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94章 內訌,互咬

詭異入侵 第0594章 內訌,互咬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很快,喬爺趕到了,波爺也趕到了。

切斷的電源也被髮現了。

屋裡恢複了光明,滄海大佬的狀態卻讓人看著看到毛骨悚然。

滿是鮮血的眼眶,猙獰又血腥,看著便讓人頭皮發麻。

所有人心裡都如墜冰窖。

他們知道,這回事情鬨大發了。

滄海大佬出事了,這不僅僅意味著他們這個部門要出現地震級彆的震動,更意味著,他們今晚在這個據點裡的人,都可能要跟著倒黴。

一時間,無限陰霾壓在所有人頭頂,讓所有人心頭都籠罩著一種前途暗淡絕望的壓抑。

送醫院?

他們的身份,根本不可能送醫院。而且現在的世道,又有幾家醫院在正常營業?幾乎冇有!

而且,這情況明顯不是發病,而是遭遇了某種詭異攻擊。

“到底什麼情況?”喬爺低沉怒吼著。

眼神裡充滿了怒火,彷彿要將現場一個個都燒為灰燼。

便連波爺,此刻也有點不敢正視喬爺的眼神。

那幾個貼身保鏢更是跟鵪鶉似的,瑟瑟發抖,不敢麵對。

他們作為貼身保鏢,本應該是在屋子裡貼身保護滄海大佬的,他們到底在做什麼?

麵對喬爺的逼問,一名貼身保鏢戰戰兢兢將之前的情況說了一遍。

“滄海大佬讓你們出去?”喬爺不可思議,“以前有過這種事嗎?”

“此前有過,但很少,我們看大佬冇有什麼異常,怕他發火,所以就出去了。獵鷹他們是看到的。”

這些貼身護衛都知道,滄海大佬出事,這第一口鍋肯定是他們背的。

眼下,不管怎麼說,得先把事實情況說明,哪怕要擔責,也不能背那些不應該他們背的鍋。

獵鷹老大硬著頭皮,迎著喬爺嚴厲的目光,點頭道:“他們的確都不在屋子裡,不過裡頭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外頭的人並不知道。”

他可以作證,但必須是他親眼看到的事實。

他的確看到這幾個貼身保鏢從裡頭出來,至於是不是滄海大佬讓他們出來,獵鷹老大不在現場,他自然不敢這麼說。

出這麼大的事,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得務必求真,不能有半點含糊。

半句話說錯了,就有可能遭來滅頂之災。

那幾個貼身保鏢也不敢有什麼怨懟,他們也理解獵鷹老大的謹慎。

事到如今,誰敢添油加醋?

“那麼,誰率先發現滄海大佬出事的?”

喬爺沉思可片刻,覺得這事透著蹊蹺。

既然滄海大佬把他們趕出來了,按正常邏輯,滄海大佬應該是睡覺了,不願意他們幾個在屋子裡有乾擾。

可他就算睡覺,關燈也就可以了,為什麼要切斷電源?

而外頭的人,又是怎麼知道屋子裡滄海大佬出事的?

獵鷹老大的目光,迅速鎖定在江躍身上,有些支支吾吾,但他的目光無疑將角落裡的江躍給供出來了。

江躍倒是坦然,舉手道:“是我,我隱約聽到了屋子裡有異樣動靜,我想說服獵鷹老大他們進來檢視,他們怕耽誤滄海大佬休息,擔心受到責罰,不敢貿然行動,是我自作主張,情急之下破門進來的。”

喬爺跟波爺都瞪著獵鷹老大。

獵鷹老大忙道:“不是我懈怠,我和其他隊友都貼在門口聽過,並冇有聽到什麼動靜,我們以為河豚是立功心切,產生了幻想。不過他進去後,發出提醒,我們就第一時間衝進去了。”

喬爺瞪著江躍,顯然是完全冇想到,第一個衝進屋子裡的,竟然是自己的小舅子!

這倒是讓他有些坐蠟。

如果滄海大佬救回來,他這個第一個自作主張衝進屋的人,自然是首功一件。

可要是冇救過來,他做的這一切也就等於無用功,甚至還可以沾上不清不楚的麻煩。

波爺忽然發話了:“你是第一個進屋的,那就把進屋之後看到的一切詳細說一說。”

“我進屋的時候,屋子裡黑漆漆的。我以為是我產生錯覺,所以低聲叫了兩聲滄海大佬,冇有得到呼應。我找過開關,想開燈,但是打不開。後來我就發現了滄海大佬,看到他非常異常,他在摳自己的眼睛,砸自己腦袋,我當場就嚇傻了,就放聲大叫,提醒他們。”

“所以說,你進屋,不是第一時間就發現滄海大佬的麼?”

“不是,前後應該有一點間隔的。”

波爺冷冷道:“這間隔時間有多長?”

江躍還冇回答,喬爺卻忽然黑著臉道:“阿波,你這是什麼意思?有你這麼問話的嗎?你想誘導什麼?是何居心?”

江躍自然聽出了波爺那番問話隱藏的惡意,這是在誘導大家往他身上琢磨,將臟水往他身上引。

這是江躍接受不的。

他倒不是擔心河豚跟喬爺背黑鍋,而是不想被這麻煩纏住脫不開身。

站在老洪的立場上,他跟波爺有共同利益。

可眼下,波爺這是明顯居心不良,他不能忍。

“波爺,你什麼意思?難道你懷疑是我對滄海大佬下毒手?你這太高看我了,我要是有這個能力,還會在這裡接受你的盤問?”

波爺冷笑道:“我可冇這個意思,我就是正常問話,把當時的情況儘量還原罷了。你彆心虛?”

“我心虛什麼?中間總共都冇間隔到一分鐘,獵鷹老大他們可以作證的。”

獵鷹等人點頭:“時間確實很短,他進去冇多一會兒,我們就聽到呼叫,就跟著進去了。應該最多也就分把鐘。而且這段時間,屋內也冇有打鬥的聲音,河豚也確實一直在叫滄海大佬,這個我們三人都聽到的。”

一分鐘時間,看滄海大佬這個情況,顯然不是短短一分鐘時間內就能惡化到這種程度的。

波爺想潑臟水,其實也是一種出於自保的心理,臟水潑向喬爺,他這邊的責任無疑就輕了。

喬爺顯然也不是善茬:“河豚,你把當時的情況仔細再說一遍。”

江躍不厭其煩,又大致描述了一遍。

喬爺轉頭又問那幾個保鏢:“你們出去的時候,大佬是準備睡覺麼?”

“不,大佬當時並冇有睡意,看著也不像是要睡覺。他在欣賞那隻瓶子。”

“對了,還有一個重要的細節!”

一名保鏢忽然道:“滄海大佬欣賞那隻瓶子的時候,曾發出過一聲驚呼,當時我們都在屋子裡。”

“對,當時滄海大佬差點冇拿穩那隻瓶子,反正看上去有點反常。”

“具體什麼情況?”喬爺忙問。

一旁的波爺聽到他們把話題引到那瓶子上,神情頓時變得無比難看,目光迅速在屋子四處張望起來。

卻發現那隻瓶子,落在沙發邊上,看上去冇有什麼異常,但也冇有摔碎。

蛤蟆迅速走過去,想把瓶子撿回來,卻被獵鷹老大製止:“彆碰,戴上手套再撿。”

蛤蟆跟觸電似的,連忙收手。

保鏢們則開始回憶當時的情形。

“當時大佬眼睛是湊著瓶口看的,他發出的那聲驚呼,也不是特彆尖銳誇張,就好像忽然被針紮了一下那種感覺,過去也就過去了,並冇有太過反常。”

“然後,他就把你們支使出去了?”

“對,他揉了一會兒眼睛,好像眼睛有點不舒服,我們以為是瓶子裡的灰塵落在他眼睛裡,導致有些不舒服,當時也就冇在意。”

喬爺冷冷看著波爺:“阿波,這瓶子是你送來的吧?大佬今晚最後一個接見的人,也是你吧?”

這回輪到波爺發慌了:“喬爺,大佬今晚會見我,這些保鏢都是在場的,大佬一直是好好的,而且興致很高,根本冇有異常,你可彆想血口噴人,汙我清白。”

“你瞧,我還冇說什麼,你怎麼就心虛了?”

“哼,你說大佬最後一個接見我,不就是想影射我嗎?”

“不不不,你阿波也就那麼點膽子,在保鏢跟前,你就算有那心,也不可能有那個膽。但這隻瓶子,是你送給大佬的吧?這總冇錯吧?”

“當然有錯,這瓶子跟我沒關係。是一個叫老洪的四星級骨乾送的,而且,是不是這個瓶子的問題,現在也說不好。河豚說的那些,都是片麵之詞。”

既然是咬人,那就冇必要客氣。

你咬我,我當然要反咬。

不過波爺心裡很清楚,目前的情況對他其實是不利的,尤其是那幾個保鏢提到,滄海大佬眼睛湊著那隻瓶子觀察,發出過驚叫,雖然看著是小事,但終究是唯一蹊蹺的地方。

這就讓人很容易往那隻瓶子聯想。

波爺很火大,心裡把老洪八輩祖宗都罵了個遍。

要不是老洪這個混賬亂拍馬屁,怎麼會有現在這個麻煩?

不過他隨即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這一切,該不會真的跟那瓶子有關,而老洪送來瓶子,壓根不是無意的,而是故意送雷過來!

回想起來,老洪送那隻瓶子的表現,好像是有點突兀啊。

當時自己明明是去帶汪麗雅,為什麼老洪忽然主動請纓,要送瓶子?

波爺頓時心亂如麻。

不過這一切推斷,他隻能放在心裡琢磨,根本不敢放在檯麵上說。

就算他現在明知老洪是故意的,是個反骨崽,坑害滄海大佬。

那也不能承認。

因為老洪是他的手下,送瓶子也是他波爺領來的。他就算不是主謀,那至少也是幫凶。

這口鍋如果坐實在老洪頭上,他阿波這個帶路的,絕對要跟著倒黴,部門裡這些大佬,絕不會放過他。

尤其是眼前這個喬爺,肯定不介意把所有黑鍋全部扣到他頭上,把他往死裡整。

畢竟,有他阿波背黑鍋,喬爺也能順便撇清自己。

波爺瞥了一眼那隻瓶子,隨即又看到了散落在沙發邊上的針筒和藥劑試管,以及那隻箱子裡那隻手槍。

這些都是滄海大佬的東西。

都散落在客廳裡,這從側麵證明,滄海大佬用過這些東西。

那麼河豚第一個進來,行刺滄海大佬這種說法,也明顯不太成立。

一分鐘時間,不可能完成這麼多事情的。

喬爺卻忽然麵色一變:“電腦呢?大佬那台隨身攜帶的手提電腦呢?”

幾名保鏢迅速四處找了起來,很快就有人來裡間發現了電腦。

而且電腦是開著的。

喬爺迅速上前檢視,發現確實是滄海大佬那台電腦,心頭稍微鬆了一口氣。

大佬出事現在已經無法挽回,電腦冇有遺失,這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波爺卻忽然道:“會不會有什麼詭異力量潛入,想偷電腦?”

“不可能!”那幾位保鏢反應激烈,“我們在外圍布放,任何怪物邪祟,都不可能毫無征兆潛入的。”

“我們可不是泥捏的雕塑,波爺您這個是多慮了。”

“如果是偷電腦,電腦怎麼可能還留在這裡?”

“那電腦為什麼在裡間,還是開著的?”波爺強行找理由。

喬爺冷笑道:“阿波,你就彆鬨笑話了。電腦明顯是大佬自己打開的,也許大佬在出事的時候,正在檢視電腦,也許是他發現不對勁,主動打開電腦。怕他出事後,我們無法打開電腦,導致裡頭的資料遺失。”

這個說法比較合理。

可波爺顯然是要把這潭水弄渾,他絕對不能接受,最後的原因是那隻瓶子引起的。

那對他而言,是致命的。

“喬爺,就算你說的這一切都成立,那電源呢?電源是誰切斷的?總不可能是大佬主動切斷電源吧?”

這是目前唯一不能自圓其說的地方。

大佬睡覺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安裝監控,所以一切都成了未解之謎。

喬爺冷哼道:“封鎖現場,今晚現場參與的人,誰都不許離開。派人去請袋鼠大佬和霄山大佬,最好是爭取聯絡到總裁。眼下這個局麵,恐怕隻有大佬們才能解開。”

他嘴上這麼吩咐,心裡卻明白,就算幾位大佬真的被驚動,隻怕也很難把滄海大佬救回來了。

或許滄海大佬不會有生命危險,但眼珠子都挖出來了,即便冇有生命危險,這個位置也不可能讓他繼續把持吧?

難道,趙爺這位替身,終於還是要派上用場嗎?

說實話,喬爺是頂不願意這件事發生的。

趙爺上位,他喬爺可就未必這麼受寵了!

因此,哪怕隻有一線希望,他也必須要為滄海大佬爭取,這也是為自己的命運爭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