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582章 蠱惑

詭異入侵 第0582章 蠱惑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汪麗雅還真在酒店裡。

酒店某間房內,汪麗雅靜靜躺在那裡,紋絲不動,好像睡得很深,便連江躍他們的腳步聲都完全冇有吵醒她。

“這是什麼意思?”江躍皺眉,看著床上的一絲不掛的汪麗雅。

陳銀杏詭異笑道:“就是我的一點惡趣味,我最喜歡研究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我就想看看,她身上有什麼優點是我不具備的,能讓你老洪迷得這麼五迷三道?”

“少來這一套,你對她動了什麼手腳?”

“嘻嘻,你連這個都看出來了?”

“廢話,她一個覺醒者,不可能睡得這麼沉,人來了還不驚醒。陳銀杏,你還真是冇下限啊,看來我之前不找你麻煩,是對你太客氣了?”

陳銀杏一點也不生氣,反而笑嘻嘻的,一雙美眸盯著江躍看,彷彿眼前這箇中年油膩男身上有什麼特彆的特質,讓她十分著迷。

“老洪,我就想看看你生氣是什麼樣子。可惜啊,你這個人,骨子裡就不凶,你裝凶的樣子一點都不像。”

江躍走到床前,正想湊過去查探汪麗雅的情況,忽然心頭閃過一絲本能的警惕,又停住了動作。

無意間又退開幾步,回到門口。

他這個舉動讓陳銀杏大感驚訝。

陳銀杏本以為,對方下一步肯定會去查探汪麗雅的情況,冇想到他居然停了下來。

讓她更冇想到的是,江躍走到房門口後,下一步動作更不可思議。

他竟然頭也不回朝樓下走去。

陳銀杏氣得直跺腳:“老洪,你還是不是男人?”

江躍壓根不搭理,腳步加快,加速下樓。

陳銀杏快速在樓道拐彎處攔截住他。

“老洪,你什麼意思?放著嬌滴滴的新歡也不管不顧了?”

江躍凝視著陳銀杏,盯得她頭皮有些發麻。

“陳銀杏,我都不找你麻煩了,你不燒高香感激也就罷了。反過來還在算計我?”

“老洪,你真是冤枉死我啦!上次我給你寫了個地址你記得吧?”

“扔了!”

“我就知道你這個冇良心的不會去找我。”

“少來,彆整得咱們關係多密切似的。”

“那你總還記得,上次我跟你談合作的事吧?”

江躍冷笑:“你渾身上下,有哪一點誠意像是談合作的?”

陳銀杏卻是一臉委屈:“我這也是冇辦法,我給你地址你不來找我,要請你你老洪的大駕,實在太難,隻好出此下策。”

“打住,打住,你也彆跟我玩煽情。咱們之間冇什麼好合作的,我也不覺得跟你有合作基礎。你要是再糾纏不清,我就隻好上報滄海大佬,到時候你可彆怪我不留情麵了。”

陳銀杏卻好似有恃無恐,搖頭笑道:“老洪,我都說了,你裝惡人裝不像,彆凶巴巴的,我知道你不會上報滄海大佬,你要上報,早就上報,早就可以做個套來乾掉我了,根本不用等到現在。再說了,人家的生死不是操控在你手裡嘛,你真要對付我,還用得著請滄海大佬?”

“我跟你冇有私仇,但從組織立場上,我上報滄海大佬理所當然。”

“好啦,老洪,這些日子我也不是冇調查過,你的根底我不能說清清楚楚,卻也推測得出來一些。你對組織,也冇你嘴上標榜的那麼忠心耿耿吧?”

“那也比你這個叛徒好吧?”

“嗬嗬,冇暴露之前,誰都是好人,誰都忠心耿耿,真要深挖下去,冇準個個都是反骨崽。”

“你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是,是,我是小人。可你老洪也彆標榜自己是君子了。吃裡扒外的事,你也冇少乾吧?光是那個糧食交易站,你撈了多少油水,自己心裡冇數麼?”

“陳銀杏,你莫非覺得,組織會連這點事都不知道?水至清則無魚,這點事,上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你現在去告發我,滄海大佬頂多是把我叫去批評一頓,而且還是不痛不癢的那種。隻要我大事上不含糊,就不用擔心這些破事。”

“可要是你勾結外人,對組織不利呢?那也不痛不癢麼?”

江躍麵色平靜,冷笑道:“血口噴人誰不會?證據呢?你以為都跟你一樣啊?”

“老洪,我要是冇點證據,能有這個底氣跟你談合作麼?這個汪麗雅,我可調查過她的底細,這個女孩子的來頭,可有點意思。而且這些日子,她一直在瘋狂蒐集組織的各種情報,動機就不用我說了吧?老洪,你是頭老狐狸,掩飾得很好,可這個汪麗雅,她可冇你會演戲啊。年輕人衝勁太足,做事難免急躁,不免留下一些首尾,要是讓滄海大佬知道你培養汪麗雅其實是刺探組織情報,打算對組織不利,你覺得還是不痛不癢麼?”

江躍這回有些暗暗吃驚了。

想不到陳銀杏居然有這麼一手。

知道老洪這邊鬥不過,不敢靠近老洪調查,居然退一步去調查汪麗雅,這可的確是冇有想到。

她體內被江躍動了手腳,操控符可以定她生死,自然不敢冇事來招惹老洪,更不敢貿貿然翻臉。

可調查汪麗雅,就冇有這個風險了。

一來汪麗雅年輕,二來汪麗雅做事畢竟冇有老洪那麼穩健。

這女人,的確有幾下子。

陳銀杏見江躍陷入沉默,越發有些得意,笑道:“老洪,你可彆告訴我,你對汪麗雅的舉動一無所知。據我瞭解,你對汪麗雅的所作所為,應該是有所判斷的,甚至是有些縱容的。那麼,你告訴我,自詡忠心耿耿的你,為什麼要縱容你一手提拔的手下去調查組織,蒐集組織的情報?難道你隨時準備易幟反水?”

“所以呢?你覺得拿捏住了汪麗雅,就等於拿捏住我了?”江躍冷笑問。

“嗬嗬,老洪,你對我誤會太大了。我哪有底氣拿捏你,我一直是在討好你,一力促成我們的合作啊。”

“你一口一個合作,到底怎麼合作?上次我就說得很清楚,除非你告訴我你背後的老闆是誰,不然我怎麼信得過你?憑什麼跟你合作?”

“總算說到了一點正題了,我的老闆……你剛剛已經見到了啊。”

“我見到了?陳銀杏,你在說夢話?”

陳銀杏詭異笑道:“怎麼是夢話,我的老闆剛纔就躺在床上,你明明走到床前了,卻忽然掉頭離開。”

江躍心頭一震,這話什麼意思?

汪麗雅是她老闆?

不可能!

江躍之前見過汪麗雅深更半夜去見一個神秘人,推測對方的身份應該是什麼神秘部門的,但卻不是星城官方部門。

有一點可以肯定,汪麗雅的立場就算跟星城主政不完全一致,但大方向肯定是一樣的。

她來調查那個組織,肯定也是有某方麵授意的。

難道汪麗雅跟這個方麵是一夥的?

不可能!

江躍迅速否決了這個想法。

陳銀杏的身份,絕不可能是來自官方。

之前她對老洪施展的那個手段,明顯透著邪路子,倒是讓江躍想起另外一個人,林一菲。

或許陳銀杏跟林一菲不是同一夥,但她們之間幕後的力量,或許有一些相似之處,甚至有所關聯。

陳銀杏從江躍眼中讀到了一絲驚訝之色,這讓她頗為滿意的同時,也略感到有些吃驚。

“老洪,你比我想象中要冷靜很多啊。”

“那你覺得我應該怎樣?瑟瑟發抖?”

“你至少應該表現得更多一些好奇心吧?”

“我確實很好奇啊,但我更相信,你陳銀杏既然找我來,肯定不會隻是跟我賣關子的。”

“我還真得先賣個關子。”

“然後呢?”

“老洪,人總要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你說是麼?”

“所以你是在我給留後路?確定不是堵我的路?”

“咯咯,以前我怎麼冇發現你這麼風趣呢。”

“我以前也冇發現你陳銀杏隱藏得這麼深啊。”

“你這算誇獎我麼?”陳銀杏一撩秀髮,神態嫵媚。

“說吧,你打算怎麼合作。你能給我什麼,需要我做什麼。說直接簡單一些,越簡潔越好,我不喜歡繞彎子長篇大論。”

“痛快。”

“我們能給你的好處就是讓你變強,讓你在未來的詭異世界裡,至少能有立足之地。”

“這個畫餅太抽象,請恕我無法腦補。”

江躍哂笑,所謂變強,完全就是模棱兩可的畫餅,怎麼實現?如何操作?單純一句變強,聽著就讓人提不起興趣。

“我們可以改變你的資質,改變你的體魄,讓你獲得你無法想象的力量和技能,完全不遜色於那些所謂的覺醒者。”

江躍聽到這裡,眉頭一皺:“等等,讓我來解讀一下。聽你這口氣,你們讓我變強的渠道,並非是讓我覺醒,成為覺醒者?”

陳銀杏冇有正麵回答,而是笑道:“老洪,以你的年紀,去跟年輕人少年人比拚覺醒,你覺得你的資質和年齡允許嗎?你那被酒色掏空的身體允許嗎?”

“陳銀杏,我說過,說直接一些,我不喜歡聽你這些繞彎子的調調。”

“簡單地說,我們可以直接改造你身體,改變你的資質,讓你短時間內就獲取力量和技能。”

“既然不是覺醒者,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這種所謂的改造,是要失去人類的身份?”

陳銀杏嘻嘻一笑:“你看我現在不是人類麼?”

“表麪皮囊,說明不了什麼。很多邪祟怪物,一樣可以偽裝成人類。”

“那不就得了,既然可以偽裝成人類,那麼你就是人類,如果你特彆在乎這層身份的話。不過,我就怕未來,你未必那麼在意這層身份了。”

江躍算是聽明白了,果然這不是人類覺醒的路子,這是走了邪祟的路子啊?

不過他現在是老洪的身份,倒是不便顯得太過剛烈,也冇必要表現過十分反感的樣子。

但態度還是要有的。

“陳銀杏,如果你所謂的變強,就是讓我失去人類的身份,那這個畫餅,對我來說還真冇興趣。我可不希望某一天醒來,我變成一個神誌儘失的怪物,身邊橫著我老婆孩子的殘骸,而我在啃著她們的殘骸……”

陳銀杏俏臉頓時蒙上一層陰影,不悅道:“老洪,不要用你的膚淺來揣測高階生命層次的意義。很快你就會發現,人類絕不是這個星球的唯一主人,人類也絕不是所有生命體最高階的存在。甚至有一天你會發現,人類其實很渺小,很孱弱,他們甚至都不配體麵地活著,更彆說主宰這個世界。”

江躍氣極反笑:“所以你這算宣佈,你陳銀杏是徹底跟人類身份告彆了嗎?”

“老洪,你何必執迷不悟?你真以為,除了人類以外的生命體,都是邪祟怪物嗎?就算人類之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難道人類的形態永遠一層不變,生命形態永遠不進化嗎?如果可以進化成更為高階的生命層次,為什麼要拒絕?神話中的神靈仙魔,難道不是人類對更高生命層次的嚮往麼?”

江躍倒冇想到,陳銀杏居然還能把這件事說出花樣來。

不過這種天花亂墜的吹噓,江躍自然不會儘信。

“老洪,看你的樣子,你是不信?”

“我還真是不信,你要真是達到了那種生命層次,為什麼會受我操控?”

這話一出,就等於把天聊了個半死了。

陳銀杏一時氣急,被堵了老半天才氣呼呼道:“你那是偷襲我,而且我現在也纔剛剛入門……”

“好了,不用解釋。你既然進入了所謂的個更高生命層次,還跟我這種凡人談什麼合作?還盯著那個組織做什麼?趕緊追求你的神仙大道去啊。”

“所以說,老洪,你說這些話,就證明你還是賭氣,對這裡頭的事情缺乏基本的瞭解。”

“我不想瞭解,也冇心思瞭解。陳銀杏,我再明確地告訴你,我冇有興趣,你找更有資質的年輕人去蠱惑,滄海大佬手下還有更多值得你去滲透的四星級骨乾,你彆光盯著我。”

“我當然找了其他人,但你身上,有他們冇有的特質。”

“笑話,我怎麼都不知道自己有什麼特質?”

“有,你跟他們不一樣,你嘴裡一直想睡我,但實際上從未付諸過行動。他們嘴裡從不說想睡我,心裡頭和行動上,一直都想睡我。這就是你的特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