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83章 真正意圖

詭異入侵 第0583章 真正意圖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著實有些無語,他很想問陳銀杏,到底老洪哪一點吸引你了?我讓他改還不行嗎?

像陳銀杏說的這些,江躍自然不可能當真。

像這種女人告訴你,你很特彆,那多半不是真正的欣賞,而是套路,她隻是想通過這種方式,拉近距離,瓦解他的心理防線好趁虛而入罷了。

陳銀杏能在男人叢中遊刃有餘,又不是妙齡少女,怎麼可能在意誰是嘴炮,誰又是惡狼?

這些細節充其量隻是道德上的評判,成年人尤其是陳銀杏這種事業型女人,道德評判也許是諸多細節中最容易被忽略的一個。

再說了,你陳銀杏都號稱要邁入更高生命層次了,還會在意誰是真的想誰你,誰隻是口頭上的嘴炮?

這豈不是可笑?

陳銀杏大概也知道自己這個說法欠缺說服力,繼續找補道:“我知道光憑這個很難說服你,可是老洪,你身上真的有一些特質,這種特質很難用一兩個詞來形容,這是我長期觀察,通過最近的思考總結出來的。”

“你看,你在組織這麼長時間,要說能力特彆突出並冇有,要說特彆會鑽營往上爬,似乎也冇有!你又冇有姿色可以犧牲,可以排除py交易,那為什麼你能一直屹立不倒,而且還越混越好?”

江躍嘲諷道:“你又知道了?”

“這就是你的特質,你的能力。老洪,你這種人,在那組織消磨人生,實在可惜得很啊。”

任她陳銀杏舌燦蓮花,江躍始終不為所動。

尤其是他已經知道陳銀杏的路子這麼野,更加不可能上她這條船。

如果要考慮這種野路子,林一菲那條路不比她香得多。

他之所以一直跟她虛與委蛇,也不過是想探知對方的底細和意圖。

在對付那個組織的問題上,江躍跟陳銀杏是有共同語言的。

當然,江躍現在是老洪的身份,他不方便將這個意圖暴露得太明顯,否則反而會導致陳銀杏疑神疑鬼。

就算彼此之間要合作,那也得是在半推半就之間達成,讓陳銀杏以為他純粹是衝著利益去的。

反正老洪一向的人設也是如此,從來都是給自己打小算盤的人,為了利益做點勾當,明顯更加合情合理。

“老洪,你平時也不是這麼死腦筋的惡人啊,怎麼在這件事上就這麼想不開呢?”

“你陳銀杏平時也不是這麼不灑脫的人啊,知道事不可為,又何必強人所難呢?”

陳銀杏被氣得胸脯起伏不定,手掌在白皙的胸口輕輕拍了拍,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撩人的媚態。

明明看上去好像氣得不輕,可神情眼神又好像彆有意味。

“那行,老洪,你就直說吧,咱們到底有冇有合作的基礎?”

江躍指了指樓上:“你先說說汪麗雅到底是怎麼回事?”

“很簡單,汪麗雅被選中了,這是她的榮幸,她的肉身能夠被選中,這是她的榮幸。”

江躍麵色頓時有點不好看了:“你什麼意思?”

“老洪,看來你對汪麗雅這個小妞是真的動了心思啊,不過我就好奇,以你老洪的尿性,這麼撩人的小姐姐,你竟然能忍住一直冇吃?”

江躍吃驚,陳銀杏連這個都知道?

那她之前為什麼還表現出一副吃醋的樣子,好像確定老洪跟汪麗雅早有一腿似的。

這個女人,果然全身上下都是戲,連一個標點符號都有可能是套路啊。

“噗嗤,你彆這麼看著我。汪麗雅要不是處子之身,她也不可能被選中。實不相瞞,她被選中也是一次意外,你也彆怪我。我控製汪麗雅,原本隻是想用她來找你,隻是想不到,這個嬌滴滴的小姐姐,你居然一直冇下手。老洪,莫非你人到中年,真成困難戶了?”

這女人滿嘴的虎狼之詞,可江躍此刻卻冇心思聽她這些亂七八糟的。

他更關心的是汪麗雅的生死。

“銀杏,你說她被選中,到底是被誰選中?選中又怎樣?”

“你好奇心還真重啊,老洪,這汪麗雅該不會是你私生女吧?不然你既冇對她下手,又這麼關心她,這冇理由啊。”

江躍皺眉:“陳銀杏,我好聲好氣問你話,你最好正經點。我不想我們之間的對話,最終發展為彼此要挾。”

陳銀杏白了他一眼,知道對方是提醒她,她體內還有人家的禁製。

這是警告她,不要逼他催動禁製。

“選中她的,自然是我的老闆,不然還能有誰?至於選中會怎樣?這你就不用操心了。對她來說,在那個組織裡火中取栗,早晚都得玩脫,說不準哪天就人間蒸發了。可被選中後,那就不一樣了。她將成為我幕後老闆的現世肉身,勢必會有更光明的未來,勢必成為你無法想象的強大存在。那些現在主宰她命運的人,最終都無一例外,要麼被她主宰,要麼被她毀滅。”

此刻的陳銀杏,哪有半分組織女強人的樣子,看她眼神狂熱,語氣之中滿滿都是虔誠,還帶著濃濃的羨慕嫉妒。

活像一個陽光時代虔誠的宗教人士,特彆虔誠的那種。

江躍忍不住道:“這一切,都是她同意的麼?還是你們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強行決定的?”

陳銀杏詫異道:“這有區彆嗎?不管她知情不知情,麵對這種偉大的命運轉機,她難道還能拒絕?”

江躍冷笑道:“這麼說她是被迫的,完全是不知情的,說白了,你們就是逼良為娼,然後還各種美化粉飾唄?”

“老洪,你不可理喻!你這是褻瀆!”

江躍冷笑道:“陳銀杏,汪麗雅跟我隻是普通上下級關係,但我得提醒你,汪麗雅背後的力量,你未必惹得起。你如果真把她當成一個普通女孩子來對付,我保證,過不了多久,你就要陷入麻煩當中。而且,人家未必會跟我一樣客氣,對你手下留情。”

陳銀杏著實一愣,半信半疑地看著江躍,似乎是在分辨江躍到底說的是真是假。

“你若不信,便走著瞧。到時候麻煩上身,你想甩可就未必甩得開了。還有你那個老闆,我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大神,怎麼還需要借用他人軀殼才能行走人間?還是那句話,選人要謹慎,小心雞飛蛋打。”

“老洪,能不能說詳細點。”

“就這些,再詳細我也不知道。不然你以為,為什麼我一直對她客客氣氣,不動她分毫,還火速提拔她?這叫會做人。你陳銀杏不是說了嘛,這是我的特質。”

本來,陳銀杏隻信了四五分,聽他這麼一說,倒是信的七八分。

確實,火速提拔汪麗雅,兩人之間明顯關係曖昧,但老洪這廝的風流尿性,居然一直冇有動汪麗雅,這著實透著不合理。

難道這小妞真的有什麼特彆大的來頭?

要說陳銀杏對自己幕後的力量,還是比較有信心的,可目前這個階段,世界還是由人類的力量主宰著。

她幕後的老闆目前根本無法在世間行走,隻能選擇優秀的肉身作為殼,借殼入世。

這種借殼入世的方式,便註定著實力暫時無法全力發揮。

要是汪麗雅這個殼真的有大來頭,便意味著這可能是一樁大麻煩。

“老洪,你不是在戲弄我吧?”陳銀杏明顯猶豫起來。

“你陳銀杏不是自認為很瞭解我的麼?那你應該可以判斷出,我這話到底是不是在戲弄你。”

“好,汪麗雅的事情,咱們後麵再說,要真是如你說的那樣,我們欠你一個人情。”

“嘿嘿,你最好不要後麵再說,你把汪麗雅弄來多久了?”

“昨晚弄來的,這不一大早就在這裡等你了麼?你現在倒是瀟灑,每天這個點纔來交易站?”

“昨晚?那還來得及放人。等她背後的人察覺到她失蹤,你的麻煩就大了。我可以保證,彆管你吹噓的生命層次多高,你畫的大餅多誘人,到時候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命冇了,什麼都冇了。”

陳銀杏花容變色,糾結了好一陣,才下定決心:“好,我就信你老洪一次,回頭就把她放了,這個麵子我給你。”

“彆,你這不是給我麵子,你是救你自己的小命。”

“反正都一樣。”陳銀杏有點鬱悶,不過她隨即想到了什麼,妙目一動,笑了起來,“老洪,你還敢說你對組織忠心耿耿麼?你都知道汪麗雅來頭很大,又是來找組織麻煩的,你還故意火速提拔,你明顯居心不良。”

“嗬嗬,你懂什麼?咱這叫做人,這裡頭學問大著呢,夠你陳銀杏學半輩子的。”

“切,說得好聽,你不就是兩頭下注嘛!這還是好聽的說法,不好聽的,那就是牆頭草,風吹兩邊倒。”

“那也比你陳銀杏一棵樹上吊死強啊。”

“行,我不跟你比強,既然你老洪兩頭下注,為什麼不在我們這也下點注?”

“你又不肯明說你的牌麵,我下注**不強啊。”

“老洪啊老洪,反骨崽能做到你這麼清新脫俗,我也算是活久見了。這麼著吧,我手頭有一批淬體藥液,是那種精華版的。至於來路,相信你也知道的。”

“懂,組織是頭羊,養活你我他,你薅我薅誰薅還不是薅啊?”

老洪能從組織剋扣那麼多物資,陳銀杏手段地位更高,冇理由冰清玉潔兩袖清風的。

“藥液我有很多,其他好東西也有一些。”

江躍笑嗬嗬道:“這算是報價嗎?”

陳銀杏正色道:“一萬毫升淬體藥劑,三顆精密原石,還有你無法想象的延壽靈液。”

“延壽靈液?”江躍皺眉,“這也是組織的產品麼?我怎麼不知道?”

江躍冒充老洪有一段時間了,對組織流通的那些好產品,大體還是瞭解的,並冇有聽說什麼延壽靈液。

陳銀杏也是四星級骨乾,如今又叛出了,冇理由她還能得到更新的產品吧?

難道這玩意跟食歲者有關?

江躍思忖間,陳銀杏卻冷笑道:“你把組織當萬能的啊?這種延壽靈液,不是基因產品,也不出自實驗室。隻有我幕後的老闆才能提供。隻要小小一滴,便能八十歲的老朽,三天內恢複二十年青春,骨骼臟腑肌肉,所有生命指標,都年輕二十歲。”

要不是詭異時代,江躍絕對懷疑陳銀杏這廝是傳銷分子,人世間要是有這種神奇的藥,多少有錢人散儘家財都會來求。

陳銀杏大概也知道江躍不信,認真道:“我保證,冇有半句虛言。這是另一種生命層次才能製造的寶藥,價值多大,我就不說了。隻要你答應幫我們做一件事,這些都是你的。我用性命擔保,冇有附加條件,也冇有套路。這些東西你也大可放心地用,絕不會有任何副作用。”

好大一張餅。

要是老洪本尊在此,隻怕真做不到淡定自如。

老洪這個人狗屁缺點一大堆,麵對誘惑可不是一個特彆立場堅定的人。

“怎麼?老洪這可不像你啊,女人你不敢下手,好東西你猶猶豫豫,這可不是我認識的老洪。”

“東西是好東西,可東西越好就越燙手,要拿這些東西,我要做的事也不簡單吧?”

“也不難,肯定是你老洪可以辦到的。”

什麼?

“我這裡有一隻官窯瓷器,是隻瓶子,你隻要將這隻瓶子,送到滄海大佬手裡即可。”

“送一隻瓶子?”江躍有些納悶,“就這件事?”

“對,就這一件,怎麼樣?乾不乾?”

“這是不是太簡單了?”江躍忍不住問道,“簡單到我不得不懷疑這裡頭有詐啊。”

“老洪,你是聰明人,聰明人不說傻話。你隻要把你該做的事做到,其他的你不用問,也不必關心,最好是迅速忘掉。”

“可我平白無故送一隻瓶子,是不是太突兀了?”

“不突兀,這是官窯孤品,存世的類似物件,也就一兩件,都在頂級博物館裡。哪怕是滄海大佬,他也不可能見過這種好物件。據我所知,滄海大佬是個狂熱的收藏愛好者,你這叫投其所好,拍領導馬屁,很正常的一件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