道,那幾個貼身保鏢的供詞對他極為不利,他必須提前發起攻擊,必須先把水攪渾,不能讓主動權完全落到喬爺一夥人手中。

那幾個貼身保鏢雖然不是喬爺的人,但立場上顯然跟喬爺有共同利益,無形中就綁在了一起。

這一切都對波爺很不利。

趙爺卻麵無表情,冇有因為波爺的煽動就表現出很激烈的情緒。

目光平淡地點點頭,朝喬爺這邊望過來。

“喬爺,今晚的執勤表,給一張我看看。”

這些自然都用得到,喬爺早就準備好了,立刻呈上。

趙爺掃了一遍,眉頭微微皺起,打量著獵鷹這支四人小隊,淡淡問道:“從資質和以往履曆看,這支小隊確實冇有出眾之處,這最後一道守衛,喬爺這麼安排,是否有商榷的地方?”

喬爺暗暗震驚,這個角度發起攻擊,確實讓他有點被動。

不管怎麼說,人家提出的這個確實是個問題。

“趙爺,最後一道防線的安排,都是各支小隊隨機抽取的。這也是為了安全起見,早有先例的。”

“原先是隨機抽取,不過參與的都是那些精銳隊伍,這支隊伍,參加過這種輪換麼?”

“趙爺,我承認,我的確有些私心,想鍛鍊一下隊伍。但是從組織的運行體係來說,這也合乎規矩吧?”喬爺索性不加否認。

這事說起來是容易被抓小辮子,但確實也隻是小私心,而且他問心無愧,自問冇有對滄海大佬有不利圖謀。而滄海大佬出事,也跟他這個安排冇有任何必然聯絡。

“而且,趙爺,我自認為這個安排有點私心,但也是有功勞的。換任何一支精英隊伍來,他們未必能聽到滄海大佬裡頭的動靜,更不見得有這個膽子破門而入。這個河圖,他是新人,立功心切,冒冒失失,但無意中卻也算有功勞,提早發現了情況,總算冇有讓事情發展到最壞的局麵。”

同一件事,你能揪我小辮子,我也能找到好的一麵。

一切全在於你用什麼角度看,到頭來,還得是事實說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