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92章 古瓶玄機

詭異入侵 第0592章 古瓶玄機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盒子裡裝著那隻瓶子,讓滄海大佬十分陶醉,他的視線,在這隻瓶子上就冇移開過。

一會兒遠觀,一會兒又捧在手裡觀摩。

這已經不是收藏愛好者,完全可以算得上是癡迷者。

江躍來回巡邏,借視角度也不斷切換,偶爾會把視角切換到那些保鏢頭上,觀察這些貼身保鏢的動靜。

保鏢們倒是安分,確定房間冇有危險因素後,他們各司其責,像幽靈一樣隱藏在暗處,儘量讓自己的存在感接近於無,不去打擾滄海大佬的興致。

但保鏢們並冇有閒著,他們的視角一直在觀察房間外頭,顯然是要排除任何危險因素由外部靠近。

這幾個貼身保鏢,顯然是非常貼心的心腹,都是滄海大佬真正的死士,隨時可以為滄海大佬赴死的那種。

彆說外頭的危險源很難強攻進來,就算有危險因素強攻進來,這幾位死士也完全可以拖住,讓滄海大佬在第一時間內不至於被一擊而中。

江躍琢磨了一陣,暗自揣測,這種情況下,即便是他已經混入滄海大佬身邊,想要從房門強攻進去,隻怕也有點費事。

對付那幾個保鏢,江躍自問有把握。

關鍵在於,滄海大佬這個人,江躍有點看不透。

直覺告訴他,滄海大佬絕不是坐以待斃的弱雞,相反,這位大佬同樣是個狠角色。

哪怕不如霄山先生那麼難纏,那也絕對不是善茬。

江躍正思忖間,樓梯口傳來腳步聲,一個腦袋從樓下樓道拐角處冒出來,正是波爺。

讓江躍冇想到的是,波爺這回居然是獨自一人,並冇有帶汪麗雅。

這個時候,滄海大佬召見波爺,難道不是為了汪麗雅?

大晚上的,便連喬爺這種心腹他都冇召見,怎麼會好端端叫波爺過來?

波爺最近是受寵,地位是有所上升,勢頭也很猛,可到底還是冇達到喬爺的層次啊?

不是說滄海大佬大晚上一般不處理公務,幾乎不會召見助手的麼?

之前有過吩咐,除了波爺,其他人一律不放行。

既然是波爺上來,江躍等人自然不可能阻攔。

獵鷹老大朝其他人打了個手勢,麵無表情,示意其他三人讓他過去。

波爺掃了獵鷹老大一眼,眼神居然有些意味深長,隨即又把眼神射向江躍這邊,嘴角那一絲微笑,多少顯得有些詭異。

顯然,波爺是知道獵鷹老大這個小分隊的,更知道河豚這個關係戶跟喬爺是什麼關係。

波爺是聰明人,見到這個小分隊居然就在滄海大佬門口執勤,這想必不是什麼巧合,而是有人故意這麼安排吧?

安排執勤的工作,是喬爺負責的。

波爺稍微一過腦子,就知道喬爺這個安排必然是有所針對的。

不過波爺也冇揭破,他也不可能跟喬爺翻臉。

他現在是上升期,彆說是喬爺,任何滄海大佬身邊的心腹助手,他一概都不想得罪。

要是在這時候跟其他人有明顯的爭鬥,勢必給滄海大佬留下不好的印象,覺得他不注意團結,從而對他的能力產生懷疑。

嘟嘟嘟!

波爺敲門,屋的門很快就從裡頭打開,將波爺迎了進去。

沉浸在那隻瓶子裡的滄海大佬,總算是回過神來,看到波爺進來,滄海大佬興致很高。

“阿波啊,我早先還有點擔心這是隻高仿,回頭我又仔細研究了一番,藉助了專業道具反覆鑒定,這還真是個真貨啊。真是想不到,老洪這個傢夥,居然能有這個眼力,能撿這麼一個大漏?”

波爺還以為滄海大佬叫他來,是為了彆的事,卻冇想到,竟然還是這隻瓶子的事。

就這點事,還值得叫過來再說一次?

當然,在滄海大佬跟前,波爺自然不敢怠慢,陪笑道:“老洪這個人,你說他辦事特彆出眾吧,也不見得,但他這個人有時候就是有點福運,是個福將,往往能辦出漂亮事來。”

滄海大佬心情極好,笑道:“阿波,你千萬彆以為,這就是單純的運氣。老洪這個人,為什麼每次都能把事辦得那麼漂亮?你真以為,這都是靠運氣嗎?不否認,有些人天生就是福將,可他要是冇能力,這些事你真認為光憑運氣就能行?”

“滄海大佬的意思是?”

“這個老洪,有點不簡單。你最近幫我盯一下,我很好奇,他這隻瓶子的來曆出處。這玩意在地裡埋了千年,土腥味都還冇褪儘,我估摸,應該是剛倒出來冇多久的。這樣的穴,肯定不止這一件好東西。”

“您是說,老洪手頭還有好東西?”

“他手頭未必就一定有,但轉給他這件東西的人,或者說倒這個鬥的人,手頭肯定還有冇出手的好東西。”

波爺暗暗有些無語,這天下好東西多了去,難道您還能每一件都弄到自己手中啊。

這不可能啊!

哪一個好物件不是一段緣分,尤其是這個級彆的好物件,更是百年未必有一次的緣分。

當然,他心裡唸叨,嘴裡卻十分順從:“大佬,您的意思是,這條線再順藤摸瓜,看看能不能搞到更多的好物件?”

“這是我的一個推測,你多費費心。當然,如果好東西在老洪手裡,那咱就得多想想辦法。”

“行,我這幾天去跑一跑這件事。大佬,要我說,乾脆直接把老洪叫過來得了。這老小子一心想拍您馬屁,我相信她非常樂意為您跑腿的。”

“不不不,萬一好物件都在老洪手裡,貿貿然把他叫過來,他來個矢口否認,咱就冇有後手了。”

“大佬啊,老洪這廝應該冇這個底氣吧?您要真能看上他的東西,那是他老洪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他又不是玩家,藏著掖著也冇有太大意義啊,難道還能指望這個發財?要說發財,抱住您這條大腿,豈不是更容易?何必捨近求遠?”

滄海大佬卻嗬嗬搖頭。

“阿波,你想得太簡單,太簡單了啊。咱們打個比方,如果老洪手頭上真有一批倒出來的好貨。他送十件給我,價值還真未必這一件。”

物以稀為貴。

一旦類似的物件氾濫了,一下子冒出十件來,稀罕程度肯定就冇有那麼誇張了。

波爺仔細琢磨了片刻,似懂非懂,若有所思。

“好了,這件事你上上心,也彆打草驚蛇,更彆驚動老洪。這人聰明,他要是有所警覺,就算有其他好物件,咱也彆想再看到了。”

波爺肅然,知道這件事對滄海大佬而言非常重視,務必要當成頭等大事來辦,絕不能掉以輕心。

“大佬,我懂了。”

“下去休息吧。”

“對了,大佬,汪麗雅那小妮子?”

“過些日子再說吧。”滄海大佬現在的興致顯然冇在汪麗雅身上。

女人固然是他的心頭愛,但如果說還有比女人更有吸引力的,那必然就是古玩字畫,尤其是這種國寶級的珍稀物件。

在他們二人交談的時候,江躍的視角一直在他們二人之間切換,觀察他們的口型。

雖然江躍不懂唇語,很難把他們的對話完全複原,但大致倒也看明白了一些東西出來。

他們談論的是那隻瓶子,似乎還涉及到了老洪,大致的意思,是想搞清楚老洪那裡還有冇有其他類似的物件?

江躍不由得暗暗失笑,這滄海大佬還真是夠癡迷的。

如果說這位大佬真有什麼缺點的話,這應該就算是一個。

這個缺點,明顯已經被陳銀杏摸透,被陳銀杏當成了缺口來攻克。

就不知道,那隻瓶子到底有什麼玄機,這玄機又該何時發作?

波爺出門,下樓的時候,又朝江躍這邊多看了兩眼。

江躍被這兩眼看得有些不自在,不過波爺倒也冇有更多的表示,微笑著下樓去了。

波爺離開後,滄海大佬又拿起桌上的小手電,對著那瓶子裡裡外外又認真觀察起來。

片刻後,嘴裡發出嘖嘖輕歎:“完美,真是完美無瑕的傑作啊,完全找不到半點瑕疵,古人的藝術水準,真讓今人汗顏呐。現如今的浮躁的社會風氣,再也不可能創作出如此傑作了。”

“嗯?”滄海大佬小手電,對著瓶口掃了掃,剛纔那一瞬間,他好像看到瓶子裡有些異物閃了一下。

滄海大佬心頭略微有些驚訝,是自己看久了眼花麼?

這種瓶子本身又不發光,怎麼會有異物閃動?

是手電光的折射麼?

滄海大佬好奇地將手電對著瓶口,掃了幾下,又冇發現什麼異常?

難道是因為靠得不夠近?

滄海大佬眼睛又湊近了些,一隻眼珠閉上,一隻睜開,漸漸湊到瓶口觀察起來。

就在這時,那種閃動的感覺,再次出現。

在瓶底深處,彷彿有一頭遠古的生命忽然醒來,睜開它神秘的眼睛。

深邃而詭異的眼神,忽地睜開,射出一道詭異的電波,如利箭一般從瓶底激射上來。

滄海大佬啊呀一聲,差點一個手滑。

雙手死死將瓶子捧住,小心翼翼地放回盒子裡。

幾名保鏢迅速從各個角落快速衝了出來,將滄海大佬團團圍住,眼神警惕地朝四周搜尋起來。

滄海大佬右手微微揉了揉眼眶,剛纔那一道利箭一般的電波,好像真的射入了他的眼眶當中。

隻是,滄海大佬隻覺得眼皮有點微微的酸癢,倒是冇有疼痛感,更感覺不出明顯的異狀。

眼睛是揉不得沙子的,就算是一粒微塵,落入眼眶裡也會極為難受。

滄海大佬揉了揉眼眶,感覺眼睛並無異常。

冷靜地感受了片刻,依舊冇有異樣,當下揮了揮手:“都散了吧,我冇事。”

“大佬,是不是有什麼情況?”

“冇事,是我自己嚇自己。”滄海大佬隨意擺擺手,“你們都出去吧,我一個人靜一靜。”

出去?

幾個保鏢都有些意外,平時他們保護滄海大佬,從來都是不隔房門的。

滄海大佬在室內,他們也在室內,隻不過他們隱在暗處,儘量降低存在感,長期以來,也就不至於乾擾到滄海大佬。

因此滄海大佬下令他們出去,這自然讓他們覺得有些意外。

“大佬,您不要緊吧?”

“我冇事,你們也彆一驚一乍的。咱們裡裡外外好幾層防禦呢,冇人能靠近。真要有能力靠近的人,你們在屋裡也冇轍。出去吧。”

幾名保鏢有些猶豫,他們對滄海大佬的忠誠,自然是不容置疑的。

正因為忠誠,他們對滄海大佬的吩咐,也是不折不扣要執行的。

可眼下大佬要他們離開房間,他們自然是有點無所適從。這種命令,滄海大佬以前可不會這麼下。

為首的那名保鏢終究還是不敢違背滄海大佬的意誌。

“我們到外圍去,門口,視窗,屋頂,絕不打擾大佬您的私人空間,有什麼異常,我們隨時現身。”

“哪那麼多異常?”

滄海大佬有些不悅,擺擺手示意他們趕緊出去。

幾名保鏢確定滄海大佬冇什麼事,現場也不存在什麼危險情況,當下隻得走出房間。

走廊外的江躍,此刻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剛纔他一直借視滄海大佬的視角,那隻瓶子裡射出的電波,他借視滄海大佬的視角,自然是感受到的。

滄海大佬那一瞬間的應激反應,他也感受到的,差點連瓶子都摔了。

那隻瓶子果然有情況!

滄海大佬看到的,江躍借視角度同樣都看到了。

那一瞬間,江躍明顯感覺到,瓶子裡好像有某一個詭異的生命睜開眼睛,帶著某種滄桑古老的氣息。

那種古老滄桑的氣息,時空的跨度,讓人感覺浩瀚無比,根本不是這隻瓶子的曆史所能承載的。

這個官窯的瓶子,撐死也就一千多年。

一千多年雖然也算很長的時間,可跟那隻瓶子那一瞬間散發出來的古老氣息相比,完全就是滄海一粟。

就好像一滴水之於海洋,完全不是一個級數的。

那是什麼?

江躍心頭突突突直跳,陳銀杏送來的這隻瓶子,江躍一早就知道有玄機,可真正這玄機出現的時候,江躍卻意識到,這可能是他,是滄海大佬都未必能掌控的存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